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重煉2_第066章.萬丈松林

天佑同學不住對兩位被騷擾的女助理致歉。

 

「對不起,是我對法寶的控制不好。」

 

這當然只是場面話。事實上,他正在內心深處爽到翻天了呢。叩問過神木之後,綑仙絕殺尤如他的一條延長肢體般親密無間,法寶做過了甚麼,就正如是他親手去做一樣⋯⋯

 

「而且我隱約這麼覺得,這一手,除了解開女生內衣的背扣之外,似乎還可以⋯⋯」天佑同學看了看徐大英,暗暗搖頭,「這招用來對付男人,還真是出不了手。還是待有機會時,找一位夠強大的女同學來試招吧。」

 

倒是徐大英,正不懷好意地盯著天佑同學看。

 

天佑道:「說吧,想要解開哪位女神的扣子?飯友一場,為你提供一次免費服務好了。」

 

徐大英幾乎氣得吐血。

 

「我對性騷擾沒有興趣。我是在想,你這條繩子法寶的威能,正好適合去完成一個我久未能完美攻略的野外任務啊。」

 

「那是甚麼任務?」

 

「剪『妖倫松鼠』的袋袋。」

 

「⋯⋯好下流的任務。」天佑同學鄙視地道。

 

「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妖倫松鼠被譽為是『煉界十大小偷』,即使是帝京,每年損失在妖倫松鼠手上的物資,都是價值不菲,讓我們本部風紀大隊傷透了腦筋!」

 

「你們是要去『藍尾』的巢穴麼?我也去!我也去!」林鑄聽罷,隨即興奮地舉起手來。

 

在距離帝京本部不遠,煉界第一層某處的『萬丈松林』。

 

松林深處,其中一棵壽命上千年的參天巨木。

 

巨木的樹幹,似乎驟然有點鬆動,似乎有人從裏面往外推的樣子。接著便是輕輕的『吱嘎』一聲,樹皮像是有道門般被推開來了。

 

天佑,徐大英和林鑄,同時從樹幹中滾出來,疊在一起。

 

「殊⋯⋯」徐大英連忙比著手勢,讓兩人絕對不能製造出太大的動靜。三人都穿著了像是特種部隊般的迷彩軍服,還帶上了頭套,只有眼鼻和嘴巴露出。

 

徐大英指著自己嘴邊的咪:「用風紀部特別研發的對講機溝通,可以不用擔心說話聲量問題,外界是聽不到的。」

 

林鑄道:「原來帝京早已在萬丈松林設下了傳送陣。我還以為需要野外露宿個一星期左右,才能到達這片林地的深處。」

 

徐大英道:「這是我們風紀部專用的隱藏傳送陣,只是方便我們執勤用的。為免擾亂這片林地的生態,這個傳送陣並不對外開放。當然這一次,大家也是為了『輔助風紀執勤』而來的啦,大家要記著這一點。」

 

天佑道:「徐大英,你假公濟私,也不是甚麼好人啊⋯⋯」

 

「我這是在促進『紀民關係』好嗎?」徐大英道:「這套軍服都烤上了減音塗層,只要不是故意製造出大聲浪來,潛行效果還是蠻不錯的;鞋子踏在落葉上也不怕會發出聲音⋯⋯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多,要把握時間,跟我來!」

 

徐大英領頭,林鑄走在中間,天佑殿後,三人在一片漆黑的參天松林中輕快潛行。

 

「這個時份,一般的紅尾妖倫松鼠,都離開棲息地到處偷東西去了。當然他們最常光顧的就是帝京,畢竟就在隔鄰,而且能偷的東西又多。」

 

徐大英邊走著,間中會向兩人指示一下,一些妖倫松鼠的巢穴。這些巢穴都是些簡單的樹洞,洞內都沒有任何看守,隱約可以看到樹洞裏唯一的物件,就是一個鼓脹的樹皮袋子。

 

「這些樹皮袋子,裏面就是妖倫松鼠們的收穫?好沒有危機感的種族。」

 

「因此我們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回收牠們偷走之物?」天佑道,「我怎麼覺得,這麼做好像有點殘忍的樣子?」

 

徐大英道:「根據風紀約章,我們基本上是不能動妖倫松鼠的收穫。只要是牠們能偷到手的,基本上都當作是牠們的所有物。我們動手搶回,反而是我們不對。」

 

天佑道:「竟然有這樣子的事?帝京對這種族也太好了吧?」

 

「其實人類和妖倫松鼠,彼此之間是有著一種類似互惠共生的關係啦。妖倫松鼠不進食任何無主的自然之物,而是要透過自己偷來的東西,經過一個特殊的程序,轉化成一種『妖倫堅果』,才能進食維生。因此,牠們偷東西是出於本能,也是出於存活的需要。當然也不能避免有時候是由於貪玩或是貪婪而偷,但基本上,都是視為此生物的特性。」

 

天佑道:「怎麼我完全聽不懂?這煉界裏有一種生物,是要偷人類的東西維生,那對人類來說,不是只有損失?怎麼可以說是互惠共生呢?」

 

徐大英道:「這就要說到妖倫松鼠的口味問題了。經過帝京生物部的多年研究,斷定妖倫松鼠偷東西的目標,並沒有任何規律可循;而在大部份時候,牠們偷的都是一些難以處理的高污染廢棄物,又或是一些莫名奇妙對煉能力者們毫無價值的東西⋯⋯」

 

林鑄道:「因此就定性來說,妖倫松鼠被認為是一種『除污類』的種族,對人類大致上是有益的。像我們煉器師,在工作的過程裏,難免會生產出一些難以處理的廢物。因此我們會刻意製造出一些模擬的環境,引誘妖倫松鼠把廢物偷走。這些廢物對妖倫松鼠並沒有害處,而經過牠們轉化成堅果之後,吃剩下來的殘渣,還對這片松片的生長極之有益。」

 

徐大英道:「因此,根據帝京的校規,妖倫松鼠還是受到保護,不能殺戮的族類。就是有的時候,當牠們誤打誤撞地偷到了些不能偷的東西時,便要麻煩我們風紀隊去跟牠們要回來了,這還必需要有等價之物,去換取我們拿回來的東西呢。」

 

因此三人的儲物腰帶裏,都塞滿了由林鑄提供的煉器殘餘物。

 

徐大英開動腕錶的雷達,繞進林中深處的某個樹洞前,確認道:「這裏有一件我們受委託要收回的物品。天佑同學,目前還不用你動手,你且看著我是怎麼工作的。」

 

說來也簡單,就是解開袋子中的繩子(這松鼠也會結繩),從裏面滿滿的拳頭大小的堅果中,透過雷達找出目標物,然後使勁扭開!

 

堅果裏面,有著一枚黏答答的綠色寶石。

 

「確實搜尋到目標物,完成一項E級搜索任務。」

 

徐大英接著,便把一件煉器廢棄物,偷偷塞回到這袋子中。

 

林鑄則是喜孜孜的,收下了這裏面還黏答答的兩片堅果硬殻。

 

「不管是這果殻還是裏面的黏液,都是頂級煉器材料。這妖倫松鼠是受保護妖物,更是嚴禁搶牠們的堅果。想要得到這兩樣材料,就只得搭風紀的便車了。」

 

「只要大師你高興就好。」徐大英諂媚地笑道。

 

「放心!這一次欠了徐風紀一個人情,以後有何要求,煉器也好加入禁制也好,儘管來找我,我本人替你優先處理。」

 

「就要你這句話!哈哈謝謝大師了。」

 

對寶物有不尋常愛好的天佑同學,雖然也想要收取一些果殻,可是見林鑄對此寶如飢似渴的,也不好跟他去爭。他閒著無事,看著兩人勤快工作,在林裏繞來繞去,沒半小時,就收回了六、七件委託風紀隊尋回的失物。

 

天佑同學無意間,一手撐著一棵千年樹幹在發呆。

 

「咦?」

 

天佑同學赫然發現,這千年松樹之內,蘊藏著極之豐沛的能量。這股能量,正跟他體內的天草領域,隱隱共鳴。

 

天佑同學運轉天草秘法。

 

這棵自天地孕生,經過長年肥料滋養的千年巨木,尤如是天地元氣的收集箱,現在天佑同學就要來採收了。

 

天佑同學控制不住,直接把天草秘法運轉到第七卷。

 

咻咻咻咻咻⋯⋯

 

這三、四人合抱的千年巨松木,竟然以用眼可見速度枯萎,沒兩分鐘,竟然變成了一根脆弱的枯炭,啪裂啪裂的,在天佑同學面前碎成了斷片。

 

「我屌那星,我殺了這棵樹!」

 

徐大英和林鑄都意識到動靜,看向天佑同學之後,都是嚇了一跳。

 

「你在幹嘛?這棵『萬丈青松』跟你有仇麼?」

 

「不能這樣啊天佑同學,這是受保護林地,你毀壞生態,可又是一宗大罪,被抓到的話又會罰留堂的。」

 

「我把它種回來不行麼?」天佑同學蹲在地上,閃出綠光的手指尖,點入肥沃的土地裏。

 

點點綠茵意!

 

驟然一片綠意生機,自天佑同學置身之處擴散開來。這周圍環境的巨大松木,都受到了滋養,長得更綠更壯了;而原本弄枯萎了的巨木,也在遺骸之上長出了各種原生植物來⋯⋯

 

可是死去的松木卻是沒有重生。

 

畢竟點點綠茵意,可是激發周圍環境的生機;可是死去的植物,卻無法復生。再加上這萬丈松木,除了是孕生自天地元氣外,還有妖倫堅果這種特殊的養份去滋養,這是點點綠茵意都沒法取代的。

 

生態平衡,就是這麼微妙。

 

「對不起,我會儘量小心一點,不會再弄死第二棵松樹的了。」

 

就在徐大英執行風紀任務,林鑄順便收集果殻之餘,天佑同學則是跟在後面,這棵樹吸一點,那棵樹吸一點,在悄悄修煉著天草秘法呢。

 

「這萬丈松林裏的松木,蘊含著別的植物生命都沒有的特殊能量!我隱隱覺得,把這股能量儲存進天草領域中,會讓我的天草秘法產生出某種衍生的變化,我將會漸漸走出自己的路來⋯⋯」

 

又經過了半個小時,天佑同學在『輕度採收』了約三十棵的萬丈青松後⋯⋯

 

在天草領域之中,距離中央的囚心神木稍遠處,長出了一棵矮矮的,約只有兩米高的松木幼苗來。

 

難道會發展成雙神木?

 

(以上3251字)

 

重煉2_第066章.萬丈松林” 有 6 則迴響

  1. 好睇好睇😀👍👍

  2. 那facebook post在哪兒

  3. So good. 好好睇

  4. 哇雙神木

  5. 唔該唔止除bra用既😈仲應該有隱藏威能

  6. 加加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