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28章.再讓我累一些

天佑家裏。

 

草根學園籃球隊開起了大派對來!

 

偌大的桌子上,擺滿了各式外送美食,大家最喜歡的披薩漢堡之類,份量多到疊成兩、三層;除了快餐之外,院子裏還設置了流動美食車,由草根飯堂三姊妹芷蘭、芷晴和芷慧,即席烹調已被傳媒評為有米其林水準的「星級飯堂美食」,使用的食材當然是以「草根天台種植園」出產的有機農作物。

 

要搞出這個陣仗的派對,自是所費不菲,不過天佑同學似乎眉毛也沒跳一下,而大家都已經習慣了這位闊少的豪爽出手,跟他客氣就是見外了。

 

譚偉洋道:「爽啊!就是要有天佑請客,才享受到這酒池肉林的爽度!」

 

芷慧道:「對不起,我們這兒沒有酒精飲品提供。橙汁可以嗎?」

 

陳兆榮道:「草根天台出產的『超級能量橙汁』,比起啤酒甚麼的要好喝多了,而且喝了之後疲勞盡消,又可以去練球了。給我來個五公升!」

 

烏歸榮道:「我可以再叫五個披薩嗎?」

 

本來籃球隊的啦啦隊在得悉天佑同學歸來後,她們還打算率領新舊隊員,穿上背心短裙制服來為大家助興,打成一片的;可是譚偉洋等熱血少年卻是嚴詞婉拒,說是兄弟們的派對就應該要全男班,這才把三十多名短裙少女們拒諸門外。對此,芷慧倒是站在譚偉洋的一邊。

 

天佑同學當然是派對的主角。純情少年們的派對雖然沒有酒精,但大家還是以可樂代酒,甚至以漢堡包和披薩代酒⋯⋯一大塊面孔般的披薩遞過來,就要一口氣吃光,這才是兄弟!

 

大家都是焚化爐級數的胃袋,如此暴飲暴食才能勉強維持籃球訓練的消耗。天佑同學身為高速成長中的煉能力者,要是不喝回復劑的話,他當然也是吃多多也不夠的那種人。

 

就連本來像個弱書生般的林聰明,如今也是個渾身肌肉,走路時抬頭挺胸的好漢子了。

 

派對去到一半,去年高中畢業,如今已是大學生的陸家榮等老隊員也過來了。眾人見到天佑也是高興不已,碰拳頭還不夠,還是要狠狠擁抱一番,拳打腳踢一輪,這才滿足。

 

「呵呵⋯⋯天佑同學,你闊別了一整年後回來,看到我們身上的鍛練結晶,有沒有嚇一大跳?」林聰明道。

 

「當然有。我還以為你們全部轉行去打職業𨄮角了。」天佑打趣道。

 

譚偉洋道:「這一年來,大家在體能和技術上,都進步了非常多!要是現在打起練習賽來,你可能已經遠遠不是我們的對手了。」

 

陸家榮道:「我進大學之後,也獲升格為香山代表隊成員,不久將會去高盧參加世界錦標賽呢!天佑同學,我很期待跟你有單挑的機會,以報去年被你搶去先發位置的一敗之辱啊。」

 

「好好好,有機會一起打一場友誼賽。」天佑同學邊喫著披薩道。

 

陳兆榮道:「家榮不用說,我和偉洋加入了青少年級別的代表隊後,也替香山拿下了在世界大賽歷來最好的第六名成績!而林聰明等人替地區代表隊出賽,也拿下了全香山冠軍,還外訪到花旗各高校作巡迴比賽,拿下了八勝兩負的佳績!」

 

譚偉洋道:「雖然大家都是各有各忙,可是我們代表草根學園出賽時,卻是完全沒有手軟的!雖然我們在剛剛的高中大賽敗給了六軍附中,只拿到了亞軍,可是對方好像臨時有軍事任務,結果要由我們草根學園代表香山,出席世界高中籃球聯賽。因此,在每近兩個星期,我們都被翁金華教練關起來,作地獄式集訓呢。」

 

林聰明道:「提起這件事,我就心頭火起!那個甚麼莫華崙,竟然趁著我們全都不在時,去騷擾芷慧嫂子?剛才沒有當場打死他,我都覺得虧欠了天佑同學啊!」

 

陸家榮插話道:「在校內還是要注意一下。打架的話,會連累籃球隊被禁止出賽啊。」

 

陳兆榮滿臉歉意地對天佑道:「對不起天佑同學,在你休學這段期間,我們已經儘可能地輪流貼身保護著嫂子,免得她被蒼蠅騷擾的了。豈知道還是在最後關頭百密一疏,還被你當場逮到了。」

 

天佑同學甩甩手。

 

「沒事,我不是正好趕到了嗎?你們也辛苦了,保護芷慧也不該是你們的責任啊,要怪就怪我在休學前,沒有做好防範措施。」

 

「當時也是張兆輝跑過來通風報信,我們才知道事情不好,趕來救援的啦。」

 

張兆輝,本來是昊天幫維毅請來對付天佑同學的打手,在現實世界乃是正規軍的特種兵,殺人不眨眼的硬漢子。在賭鬥舔汪小龍菊花一役,他無辜被維毅拉下水後,還要被對方出賣,因此寒了心,後來透過刑天的介紹,成為了天佑同學的一名親信,扮演著他在現實世界的「幕後黑手」。

 

只見張兆輝雖然在場,但還是冷臉殺手般,安靜待在一角。若不是芷慧貼心地把食物遞給他,他甚至還不會擅自拿東西吃呢。

 

此人看來正在心虛啊。

 

「兆輝,上來二樓,我們開個會。」

 

當天佑同學關上了房間的門後,張兆輝便丟下全部的架子,五體投地伏下來,對著天佑同學不斷叩頭謝罪。

 

「對不起,天佑哥!這一次是我辦事不力,對芷慧嫂子保護不周,因此讓那畜生有機可乘了。」

 

天佑同學負手看著窗外。

 

「⋯⋯這也不能怪你。在我回帝京之前,確實是有跟你交待過,不准你直接介入草根學園的事情,免得大家的校園生活受到影響。」

 

天佑同學之所以對張兆輝下禁令,乃由於他是特種兵出身,而且非常忠誠,可謂使命必達。像莫華崙之流,張兆輝若是可以自由行動的話,大概早就血濺校園,把這畜生的頭顱掛在操場旗竿之上,替天佑哥立威了。

 

對林聰明等好同學們,尤其是芷慧,天佑同學絕對不想讓他們看到太多不適合的場面,免得引起懷疑之餘,也干擾到他們的正常生活。就連只是流氓程度的打架,天佑同學都不想讓他們參與其中,畢竟他並無意成為現實世界的「人中之龍」啊。

 

否則的話,剛才那個莫華崙,還能夠四肢完好地自己滾開?

 

眼睜睜盯著嫂子被欺負,卻是礙於大哥禁令而不能出手,便只好去找林聰明等信得過的人去求援了。但偏偏他們正好全部都在校外集訓,要趕回來時已經遲了。張兆輝今天的運氣也不是普通的差。

 

「天佑哥,老實說,今天的事,也實在是太壓抑了。像這樣的禽獸,不殺之而後快,而讓他繼續為禍人間?我等天地男兒,如何能忍!」

 

天佑同學一翻白眼,心想這個張兆輝,大概童年志願就是要當超級英雄吧。

 

他乾咳兩聲,道:

 

「這草根學園的校風也實在太差劣,也是時候要整頓一下了。既然校長無能,那就自己學校自己救吧。」

 

張兆輝隨即聽出有戲了。

 

「天佑哥的意思是⋯⋯?」

 

「那甚麼莫華崙,小害蟲一隻罷了,我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裏。要整治的話,便要把整個草根學園的不良份子,全部根除,如此一來,便是一勞永逸了。」

 

張兆輝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嘿嘿嘿⋯⋯這下好了,要大開殺戒了。根據我過去一年的觀察,要把草根學園『弄乾淨』,最少要砍掉上百個頭顱啊⋯⋯」

 

天佑同學喝道:「給我收歛些!我有說過要殺人嗎?」

 

「是是是!我不去殺人。」

 

「你依著我的想法,替我作出這樣這樣的安排⋯⋯」天佑同學不期然地降低聲線,跟張兆輝講述他的計劃⋯⋯

 

「知道了,我會好好安排的。」張兆輝獰笑不已,「我急不及待想要見到計劃執行後的結果了。」

 

派對一直到午夜才結束。若不是籃球隊明天還要集訓,林聰明等人定是要玩到通宵達旦的。

 

送走了大家之後,天佑同學回到客廳,才發現還穿著圍裙的芷慧,已經累到在沙發上睡著了⋯⋯

 

「芷慧⋯⋯」

 

天佑同學正想要喊醒她,誰知在落地玻璃窗外的芷蕾和芷晴,正在誇張地對天佑同學比手勢。那意思就是說:別吵醒妹妹了,讓她好好休息一下。你這浪子難得回來,也該要為妹妹預留一些二人世界的時光啊。要是你們今天晚上沒有睡到一張床上,以後就不讓你碰我妹妹一根手指頭⋯⋯之類的。

 

兩位姐姐悄悄走了之後,屋裏再沒有別人。天佑同學便悄悄坐下來,替芷慧理了理稍為凌亂了的頭髮⋯⋯

 

「好像比我記憶中更加漂亮了⋯⋯真不捨得讓她這麼累啊。」

 

芷慧突然睜開眼睛,執住了天佑同學的手。

 

「我才不漂亮呢。」芷慧輕輕噘著嘴唇,這模樣可愛得教人心疼啊。

 

「當然不是了!你若是不漂亮,怎麼會惹來這麼多不長眼的蒼蠅?又怎麼會引來味王子的注意?」

 

「我真有那麼漂亮的話,為何當初卻留不住他,讓他一走就是一整年了?」

 

「我現在不就後悔了嗎?所以我回來了啊⋯⋯」

 

芷慧低下頭來。「你知道嗎?像今天造了一整晚的菜,雖然很是忙碌,但其實一點也不累人。真正累人的,是不知終點的等待,等待那永遠沉默著的短訊對話,那永遠不會出現的電話號碼⋯⋯」

 

天佑同學把芷慧擁進了懷中。

 

「對不起,我以後會注意的。不管我去到哪兒,有多忙碌,我一定會跟你保持連繫,只要我能夠做得到的話。」

 

「今天晚上,再讓我累一些⋯⋯」

 

芷慧轉過頭來,把嘴唇印落在天佑同學的嘴唇上。

 

(以上3244字)

 

重煉2_第028章.再讓我累一些” 有 5 則迴響

  1. 又做爸爸

  2. 芷慧睇黎要退場了🤔

  3. 最期待的畫面

  4. 有誼賽?

    1. 已改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