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82章.下卷的真相

只剩下上半身的商天真,砰然倒在地上。

他的表情,還是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樣子。他的腰下已成一堆稀散血肉,傷口處繼續流瀉鮮血。他狂咳了一輪,吐出不少血膿和內臟碎片⋯⋯

他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溜走。

李小減勉勉強強地站起身來。

「嗄、嗄⋯⋯師尊這一掌,果然是霸道啊⋯⋯」

李小減剛才拍出從鬼厲道人那兒借來的一掌,可是其身體完全無法承受,整個手掌已經沒了,手腕斷口滴出黑色血膿,黑色血管直延伸到上臂⋯⋯怎麼樣的大能者,都不能讓他的手重生了。

商天真雖然已是垂死,表情卻是絲毫沒有出現恐懼和痛楚。

他只是不可置信。

「咳咳咳⋯⋯這不合理啊。根據暗行營的情報,以鬼厲道人的性情,怎麼會願意不惜耗損修為,借給弟子他的全力一掌?你拿著這一掌,大概連重煉強者也得要忌你三分,他還怎麼控制你不去到處投誠?」

李小減瘋狂獰笑。

「這你不用管!我鬼厲道門人對師尊的忠誠度,不是你們可以想像的!嘿嘿嘿⋯⋯算無遺策的商天真,卻是算不過我師尊了吧?也難怪,眼界相差得太遠了。哼哼哼⋯⋯輪到你啦!你的那位周姓主人,又有沒有借你一掌,好讓你作出絕地反擊啊?」

李小減的另一隻手,醞釀著可怕的煉能力波動。

「即使你真的藏著底牌,我還有師尊借我的第二掌呢。這個傳承,師尊志在必得,籌劃多年,他早預料到還會有別的強者覬覦赤城的劍訣,當然會有兩手比較猛的準備!即使你那甚麼姓周的主人親身來到,他也要自問接不接得住鬼厲道人的全力一掌!」

商天真嘆了口氣。

「我家主人,真沒想過為了保護一名帝京新生,有需要自己親身出動的⋯⋯」

李小減猶在囂張大笑。

「⋯⋯因為根本不需要啊。」

商天真把他銀光閃亮的雙手,滲泡在自己的血泊之上。

埋伏了滿室的銀線,驟然全部閃出刺眼的血芒!

「血泊蜉蝣!」

沾了鮮血的銀線,驟然像是變了質,轉化成一件嗜血兇殘的法寶!

血線閃電交織!

縱橫交錯的血線,把李小減大字形地綁死在牆上。

商天真舉起顫抖的手,拋出匕首!

咔嚓!

李小減剩下來的那隻手掌,齊腕割斷,砰然落地。本來包覆著手掌的黑焰,已漸漸熄滅。

躺在地上的商天真,勉強抬起頭來。

「李小減,你應該叫你的師尊,把整副肉身都借給你啊。只借兩掌,卻是打不出來,又有何用?咳咳咳⋯⋯」

商天真的另一隻手,仍然滲在自己下半身的血泊中,不住催動⋯⋯

綑在李小減身上的血線,越來越緊。李小減身上的衣服和軟甲,漸漸撕裂,皮肉割開,鮮血迸流⋯⋯

任李小減瘋狂咆哮掙扎,也根本無法脫開血線的綑綁!

商天真的生命力已餘下不多了,他的臉上已出現死灰之色⋯⋯

「呼⋯⋯真想要當場把你分屍⋯⋯可惜我剩下來的力量不夠了⋯⋯天佑同學,待我死後,你替我撿了這傢伙的尾刀吧。李小減在煉界通緝犯排行榜上,排名也算不錯,你拿了他的人頭回帝京領獎,算是我家主人送你的賠罪之禮⋯⋯」

「呃、哦⋯⋯好的。可是商先生,賠罪之禮的意思是⋯⋯?」

「我沒有力氣再跟你解釋了。讓、讓我先把那個吸你修為之人⋯⋯殺、殺了吧。」

商天真手中變出了另一把匕首。這把匕首遠沒有他斬下李小減那一把那麼厲害,但還是非常不錯的一件法寶。

他正在把剩餘的煉能力,灌入匕首之中,直至他認為足夠殺掉蔣小凡為止。

「今年帝京的新生到底怎麼了?每一個⋯⋯都比往年要強啊⋯⋯」商天真苦苦催動,匕首散發的氣息,越來越恐怖!

即便商天真已經重傷到如此田地,可是要殺蔣小凡,仍然不是問題。

蔣小凡露出了極之恐懼的表情。

「不、不要⋯⋯還、還差一點點罷了!」

天佑同學自從把秘笈翻過了一半之後,速度便漸漸加快,到了此刻,還剩下四份之一不到,便破譯完成了⋯⋯

蔣小凡甚至怕到前額裂開,流出鮮血來了⋯⋯

怕到前額裂開?

飆!商天真用盡最後一口氣,把匕首拋向蔣小凡!

這一刀,大概連狀態十足的天佑同學,都沒本事接得住。

鏘!

蔣小凡被匕首的衝擊力,轟到脖子幾乎扭了半圈。

他慢慢地把脖子轉回來。

他竟然用牙齒把匕首咬住了。

即使代價是兩排牙齒,半數碎裂,弄得滿口內血肉模糊的樣子⋯⋯還是接住了。

蔣小凡竟然還有能力,接住商天真的飛刀?

然而,這遠遠不是值得驚訝之處。

蔣小凡,在哭。

他的眼神,在求饒。

「師尊⋯⋯放過弟子吧!師尊啊⋯⋯」

更讓人驚訝的是,他的前額。

蔣小凡同學的前額,像是熟透爆開的果子般,「啪裂」一聲地裂開,並漸漸張開到約三隻手指的寬度⋯⋯

在裂開的傷口處,一隻眼球擠了出來。

這隻眼球,散發著一股桀驁不馴的狂野叛逆,目空一切的高傲囂張,以及倚老賣老的輕蔑不屑。

而在擠出眼球的同時,蔣小凡的表情死灰,已霎時變成了死人樣子。

眼前這一個東西,到底還是人嗎?

商天真一看到這隻眼睛,吐出了他體內的最後一口鮮血來!

「你、你竟然⋯⋯」

那隻眼睛,好像操縱著蔣小凡嘴巴似的,生硬地張合著⋯⋯

「本道人既是說了要志在必得,當然是留了足夠的後手。本道人剛才說過,即使那個姓周的親自前來,本道人也不怕,難道我只是隨便說說的?」

商天真咬牙切齒,想要從手中變出第三把匕首來⋯⋯

「冷面獨行商天真,你的表現不錯啊。若不是你死要跟本道人作對,本道人也想要把你收為弟子啊。可惜,你不是重煉。除了重煉強者之外,沒有任何人能夠威脅得到重煉強者!」

商天真手中的匕首,已是閃現到了一半。

「沒用的。你以為我只是借一隻眼睛過來嗎?」

那隻眼睛,輕輕眨了一眨。

啪!的一聲,匕首消散了。

「可、可惜啊⋯⋯我、我已經把鬼厲道人都逼、逼出來了⋯⋯就只差、只差⋯⋯差兩、三條命吧。嘿、嘿嘿嘿⋯⋯」

商天真滿臉不甘,後腦袋砰的著地,雙目已呈死灰,沒了生機。

天佑看著眼前這一隻⋯⋯披著蔣小凡皮囊的獨眼怪物⋯⋯

「你、你就是鬼厲道人?」

天佑同學對鬼厲道人認識極淺,除了知道他是把蔣小凡帶壞的師父之外,便是一無所知。若是他像會議內圈那些見多識廣的強者們,見到這隻眼睛後,恐怕心裏剩下的所有戰意,都會霎時熄滅。

鬼厲道人,老牌重煉強者,甚至是在重煉強者當中「滅世派」的領軍人物,曾多次令煉界甚至帝京鬼哭神號的恐怖老怪!

此人也夠忙的,在會議內圈控制大局,甚至逼得四名重煉強者禁足的同時,竟然還能分身來到赤城劍藏,奪取傳承?

你好煩啊!

鬼厲道人檢查著他的「鬼厲的覬覦」,見一切運作正常,便滿意地點了點頭。

目前天佑翻閱秘笈的進度,大概還剩下十多頁,不到十份之一了。

「不管是那商天真也好,你這個小娃娃也罷,所有的人,都是太嫩了。這麼重要的劍藏傳承,我又怎麼可能只派個底層童子過來收取?一旦被他搶走了傳承,或拿來向其他人獻媚投誠,本道人豈不又要大費周章,四處尋人奪寶?最簡單方便的做法,當然是親身過來接收啊!」

那隻獨眼開始蠕動,吸收著蔣小凡的血肉。

「饒、饒命啊師尊⋯⋯」

蔣小凡最後有氣無力地哭喊出最後一句話,就變成了人乾,無力地脫落地上。

至於那隻獨眼,則在周圍漸漸長出血肉,最終長出了一個渾身肌膚透明,血管骨骼可見,卻是身長體壯,滿頭亂髮的中年男子。

正是鬼厲道人!

「厲鬼化生訣⋯⋯小娃娃,你有幸親眼目睹重煉強者的秘法,算是死得不枉了。」

天佑同學經歷一次又一次的震驚,已是有點審美疲勞;如今見到如此荒謬殘忍,從蔣小凡腦殻中長出身體來的功法,反而嚇不住他了。

在他心裏,始終有一個問題,想不明白。

「鬼厲道人,你既要搞那麼一齣,把我引來破譯劍訣,可見你本人也不是合資格的傳承者。你既然沒有上卷的底子,那麼你千方百計要搶奪下卷,是為了甚麼?」

鬼厲道人哈哈大笑。

「如果赤城劍訣下卷,必需要以上卷作為門檻,才能使用,那麼這個隱藏劍藏,對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來說,都是沒有價值的。那又為何會有人來搶呢?」

天佑同學突然想到一個可能⋯⋯

「難道所謂的下卷⋯⋯」

鬼厲道人比了個手指頭:「小娃娃,看來你也猜到了。沒錯!九意歸一,只是開啟劍藏,破譯劍訣的鑰匙!赤城劍訣的下卷,根本是人人可練!不!下卷和上卷,根本就是兩套無關的劍訣!」

「甚麼?」天佑同學大大震驚。

「赤城劍訣的下卷,又名「戮仙劍獄」,跟「斬仙劍陣」齊名,同屬遠古仙術系統中的最強劍陣!而且據說,戮仙劍獄和斬仙劍陣,都不過是一個更強劍陣所拆開的兩半罷了!本道人已擁有「斬仙劍陣」的傳承,再得到這個「戮仙劍獄」之後,本道人將會成為重煉強者中的第一人!到時候,帝京這個名字將會從歷史上消失,帝京將會改名為「鬼厲門」,進而全軍出動,血洗煉界!哈哈哈⋯⋯」

 

第482章.下卷的真相” 有 6 則迴響

  1. 邊有咁易,佢當其他重煉係死?突然變左限制級😂。天佑一定大步攬過嘅。

  2. 我係咪已經冇得救🤓

  3. 金老豆出場未啊🤔🤔

  4. Daddy mammy出手未

  5. 咁似誅仙

  6. 好好奇究竟蔣小凡既絕對潛力值係幾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