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47章.霧影肉盾戰術

凡夫風火輪之所以能頂住玄重正宗,正因為天佑同學變出了上百名的霧影分身,「蓋」在刑家特種兵身上當肉盾。玄重正宗的法寶轟落特種兵們身上,其實就只是打爆了一個分身,潰散回霧影罷了⋯⋯

 

而其實這些瀰留不散的霧影,才是霧影分身的本體。

 

霧影又重新聚集而實體化成悍刀客,這些悍刀客都是由被打爆了的三、四個分身所組成,戰力隨之就是強化了三、四倍!

 

可是這樣,分身的數量不就變少了嗎?不夠當所有特種兵的肉盾了?

 

不,天佑同學一直沒有停下來,在繼續變出更多分身呢。

 

這種玩法有多可怕?

 

比方說刑家突種兵舉起刺槍突刺而來,這一槍加持了連結著眾人的紫金煉能力,已不能等閒視之;然而你分出心神抵擋這刺刀時,這突種兵身影一矇,然後突然「浮」出了一名穿夾棉皮襖的悍刀客來,蹲下一刀劈你雙腿⋯⋯

 

這根本防不勝防啊。

 

而且這些悍刀客根本像是不死身,你劈他,最多爆成霧影,然後飄到某處跟其他三、四團霧影融合,又是一個強化悍刀客再生⋯⋯而且這爆掉再合成機制,還沒有次數限制的,因此這些不斷合成重生的霧影,只有越來越強!

 

也因此,戰況漸漸傾向了凡夫風火輪的一邊。

 

而到了後來,由於天佑仍在不斷製造出更多的霧影分身,不少特種兵們已是『蓋』上了二名甚至三名悍刀客肉盾!當特種兵一匕首刺向敵人,身後就是兩、三把悍刀同時砍來⋯⋯這就像是個擁有六臂甚至八臂的神人啊。

 

這一手,玄重正宗看了很久都看不懂。這技能太逆天,太難以理解了!在去年的榮譽學季,天佑同學不是沒有使用過霧影分身術,可是這不僅僅是變出一個能力普通的煉能力者分身,出來玩偷襲的嗎?此種重疊在活人身上玩肉盾,又或是潰散再合成強化的威能,從未見過啊!

 

要是玄重正宗去年有做過『雪山悍刀行』的任務,或許他們也不會這麼驚訝⋯⋯因為雪山上的系統敵人就是悍刀客,而這些特徵,早就在任務中展現過了。

 

不過即使是見過又如何?悍刀客的斬之不盡和不斷變強,是無解的。即使當時的天佑同學,也不過是用暴力強行打爆⋯⋯而要是當時戰況拖得更久些,讓悍刀客強化到一個境界,可能就連天佑同學的九意歸一,都擊不倒它。

 

而在這一堆越生越多的悍刀客當中,最難應付的,當然是擔任旋臂尖刀的那一位!這名悍刀客手執無實體蒸氣刀『鋼煉』,由於霧影分身有虛影效果,因此這把奇刀很自然地被偽裝成一般悍刀⋯⋯這刀一劈下去,所有非生物材質均直接穿過。

 

那麼生物材質又如何?通通瞬間蒸熟,甚至因極高熱而融解氣化!因為即使水的蒸發點是100度攝氏好了,可是變成了蒸氣的水元素,溫度並無上限,可是有高達幾百幾千度的蒸氣!

 

被這蒸氣刀一穿透身體,強如李榮,都是一秒無痛強返⋯⋯

 

而當玄重正宗的強者們被這名刀刃手『暗算』過幾次之後,終於知道此刀不能擋只能躲,一輪反攻,這刀刃手不知被打爆過幾次⋯⋯

 

然後(強返歸來的)李榮等人全都後悔了。

 

這刀刃手每爆一次,重新合成回來之後,便更加強大,甚至連體型都在變大!

 

到了最後,這名手持『鋼煉』的刀刃手,長高到三米多,一刀砍來,竟然可以跟孫玥的飛劍打成平手!

 

這要怎麼打?

 

「這巨怪,不能再斬爆它了!爆掉之後,他還會再合成,然後變得更強⋯⋯挑那星,咁撚屈機,點打啊?」

 

薄伽丘看著這個刀刃手,已是有點晦氣。其他玄重正宗的人們,看著都有點呆滯。他們在學季間休假中被召集而來,為了替這次模擬戰助拳,友誼性質,也沒有甚麼非勝不可的理由。而他們這一路的對手是一隊凡夫特種兵,勝之不武敗之丟臉,這已夠食之無味的了,本來打算快快全滅這些凡夫,上去拆黎強隊長的台,結果卻被這霧影分身術給陰了一把,騎虎難下,泥牛入海啊⋯⋯

 

正當滿腦子雜念的薄伽丘在發呆之時,那巨大悍刀客刀刃手已經舉刀劈至!

 

咔嚓。

 

薄伽丘被強返。

 

打到了後來,這些凡夫特種兵越戰越勇,他們也搞不清楚是甚麼回事,人人感覺就是有神靈上身般,非但刀槍不入,而且還好像背後多長了幾對手來,自動殺敵!他媽的當了半輩子的特種兵,就是此役戰得最過癮!

 

因此,下路戰況演變成刑家特種兵,壓著玄重正宗來打。

 

這也是天佑同學的這一手,從未在玄重正宗前曝光,因此才特別有效果。要是玄重正宗知道霧影分身術有『疊加戰力再生』特質,便會乾脆全力輾壓,趁對方戰力未疊加到太過強大時,便一口氣衝破然後攻頂去。

 

過份謹慎,過份拖延,就是玄重正宗的敗因。

 

正當那旋臂刀刃手已是長到了五米高,實力堪比準天驕,在戰場上已近橫掃姿態的時候⋯⋯

 

「青瓦台箭訣.精鋼長矢!」

 

帶著青色煉能力的一箭,破空而至!

 

砰!

 

這威力強大的一箭,直轟巨大悍刀客的右肩,把它手持『鋼煉』的右臂,整條轟了下來!

 

那是三武侍的二妹,雪炫!

 

那刀刃手缺了執刀一臂,並未觸動疊加戰力再生效果,同時戰力大打折扣!這也是對付霧影分身術的一個方法。

 

此時,一名穿著貼身武者勁裝,頭上別著一個大骷髏髮夾的俏麗少女,已是出現在這巨大悍刀客面前⋯⋯她那戴著粉紅指虎的雙拳,高舉頭上交叉,蓄滿了勁之後,再向橫一甩!

 

「妙蘊普渡!」

 

轟隆!

 

高達五米的巨大悍刀客,被轟到了老高,在空中劃著長長的拋物線,飛出了這些戰場的兩個小島範圍外,才轟然落水。

 

這一招也是使上了巧勁,也是避免這巨大悍刀客被轟成霧影,再合成強化。

 

這名少女,正是葉群!

 

「天佑哥,來吧!讓我們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主人,既是模擬戰規則所限,雪炫得罪了。」

 

雪炫也飛到葉群身邊,兩人擺出了偶像團體般的姿勢,可愛極了。

 

「你們都退下。」

 

天佑同學兩手一分,風火輪戰陣隨即從中央分開,讓天佑同學浮空而過。天佑同學來到了兩人面前。

 

「跟我對戰?你們真的不會後悔?」

 

雙姝同時搖頭,那就是『不後悔』的意思。

 

「能夠跟主人再次較技,是雪炫的榮幸。」

 

「我也是!自從入學測試以來,小群就沒有跟天佑哥交過手了。小群要讓天佑哥知道,在過去一年小群厲害了多少!」

 

葉群說完,好像又覺得此話有點怪怪的。她記得上一次跟天佑哥對戰的時候,他的出手⋯⋯

 

「是你們說的咯。」

 

天佑同學搓著手,漸漸靠近兩人。

 

雙姝看著天佑哥的表情和動靜,竟然不自覺地雙手護胸起來⋯⋯

 

「直覺真敏銳啊,可是太遲了。我這一招,護胸是沒有用的。」

 

天佑同學背後祭出了一隻紫金大手來⋯⋯

 

「工蜂打!」

 

一手握兩美,翻轉又翻轉。在搓揉著掌心中的兩人時,看起來竟像是在玩『健身球』似的⋯⋯

 

天佑同學品嚐著那柔軟的觸感,心想:抒壓啊,這才算是休假。

 

「能夠一手搓兩美是爽,可是如果能夠一手握一個,細細分辨那不同的滋味,那就更加沒話說了⋯⋯話說回來,我右臂上的『羅蘭的憤怒』要何時才解禁啊?」

 

這工蜂打,一直『打』到兩美肌膚浮現紅潮,連連嬌喘道哥哥我不行了,天佑同學這才依依不捨地放人。

 

誰知這一放手,兩美別說浮空,就連站都站不住了,嘩啦一聲便是掉下水裏去。天

 

佑同學不敢再用紫金之手,怕刺激太強,也便宜了身後那班看戲的。他一捏法訣,兩綑枯黃草根頓時從不深的海棚底部長出水面,也把葉群和雪炫救上了水。

 

渾身濕透,纖毫畢現的兩美,都是一把摟住了天佑同學的脖子,整個人都緊緊貼到了他的身上去。

 

「天佑哥好壞⋯⋯又在欺負人家。」

 

「主人,雪炫渾身都被摸得好癢,主人要負責任,替雪炫止癢喔⋯⋯」

 

天佑同學抱著兩美,優哉悠哉地浮空飛過海面,在刑天陣營小島的淺灘上把兩人放下來。蓋上了毛毯的兩人,猶在抱胸喘息回味,大概一時半會都不會有作戰能力的了。

 

「那、我要上山了。」

 

這個時候,正好另一邊的山下,大仲馬和刑天還在纏鬥當中;而另一邊廂,黎強正在硬抗小冥和波波夫。

 

而刑天陣營中最有威脅的孫藝珍,已很敏銳地看到了剛才天佑同學使用工蜂打的一幕⋯⋯她的戰意頓時歸零,飄離了戰場,又變回那個傷春悲秋的看海少女。

 

山上的智孝和夏榮,以及遠在中路海面上的梁凱寧,卻是妒意攻心,乾脆放下激戰不顧,帶著笑意地衝向天佑同學,說是要決一死戰,天佑同學當然沒吝嗇工蜂打侍候了。

 

當某些人還在拼命戰鬥的時候,在戰場上的某一角,這模擬戰的氣氛,已經變味了。

 

二龍一虎等比較注意天佑同學動向的人們,都被強烈閃光閃到,戰力也是瞬間掉到冰點⋯⋯最搞笑的是,天性浪漫的高盧精英們,也被天佑同學的放肆大手所感染,竟然開始配成一對一對的,在海上漫舞親嘴起來⋯⋯

 

喂,還要不要打啊?

 

天佑同學如入無人之境的,拔下了刑天陣營的軍旗。此時正好赫羅要出手收取千手金身,連志玲插手跟她理論,都沒空宣佈此戰的勝利者⋯⋯智孝還替天佑哥持旗拍了張照片存檔,以作證明呢。

 

結果這場模擬戰,以胡胡鬧鬧的氣氛結束。

 

畢竟這是季間休假期間,而大家都正值愛玩的年紀呢。

 

(以上3346字)

 

(阿暖:本章有自我福利情節,因為個人非常喜歡雪炫。)

 

重煉2_第047章.霧影肉盾戰術” 有 1 則迴響

  1. 孫藝珍係屬於大仲馬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