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发表回响

第406章.波波夫的加入

波波夫,就是哥萨克「白熊战队」的队长。在雾影雪山时,根据众人的评价,波波夫足以跟花旗奇蹟世代的浩克齐名,是本届新生王的热门人选。

当众人刚才见到波波夫在摩耶斯战队中出现时,都是非常意外。

「咦?你不是被摩耶斯咬了,变成丧尸了吗?」刑天对波波夫道。

波波夫仰天大笑了一阵子。

「怎么可能?我虽然已经失败到战队星散的地步了,可是也未至于会沦落至成为摩耶斯的奴隶吧?其实在他的战队中,也不尽是丧尸,还是有几个他操纵不了的自由浪人啦。」

「原来是这样啊。」刑天点点头。

「我在摩耶斯的战队里,算是佣兵的身份,这是我们哥萨克人世代最擅长的职业。我入队之时,就跟摩耶斯谈好了委托条件:我每留在他的战队里一个回合,就要强返小仲马一次。到目前为止,我的任务还算完成得不错,对吗小仲马同学?哈哈哈⋯⋯」

「我要澄清,这三个回合里,我们都是「互相强返」,即是说你我依然未分胜负!你别说得自己好像把我追杀了三遍似的。」小仲马道。

看小仲马的表情,显然是觉得此人纠缠不休烦死了,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也要说句公道话,不同归于尽的话,我还是没足够信心可以每个回合都完成委托啦。」波波夫又再豪爽地大笑。

看波波夫态度从容,不是小仲马提起,众人都不大注意到,原来他也是重伤之身,一直倚赖复活机制勉强续命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他每个回合都换上全新的衣服,所以看不到受伤流血的痕迹吧。

波波夫和小仲马这两大天骄,竟然已经连续三个回合都「互相强返」?

而且,这还是摩耶斯所指使的?

天佑同学倒是好奇了。他问道:「摩耶斯同学跟小仲马同学有甚么深仇大恨吗?竟然不惜要利用波波夫来追杀他?」

波波夫道:「其实摩耶斯的真正目的,是想要把我,或是小仲马同学,支配成他的奴隶吧。他故意让我们一直两败俱伤,不住削弱我们两个的抵抗能力,从而提升他那招「天狼之噬」的成功率啦。」

存在感非常薄弱的追,在众人都不为意的身后,内心连连冷笑。

「这摩耶斯耍的这招,不就是跟老子同样的套路么?也是多亏他,我「收割」小仲马的成功机率,才变得越来越高啊⋯⋯多谢了。要是顺便也能收割掉波波夫,那就真是功得圆满啦。」

小仲马道:「在这个阶段的团战,降级并不可怕,只要战队的主要实力能够保住就可以了。我的队员们都完全无伤,唯一的伤员就是我自己,只要我能够找机会摆脱掉这头烦人的蠢熊,我们就可以重新积蓄力量,再次进入任务的上升轨道。」

波波夫道:「摩耶斯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他虽是一匹独狼,却不是傻子。他自知凭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能够在团战上胜过奇蹟世代的,因此他就故意不升级,而在这中下游的几层里浮浮沉沉,为的是收集足够数量的强者成为他的奴隶!待战力累积得足够了,他就会一鼓作气地连续升级,凭著一股爆炸力,把上面的所有对手击倒!这就是他的野心。」

众人看向远处的摩耶斯。只见绿湾D的成员们正在跟他发生争执,原因是⋯⋯在刚刚的回合,摩耶斯偷偷咬了绿湾D的副队长,如今那位巨大的黑人强者,已经成为了摩耶斯最忠实的奴隶了。

绿湾D的队长怒不可遏:「摩耶斯,在下一个回合,我们绿湾D誓要跟你战个不死不休!」

摩耶斯「嘿嘿」笑道:「不死不休就免了,因为老子的战队已差不多满编制了,收不下那么多人。大概就把你本人收了吧,其他那些杂鱼,老子才不管他们是死是活呢!」

摩耶斯那贪婪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小仲马和波波夫。

「要是把这两个天骄收为奴隶的话,我的战队就宣告组编完成了!就算是奇蹟世代的罗杰斯,也不可能敌得过我们三人联手吧!」

「有这人出现的场合,都好像感到有把刀在背后,虎视眈眈似的。」天佑道。

在场的小仲马、波波夫和刑天,竟然都同时点头。四人都一起笑了。

天佑道:「波波夫同学,你愿意被摩耶斯利用和牵制,是因为你看好他可以拿下团战第一?」

波波夫道:「在当时,摩耶斯确是我所能够加入的最强战队。他一直在积蓄力量,我认为他的战术,最有机会可以威胁到奇蹟世代。我已经没了班底,想要分享到团战第一的任务奖励,就唯有加入最强的团队了。要是有得选择的话,我也不想让摩耶斯一直在我背后虎视眈眈啊。」

天佑同学和刑天同学对看了一眼。

然后两人同时看向波波夫。

波波夫一愣,哈哈大笑道:「你们草根战队想要招揽我?不可能的!」

「为甚么?」天佑同学道。

「因为以我所知,天佑同学跟高伊分校已经结成同盟了吧?高伊是哥萨克的敌人,而你是敌人的盟友,很自然就是我的敌人了。你怎么可能让敌人加入草根战队?」

天佑同学道:「我虽然跟高伊分校关系不错,可是我本人跟哥萨克分校,也没有甚么深仇大恨吧?再说,我也挺欣赏波波夫同学的个性啊。」

「但是⋯⋯你不是被高伊册封为荣誉武士了吗?严格来说,你算是高伊人了吧?」

「可是我同时拿到了哥萨克骑士三级荣誉奖章,在你家乡甚至还有一块领地呢。」天佑道。他说的是他在螺旋堕天梯时所拿到的奖赏啦。

「真的?」波波夫查看了一下腕表,「哈哈哈,原来天佑同学已经是哥萨克荣誉骑士了,是自己人呢!这样就好办了!」

波波夫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大声宣告:

「我波波夫要脱离摩耶斯的战队,加入草根一队了!摩耶斯你去死吧!想要把我变成丧尸?没那么容易!」

波波夫做了决定之后,就是雷厉风行。他主动退出了摩耶斯战队,然后便向草根一队申请加入。

波波夫成为了草根一队的成员!

摩耶斯面色一变,却也并未太过意外。「哼,波波夫⋯⋯我就知道要是无法让你变成奴隶,你就随时都有可能叛变,这也是佣兵的特性:谁付的酬劳最吸引,就为谁卖命⋯⋯不过你跑过去草根一队,会比在我这儿有前途么?」

小仲马旁观著波波夫的跳糟,表情很是复杂。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样的变化,到底对小仲马战队是利多还是弊多⋯⋯

关键是,草根一队打算怎么利用波波夫这个「佣兵」!

要是天佑等人继续命令波波夫狙击小仲马,那小仲马战队便依旧没有翻身之日了。

波波夫道:「身为佣兵民族,合作方面,我们哥萨克人都是讲求实际的。我毕竟是浪人,加入你们草根一队,已有心理准备要付出代价。说吧,要我做甚么事?让我狙击小仲马,还是摩耶斯?」

「浪人」的特点,就是出卖自己的战力,换取依附着一个可靠战队的交易方式。

天佑和刑天又再互看一眼,两人心里都在想:怎么今天我俩这么有默契啊?

天佑道:「我们暂不打算让你「工作」。我们希望你能够休息两、三个回合,待你恢复到最佳状态后,再试着把你融入进我们的战阵中。」

「让我恢复状态?你们是开玩笑的吧?」

波波夫像是听到了一个很荒谬的笑话似的。

「天佑同学,刑天同学,我不怕坦白跟你说,摩耶斯让我不断跟小仲马同归于尽,也是害怕我恢复十足状态之后,就再也控制不了我!要是让我恢复至巅峰实力,你们就不怕我会突然脱队,然后在背后对你们狠狠出手,把你们出期不意地灭团了么?」

刑天道:「你为甚么要把我们灭团?」

天佑道:「我们不怕被你背叛,因为你应该再也找不到比我们更强大的战队去跳槽了。」

波波夫一愣,然后哈哈大笑。

「很狂妄的宣言,你们俩都有哈萨克人的豪情气概!好!若是途中有遇上我的核心班底成员,我会说服他们也跳槽过来草根一队!」

小仲马道:「你们不让波波夫继续狙击我,也就是让我恢复战力了。我们两个战队,如今是直接竞争关系,把我放生,没有问题么?」

刑天道:「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小仲马同学。」

天佑道:「我们的战术很简单,就是一条:每一层都找一个对手灭团,如此而已。至于对手是强是弱,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两人同时道:「既然是以团战第一为目标,那就应该要有把所有对手都辗在脚下的觉悟。」

小仲马道:「我明白了。从这个回合开始,大家都别再压抑自己,直接拿出本事,轰轰烈烈地战一场吧。」

波波夫哈哈大笑。

「这样才爽快嘛!我也真的受够了那些甚么「战略性降级」了,很压抑啊!」

「战略性降级?你这番说话,是在讽刺我们皇牌十一人么?」托迪道。

只见皇牌十一人战队,整整齐齐地站成一列,似乎所有人都已经达到十足状态。

「只要我们十一个人都是健康状态,我们有信心不会输给任何对手。草根一队,你们就成为我们战队庆祝重新回到上升轨道的祭品吧!」

「甚么叫作不会输给任何对手?你们之前不就是输给了奇蹟世代的浩克?不然的话,你们一直往上升级就行了,用得着干甚么「战略性降级」?」波波夫嘲笑道。

「你!」

波波夫刚加入草根一队,就为战队拉来了一个仇恨值破表的大对手!

 

发表回响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