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发表回响

第485章.两指一分

「这、这个弱点,跟炼能力在体内的分布无关,并不是功法缺陷问题,而是关系到赤城本人在他早期生涯里,所受过的精神创伤,因而形成的不能弥补的修为盲点。这个盲点,恐怕连赤城本人,都不会承认,甚至不察觉,因此在传承当中,也是只字不提⋯⋯可是你怎么会知道?」

鬼厉道人面色铁青,满头是汗。

对于胜负和自身安危问题,已不是他最关注的点。

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败在哪儿?为何眼前这个小娃娃,对击败自己,从开始就胸有成竹?不搞清楚的话,他不甘心!

天佑同学只是耸了耸肩。

「因为我曾经穿越到远古时代,亲自捏过赤城的春袋,捏到他呱呱叫,所以我知道。」

若要追溯起来,天佑同学的胸有成竹,是源自于他早在修炼学季时,在仙术炼气塔上的遭遇了。

由于他当时身怀海伦娜任务,因而在炼气塔顶层,「误打误撞」地开启了叛蝶所埋下的一个隐藏任务。这个任务,是需要天佑同学的精神体,进入一个模拟当年剑神赤城陷害师妹第六世海伦娜的场面,去揭发赤城魔化的秘密。

这个本来是不可能完成的隐藏任务,最终真的是误打误撞地被天佑同学搞定了,用的,是他当时最拿手的法宝:綑仙绝杀。

綑仙绝杀这一捏,捏出了无敌赤城的弱点来。

正是由于天佑同学破解了这个任务,他才得以传承到赤城剑意,把后世没有人能够练成的赤城剑诀,一口气修到了第九境界,并最终臻至九意归一。

因此,对于当日在炼气塔上的一捏,天佑同学印象是无比深刻,并视之为他发迹的转捩点。

来到此刻,魔化赤城剑意,落入鬼厉道人之手。

他看着浑身紫蓝魔意的鬼厉道人,就不期然地回想起,当日那假惺惺到了极点的剑神赤城⋯⋯既然鬼厉道人继承了赤城的魔意,那么说,赤城的弱点,鬼厉道人也该一并继承了吧?

不过他手头上已没有了綑仙绝杀,这件法宝,仍在维修当中。

那就徒手好了。

推测鬼厉道人同时继承了赤城的弱点,这也不过是赌博式的估算,但天佑同学也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就唯有把赌注全押下去啊!

证明是押对了!

天佑同学也没必要对鬼厉道人解释得那么精准,所以就随口说是「穿越」了。鬼厉道人一听,又觉得天佑同学在吹牛。

他只得惨然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惨的是,这捏蛋并不是单纯的捏蛋,这是赤城毕生修为的盲点所在,在传承了魔化剑意之下被捏蛋,就等于是被捏住本命紫府般。

而被捏爆了本命紫府,不管是谁,都没得再长一个的。

鬼厉道人狂吼一声,把剑召回到自己手中!

「就看谁动手动得快一些!」

啪!

天佑同学,捏爆了鬼厉道人的春袋。

若然《帝京一周》的狗仔在场的话,可想而知,这将会是一件多轰动的头条新闻!

鬼厉道人的生命快速萎缩!

可是他那劈下来的一剑,并没有停下来。

咔嚓!

峰火连天诀,割下了鬼厉道人的头颅。接着一个闪身二倍速收招,正好躲过这劈下来已没甚么力量的一剑,返回到原先出招的位置。

「天、天啊⋯⋯天佑同学他⋯⋯干掉了鬼厉道人。」彼拉完全呆了。

「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天佑他⋯⋯绝对会成长到金的高度。」泰莱莎也是震惊不已。

天佑同学只是呆立。

「我⋯⋯杀死了一名重炼强者?」

没有真实感啊!

鬼厉道人的头颅落地后,还一直滚,正好滚到了天佑同学的脚边。

死灰一般的眼白,完全松垮的表情⋯⋯天佑同学看过的死人不多,但这副模样,应该不会弄错,是死绝了吧?

从头颅仍然保持着张开状态的嘴巴中,骨碌一声,掉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紫蓝色光团来。

那是赤城的魔化传承!

「哗屌!」

天佑同学二话不说,就扑在地上拾起这个传承,然后也不顾忌这是从死人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把光团一口吞了!

这魔化传承,曾被世人称为赤城剑诀下卷的「戮仙剑狱」,绝非天佑同学之前吹牛所说的鸡肋之物。

这是变化万千,完美无缺的远古仙剑剑阵啊!

而除了这门功法之外,魔化传承还有没有其他内容,例如是宝物法宝之类的,还是未知,需要好好消化和探索啊。

天佑同学吞下传承之后,他的满头长发,随即又无风自动,狂乱飞舞!

他整个人的气质,骤然变了。

他的眼神,变得邪异、阴险,诡谲莫测。

他看着脚前那鬼厉道人的头颅,一阵愤怒狂吼,便是踏出一脚,把头颅踩爆!

脑花四溅。

接着,他好像气还未消似的,冲向鬼厉道人仍然跪立的尸体,祭出峰火掌心莲,疯狂拍打!

砰砰砰砰砰!

鬼厉道人尸身被残酷打爆,血肉溅飞至好半个密室。天佑同学浑身黏满血肉,他伸出长长的舌头来,舔了舔脸上沾著的鲜血,邪异的双瞳之间,更添上了一丝血光。

「我从来不知道,杀人是这么爽的一件事情啊⋯⋯赤城老怪,你的意志,替我开启了一条未知的大道⋯⋯魔道,似乎很对我的胃口!」

天佑同学仰首狂笑。

密室一角,彼拉死命按著泰莱莎的嘴巴,不让她发出声音来。泰莱莎不管,一手把彼拉甩开,然后冲了出去。

「天佑!你要凭自身的精神力,把魔性的意志压下去!要是你无法驾驭魔化之意,便会反过来成了这股意志的奴隶啊!」

天佑同学转过身来,看着泰莱莎,微微歪头,

露出了既灿烂又狰狞的笑容。

「泰莱莎!我已经实现了你的愿望,拿下了魔化赤城的传承。我已经成为你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了吧?现在你的下面,是不是已经湿透了? 」

泰莱莎的脸刷地通红,目光中流露出被羞辱的委屈。

她轻皱着眉,摇头苦笑。

「我所认识的天佑,并不是这样的。天佑,你要保持着自我!若是被魔意主导了的话,你,就不再是我所认识的你了⋯⋯」

「老子给你打完了斋,你就不要和尚了么?小贱人。」

魔化天佑轻描淡写地带笑道,然而他的语气,却是让人心寒。

他一步一步地靠近著泰莱莎。

「魔化有甚么不好?老子现在,感觉头上没有天际,只有无尽的欲望和可能性。我已继承了戮仙剑狱,凭老子的资质,潜修几年,不就是一个重炼强者?到时候,老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当了我的老婆,想要甚么研究材料,老子随手替你抢来;谁跟你竞争研究界的地位,老子给你通通杀了!这样的生活,谁不想要啊?」

泰莱莎眼含着泪,缓慢摇头。

「我不要。」

「你不要?那你还想要甚么?」

「我要原来的那个天佑。那个羞怯、单纯、天真、乐观,虽然在各方面都在飞速成长,但却依然保持着本心的那个⋯⋯我喜欢的少年。」

「吼!」

魔化天佑一把将泰莱莎扑倒在地上。

「少年?把老子当小孩子看待?我可是手刃鬼厉道人的新晋强者,放眼炼界,谁还有资格把我当作毛头小孩?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魔化天佑猛地抓住自己的头发,一脸惊愕、受伤、然后便是转变成妒恨,愤怒!

「因为你一直忘记不了金!」

泰莱莎别过脸来,不作声。表情上的委屈之意更重了。

「你为甚么这么傻?这些年来,他有给过你甚么吗?要说谁是贱人,他才是真正的大贱人!他玩弄过了你之后,拍拍屁股就回家当好老公去了!他有把你当回事?把你当成是肉便器罢了!你醒醒吧!」

魔化天佑抓住泰莱莎的双肩,猛地摇晃着。

「老子为了你,以身犯险,历尽艰辛,助你破解了赤城剑藏之谜!而金呢?他做过了甚么?谁对你好,不是一目了然吗?你这贱人听我说好不好?」

「放开我!放开我!」

啪!泰莱莎一巴掌掴在魔化天佑的脸上。

啪!啪!

魔化天佑连掴两巴掌,把泰莱莎打得重重撞在地上,再也没有反抗能力。

「你这贱人,老子拉下面子来跟你讲道理,你就偏不要听!好!软的不要,那就来硬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反正你也认了自己是个谁都可以上的淫妇,老子就凭我的屌,弄到你屈服为止!」

魔化天佑十指成爪,一轮撕扯,把泰莱莎的下半身衣服撕成了碎片,然后强行掰开她的双腿。

「咦?」

魔化天佑两指一分⋯⋯

「处女?」

泰莱莎表情大羞。她忍住了泪意,以淡然的语气道:

「我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而且长年醉心研究,根本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女人过⋯⋯可是不知怎的,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断对你作出种种诱惑,其实心里就连自己都大吃一惊⋯⋯

可是我心里一直有一关过不了,因为我们的年龄差距⋯⋯所以我也早有心理准备,不要求你给我名份或是甚么,只要你偶尔想起我时,愿意过来看看我就好⋯⋯

但是,我没有想到,最终却是以这样的方式⋯⋯不过我不会后悔,但是今天完事之后,我会自杀,因为我自觉对不起「天佑」,我心里真正爱着的那个人。」

魔化天佑呆住了。

不,是被魔化天佑压在后面的「天佑同学」,受到了大大的震惊。

「泰莱莎,你⋯⋯」

「你毁了我以一成修为凝聚的分身,你以为本道人会就这样放过你吗?」

身材壮硕的乱发中年男子,一记勾拳,轰在天佑同学的肚子上!

 

发表回响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