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03章.羅蘭的憤怒

別以為天佑同學帶著美女流落荒島,就是過著淫靡不知時日的無限期蜜月。(雖然也是很淫靡沒錯啦)。

 

在初期,他曾經積極嘗試過各種逃離的可能性。

 

這是一個鵝蛋形的海中小島,四面都是同樣的一線海平面景色,從沒見過任何船隻,海鳥;就連血海當中,也找不到任何的海洋生物。

 

天佑同學試過游泳出海,不過游不到十幾分鐘,他就回到了小島的背後。

 

哪一個方向都是一樣。

 

血海廣闊只是幻覺,實際上這個精神空間的主體,就只是這個骨沙小島罷了。

 

那就是說,想要逃離這個精神空間,只有從小島本身去找線索了。

 

然後他開始研究小島中央的那一方岩石。

 

要是骨沙小島是一塊圓形小餅乾,那麼這尊巨岩,就像是放在餅乾上的一塊方糖。也因此從小島的四面觀看,都會看到一面平滑的岩壁。

 

天佑同學就是在其中一面岩壁上,畫「正」字數算日子。

 

不知道為甚麼,從第一次接近岩壁時起,天佑同學的腦海中,就會浮現自己使出「九意歸一」的影像⋯⋯

 

他想要拔劍。

 

而且是渾灑出全部力量的最強一擊,狠狠地斬在這方岩山之上。

 

不過他有點擔心,這看起來只是由幼滑白沙堆砌起來的小島,會否被他一劍劈至崩潰陸沉,要是這樣的話,大概就是天底下最搞笑的自殺方式了。

 

然而,出劍的慾望越來越強。

 

然後有一天,天佑同學忍不住了。

 

赤劍已經完全破碎;峰火掌心蓮不屬於飛劍類;羅蘭之劍又是條件限制極之嚴格的法寶,對赤城劍訣毫無反應⋯⋯

 

「對了。我的儲物腰帶裏,不是就有很多普通飛劍嘛?」

 

這要回溯到天佑在攻略入門煉氣塔的時候,跟一夥高年級的學長們進行過一次「賭劍」(詳見『新生王篇』第145章),贏了好一堆飛劍回來之後,借花獻佛了一些,最後還剩下兩把,就收在儲物腰帶裏,一直未用。

 

這兩把飛劍的品質,甚至還及不上剛買回來完全未升級過的赤劍,若不是囊中羞澀,天佑同學也根本不會記起自己還有著這種雞肋的收藏。

 

天佑同學捏起劍訣!

 

「赤城劍訣.九意歸一⋯⋯哎吔!」

 

他捏訣的右手,傳來了一陣錐心刺骨的劇痛!整條右臂,像是被放進了烤箱裏似的,整條發紅、暴漲、冒煙!

 

詛咒發動:羅蘭的憤怒。

 

這是天佑同學使用完「羅蘭之劍」後,所遺下的副作用(詳見『新生王篇』第287章)。

 

在對戰鬼厲道人時,天佑同學才是首次使用羅蘭之劍,因此也是第一次體驗到所謂的「羅蘭的憤怒」。

 

(註:此劍前身為「悲憫騎士之劍」,天佑同學在榮譽學季初期使用過一次之後,解開了一段海倫娜任務,才變成了現在的「羅蘭之劍」。因此直至鬼厲道人一戰,才是首次激發出這個詛咒)

 

「好痛!好痛啊⋯⋯」

 

超循環回復劑也無法消除這右臂的異常狀態。

 

天佑同學從內心深處,湧起了一股兇暴的怒意。

 

對誰憤怒?

 

砰!

 

天佑同學那暴怒的一拳,直轟落在自己的腮幫子上!

 

原來是討厭自己啊。

 

羅蘭為何要對自己憤怒,天佑同學不得而知。他只知道當自己在泰萊莎懷中醒過來時,原來已經是五天之後了。

 

聽泰萊莎所說,天佑同學中拳倒下之後,身體呈半透明狀態持續了兩、三天⋯⋯那就是生命垂危,隨時喪失所有煉能力變回凡人的跡象。

 

「好險啊⋯⋯差點把自己都打死了,這詛咒好霸道啊。可是我挨了自己一拳,詛咒應該也就解除了?」

 

天佑同學大著膽子,又回到岩壁之前,再次祭出「九意歸一」!

 

砰!

 

這一次,天佑同學足足躺了十天。

 

從鬼門關前又走了一趟之後,天佑同學再也不敢隨便爆發煉能力了。

 

他試著稍稍催動「峰火掌心蓮」⋯⋯青蓮火還未噴出,天佑同學整條右臂又有發紅暴漲跡象!而雖然他及時收招,卻還是要挨上自己一拳⋯⋯

 

幸好這拳收歛了力道,只是打歪了自己鼻子罷了。

 

「不會吧?難道我以後再也無法揮劍了?」

 

最令天佑同學納悶的是,他透過羅蘭之劍所使用的「三劍無敵」,應該算是魔法系統的東西,可是其後遺的詛咒,卻連仙術系統的赤城劍訣,都要被封印?

 

這也太屈機了吧?

 

不過回想起來,這羅蘭之劍的威能,使乎是無視系統隔閡的。當日他使用三劍無敵斬殺鬼厲道人時,不就是處於魔化狀態之下嗎?在魔化狀態之下,天佑同學除了戮仙劍獄之外,所有曾學會的功法劍訣均不能使用,唯獨羅蘭之劍無視了這個限制。

 

天佑同學又試了試其他的功法。

 

風林火山四劍訣也就不用試了,多半又會挨詛咒的。

 

紫金之手呢?

 

砰!

 

天佑同學又再被自己一拳擊昏。

 

不過,天佑同學終於摸索到了一絲希望。

 

「這『羅蘭的憤怒』,應該是對自己出劍的那條手臂生效。」

 

天佑同學當日的無敵三劍,握劍的是他慣用的右手,因此詛咒就落在了他的右臂之上。

 

紫金之手是可以同時祭出左右一雙的,不過天佑同學催動時,右邊那一隻就被封印變回自轟一拳,幸而左手還能如常祭出!

 

「那我只要學習用左手出劍就好了!」

 

在尋找到解除詛咒的方法之前,就先避開右臂不用吧。

 

「好!赤城劍訣.九意歸一!」

 

天佑同學以左手捏起劍訣,祭起一把普通飛劍,就要使出久違未用的九意歸一了。

 

一片沉默。

 

飛劍連飛都沒有飛起來。

 

「咦?劍訣沒有生效?」

 

說起來,天佑同學完全沒有試過用左手捏劍訣。他算是極端倚賴右手的人吧,大概連握劍,都沒有試過用左手的。

 

催動赤城劍訣,需要捏出一個手印來,這手印說難不難,但只要稍有偏差,劍訣就使不出來了。

 

「我左手的手指靈活性,比想像中要生硬啊。」

 

天佑同學弄了好幾分鐘,才把左手各根手指扭到符合手印的標準模式。

 

「赤城劍訣.第一境界。」

 

只能使出第一境界,而且還使不出力度來,威力很低⋯⋯

 

然而飛劍祭出之際,天佑同學感到了自靈魂深處的一陣舒爽。

 

當飛劍沒甚麼破壞力地劈落在岩壁上時⋯⋯

 

劈哩啪啦!

 

整面岩壁,剝落了好一層來!

 

表層剝落之後,露出了三道高大的圓頂石門,一字排開。

 

最接近天佑同學的第一道石門,在兩扇閉合門扉的中央位置,漸漸剝落出石粉,露出了一行以指為筆的剛勁手書。

 

天佑同學一看,便心生感應。

 

這肯定是劍神赤城的親筆!

 

「赤城劍訣.第十境界。」

 

這一段親筆,尤如烙印般深深刻劃在天佑同學的腦海。

 

天佑同學既然恍然,也是驚喜。

 

「鬼厲道人之前信誓旦旦說,赤城劍訣並沒有第十境界,有的是另一套不相關的『戮仙劍獄』。當時他若不是在刻意隱瞞,就是他的情報有誤!」

 

「因為我在領悟到九意歸一的境界時,就曾經親身感受過,再往上一層,確實有第十境界的存在。只是不知為何,當日我身在劍藏時,所翻閱的下卷秘笈,卻對第十境界,一字不提?」

 

而正好就在此時!

 

赤城劍訣下卷,自動從天佑同學的儲物腰帶中飛出。

 

秘笈直接砸在寫著「第十境界」的那扇石門上,然後一記閃光,消失無形。

 

接著,石門透出了一道光柱來,直接打入天佑同學的前額中!

 

無數使劍影像,浮現天佑同學腦海。

 

每一個影像,都是由劍神赤城親自示範。赤城劍訣從第一境界至第九境界,威力層層疊加,其疊加的時間掌握,威力的加乘效果,強大至極,比起天佑同學如今水平,要超出太多!

 

而其九意歸一,把九重劍意簡樸合一之後,更是無堅不摧,只看影像,就讓天佑同學心頭一震,好像已被劍神斬成兩截般,驚出了一身大汗來。

 

看過劍神親自示範,天佑同學對於赤城劍訣的高妙,又有更深一層領悟。

 

說到劍理,赤城劍訣其實算是極之簡單,就是霸道一劈罷了。然而看似簡單得毫無變化的一劈,都有領悟深淺之分,領悟得越深,出劍越少猶疑,劍意更加霸道。

 

然而這一系列十個影像,只佔傳承中的極小部份。

 

接下來的影像,是天佑同學完全看不懂的。

 

只見赤城捏出手印,遠至千里之外,就有一名強者,被斬成兩截!

 

不管對手是在天上、在地下,在海中;有何法寶防身;不管對方使的是甚麼身法,用的是何種詭秘的煉能力⋯⋯

 

赤城一捏劍訣,對手就是分屍收場。

 

在這些影像當中,天佑同學完全看不到有任何飛劍劃破長空的軌跡。

 

天佑同學漸漸看出了奧妙來。

 

「這些影像,看似都是無腦一劍斬殺,但是其中已經充份計算好對方所有的行動,把對方所有可能抵擋的可能性都完全拆解、壓制之下,再把對方一劍分屍!這一劍的霸道之處,就在於對對手的輾壓和無視吧。」

 

天佑同學把這些影像盡藏於心。他知道自己還需要不少的時間,慢慢消化這些影像帶來的領悟,才能夠為己所用。

 

此時,石門又再剝落石粉,在「第十境界」之下,現出了一段完整的口訣。

 

「赤城劍訣.第十境界。殺意既生,無遠弗屆。心欲殺之,劍即斬之。萬物生滅,吾之一念。」

 

此外還有一段註解:

 

「此乃無法傳承的最終境界,除了逆天練劍資質之外,還需要有偶得奇寶之緣。」

 

重煉2_第003章.羅蘭的憤怒” 有 9 則迴響

  1. 遲下可以兩隻手一齊用 赤城劍訣.第十境界?🤔

    1. 這個想法好正

  2. 唔通係要有埋異族原石?!

    1. 想俾個LIKE你

      1. 多謝暖巴😆

  3. 我嘅貓耳貝殼終於又可以出場啦 呵呵

  4. 唔通要搵阿路嘉解番羅蘭的憤怒!?

  5. 係咪要用愛人嘅眼淚先解得開?

  6. 赤城劍訣的“高”妙?
    赤城劍訣的“奧”妙!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