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11章.夠了

這班泰坦斯人,竟然當著天草堂管事馮強面前,說自己每天都去偷他們的礦產?

 

馮強道:「嘻、嘻嘻⋯⋯各位學、大哥,真會說笑。大家都是奉公守法的人,怎麼會去偷礦產呢?」

 

其中一人變出一個大麻袋,打開來,讓馮強看到滿滿的礦石。

 

「我們真的有偷!你看啊,這礦石的成色,不就是天草堂礦區獨有的嗎?」

 

「豈有此理,天草堂算甚麼角色,在七大裏才排名末尾,竟然霸佔著這麼好的礦床?這樣對我們排名第四的泰坦斯公平嗎?」

 

「沒有甚麼公不公平,煉界寶物,有能者得知。我們去搶,你們天草堂有本事,便去阻止,去舉報我們啊!」

 

馮強滿臉憋屈。

 

「我、我不是沒有舉報過啊,可是⋯⋯」

 

「可是沒有用是吧?因為我們泰坦斯在這邊駐守的人可多了,你們要抓,抓得了幾多人?而且我們又控制了紀律委員會,做做樣子,關個幾天又放出來了。然後,就是兇狠的報復啊!」

 

「馮強,最初你還敢理直氣壯地跟我們對吼呢。被我們痛打了好幾頓之後,如今總算被調教得服服貼貼了吧?」

 

「最慘的是,這位馮強兄啊,每次被我們痛打之後,還要被我們匿名投訴他失職!明明有人偷礦卻又無力守護!想不到你最近被投訴得這麼狠,還能保住這份工作啊。天草堂的內部紀律,也真夠鬆散的!真是一堆圾垃!」

 

「天草堂除了妹子夠美,還有甚麼?那連志玲學妹的『天下第一溝』,真是讓人怎麼看都看不厭!她在狀元王最終戰的影片,碧波蕩漾,陪伴了我不知幾個寂寞的不眠之夜啊!」

 

「我昨天晚上才HJ兩Q,賓周都損啊!哈哈哈哈⋯⋯」

 

此時,馮強身後某人,傳來一絲殺氣。

 

魏林和史賓格等人,這才注意到還有另一人的存在。

 

此人長髮長鬚,身披樹皮衣服⋯⋯

 

「這是甚麼?荒山野人?」

 

「煉界原居民麼?他怎麼有權限進入劍神峽谷?偷偷進來的?」

 

魏林道:「蟲蟻一般的渣滓,不用理會。」

 

天佑同學一怔,心想我剛才都煉能力大爆發了,還會被這班人瞧不起?轉念才想起,他身上還有盞「提燈戲諸侯」亮著啊。

 

『好,我就看你們還能耍出甚麼把戲來。』

 

眾人見那野人只是呆呆站著,便只當他是山豬之類的野獸,直接無視,繼續欺負馮強去。

 

「呵,馮強,其實我們欺負你倒也欺負到煩厭了,沒有甚麼事,也不會特意前來弄你這條不會反抗的老狗啦!可是你這個犯賤的傢伙,你看看你搞出了甚麼來?」

 

魏林指了指頭上的天香蜜桃芒樹。

 

「天香蜜桃芒,在帝京可是有價無市的好東西呢!馮強,想不到你還有此等手段啊,連臨冬地區獨有的植物,都被你種得出來?」

 

馮強獻媚地笑了笑,道:

 

「各位來得正好,這一棵天香蜜桃芒,今天才剛剛結果!你們若是喜歡的話,隨便吃!反正這自然熟掉到地上來的,今天不吃,香味就會流散,就不再好吃了!」

 

「呵呵⋯⋯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魏林揚揚手,讓幾名手下提起麻袋,把掉在地上的數十枚天香蜜桃芒收走。

 

「樹上那些,只要不摘下來的話,還可以多保存幾天。各位有興致的話,下次再來吃吧!」

 

魏林搖搖頭。

 

「不行,我們今天就要把果子全部帶走。」

 

「這樣一筆大橫財,當然是越快套現套好啊!還等甚麼?」

 

馮強臉上都寫上了『可惜』二字。

 

把這些果子賣了?他寧可當個窮光蛋,也想每天都吃到新鮮自然掉落的天香蜜桃芒啊!

 

「至、至少留下一半、不,三份之一吧!難得種出這一批果實,不留些給自己吃,天理不容啊!對了!你們還沒有嚐過吧?吃一吃看看!吃過之後,你們就會上癮了!」

 

那魏林和史賓格等人,顯然不是追求美食的人。

 

他們只是在搖頭嗤笑。

 

「我們跟你這種無法畢業的煉界移民不同,我們是堂堂正正拿到畢業證書的帝京學士!怎麼會是貪吃惰怠之流?不過帝京本部內的生活水平太高,我們不甘心寄人籬下,才屈就在這兒擔個閒職,趁機會積攢家財和實力,好待有一天可以在本部內站穩陣腳的!賣掉這批果子得到的鉅款麼,足夠我們各自在本部買一揀附有修煉洞府的別墅了!」

 

「所以馮強啊,你別怪我們心恨手辣。你身懷重寶,就是該死之罪啊!」

 

「來!兄弟們,祭出機械臂,把果子都摘下來!」

 

「是!魏林大哥!」

 

三名手下隨即祭出可以伸長的機械臂,對著樹冠粗魯地拉拉扯扯,摘下未熟的果子之餘,還折斷了不少的枝葉,散落地上⋯⋯

 

馮強看著,心如刀割啊!

 

「收割得太慢了!」

 

一直站在最後,沒有說過話的史賓格,突然開口道。

 

他祭出了自己的機甲。那似乎是一部坦克改裝而成的,不過這坦克是開篷的,史賓格露出了上半身在外。這坦克型機甲的前方巨炮,改裝成以一條機械臂,臂上綁著一個大鐵球。

 

坦克履帶軋軋作響,朝著大樹方向移動。這機甲一下子,就把馮強傾注心血的農圃,輾毀了一半!

 

馮強看得兩眼暴現紅筋。

 

『我的園圃,花了叔的幾多心血啊?除了天香蜜桃芒之類,還有很多辛辛苦苦收集來的稀有蔬果啊⋯⋯』

 

他把手收在背後,對天佑同學做了個「忍」的暗號。

 

為了大局,還得要忍啊!

 

「史賓格,你想要幹嘛?」馮強僵硬地道。

 

史賓格只是冷笑一聲。他純熟地操作著手中搖桿,機甲的大吊臂『飆』地在空中劃過,再橫空一甩,那大鐵球帶著強大離心力,砸落在蜜桃芒的樹幹之上!

 

砰!

 

嘩啦嘩啦!

 

隨即樹上有好幾十枚果子,紛紛掉落地上。

 

馮強看到眼球都要突出來。

 

大鐵球這麼一砸,樹幹都凹出了一個大坑來,幾道深深的裂縫迸現,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裏面輸送水份的管道。好好一棵長得健壯茂密的大樹,誰忍心這樣破壞它?

 

「哼。」史賓格似乎還不滿意他所造成的破壞。機械臂扳了回來,企圖又再把大鐵球甩出去。

 

馮強急道:「不,不能再砸了!樹幹會撐不住的!」

 

史賓格當然沒有理會他。

 

鐵球再一砸!

 

砰!大量樹皮飛濺剝落!巨樹的樹幹中間,像是被巨獸噬咬了一大口似的,蹦出了一個大大的裂口,樹液流出。

 

甚至連樹冠,都開始了不穩的晃動。

 

馮強雙膝跪了下來。

 

「求求你們,不要再如此粗暴地對待這棵果樹了!再這樣砸下去,樹會死的!」

 

史賓格冷笑道:「我就是要把這棵樹砍下來。這木材的堅硬度很不錯,而且有天然香氣,賣給傢俱商或雕刻師,應該可以賣得高價吧。」

 

「可是,只要這棵樹還活著,不就可以繼續採集天香蜜桃芒了麼?樹倒了的話,就甚麼都沒了,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為甚麼要做?」

 

魏林道:「你看我們的樣子,像是以採集維生的野人麼?還要等著這棵樹第二次結出果實來?那時候,即使你們天草堂再遲鈍,也一定會派重兵駐守周圍,不再讓人打劫的吧?那倒不如我們今天就把樹砍了,一拍兩散,讓你們天草堂甚麼也得不到。」

 

馮強道:「我馮強在此發誓!只要你們願意放過這棵樹,我就絕對不把這棵果樹的存在向天草堂申報,就只當是我馮強的私人財產!這棵樹以後的收成,你們都可以佔到八成、不,九成好了!這樣行嗎?」

 

魏林摸摸下巴,似乎被這提議打動了。

 

「史賓格,你看怎麼樣?」

 

史賓格只是一貫的冷笑。

 

「這條件很吸引人啊⋯⋯」

 

「那就好了⋯⋯」見史賓格似乎接受條件,馮強頓時放下心來。只要果樹無恙,他要怎麼讓步都可以啊。

 

魏林道:「我有說過我們會接受麼?」

 

馮強大為震驚:「為甚麼不接受?這⋯⋯這交易對你們只有好處,一點壞處都沒有啊?我不明白!」

 

史賓格道:「因為我們想要親手剝奪你所珍視的東西,然後欣賞你這條老狗的絕望表情啊。折磨敵人,看著他人痛苦,能夠磨練心性,提升自信,這也是一種精神力的修煉!誰叫你是天草堂的人,還要正好駐紮在我們泰坦斯的旁邊?嘿嘿嘿⋯⋯」

 

「太過份了⋯⋯」

 

馮強無能為力,就眼看著這稀有的異域果樹,就要活生生給摧毀掉⋯⋯

 

「夠了。」

 

那個一直站在後方旁觀的穿樹皮男子,第一次開口說話。

 

魏林等五人都停住了。

 

「這荒山野人會說人話呢。」

 

長髮長鬚,一身樹皮,怎麼看都像是個野人的男子,站到馮強身前。即使馮強對他猛耍暗號,男子也故意忽略。

 

「馮強叔,對方已經越過底線了。有些事情,不能忍,也不需要忍。」

 

天佑同學拍著馮強的肩膊道。

 

(以上3025字)

 

重煉2_第011章.夠了” 有 9 則迴響

  1. 天佑快啲幫馮強叔出氣啦

  2. 期待睇出氣篇。。

  3. 唔夠喉阿~~~~~~~~

  4. 今篇睇完嘅感覺係好耐都未出到氣

  5. 其實 編名後面個數字係咩意思,有時見-3 、-2 今日又變-16

    1. 即係今個月VIP仲爭幾多篇未出,正常好似係每個月比公開版快15篇

  6. 呢啲位拖得有啲長….

  7. 加更啦好嗎?

  8. 偷礦對班畢咗業嘅學士有咩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