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02章.第七卷

話說,這個骨沙血海的精神空間,乃是魔化赤城劍藏的一項傳承。

 

當日天佑同學親眼看著鬼厲道人對泰萊莎狠下毒手,因此不知道激發了甚麼程序,就莫名奇妙地被送到這個空間裏來了。

 

這個精神空間,理論上是可以隨意進出的。

 

不過基於某種原因,天佑同學和泰萊莎,還沒有達成得以離開這個空間,返回現實世界的條件。

 

可是,這樣就三年了?

 

「老公,你在這個空間裏,是怎麼算得出日與夜的呢?」泰萊莎好奇地問道。

 

這種嬰孩級的問題,竟然出自煉界最出色研究員泰萊莎之口?

 

應該是有深意的吧?

 

天佑同學撓撓頭,跨出樹皮帳篷之外,看向天際。

 

這個空間的「太陽」,其實是一個散射黑芒的大漩渦。

 

天佑同學發現,這個大漩渦會按照既定的規律,作出膨脹和收縮。

 

在膨脹週期的時候,紫紅的天色就會變得光亮一點,跟現實世界中的黃昏時份差不多;在收縮週期時,天色就會變成紫黑,好比晚上。

 

大概是這樣吧?

 

「或許這個空間的日夜週期,跟現實世界不一樣喔。舉例說,說不定這裏過的一天,就只是外面的半天⋯⋯」

 

天佑道:「對!這個漩渦又不是真正的太陽,它也不一定是一天一個週期的啊。難怪我剛剛來到時,覺得生理時鐘大亂,整整過了三天才能夠正常睡覺。」

 

泰萊莎笑笑:「你是體質特殊,適應能力奇高啦。我可是失眠了整整三個星期才習慣呢。」

 

天佑輕輕摸了摸老婆的肚子:

 

「再說啊,你懷了小沙沙也超過兩年了吧?這懷孕期也太長了。這應該是這個空間的日夜週期太短的緣故。實際上,我們並沒有在這裏逗留三年那麼久吧。」

 

到底經過了幾年,要在能夠離開那天才能分曉了。

 

「又或許是我變成了魔物的緣故?魔物的懷孕期,也不一定跟人類一樣啊。」

 

泰萊莎說著,心情不禁有點落寞。

 

「其實我現在,已經不算是人類了吧?我沒有心跳,沒有脈搏,不是為了小沙沙的話,可以好幾天都不吃不喝⋯⋯」

 

取而代之的,是位處後頸位置,有如脈搏跳動般的「魔脈」。

 

「我不是要埋怨你,我知道,這是讓我能夠活下去,並保留著所有跟你的記憶的唯一辦法。」

 

其實在下定決心讓泰萊莎變成魔物之前,天佑同學也有想過其他的法子。

 

比如說,曾經成功為藍雪琪驅除「藍邪奇毒」的「海倫娜之淚」。

 

海倫娜之淚,聲稱能夠清除任何在女性身上的特殊負面狀態。

 

卻是無法治好當時泰萊莎小腹的重傷。

 

大概是因為,當年第六世海倫娜死在魔化赤城手上,也無法救得了自己吧。因此魔氣或許是海倫娜之淚的盲點。

 

「再也無法回復人身,你後悔了嗎?」天佑問道。

 

泰萊莎決然地搖頭 。

 

「我絕不後悔。只要能夠跟你在一起,當不當人類,並不是一個重要的考慮。」

 

天佑親了親泰萊莎的面頰:

 

「而且,變成魔物之後的泰萊莎,不是顯得更性感了麼?再說,變成魔物之後,也有各種好處。根據赤城留下來的功法說明,經過『魔脈再造訣』而轉化魔物的人類,均可享有永遠的青春,以及近乎不死身的身體修復能力。」

 

「嗯,永遠青春這一點很吸引呢。我是覺得我的肌膚變得越來越年輕了,現在都要變回十六歲那時候的狀態了呢。」

 

天佑同學壞壞笑道:「而且魔物的肉身彈性和柔軟度,比起人類更要大大提高,可以作出很多高難道的動作⋯⋯」

 

「⋯⋯你好壞!小沙沙會聽到的啦!」

 

泰萊莎滿面通紅地拍打著天佑同學。

 

孕婦需要大量的休息,魔物孕婦更是如此,大白天都是吃飽便打瞌睡的多。也不知道是肚裏孩子需要的營養太多,還是世上沒有肥胖的魔物⋯⋯過著如此慵懶的生活,泰萊莎的身材一點沒有走樣,甚至還隨著日子過去,變得越加性感嬈媚。

 

見老婆孩子都睡著了之後,天佑同學出了帳篷,沿路視察一下各種植物的生長狀況。

 

他爬到一棵樹上,摘下一枚紅色果子,津津有味地吃掉。

 

還記得他們剛剛來到之前,這裏可是寸草不生,僅是眼前一片的白骨細沙。但是如今,除了潮汐可及的幾米沿岸空間外,較往上一點的沙灘位置,一直延伸到小島中心的岩石峭壁,有七成的沙灘表面,如今都變得一片翠綠,甚至中間還長出了若干的高大果樹來。

 

「那邊的生長得不太好啊⋯⋯」

 

天佑同學從樹上跳下來,直奔往植物生長不佳的那片地點,然後伸出食指,指尖閃出綠芒。

 

「點點綠茵意.一指化荒蕪!」

 

綠芒指尖一點在地,隨即一陣強烈的生機之意,以天佑為中心點向外擴散!

 

本來有點枯黃乾癟的植物,驟然變得青翠茂密;生長得營養不良的,都以用眼速度開花結果;本來就結出了果實來的,則是果實變得更大更美味,甚至都熟透自動掉落了。

 

天佑同學遊走在翠綠地的各處,施展出由叛蝶親傳的「點點綠茵意」,讓整片生長在白骨沙地上的小叢林,傾注入一重滋養的生機。

 

僅是這樣走了一圈,整個叢林就長高了整整一個頭。雖然經過了一個「晚上」之後,進度就會倒退回七、八成。

 

天佑同學稱這叫作「澆灌」,是每日的例行公事。如果不持續這樣做下去,沒過幾天這裏又會變回骨沙血海,再沒有果子可以吃了。

 

「最近天草秘法修為好像又有長進,做完每日例行的『澆灌』之後,還有不少餘力⋯⋯大概又可以多開發幾平方米了吧?」

 

天佑同學走到叢林的邊緣。那邊的植物非常稀少,連接著就是未經「開發」的一片白沙。

 

他量好距離,大概走出叢林邊緣十步左右。

 

他把手掌按在沙地上。

 

「草根訣!」

 

陣陣的煉能力輸出,直探入白骨沙灘的深處。

 

草根訣約施展了幾分鐘左右,毫無動靜。

 

天佑同學的前額,開始滲出汗水了。

 

「⋯⋯找不到遺留下來的遠古種籽嗎?」

 

草根訣的煉能力一直往下探⋯⋯

 

在這個精神空間裏,本來是人類無法存活的。

 

最初天佑同學讓自己保持著魔化狀態,確實也能夠活著,可是經過幾天之後,他發現自己的人類肉身漸漸枯瘦衰弱下去⋯⋯

 

不進食正常食物的話,天佑同學可能就會變成完全的魔物了。

 

「草根訣」雖然可以從地面長出草根來,可是卻必需要借助泥土中本來就有的一些植物種籽和幼芽,即使只是僅有一絲生機的也足夠了⋯⋯

 

本來天佑同學也只是碰碰運氣,不奢望這個精神空間裏會存在足以激發草根訣的植物種籽⋯⋯然而,當他幾乎就要絕望的時候,他幸運地發現,這白骨沙灘的極深層處,埋藏著一層薄薄的遠古泥層⋯⋯

 

只不過要以煉能力探至這個深度,再尋找出能夠發芽的草根種籽,非常吃力。

 

「找到種籽殘骸了!」

 

篷!的一聲。

 

一束枯黃草根,從白骨沙地上冒出頭來,然後快速生長。

 

「點點綠茵意!」

 

閃著綠芒的食指,點在枯黃草根之上。

 

驟然爆發出一片生機綠意!

 

由於這十米乘十米左右的空間,僅靠著一束草根支撐,因此必需要持續「澆灌」個十天左右,才能長成一片成熟的小叢林。

 

本來天佑同學只是不想放棄人身,所以才固執地要種樹然後吃果子養著。

 

然而這些日子以來,不斷地施展草根訣和點點綠茵意之後,天佑同學的天草秘法,有了極大的長進。

 

天佑自從修了天草秘法之後,修為大跳躍,不到一年時間,已經修到了第六卷。要說還有不足之處的話,就是缺乏慢慢累積的修煉基礎了。

 

這段日子,正好補足了基礎鍛鍊。

 

「我的天草秘法,已經修煉到了第六卷的大成。若不是有源源不絕的神木之力供應,要在這種魔屬性之地,要維持這麼一片叢林,根本是不可能的。只是不知道第六卷之後,又會是怎麼樣的境界在等著我?」

 

咔嚓。

 

說時遲,那時快,天佑同學正好突破了。

 

天草秘法第七卷。

 

枯榮之力。

 

「到底甚麼是枯榮之力?」

 

天佑同學盤膝入定,進入自己本命紫府中的「天草領域」。

 

天草領域,是修煉天草秘法的煉能力者,突破到第五卷之後,對自身本命紫府的改造。

 

天佑同學的天草領域,如今已是好一大片的青翠草原,達到能夠自給自足的狀態。在不需要吸納四周天地元氣的情況下,也能不斷產生出煉能力。

 

這便是天草秘法對於其他秘法的主要優勢所在。

 

「咦?怎麼枯萎了?」

 

天佑同學無意發現,在他的天草領域之中,有一根小草,竟然表現出枯萎的狀態!

 

要知道,天草領域並非實體空間,只是反映著修煉者的修為進展。

 

在一片草原之中,竟然出現了一根枯草?

 

難道這就是天草秘法修煉到第七卷之後,所產正的正常現象?

 

這一根枯草,並不會輸出任何的煉能力。

 

雖然從比例上來說,這幾乎對天佑同學的修為全無影響。

 

但假若,枯掉的草越來越多呢?

 

以天佑同學的樂觀個性,遇上了此種未知的狀況,他通常的選擇都是:不要想太多。

 

「也差不多是時候要練劍了。」

 

天佑同學回到了荒島中央的岩壁。

 

這一面岩壁上,有著三扇高大莊嚴的石門。

 

天佑同學每天練劍的對象,便是第一道石門。這道石門,已是被刻劃出無數深淺不一的劍痕⋯⋯

 

石門之上,有著劍神赤城當年以指為筆,深深烙印其上的手書。

 

赤城劍訣.第十境界。

 

超越飛劍的隔空斬。

 

(以上3319字)

重煉2_第002章.第七卷” 有 4 則迴響

  1. 有枯草?
    埋伏線

  2. Nice…

  3. 下定“讓”心?
    下定决心!

    1. 謝謝已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