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22章.拈燈

天佑同學剛才跟楊穎過招,被逼得使盡全力,天草秘法催動到了極點,也因此加速了第七卷『枯榮循環』的過程。

 

本來天佑同學的天草領域中,僅有兩、三根小草枯萎了的跡象;昨天跟尊尼少尉等泰坦斯土匪們打了一架,又枯萎了好幾根,但仍是不顯眼;可是跟楊穎打過之後⋯⋯卻是發現整整方圓一米的草皮枯萎了。

 

這已經稍稍影響到了天佑同學的輸出,雖然還不至於實力大損啦。

 

但只要天佑同學持續使用天草秘法的話,這天草枯萎的情況便會一直惡化下去⋯⋯

 

「接下來就是榮譽學季了。那麼說的話,隨著戰況越來越激烈,我豈不是會變得越來越弱?那我還要怎麼活啊?」

 

楊穎道:「當年我和志玲姐也是這樣熬過來的啊。只要撐過了的話,以後便是一片坦途啊⋯⋯」

 

「你們這番話,不是在我修煉第四卷時才說過嗎?」

 

「你還是立定主意,放棄今年的榮譽學季吧⋯⋯」

 

連志玲若有所思,似乎又在謀劃著甚麼的樣子。

 

楊穎見天佑垂頭喪氣,便補充道:「溫馨提示一下,枯榮循環只會影響到修煉者的仙術修為啦⋯⋯」

 

天佑同學馬上重燃希望。

 

「對了!只要我在這個階段,集中修煉魔法或機甲系的話,不就可以補償仙術方面的退步了?」

 

「理論上是的,可是天佑學弟有魔法或機甲的底子嗎?」

 

「機甲是完全沒有,但是我的魔法修為,好像也有學徒四階⋯⋯」

 

「⋯⋯你努力吧。」

 

接下來,楊穎露出了罕有的撒嬌的笑容。

 

「天佑學弟,我剛才已向你展示了自己最強的劍訣,作為回禮,你怎麼也該拿出你的一招大招,讓學姐見識一下了吧?」

 

原來還是想要試劍啊。

 

天佑道:「我的大招,在直播影片中都應該全部可以看得到吧?學姐想要試哪一招?峰火連天訣?還是⋯⋯」

 

楊穎的纖幼玉指,點著她那小巧細緻的下巴:「雖然我也是很想要領教重煉強者峰火的成名絕學,可是在取捨之下,還是更想領教只此一家的赤城劍訣呢。你對這套劍訣的修為,應該已經大圓滿了吧?不然的話,又怎麼可以得到赤城劍藏的認可,讓你得到劍神隱藏得最深的最強傳承呢?」

 

楊穎也是直白,她就是衝著隱藏劍藏中的傳承而來的。標準修煉狂啊。

 

連志玲也舉手道:「那我也來跟你換一招。就由我來領教一下峰火連天訣吧?」

 

「你們好貪心啊,這樣你們不就是兩項大傳承都能領教到了嗎?」

 

楊穎伸了伸舌頭,模樣剎是可愛:「嘻嘻⋯⋯我知道天佑學弟為人大方,絕對不會介意的。」

 

連志玲挺了挺胸脯道:「你若是能逼得我們祭出真正的本命法寶來,我們就應承你,在這次學季間休假裏,我們三個一起穿著比基尼跟你打沙灘排球⋯⋯怎麼樣?」

 

天佑同學驟然熱血沸騰!

 

「兩位學姐,準備接下我的全力一擊吧!」

 

並未在場的詠琪,就這麼被出賣了。

 

連志玲道:「等等。你是不是中了甚麼詛咒,你怎麼好像越是使出全力,看起來便越是弱小似的?」

 

天佑同學便把「提燈戲諸侯」之事告知兩人。

 

「所以是需要拈燈訣,把提燈捏熄滅嗎?」

 

連志玲伸出手來,直接在天佑同學的胸口上一捏。

 

「好痛!」

 

提燈戲諸侯的「表面弱化」效果,驟然關閉了。

 

「原來志玲學姐會拈燈訣!太好了!要知道這提燈吃修為吃得可兇了,現在總算可以喘口氣了。不過這拈燈訣怎麼這麼猥䙝,還要捏X頭才能生效啊?」

 

天佑同學胸前的X頭,還在隱隱作痛啊。

 

「其實拈燈訣是可以隔空施展的,我只是捏著過癮罷了。」連志玲哈哈大笑。

 

「豈有此理!堂堂天草堂副堂主竟然當眾非禮小學弟,此事傳了出去,成何禮統?想要封住我的嘴巴,就要給我捏回一次!」

 

天佑雙手捏成鉗子般,追著連志玲就要報復!連志玲雙方護胸避過。

 

「你若是真能把我的真本事逼出來,讓你捏幾次也無妨!」

 

這激將法真是下血本了。

 

「我要澄清!我不加入這個激勵計劃!」楊穎連忙跟連志玲撇清。

 

「赤城劍訣!」

 

天佑同學也不等了,首先就祭出赤城劍訣。

 

長劍一閃,以霸道之勢轟至!

 

楊穎也是把長劍祭出,兩件法寶在空中『鏗!』地相碰!

 

天佑同學當然知道,對手是楊穎的話,是不能放水的。因此他的劍意快速疊加著,很快到來到了第八境界。

 

「嗚⋯⋯這威力比起去年時,要強上太多⋯⋯」

 

楊穎已經感覺到壓力了。

 

第九境界!

 

第九重劍意疊加下去,讓劍訣威力暴升,在表面效果不再被提燈戲諸侯壓制之下,這層層的白光劍影,飆射而出的空間波紋,看得人眼花瞭亂⋯⋯

 

楊穎的飛劍已經在顫抖,劍光顯然被對方壓下來了⋯⋯

 

「暴君,怒吼吧!」

 

楊穎催動煉能力,她的飛劍隨即呼應地尖嘯一聲!看似瀟灑輕巧型的普通長劍,驟然變化形態:劍柄和護手均是大幅進化,護手中央浮現出了一枚顯眼的綠色寶石,讓整把劍刃,均是燃燒著綠色的火焰。

 

這是楊穎的本命法寶,「暴君」的真正形態。這個形態在去年試劍時已經展示過,只是如今在天佑同學眼裏看來,又是不可同日而語,強大了許多。

 

「荒川劍訣.一怒焚城!」

 

帶著暴君霸意的綠色煉能力光焰,竟然把赤城劍訣第九境界反壓過來⋯⋯

 

「九意歸一!」

 

九重劍意合一,赤城劍訣的大圓滿境!

 

整個道台驟然閃出一道刺眼白光。

 

觀眼中的連志玲,露出了微微笑意。

 

「這一招在重播影片中已經看過很多遍了,小穎穎,你該不會輕敵才對啊⋯⋯」

 

白光充滿道場沒多久,便又有一道霸意燃燒的綠焰光,跟其分庭抗禮。

 

白綠兩光交纏爭持,這畫面尤如華麗炫目的燈光表演。

 

楊穎的表情,霜冷如冰。

 

「只是這樣嗎?這就是全力了?」

 

楊穎褪下了寬鬆的道袍,讓上半身衣裳像花瓣般掛在腰帶上,露出了她那纖弱光滑的雙肩,以及類似纏胸布般的內衣。

 

內衣之上,貼滿了寫上毛筆符箓的綠色紙符。

 

「雖然說,這一招的威力,比起去年的榮譽學季時,已是進步不少,卻完全配不上我們對新生王的極高期望啊。所以說,在你失蹤了的大半年裏,修為還是耽擱了呢。」

 

楊穎把其中一張紙符撕了下來。

 

她的煉能力值,驟然暴漲!

 

而且這強勢的程度,遠遠超過了天佑同學在新生王戰中遇過的任何對手。

 

不愧是去年狀元王的前五十名。

 

在天佑同學的眼裏看來,唯一比此時的楊穎更強大的,就只有那個鬼厲道人了。雖然厚面皮點說,鬼厲道人也是天佑同學的手下敗將了,可是當時畢竟是靠著羅蘭之劍的「三劍無敵」,難聽點說就是勝在法寶屈機。

 

在不使用「三劍無敵」之下,即使連赤城劍訣的九意歸一,也不是楊穎的對手。

 

只見九意歸一的長劍,即將要失去抗衡的力量,被暴君所逼退⋯⋯而在這兩道都是霸氣見稱的劍訣正面較量之下,任何一方的後退,都會構成兵敗如山倒,潰敗一片啊。

 

「楊穎學姐,要小心了。」

 

畢竟並非生死相搏,天佑同學在出招前,也禁不住要提醒一下。還不就是不捨得打痛了楊穎學姐?可是有穿比基尼打沙排的誘惑在前,他也不能乾乾脆脆就輸掉了啊。

 

「咦?」

 

在天佑同學的提示之下,楊穎的危險感被喚起來了。

 

從她的內心深處,被一陣毛骨悚然之意侵襲。

 

只見在道場中央跟荒川劍訣硬拼中的那把普通長劍,突然黑芒一閃,消失了!

 

楊穎的戰鬥經驗,何其豐富?在她遇上過的各種強者當中,不乏各種詭奇玄異的飛劍怪招⋯⋯可是,讓法寶本身完完全全的消失,避過了所有的感應和監察的手段?

 

從未試過。

 

而就在對方飛劍驟然消失的同時,一道黑芒,已在楊穎身後閃現了。

 

一陣芒刺在背。

 

這一劍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快到根本無法招架的地步,要是沒有天佑同學預先提示的話,楊穎也應該已經被斬了。

 

可是即使有了預先提示,能夠做到的還是還有限。

 

楊穎死命往前一閃!

 

已收歛了力度的劍鋒,僅僅劃過她的纏胸布式內衣⋯⋯

 

「啪啦」一聲,白布斷裂飛散⋯⋯

 

難道守身如玉的楊穎,就要在這道場上失守曝光了?

 

非禮勿視啊。大紳士天佑當然知道這個規矩,他當然不會乘人之危,趁此機會大飽眼福了⋯⋯

 

他是早就祭出了紫金之手飛去,在楊穎學姐一如預期內衣盡碎之際,把她嬌軀抓住,再順便揉捏一番。

 

要乘人之危,就得要淋漓盡致才行!

 

紫金之手一把將上身已呈赤祼的楊穎包住,然後,工蜂打開始!

 

這不只是要過過手癮了,小爺我當場就要攻下少女的心!

 

捏啊!

 

爽啊!

 

不愧是楊穎學姐,這觸感難以形容,就好像,就好像⋯⋯捏著一把枯草結成的厚實籠子,乾巴巴又刺刺的⋯⋯

 

紫金之手攤開來。

 

楊穎已被一個枯草結成的籠子,嚴嚴實實地保護在裏面⋯⋯

 

只見連志玲表情滿是驚訝,還在保持著大手祭出「草根訣」的架勢。

 

「這便是赤城劍訣的隱藏境界?」

 

轟隆!

 

枯草之籠被衝天綠焰一下炸毀。

 

楊穎臉上,隱現尤如彩繪紋身般的紅色紋路。

 

連志玲大吃一驚:「這是楊穎最新學會的本命天賦『暴君的反擊』!天佑,你連在鬼厲道人手上都能活得下來,算你命硬,可是這一次,你說不定就得殞落在這兒了。」

 

(以上3272字)

 

重煉2_第022章.拈燈” 有 5 則迴響

  1. 「雖然說,這一招的威力,比起女年的 < 去年

  2. 個燈都關得幾快喎

  3. 個燈唔係咁簡單就解決到?提燈其實都幾好用。一時開一時關最正。天佑可以用戮仙劍獄去打?羅蘭之怒,點解詛咒?

  4. 加更加更😅😅點解最後講到要攞天佑命咁😂😂

  5. 觀”眼”中?
    觀”戰”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