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55章.彩虹河

彼拉竟然臨時叫停了這筆買賣?

 

即將大魚得手的小劉和錢老,心裏大急啊!你條粉腸,敢阻老子發達?

 

就連天佑同學的表情也有點不耐煩。

 

「難得有機會買到比市價便宜的地皮,跑廁所去偷笑還來不及呢,你且慢個甚麼?」

 

彼拉撓頭道:「我只是個生態農業專家,其他甚麼都不懂啦。可是我想,我們即將就要買下一塊用來建農場的地皮了,可是我們卻連到現場實地勘察,看看水質,土壤情況等等都沒有過,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彼拉繼續道:「其實我在數天前,就曾跟周栢豪私下來過這裏一次,想著即使不能進入人家的私人地皮,那麼遠遠看個幾眼,評估一下地皮的生態價值,這樣也行了吧?可是地皮外圍都立起了好幾米高的圍板,完全看不到裏面的情況⋯⋯」

 

天佑同學有點擔心地看向錢老。

 

「錢老,這地皮應該不會有甚麼問題吧?」

 

錢老的表情已經有點陰沉了。

 

倒是芷慧同學及時拉了拉天佑的臂膀。「天佑,你這樣說,不是對錢老爺爺很不敬麼?」

 

地產經紀小劉也扳著臉來,「天佑先生,錢老的為人怎麼樣,你不是已經很清楚了麼?難得老前輩一心一心提攜你,你不感恩之餘,還要多方質疑人家的用心麼?」

 

錢老道:「小劉,別這麼說。這筆買賣並非小數目,謹慎一些總是好的。其實這圍板,只是防止有不明來歷的人偷偷闖入去,做些見不得光的壞事,連累到我啦。這解釋很合理了吧?」

 

「那也是那也是⋯⋯」天佑同學猛地點頭,然後便把埋怨的目光,投向了多管閒事的彼拉。

 

彼拉道:「既然如此,我們又不是不明來歷的人,那我們現在就進地皮去做點實地勘察,應該沒問題吧?」

 

小劉心裏一急。

 

錢老卻是很淡定地看看手錶。

 

「也有點晚了,我要趕著回去陪孫子看《數碼寶貝》呢。老爺子沒幾天好活了,跟孫子能見一面就是一面啊⋯⋯」

 

小劉連忙道:「我們也別阻著錢老回去跟家人團聚了。天佑先生,若是你們沒有在合約上發現任何問題,就快快把合約簽了吧!我看錢老也已經很不耐煩了,再拖下去,他就要不賣啦!」

 

錢老揮一揮手:「沒事,讓天佑先生慢慢考慮。他要實地勘察就由他去,我可以等。小劉,我這就撥個電話回家裏,你代我跟我孫子說,爺爺今天趕不及回去陪他看數碼寶貝了⋯⋯我不能親自跟他說啦,我一聽到孫子的哭聲,我也跟著會哭⋯⋯ 不能在客人面前丟人現眼啊。」

 

錢老邊說,還在擦眼淚呢。

 

這段胡扯,聽得芷慧同學雙眼都濕潤了。

 

「老公,我們就別為難老爺子了⋯⋯」

 

「好吧!簽就簽了。」

 

天佑同學在一式兩份的合約上簽了字。交易完成。

 

小劉和錢老對看一眼,都在對方狂喜的眼神中,都出現一抹無法掩飾的幸災樂禍。

 

天佑同學還在關心著錢老呢。「老人家可以趕回去陪孫子看電視了,抱歉耽擱了你那麼久⋯⋯」

 

錢老嘿嘿笑道:「不急,還是把需要交待的事情交待完了,我才放心回家啊。」

 

「交待事情?」天佑撓頭道。

 

小劉那一臉親切的表情,頓時變成冷漠和嚴肅。

 

「為免發生不必要的爭執,我代表買方,有必要把所有具爭議性的條款,當面跟天佑先生解釋清楚。」

 

小劉拍了兩下手掌。

 

十多名穿著黑色西裝的彪形大漢,紛紛保護在錢老身旁和身後。

 

天佑等人面面相覷。芷慧怕得緊緊摟住天佑的臂膀。

 

「這是甚麼意思?」天佑同學問道。

 

小劉道:「放心,他們是保安公司派來的專業護衛,職責只是為了保護委託人,如非必要,並不會主動攻擊沒有惡意的人。」

 

小劉轉向錢老那邊,諂媚地搓手道:「錢老,這一次的售後服務,還是跟以往一樣,費用由我公司完全負擔。可是我們可一點沒有省錢,請來的這班兄弟,都是退伍軍人、武術教練,離職警察等,而且都是身家清白的良民,做事手腳乾淨。」

 

錢老看了看圍繞身旁的護衛,滿意地點點頭。

 

「小劉,你做事,我向來都是很放心的。否則的話,我就不會把手上的地皮,獨家在你的店裏掛牌出售了。」

 

「嘻嘻,錢老,這一次上釣的魚,夠肥嘛?」

 

「味道不錯,嘿嘿嘿嘿⋯⋯」

 

天佑同學撓著頭問道:「難道這些護衛,是在防備著我們當場反臉麼?」

 

小劉拍了拍身旁那名護衛頭領的肩膀,道:「呵呵⋯⋯這位安教頭的眼光可是很毒辣的,他一看,便看出了你那位叫周栢豪的護衛,不是尋常人物,看其體格以及走路無聲的腳步,大概也是接受過軍訓的;而天佑先生似乎也有習武的底子。待會兒面皮撕掉的話,難保你們不會惱羞成怒,對我們出手啊!我和錢老,都是禁不得打的。」

 

錢老點點頭:「有了這十幾位護衛身,我就安心多了。」

 

天佑同學的頭上,已浮出了個大問號了。「我還是不懂。剛才我們不是還談得好好的嗎?交易也順利完成了,為何你們要提防我們反臉呢?啊!難道⋯⋯」

 

錢老哈哈大笑。

 

「你終於都想到了⋯⋯真是溫室小花中的極品啊。」

 

小劉道:「天佑先生,你們剛剛買下的地皮,你知道為何會取名為『彩虹河』嗎?」

 

天佑同學道:「因為這塊丟空地皮的前身,是一家名叫『彩虹河』的公司總部所在?」

 

小劉道:「想不到你還是有做點功課啊。那家公司正確的名字叫作『彩虹河生物技術實驗室』。在十多年前,本鎮曾發生過一件算得上轟動的社會新聞,名為『彩虹河事件』,你應該沒有聽說過吧?簡要點說,這家公司曾經發生過污染洩漏事件,讓不少附近居民造成大腦傷害,甚至生出來的嬰孩都變崎型!本來這些致殘個案,還一直查不到源頭來,後來還是被記者拍到了證據:實驗室的污水排放到地皮中流過的一道小河裏,河水竟然變成了彩虹般的顏色!七種不同的劇毒生物污染源,滲進地下水源經過沉澱之後,竟然又會變回無色無味⋯⋯你想想看,這是多麼可怕的一種污染物啊!」

 

「而就在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實驗室在一夕間人去留空,留下這一堆爛攤子,以及未經處理的大批污染物。據當時一些專家分析說,這塊地皮甚至不適宜生人靠近,有害程度僅次於核爆遺址。」

 

天佑道:「怎麼可能?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情,近年怎麼都沒有人提起過?我有上網搜尋過這塊地皮的資料,可是完全找不到任何負面新聞啊?」

 

小劉道:「這就是詭異之處了!據說這件事情的背後,有高人出手,硬是把事情壓了下來,最終落得個不了了之的下場。至於媒體的報導,當年的化驗報告等等,都變成了塵封的機密檔案⋯⋯」

 

錢老道:「正因如此,我當年才能夠以極低的價錢,把這塊地皮買了下來啊。我對地皮上發生過的事情不感興趣,索性圍起來眼不見為淨,反正做地皮炒賣生意呢,不就是找個更傻的傻瓜接手就好了?我這老頭沒甚麼長處,就是身子骨硬淨,夠長命!我今天八十多了,上個月做身體檢查時,醫師還說我的身體狀況,比五十歲的人還要好!只要有耐性,放長線,不愁沒有大魚上釣。今天的交易,不就又證明我是對的?」

 

小劉比了個大姆指。

 

「錢老真不愧是買賣地皮的大師!小劉佩服得五體投地啊。」

 

天佑、芷慧、周栢豪和彼拉,互相對看,表情都很是複雜。

 

「竟然想到要買下這塊地皮來做有機農場,這主意真是爛得不能再爛了,我錢老才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啊!哈哈哈⋯⋯」

 

錢老和小劉都笑得捧著肚子,眼角都飆出油來了。而那些護衛們,自然也幸災樂禍地跟著哈哈大笑。

 

「除了無法處理的污染源,這實驗室倉庫裏貯藏的大量污染物,近月好像又開始新一輪的洩漏了⋯⋯現在地皮是屬於你們的,而買賣合約方面已清楚列明,你們將全部負責跟地皮有關的法律風險和賠償問題,呵呵⋯⋯在接下來的幾年,應該夠你們忙的了,好好預備一筆資金,用來賠償給受害人吧。」

 

小劉還興奮到要去跪拜錢老了。

 

「錢老,你這一著真是太精彩,簡直是乾坤大挪移啊!隨手一甩,就把這燙手山芋甩掉,還能套現回一筆資金!這一場交易,應該要寫成書,流傳百世啊!」

 

天佑直直盯著錢老。

 

小劉道:「怎麼啦?沉不住氣了,想要打人了麼?喂!合約是你自己簽的,沒有人用槍口逼著你買地啊。」

 

錢老道:「小朋友,這就當是向老前輩買個教訓吧。商場如戰場,人心險惡,你早些受到教訓,還有機會翻身呢。將來你學乖了,輪到你出來騙比你更傻的人時,你就會懂得感謝我的了。」

 

天佑同學笑了笑。

 

「錢老,小劉,怎麼我完全聽不懂你們在說甚麼?這塊地皮,我今天早上才悄悄潛進去察看過,甚麼污染源,彩虹河,我完全看不到啊?

 

反之,我看到的是一片已回復成原始綠地的生態,河水甜美,綠樹成蔭,甚至還有幾棵結滿了果實的荔枝樹。我摘了兩枚荔枝下來,一吃下去,竟然比超市賣的最高級品種還要美味!

 

我說這塊地皮,根本就是天然的有機農場!

 

土壤淨化,水質淨化等等,完全不需要,直接就可以種植了。這一次錢老能夠以如此廉價,讓給我們這麼好的地皮,實在是太感激了!」

 

錢老和小劉面面相覷。

 

「這小子瘋了嗎?」

 

「大概是接受不了事實,所以⋯⋯神經錯亂了吧?」

 

天佑同學笑著搖搖頭。他把一塊平板電腦放在兩人面前的茶兀上,然後翻著今早拍下的照片⋯⋯

 

根本是伊甸園啊。

 

(以上3427字)

 

 

重煉2_第055章.彩虹河” 有 6 則迴響

  1. 🤣🤣🤣

  2. 🤣🤣🤣🤣正,又用神技淨化

  3. 阿暖加油!!
    好耐都無加更了🤔

  4. 正。。😂😂

  5. 實“際”室的污水?
    實“驗”室的污水!

    1. 已改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