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6 则回响

第482章.下卷的真相

只剩下上半身的商天真,砰然倒在地上。

他的表情,还是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样子。他的腰下已成一堆稀散血肉,伤口处继续流泻鲜血。他狂咳了一轮,吐出不少血脓和内脏碎片⋯⋯

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溜走。

李小减勉勉强强地站起身来。

「嗄、嗄⋯⋯师尊这一掌,果然是霸道啊⋯⋯」

李小减刚才拍出从鬼厉道人那儿借来的一掌,可是其身体完全无法承受,整个手掌已经没了,手腕断口滴出黑色血脓,黑色血管直延伸到上臂⋯⋯怎么样的大能者,都不能让他的手重生了。

商天真虽然已是垂死,表情却是丝毫没有出现恐惧和痛楚。

他只是不可置信。

「咳咳咳⋯⋯这不合理啊。根据暗行营的情报,以鬼厉道人的性情,怎么会愿意不惜耗损修为,借给弟子他的全力一掌?你拿着这一掌,大概连重炼强者也得要忌你三分,他还怎么控制你不去到处投诚?」

李小减疯狂狞笑。

「这你不用管!我鬼厉道门人对师尊的忠诚度,不是你们可以想像的!嘿嘿嘿⋯⋯算无遗策的商天真,却是算不过我师尊了吧?也难怪,眼界相差得太远了。哼哼哼⋯⋯轮到你啦!你的那位周姓主人,又有没有借你一掌,好让你作出绝地反击啊?」

李小减的另一只手,酝酿着可怕的炼能力波动。

「即使你真的藏着底牌,我还有师尊借我的第二掌呢。这个传承,师尊志在必得,筹划多年,他早预料到还会有别的强者觊觎赤城的剑诀,当然会有两手比较猛的准备!即使你那甚么姓周的主人亲身来到,他也要自问接不接得住鬼厉道人的全力一掌!」

商天真叹了口气。

「我家主人,真没想过为了保护一名帝京新生,有需要自己亲身出动的⋯⋯」

李小减犹在嚣张大笑。

「⋯⋯因为根本不需要啊。」

商天真把他银光闪亮的双手,渗泡在自己的血泊之上。

埋伏了满室的银线,骤然全部闪出刺眼的血芒!

「血泊蜉蝣!」

沾了鲜血的银线,骤然像是变了质,转化成一件嗜血凶残的法宝!

血线闪电交织!

纵横交错的血线,把李小减大字形地绑死在墙上。

商天真举起颤抖的手,抛出匕首!

咔嚓!

李小减剩下来的那只手掌,齐腕割断,砰然落地。本来包覆着手掌的黑焰,已渐渐熄灭。

躺在地上的商天真,勉强抬起头来。

「李小减,你应该叫你的师尊,把整副肉身都借给你啊。只借两掌,却是打不出来,又有何用?咳咳咳⋯⋯」

商天真的另一只手,仍然渗在自己下半身的血泊中,不住催动⋯⋯

綑在李小减身上的血线,越来越紧。李小减身上的衣服和软甲,渐渐撕裂,皮肉割开,鲜血迸流⋯⋯

任李小减疯狂咆哮挣扎,也根本无法脱开血线的綑绑!

商天真的生命力已余下不多了,他的脸上已出现死灰之色⋯⋯

「呼⋯⋯真想要当场把你分尸⋯⋯可惜我剩下来的力量不够了⋯⋯天佑同学,待我死后,你替我捡了这家伙的尾刀吧。李小减在炼界通缉犯排行榜上,排名也算不错,你拿了他的人头回帝京领奖,算是我家主人送你的赔罪之礼⋯⋯」

「呃、哦⋯⋯好的。可是商先生,赔罪之礼的意思是⋯⋯?」

「我没有力气再跟你解释了。让、让我先把那个吸你修为之人⋯⋯杀、杀了吧。」

商天真手中变出了另一把匕首。这把匕首远没有他斩下李小减那一把那么厉害,但还是非常不错的一件法宝。

他正在把剩余的炼能力,灌入匕首之中,直至他认为足够杀掉蒋小凡为止。

「今年帝京的新生到底怎么了?每一个⋯⋯都比往年要强啊⋯⋯」商天真苦苦催动,匕首散发的气息,越来越恐怖!

即便商天真已经重伤到如此田地,可是要杀蒋小凡,仍然不是问题。

蒋小凡露出了极之恐惧的表情。

「不、不要⋯⋯还、还差一点点罢了!」

天佑同学自从把秘笈翻过了一半之后,速度便渐渐加快,到了此刻,还剩下四份之一不到,便破译完成了⋯⋯

蒋小凡甚至怕到前额裂开,流出鲜血来了⋯⋯

怕到前额裂开?

飙!商天真用尽最后一口气,把匕首抛向蒋小凡!

这一刀,大概连状态十足的天佑同学,都没本事接得住。

锵!

蒋小凡被匕首的冲击力,轰到脖子几乎扭了半圈。

他慢慢地把脖子转回来。

他竟然用牙齿把匕首咬住了。

即使代价是两排牙齿,半数碎裂,弄得满口内血肉模糊的样子⋯⋯还是接住了。

蒋小凡竟然还有能力,接住商天真的飞刀?

然而,这远远不是值得惊讶之处。

蒋小凡,在哭。

他的眼神,在求饶。

「师尊⋯⋯放过弟子吧!师尊啊⋯⋯」

更让人惊讶的是,他的前额。

蒋小凡同学的前额,像是熟透爆开的果子般,「啪裂」一声地裂开,并渐渐张开到约三只手指的宽度⋯⋯

在裂开的伤口处,一只眼球挤了出来。

这只眼球,散发著一股桀骜不驯的狂野叛逆,目空一切的高傲嚣张,以及倚老卖老的轻蔑不屑。

而在挤出眼球的同时,蒋小凡的表情死灰,已霎时变成了死人样子。

眼前这一个东西,到底还是人吗?

商天真一看到这只眼睛,吐出了他体内的最后一口鲜血来!

「你、你竟然⋯⋯」

那只眼睛,好像操纵著蒋小凡嘴巴似的,生硬地张合著⋯⋯

「本道人既是说了要志在必得,当然是留了足够的后手。本道人刚才说过,即使那个姓周的亲自前来,本道人也不怕,难道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商天真咬牙切齿,想要从手中变出第三把匕首来⋯⋯

「冷面独行商天真,你的表现不错啊。若不是你死要跟本道人作对,本道人也想要把你收为弟子啊。可惜,你不是重炼。除了重炼强者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威胁得到重炼强者!」

商天真手中的匕首,已是闪现到了一半。

「没用的。你以为我只是借一只眼睛过来吗?」

那只眼睛,轻轻眨了一眨。

啪!的一声,匕首消散了。

「可、可惜啊⋯⋯我、我已经把鬼厉道人都逼、逼出来了⋯⋯就只差、只差⋯⋯差两、三条命吧。嘿、嘿嘿嘿⋯⋯」

商天真满脸不甘,后脑袋砰的着地,双目已呈死灰,没了生机。

天佑看着眼前这一只⋯⋯披着蒋小凡皮囊的独眼怪物⋯⋯

「你、你就是鬼厉道人?」

天佑同学对鬼厉道人认识极浅,除了知道他是把蒋小凡带坏的师父之外,便是一无所知。若是他像会议内圈那些见多识广的强者们,见到这只眼睛后,恐怕心里剩下的所有战意,都会霎时熄灭。

鬼厉道人,老牌重炼强者,甚至是在重炼强者当中「灭世派」的领军人物,曾多次令炼界甚至帝京鬼哭神号的恐怖老怪!

此人也够忙的,在会议内圈控制大局,甚至逼得四名重炼强者禁足的同时,竟然还能分身来到赤城剑藏,夺取传承?

你好烦啊!

鬼厉道人检查着他的「鬼厉的觊觎」,见一切运作正常,便满意地点了点头。

目前天佑翻阅秘笈的进度,大概还剩下十多页,不到十份之一了。

「不管是那商天真也好,你这个小娃娃也罢,所有的人,都是太嫩了。这么重要的剑藏传承,我又怎么可能只派个底层童子过来收取?一旦被他抢走了传承,或拿来向其他人献媚投诚,本道人岂不又要大费周章,四处寻人夺宝?最简单方便的做法,当然是亲身过来接收啊!」

那只独眼开始蠕动,吸收著蒋小凡的血肉。

「饶、饶命啊师尊⋯⋯」

蒋小凡最后有气无力地哭喊出最后一句话,就变成了人干,无力地脱落地上。

至于那只独眼,则在周围渐渐长出血肉,最终长出了一个浑身肌肤透明,血管骨骼可见,却是身长体壮,满头乱发的中年男子。

正是鬼厉道人!

「厉鬼化生诀⋯⋯小娃娃,你有幸亲眼目睹重炼强者的秘法,算是死得不枉了。」

天佑同学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震惊,已是有点审美疲劳;如今见到如此荒谬残忍,从蒋小凡脑壳中长出身体来的功法,反而吓不住他了。

在他心里,始终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

「鬼厉道人,你既要搞那么一出,把我引来破译剑诀,可见你本人也不是合资格的传承者。你既然没有上卷的底子,那么你千方百计要抢夺下卷,是为了甚么?」

鬼厉道人哈哈大笑。

「如果赤城剑诀下卷,必需要以上卷作为门槛,才能使用,那么这个隐藏剑藏,对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来说,都是没有价值的。那又为何会有人来抢呢?」

天佑同学突然想到一个可能⋯⋯

「难道所谓的下卷⋯⋯」

鬼厉道人比了个手指头:「小娃娃,看来你也猜到了。没错!九意归一,只是开启剑藏,破译剑诀的钥匙!赤城剑诀的下卷,根本是人人可练!不!下卷和上卷,根本就是两套无关的剑诀!」

「甚么?」天佑同学大大震惊。

「赤城剑诀的下卷,又名「戮仙剑狱」,跟「斩仙剑阵」齐名,同属远古仙术系统中的最强剑阵!而且据说,戮仙剑狱和斩仙剑阵,都不过是一个更强剑阵所拆开的两半罢了!本道人已拥有「斩仙剑阵」的传承,再得到这个「戮仙剑狱」之后,本道人将会成为重炼强者中的第一人!到时候,帝京这个名字将会从历史上消失,帝京将会改名为「鬼厉门」,进而全军出动,血洗炼界!哈哈哈⋯⋯」

 

6 thoughts on “第482章.下卷的真相

  1. 边有咁易,佢当其他重炼系死?突然变左限制级?。天佑一定大步揽过嘅。

  2. 我系咪已经冇得救?

  3. 金老豆出场未啊??

  4. Daddy mammy出手未

  5. 咁似诛仙

  6. 好好奇究竟蒋小凡既绝对潜力值系几多

发表回响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