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阿暖

各位新舊讀者好,我是阿暖。

承蒙各位支持,我從2016年中起,到目前(2019年末)共出版了19本書(我預計20年中前會再出6-9本),而且我在過去兩年都以獨立身份參加香港書展(我正在兼職營運一間出版社),幸未虧蝕。(以19年香港書展計,應該只有三名小說作者以獨立形式參展,另外兩位是金庸和孤泣,那當然他們兩位的銷量一定比我強勁太多了,我不過是能勉強糊口吧)。

接著我會講講,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花了超過十年)。

如果你熟悉星座,我會告証你我是非常典型的水瓶:忽冷忽熱,不合群,跟正常人溝通困難,都是我多年來改不到的死性。所以我只能透過寫作去表達我的內在世界。我亦不適合抱團,那些一大班作家同輩談笑風生,形成一個才子圈子之類的,我並非不想參與其中,而是實在做不到,因為我是一個非常離群份子,也很難找到話題和人生觀相近的知心友,以致我多年來並不享受群體生活。

我寫作多年,總是無法放棄。而隨著求學完畢出來社會做事後,面對各自為生活前途打拼的朋友們,我就更難開口跟他們訴說那些兼職寫作實現夢想之類的事情⋯⋯這距離現實生活太遠了。

曾經試過有一位女生,她非常喜歡我的作品,甚至自行打印出來抱著那疊紙張對我笑,然後強行跟我分手說跟我一起看不到未來。我辭掉當時的工作,把自己關在家裏超過一年,以洪荒之力寫了一篇叫《生活在他方》的小說,於港台兩地投了大約100家出版社,有感動到一些編輯,但無提過可以出版,而當全部落選之後,我覺得我一生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跑去自殺⋯⋯當然最後失敗收場啦。

當我做完心理療程之後,又死性不改繼續寫作,而因為認識了現在的老婆,漸漸從抑鬱的谷底走出來,試過有幾篇文章網友有不錯迴響,但最後投稿出版都是失敗收場。然後我想,要怎樣才能成功?

於是我改變題材,由寫愛情小品或搞笑鬼故之類,轉而寫長篇網文。

過程是怎樣的呢?

由於我當時寫作速度比較慢,所以我要儲稿,連同構思大綱直至寫到四、五十萬字,大概要花六到九個月,默默寫,沒給任何人看也就沒有任何鼓勵催促言語,只能靠自律,吃完晚飯來杯咖啡然後直寫到自己撐不住為止,日日如是。當好不容易儲夠幾十萬字了,就去一些熱門文學網站發表,狂風掃落葉地更新,希望被網站編輯相中簽約,而只要沒被選到,基本上就玩完,可以放棄寫下一篇。

試過花了九個月,從人設到大綱嚴嚴正正的謀劃,寫了個50萬字的開頭,分成百多章連載,兩個月後總點擊『一百多』,即是連一個人看完一次都沒有,根本連接觸讀者的機會都沒有。

接著我又再花六至九個月寫另一篇啦,當然之前有好多反省啊又不斷思考上次失敗的原因啊要瘋狂閱讀進修這樣⋯⋯幾個月後又把另一邊全新小說開場拿去文學網站出PO,一個月後又全軍盡默,沒有點擊⋯⋯

大概有四、五年時間,我都是過著以上的生活循環,有時勤勤懇懇寫了幾個月後,突然覺得整篇文章是垃圾,刪文然後重新來過,可能一、兩年都沒有新作品能曝得了光,因為連自己一關都過不到⋯⋯一直到我結了婚,依然過著同樣的生活,正職之餘花盡所有時間和精力,默默寫沒有人發現的作品⋯⋯

然後在2015年末,發生了所謂的『大埔綠Van頓悟』。

那時候,我正在搭綠色小巴前往麥師父燒烤場,乘車期間當然是天馬行空在苦思文章劇情啦,然後突然渾身一陣雞皮疙瘩⋯⋯我回憶以前的作品,頓時知道自己為何無法成功了。

我跟我老婆說:原來我以前寫文章的方式是錯誤的!情節構思沒有問題,而是不應該這樣使用文字!我現在已經知道,該怎麼把一個故事說出來了!

那時候,我正在寫一篇名叫《破軍仙》的小說。我就用我所謂新的領悟,將舊作改寫成《黃泉逆仙錄》,寫了一百章左右⋯⋯

只是這個頓悟來得有點遲了。

來到2016年初,有一天,我發現自己無法如常起床上班了。

我躺在床上,應該是十多年來第一次哭那麼慘。我跟我老婆說,我再也堅持不下去了!我無法再繼續過著這樣看不到盡頭的生活⋯⋯

那時候,我決心放棄夢想。

不再過著逼迫自己寫作的生活,不再妄想做全職作家,就甘心做個圖書館員吧!然後還去報讀圖書館學碩士,讀了兩個學期⋯⋯

然後我想,反正還有大量儲稿未公開,何不隨便免費丟出去呢?

所以我就將已寫成新版的《黃泉逆仙錄》,不管是 FB、高登、香討,總之想得到的平台就跑去PO⋯⋯

不久,我發現自己的FB專頁,從經營了10年也只有86個LIKE,變成每天增加一百幾十,很快就破千。留言讚賞的人漸漸變多⋯⋯於是我重拾筆杆,接著連載,把黃泉連載到第一部結局時,亦把人氣推到了頂峰。

與此同時,黃泉開始出書。

讀者們見我完成黃泉後正在休息,就紛紛詢問我一本叫《重煉傳說》的舊作,有些甚至是已經等了十年以上的超老讀者,也想看到故事繼續下去⋯⋯然後就是那個如今新讀者們聽起來都匪夷所思的故事:由於當年太多人要求重煉連載加速,甚至聲稱不惜付錢,所以就誕生了每天有文的VIP計劃,也是在那時候,我寫作速度才從每星期四篇增至七篇以上。

三年後,我累積出版了19本實體書。VIP讀者超過1500人了。

這三年來,我過著的是有生以來最忙碌最累人的生活:每天清晨五點鐘起床寫作,每天最少發表三千字,不管期間外出旅行,有親人過身,大小病痛,參加婚禮喝完酒⋯⋯總之從未間斷;當中繼續有正職在上班,還兼職營運出版社,19本書的製作全部親力親為,還要保持大量閱讀看電影看動漫等等來保持知識攝取(不計網文,我目前正同時在讀6本實體書,每個月大約能讀完10本)⋯⋯

但與此同時,這三年來,我過著的是有生以來最快樂,最充實的日子。

當每次有讀者一口氣購買我全部作品,雖然對方可能只是網上付款然後寄書,大家連對話交流機會都沒有,但是我會不禁去想:到底有多喜歡一位作者,才會想要花千多元港幣,一口氣把他的所有作品都買回家呢?(我自己都只是試過一次,買Kurt Vonnegut的全集,非常重啊!但只要看到家裏書架上那套書排列得順序整齊的樣子,就感到極度滿足)

當面對這種熱情,我都會覺得深具壓力,戰戰兢兢,覺得自己配不上,沒資格被別人這樣追捧。

因為我很害怕會辜負這每一份的熱愛。

這從而又令我想要明天再早一點起床工作,再晚一點才睡覺,希望能寫出更加精彩的劇情,以回饋大家的期待。

這就是阿暖到目前為止的心路歷程。

多謝各位。

  • 1月29日生,水瓶座。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學士。
  • 網絡大熱「屈機文學」始創旗手。
  • 玄幻仙俠作品《黃泉逆仙錄》熱爆各大論壇及文學網站,實體書銷量破千,港台澳三地一書難求;
  • 十年磨一劍的大熱作品《重煉傳說》自2016年10月以來,一直佔據「紙言」人氣榜第一名,高登、連登累積正評破千;
  • 2017年,阿暖成為香港首位開創VIP收費網絡小說連載的作家,有效VIP人數已經突破1300人(2019年6月),並創下了連續更新章節兩年以上而從未斷更的紀錄(紀錄目前仍在改寫中)。
  • 阿暖的主要作品有:《黃泉逆仙錄》、《重煉傳說》、《天火傳承》、《藍色見鬼眼(與死鬼女友同床)》、《天佑假期(醒來發現,有個女孩赤裸躺在我身邊)》、《例行公事》、《綑著你。綁著我》等等。
  • 在2018及19年度,阿暖是僅有兩位在香港書展中有能力以單飛身份設置獨立展攤(並取得盈利)的專職長篇小說作家之一。另一位是金庸。

讓你更了解阿暖的一些親撰文章:

外站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