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8 則留言

第451章.滅寶魔人

當刑天正在剪除玄重正宗的主力成員時,在彼邊廂,奇蹟世代都在做著同樣的事情。

「泰坦斯粒子炮!」

鋼鐵人東尼的火力,顯然比起上次所見,又加強了不少。重傷之下的李榮,如何能敵?粒子炮在轟爆了擋在前面的幾件金光法寶後,剩下的餘波,就足夠把李榮強返了。

「爆雷加持!」

索爾在被草根戰隊擊倒過之後,實力也有了顯著提升,把爆雷加持在自身,所受的反噬已經減少了很多。他的石鎚法寶被天佑毀去之後,現在似乎改為向對手甩巴掌!只見他左一個巴掌,把防護在前的金光法寶拍毀,然後右一巴掌,便把一名對手直接拍爛。

奇蹟戰隊的其餘主力,包括寧、鷹眼等等,均是在執行著同樣的戰術:他們把攻擊集中在黎強以外的其他隊員上,每一次都是全力出手,確保穩妥強返,沒有任何漏網之魚。

其實,強返對手還不是重點。他們的真正目的,是在於消耗千手金身的法寶!

奇蹟世代和草根戰隊的想法都一樣:必需要用最慎重的戰術,完爆玄重正宗,以防對方有任何谷底翻身的機會!

因為誰都看得出來,玄重正宗已經把這個回合,視為爭奪團戰冠軍的最後機會了。要是他們還有底牌的話,是肯定會在這個回合打出來的。

雖然他們看起來已是跟末期重症病房沒有甚麼差別,可是,還是不能有任何小看或輕敵的念頭!

草根戰隊方面,有能力轟爆千手金身法寶的,當然不止刑天一個。

「妙蘊普渡!」葉群近期的進步非常顯著,只見她的全力一擊,看來己經超過了全盛時期的孫玥,達到了天驕的水平。還沒算上她是砍掉重煉,還差少許才再次結丹的呢。

「㗅哇!」小冥也出手了!憑天蜻十八斬的威力,除了黎強本人,根本無人能擋!

草根戰隊和奇蹟世代,除了正在合力圍攻共同敵人之外,他們本身也是在彼此爭搶著戰功的,因此大家的輸出都是毫不手軟,不肯落後於對方⋯⋯

波波夫之前中了史嘉麗的毒,由於情況比較輕微,因此目前還剩下五成戰力左右。他見圍攻玄重正宗的形勢大好,便沒有加入去湊熱鬧,改為全力抗毒,盡可能減慢毒性惡化的速度。

他留意到,天佑同學也跟他一樣,並沒有出手攻擊玄重正宗。

只見天佑同學在懶洋洋地側臥地上,正在吃著從儲物腰帶裏收著的「萌星點心麵」⋯⋯這傢伙到底在想甚麼啊?在極之珍貴的儲物腰帶空間裏,竟然還帶上零食?

「㗩㗩㗩⋯⋯你要吃嗎?波波夫。」

天佑把袋子遞給波波夫,波波夫也不客氣,真的伸手進去拿了一把,塞到嘴裏。

「㗩㗩㗩⋯⋯天佑,你不出手,難道是因為你不屑於圍攻弱者麼?你的品格也太高尚了吧?高尚到偽善的地步了⋯⋯」波波夫顯然也不相信,天佑不出手,是因為不屑於屈機。因為天佑同學,就是屈機的代名詞啊。

天佑同學之所以不出手,一定有他的原因。

「㗩㗩㗩⋯⋯因為我在提防有人偷襲啊。我已經犯錯了一次,不可以再錯第二次了。」

「哦。」

波波夫心裏還想吐糟,你這樣的態度算是在提防別人麼?重點是,他的身上,完全沒有煉能力波動啊⋯⋯

「咦?」

雖然天佑同學身上並沒有洩露出任何煉能力波動,可是⋯⋯

從他身下經過的流水,卻是出現了被強大煉能力所干擾的漣漪⋯⋯這漣漪雖然很輕微,卻是令到流水的方向作出改變,本來從瀑布方向流過來的水,經過天佑同學的身邊之後,竟然逆流回去了⋯⋯

「這傢伙,真是扮豬吃老虎的鬼神啊⋯⋯」波波夫讚嘆不已。

回到激戰的地點。

任黎強再是長袖善舞,僅憑千手金身這一門本命法寶,便獨自撐起了五癆七傷的玄重正宗⋯⋯可是,當你面對的是奇蹟世代加上草根戰隊的圍攻,而對方又執意要慢慢削弱你,你又能夠奈他們如何?

在經過好幾波的強力圍攻之下,玄重正宗的隊員們倒下了一個,又倒下另一個⋯⋯沒到十分鐘,在浮空平台上,就僅剩下黎強一個人了。

玄重正宗被「剝光光」了!

而且,在附近的地上,散落著逾百件已被強行轟爆,黯淡失效了的金光法寶⋯⋯黎強身後的千手金身,超過大半的手臂上,再無握住之物,而手臂本身,也因為法寶被破,而黯淡枯萎了下來⋯⋯

現在千手金身看起來,就像是一棵被強烈颶風摧殘過後,僅剩下半條命的可憐老樹⋯⋯

黎強孤身一人,被兩大戰隊的強者們重重包圍住了。

「黎強,看著你淪落到這個地步,本少的心情好舒暢啊!」刑天道。

東尼道:「黎強,來到這個田地,玄重正宗已經玩完了,再也沒有翻身的希望。棄權吧,這樣還可以挽回一些面子。」

黎強「呸」地一聲。

「勸我當喪家之犬,這叫作給我面子?」

索爾道:「你是有骨氣之人,這一點,是令人尊敬的。可是你也想想,你的千手金身,戰鬥到這個地步,已經損毀得很嚴重了。要是繼續打下去,你就不怕這件法寶會被永遠毀掉,再也修復不了麼?」

浩克道:「你的煉能力者生涯,還很漫長。相比起來,這榮譽學季,來年也有,即使輸掉一次,還是有卷土重來的機會。你在今個回合開始之前,不選擇棄權,就已經是做錯決定了。現在,何必一錯再錯?」

奇蹟世代的目標一直都很清晰:他們就只要把所有對手都攔在腳下罷了。如果能夠逼得強敵棄權不戰,更能省下不少的功夫 。

黎強冷哼一聲。

「你們是說,若是我選擇繼續戰鬥下去的話,我的千手金身,將會在這兒被永遠毀掉?哼,你們也太小看這件法寶了吧?」

索爾等人看著毀了一地的兵器,心想:確實如此啊,這黎強還要嘴硬?

「你們以為,玄重正宗是一個倚賴團隊力量的戰隊麼?弱智!」

黎強那一直以來都平淡無波的表情,驟然抹上了一絲猙獰!

「玄重正宗從頭到尾,都只是我黎強的一人戰隊。其餘的人⋯⋯不過是有如人偶一般,擺設罷了。」

黎強身上,漸漸發出了一股詭異莫名的煉能力波動。

「你們剛才把那些人偶逐個擊倒,心裏一定很有成功感吧?你們認為我的千手金身,根本就擋不住你們的消耗戰術,我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你們把玄重正宗剝光,最後剩下我一個人之後,再逼迫我屈辱棄權⋯⋯這就是你們的打算吧?」

黎強的目光中,流露出沒有人能夠理解的莫名自信。

「要是我說,剛才的戰況,完全是我刻意造就出來的呢?讓你們把我千手金身的法寶,一件一件地打下來,正好符合我的目的?」

眾人都是一臉茫然。

刑天道:「可是,你為甚麼要故意讓我們毀你法寶?」

一直在皺眉苦思黎強底牌的葉群,驟然渾身一震!

「難道黎強打算使用那傳說中的⋯⋯」

葉群喊道:

「所有人全部後撤歸隊!不要接近那個人!太危險了!」

幾乎在同時,奇蹟世代的維加,突然撲向黎強,手中的戰斧,直朝著他的脖子劈去!

「講那麼多廢話幹嘛?像這種剩下一口氣的半死人,直接一斧頭劈死就算了!」

轟隆!

在黎強的身前,突然發生了一股連奇蹟世代都被震退的劇烈爆炸。

擁有天驕級實力的維加,竟然眨眼就被爆死強返!

黎強的氣息,變得非常之妖異。

他的雙眼,正在不住流出淚水。

他在悲慟狂哭!哭得一張臉完全扭曲了!

「以自身法寶毀滅,作為獻祭,這裏的每一件兵器毀了,都讓我心如刀割,痛心疾首啊!被我玄重派所囚禁的極度重犯,十惡不赦的罪孽化身啊,我身為玄重派的弟子,現在就給你獻祭!借給我力量,以此來贖罪吧!滅寶魔人!」

千手金身的菩薩坐像頭部,突然掉了下來。

菩薩的脖子以上,漸漸凝聚出一個由煙雲組成的臉。這張臉的表情,無比貪婪!

黎強的煉能力暴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而且,還在沒有上限地一直提升著!

地上那些已經被毀了的黃金兵器,全部都被一層半透明灰色煙雲所包裹著,散發著一股邪異的能量波動。這些灰黯法寶全部在黎強周圍浮空,透過灰色煙雲連結在一起,交織成一個防禦之網⋯⋯這讓千手金身的防禦能力,驟然暴升!

其中一件碎裂的大刀,刀鋒上還有血跡,大概就是此刀把維加砍爆了的⋯⋯

而維加剛才所用的戰斧,雖然也被轟爆,卻在已毀掉的狀態下,被千手金身收取了,成為了其中一門兵器!

「這到底是甚麼邪法?」

黎強這一手,完全出符了眾人意料之外!沒想到此人竟然藏得那麼深,來到這個地步,還有底牌打出來!

葉群渾身都在顫抖!

「竟然真的是滅寶魔人!若我不是之前偶爾翻閱玄重寶典時,稍稍看過有關記載,我也根本不會知道,黎強在玄重派裏,走的竟然是這條路線!」

葉群怒指黎強,對他喝道:

「黎強!你是玄重派的人,怎麼可以借助本派大敵的力量!難道你是我派的叛徒嗎?」

此時的黎強,仍然是激動得淚留滿面,這大概是召喚滅寶魔人的副作用吧。他邊擦著眼淚,邊嘲弄地道:「為甚麼不能借助滅寶魔人的力量?你沒看到在他的加持之下,我的千手金身,驟然提升了不止一個境界嗎?」

葉群道:「可是,滅寶魔人是以毀滅法寶作為他的本命天賦,跟我們玄重派以侍奉「器」為己任,把法寶尊奉為至高無上的精神象徵,理念是背道而馳的!」

「沒有這回事。葉群師妹,你對於玄重派的認識,還只是流於表面啊⋯⋯玄重派作為傲視帝京的第一組織,只有一個理念,那就是強大!任何能夠變強的手段,就是玄重派的手段!即使是以毀掉自己法寶作為代價,也在所不惜!」

葉群連連搖頭。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在〈第451章.滅寶魔人〉中有 8 則留言

  1. 葉群下集就是被打死之後天佑終於忍不了嗎

    1. 我怎麼會捨得呢?

  2. 天佑幾時爆珠

  3. 黎強黑化?

  4. 滅寶魔人係唔係重煉?
    寶魚係唔係就黎可以出場?
    仲有波波夫同天佑做花生友交流好正。

    1. 你懂我啊

  5. 記得赤城劍訣仲有下卷 唔知幾時會用埋呢?
    仲有之前海倫娜任務唔係仲有D奇怪服裝,又唔知幾時會比藍同學用?
    仲有藍邪奇毒仲有幾十支毒針…..

    1. 都有機會用到 (劇透)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