Posted on 发表回响

第400章.道台受损

砰!

蒋小凡双膝跪在地上,嘴巴不住地在咯血。他的双手在捂著胸口,可是那伤口实在是太大太深,怎么捂都止不住疯狂喷出的鲜血!

在场亲眼目睹这一幕的草根一队众人,都是目瞪口呆,有点难以置信的样子。

“说起来,我几乎没有见过蒋小凡受到比皮外伤更重的伤势!我还以为这家伙的身体是无敌的呢!”

“在雾影雪山,多少天骄强者的必杀大招,蒋小凡都能够不痛不痒的接下来!我还以为这一战,大概会是五五之争,甚至天佑哥可能会陷入苦战吧!可是想不到,蒋小凡竟然被天佑哥一招就玩完了⋯⋯”

“果然天佑哥平日虽然嘻嘻哈哈的,可是一旦认真起来,就是屈机!”

蒋小凡大概也没想过,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强横肉身,竟然会受到这么严重的破坏。而且,对方仅仅是拍了一掌罢了!

“我的不朽之体,原来还没有练到家吗?哼哼哼⋯⋯要是被师父看到了,肯定又会被他狠狠责罚的了(吐糟音:他已经看到了)。

这一战不只是败了,更是屈辱的大败!

蒋小凡盯着天佑同学,嘿嘿狞笑道:“天佑哥,打得好。不过很可惜的,这一场赌斗的胜负,注定你最终还是会狠狠的败给我,没有任何悬念。”

“为甚么?”天佑道。

“因为以个性而言,不管天佑哥怎么全力出手,也是不会有把我蒋小凡彻底摧毁掉的狠辣之心。若只是单纯的强返,只会令我心里累积强烈的不甘和忿怒!当我卷土重来时,无疑将会大幅变强,突破的速度,远远超过所有人的想像!到我们下一次交手之时,我将会超越你!到那时候,我蒋小凡是绝对不会让你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没所谓。”天佑同学耸了耸肩,“反正我已经宣告过:以后见你一次,就把你强返一次!你不要忘记,你还欠我两条命呢。”

“嘿嘿⋯⋯嘿嘿⋯⋯天佑哥,我们很快就会再见!说不定转过头来,我就会在你背后给你一记棍子!”

蒋小凡身影渐渐消失。

蒋小凡,强返!

“总算把蒋小凡这个“烦胶”打跑了!我浑身一阵轻松啊!”刑天道。

“真的!跟蒋小凡在同一个战队里,每一秒都是折磨啊!他也不用祭出甚么人间炼狱笼牢来了,他本人就是“人肉炼狱”啊!”汪小虎道。

“多谢天佑哥替我们报仇了!只要他以后见到我们就跑得远远的,我想也就算了吧。”陈大星道。

“若是他能够如此干脆,就不叫作“小烦”了。他刚才就咬牙切齿地说要卷土重来啊⋯⋯”汪小龙道。

“别再提起那个人了!天佑哥!你刚刚的那一招,又是不知藏了多久的底牌吧?用蒋小凡来试招,真是太过厚待他了!”梁凯宁道。

“峰火掌心莲?那是莲花形态的暗器小剑吗?很帅气呢天佑哥!”

刑天滑著腕表,看了看战队的未分配奖励,吓到鼻涕都喷出来。

“这蒋小凡应该是第一次被强返吧?他的家当好那多!有两百多块炼玉符,五十多万的荣誉点⋯⋯爽啊!打劫面目可憎的人,就是精神爽利,有益身心!”

正当众人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表达兴奋之情时,身为主角的天佑同学,却是两眼一翻⋯⋯

“砰!”的一声,天佑同学浑身脱力地倒下来了。

“天佑哥!”

“天佑兄弟!”

众人都吓了一大跳!刚才天佑不是一招强返蒋小凡,看起来完全没有受伤的吗?怎么竟然倒下来了?

刑天扶起天佑,让他坐在地上休息。只见他面色和嘴唇都是一片苍白,刚才拍出掌心莲的那只手,在剧烈地抖动着⋯⋯

“刚才那招⋯⋯峰火掌心莲,也是我刚刚领悟出来的,似乎远远超过我目前水平能够使用的程度⋯⋯”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天佑哥中了蒋小凡的暗招!原来只是消耗过度嘛⋯⋯”

“来来来!超循环一瓶喝下去!不够的话,就两瓶!反正这些东西我们多的是!”

刑天喂天佑同学灌下两瓶超循环⋯⋯

“咳咳!”天佑同学竟然猛地咳嗽起来,把喝下去的补充剂都咳了出来!

身体不肯吸收!

“这身体反应也太奇怪了!这超循环补充剂,不是在濒死时喝下去,都能瞬间恢复的吗?”

蓝雪琪也在皱眉,表情是疑惑的:“应该不可能是虚耗过度,他不是修炼了天草秘法第五卷,体内有源源不绝的神木之力吗?天草堂的人,是最不可能会出现虚耗过度的。”

“那到底是为甚么⋯⋯”

啪裂啪裂⋯⋯

天佑同学体内又再生出可怕的破裂声!

“这种破裂声音跟刚才不一样!刚才的破裂声,应该是那莲花形小剑变化形态之前所发出的声音吧。”

“那这一次⋯⋯是真正的爆体吗?”

刑天揪起了天佑同学的上衣,大手按压着他的腹部各处。“内脏应该没有问题⋯⋯”

天佑同学稍稍回过神来,他勉力地道:“你、你别乘机非礼我⋯⋯我⋯⋯这是道台承受不住啦!”

“这是过度燃烧道台出现的副作用?”

“这就糟糕了!道台是仙术的根基,要是有损的话,有可能会导致修为折损⋯⋯”

啪裂啪裂⋯⋯

天佑同学体内继续响起破裂声!

他整个身体,竟然开始有时隐时现的倾向,开始变得透明!

“天佑同学不会是要触动强返了吧?”

天佑道:“我的道台⋯⋯仍然在不断破裂之中⋯⋯这峰火掌心莲,实在是太过霸道!不只是在使用之际,把我的炼能力全部抽干,在收招之后,还在大量抽取压榨着我的炼能力,以作补充!即使我的神木之力不会枯竭,我的道台⋯⋯却是完全无法承受这样的输出⋯⋯”

说罢,天佑似乎又即将失去意识!

“天佑兄弟!”

“让我来!”蓝雪琪同学蹲了下来,从刑天手中接过了天佑。她把天佑抱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她的胸前。然后她的拇指和中指一拈,手指头射出了一道三吋白色剑气⋯⋯

“剑命守护。”

蓝雪琪把拈著的两指,点在天佑同学的掌心上,然后把白色透明剑气,缓缓透入天佑同学体内⋯⋯

只见没过两分钟,蓝雪琪的前额,已经渐渐渗出汗水,嘴唇有点苍白;而天佑同学的情况,则似乎在缓慢改善中,至少体内的破裂声已渐渐止住了。

“他的九座道台,本来已是质变至尤如红宝石的硬度,正常来说,是不可能会出现破损的。可是如今他的九座道台,有八座呈现整体龟裂,最严重的第九道台,几乎粉碎⋯⋯大概这是他自雾影雪山以来,一直肆意催谷修为所累积起来的暗伤⋯⋯这种修为层面的损伤,即使是强返,也无法恢复过来⋯⋯”

如此想来,大家才为刚才天佑对蒋小凡一战感到后怕。

若不是那个人间炼狱笼牢如此可怖,天佑同学有需要被逼得使用这种远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招数吗?

“雪琪姐!你一定要救救天佑哥!”梁凯宁哭得脸都歪了。她跟着天佑这么久,从未见过他经历如此大的危险。

蓝雪琪凝重地点头。

“放心,一剑堂的“剑命守护”,被称为是救人版本的绝情剑诀,只要出手,没有救不了的人⋯⋯”

“太好了!”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我都会让他恢复得好好的。”

正在众人在为天佑同学担心不已之时⋯⋯

“咳咳咳⋯⋯好痛啊!”

一把曾经让众人极之烦厌的声音,竟然完全出乎众人意料地,在可见的不远处传来!

“蒋、蒋小凡?”

“原来我们距离强返点有那么近吗?”

蒋小凡⋯⋯竟然就在草根一队肉眼可及的范围里,重生了!

可是,他的情况有点出人意料。

“为甚么强返之后,我的伤势没有恢复?甚么?由这个阶段起,即使强返,也只会恢复至勉强维持生命的程度?痴线!这是甚么变态规则啊!”

蒋小凡完全不能接受!

“对了!我要喝补充剂!喝了补充剂就好了!”

可是蒋小凡的情况,比起天佑也没有好多少。他跪在地上,双手强烈颤抖,试了几次,都没办法打开补充剂的瓶盖!

轰轰轰轰轰!

蒋小凡脚下踩着的地面,突然浮空成了移动平台,开始高速飞行!

“系统讯息:虚渊之瀑团战,第32回合,将于一分钟内开始。”

草根一队所在的那块平台,也是一样!

一块又一块站满了人的浮空平台,砰的一声,分别跟草根一队的平台并在一起,并成一大块半沉在瀑布底部的大平台!

“虚渊之瀑底层团战,将由总共九个战队,竞逐四个升级名额。战斗现在开始!”

竟然一开始,就是九个战队的大混战!

只见在草根一队的周围,竟然并合了三块平台!这三个平台上的战队队员,几乎大半都是浑身鲜血的重伤样子!

他们盯着草根战队,好像饿了一个月的狼群,发现了一堆养得肥肥的白兔似的。

“呵呵⋯⋯都来到第32回合了,竟然还有新战队加入?”

“新战队就是容易吃的肥肉啊!一口吞了,然后升级吧!”

“我没有看错吧?这甚么战队,综合战力竟然这么弱?”

正好这三队战队,都没有做过雪山悍刀行任务,对草根战队一无所知⋯⋯

草根一队如今有天佑重伤倒下,而蓝雪琪在全力相救,也是不能出战⋯⋯

能够倚靠的,就只有刑天了。

而在大平台另一端,混战已经展开!

“怎么到了这个阶段,还有一人战队?而且还是只剩一口气的废人?正啊!根本是送的升级!”

“你不就是在雾影雪山时,挡了我一招的那个蒋小凡?我认得你!哈哈哈⋯⋯天理循环啊!我就再让你尝一遍我的毒蝎凌空射!”

“呜啊啊啊!想要打倒我蒋小凡?没那么容易!”

似乎蒋小凡正在被人围虐呢。

“小凡战队⋯⋯全灭。”

发表回响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