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8章.炫技

以草根一隊的立場,全力戰鬥,就是給予大仲馬同學最大的尊重。

「別讓大仲馬再有機會熟悉我們的戰陣!虛淵風火輪全力發動,儘快將此人弄下水!」天佑同學喊道。

「是!」

眾人駕著滑板出動,士氣高漲!

梁凱寧已是一馬當先地衝到大仲馬的身前,一隻閃著粉紅光芒的拳頭已在蓄勢!「大仲馬同學,滑板玩夠了吧?請下水!唏!」

轟轟轟轟轟!小圓之拳連環轟來!

就在粉拳將要擊中之際,大仲馬卻是身影一閃,竟然從梁凱寧眼前消失了!

「速度這麼快?怎麼可能!」

大仲馬借著漩渦的吸扯之力,猛地閃進,避開了梁凱寧的攻擊!大仲馬不再待在玄潭邊緣磨蹭,而是直接朝向漩渦內部衝去!

他的目標,是梁凱寧這條旋臂最薄弱的中段!由於草根一隊有小龍小虎等四人離隊,以目前的編制,其實不太適合風火輪發揮;而梁凱寧一馬當先衝到最前面,也把旋臂拉得太長了,令隊員們之間的煉能力連繫變得更加薄弱!

「他來了!小心!」

兩名在旋臂中段的草根隊員,同時祭出飛劍迎戰!他們雖然不像梁凱寧、阮世豪般已經結丹,不過他們也都是築基大圓滿,無漏丹模養到了半滿以上的水平。

面對僅有相對於仙術煉氣一階的大仲馬,他們雖然尊敬他,但卻不怕他!

兩把飛劍,橫空而至!

「很不錯的攻擊。」

「唏!」的一聲,大仲馬大幅度地向後拗腰!這是幾乎仰後到一百八十度的超難度動作!

鋒利的劍尖,在大仲馬的胸前劃出兩道深深的劍傷!衣服的碎片,迸射的鮮血,如鮮花綻放!

這種程度的傷勢,已在大仲馬的預料之中。他的修為雖然廢了,可是他的戰場閱讀能力,仍然是天驕級別!

「面對修為高幾個境界的敵人,不付出些代價,是不能夠找到他們的漏洞!」

大仲馬避過了飛劍後,就以飛剷的動作,從兩人中間那半米不到的空隙穿過!而在穿過的同時,大仲馬的滑板,同時卡住兩人滑板的邊角!

這是類似於「拉桌布」的高超技巧,以巧勁和手速抽出桌布,而同時讓上面擺滿的食物完全紋風不動!

草根隊員的兩塊滑板,眨眼間被大仲馬的滑板所挑飛!

兩人腳下同時踩空。他們並非結丹,只能落水!

完全沒有人想像過,如今的大仲馬,竟然還有戰鬥力!僅以超強的身體質素,以及高妙的滑板技術,就擊敗了兩名半步結丹的對手!

大仲馬自從修為全廢之後,這一路走來,可謂步步是淚!由最初連踏在滑板上都無能為力(根據玄潭特性,必需要有一定程度的煉能力輸出),然後便是像嬰孩學走路般,從入門從頭練起!可是團戰不等人,單單是第一階段那些煩人的食人鯧,就連續讓他被強返了十多次!好不容易重新修煉出鬥氣來,這才勉強能夠前進⋯⋯而到了第二階段的任務賭鬥,更是每一戰都成為戰隊負累,落水強返不計其數。本來還算尊重他的這些隊員們,態度都漸漸變得越來越差。

而到了此時,大仲馬碰上了他在巔峰期的最後對手,天佑同學。此時相見,惺惺相惜的好對手繼續進步,而自己則遠遠落後,也許因此而刺激起他的知恥之心⋯⋯

曾經的天驕,不甘就此變成廢人,而再次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兩名草根隊員落水出局之後,風火輪的一邊旋臂,也因此而被截斷了!身為刀刃的梁凱寧,失去了跟戰隊的煉能力連繫,只能單飛,戰力頓時打了折扣!

但與此同時,阮世豪已補位而至,帶動著第二旋臂,像八爪魚的觸手般,把大仲馬卷在中央!

「讓我來見識一下高盧的天驕!兄弟們,同時出劍!」

六把劍同時指向大仲馬,猛然祭出!

大仲馬一直保持著低重心,面對著迎面而來的六把飛劍,遲遲都不閃避!他似乎正在等待著甚麼!

突然,大仲馬雙目精光一閃!

咔嚓!咔嚓!咔嚓!

經過剛才驚險的對戰,面對強敵時產生的緊張感和危險感,尤其是戰勝強敵之後的巨大滿足感,以及自信心的重建,種種心理因素,都是讓一名煉能力者快速成長的重要元素!

僅僅就剛才的一輪實戰,就讓大仲馬的鬥氣連續突破了三階!

四階鬥氣,足以令他的本命法寶重新覺醒!

大仲馬祭出他的「路易十三之槍」!在分心駕馭滑板,應付小虛淵之手的漩渦吸力,加上六把飛劍的威脅之下,大仲馬依然做出了那完美洗練的一連串上膛入彈動作!

轟!

大仲馬知道,只有四階鬥氣,即使是路易十三之槍,也不能夠抵銷六把最少半步結丹的飛劍攻擊。

因此他這一槍,是向下打!

霰彈轟落水中的角度,正好是逆著漩渦水流最猛烈之處!因此火藥一爆炸開來,便會造成極大的反應!

只見一道大水花,直爆起至三、四米高!

這道水花直蓋阮世豪等人而來,讓六人頓時變成了落湯雞,視線完全被遮蔽,甚至連重心都有點不穩!

眾人自顧不暇,只知道在大團水花之後,六把飛劍,全部落空!

大仲馬去了哪兒?

只有遠在漩渦中央的天佑同學,才能把大仲馬的一舉一動收入眼底!

他在轟出霰彈之際,已是乘著水花之亂,悄悄竄到了眾人的右後方,視線的盲點!

這種急速改變方向的動作,根本是無視小虛淵之手的威能!

仔細一看,大仲馬的手臂上,原來纏住了一綑枯黃的草根!

天佑恍然:「他已經看穿了虛淵風火輪戰陣的關鍵!他在借助草根作為定位點,所以他在漩渦中的靈活程度,就跟我們的隊員一樣!」

藍雪琪道:「要我出手嗎?」

「多看一會!這也是觀察虛淵風火輪弱點的好機會。」天佑同學提場道:「世豪,小心背後!」

聽到天佑同學的警告後,阮世豪等人這時才赫然轉身!

此時,大仲馬已經展開攻擊了。

大仲馬再一次使出飛剷般的滑行技巧!借著漩渦水流,順勢把速度提高到頂點!他要把正好站成一列的阮世豪等六人,把他們的六塊滑板,一口氣全部剷飛!

此人的胃口好大,竟然想一招解決近半隊的草根一隊!

這才是天驕的野心!天驕的眼界!

「想得太美了!看招!」

此時,梁凱寧已經趕回來。她放棄滑板,以浮空之術從橫而至,一出手就是全力催動的「小圓之拳」!

而同一時間,阮世豪也是放棄了滑板,腳下浮空繞到隊友們之前,正面硬接大仲馬的飛剷!

「曉美焰之劍!」

大仲馬的難纏,竟然逼得兩名結丹級強者,必需使出全力夾攻!

咔嚓!

在生死關頭之際,大仲馬又突破一階!

「聖上覲見!」

大仲馬竟然也放棄了滑板,雙腳踏著虛空階梯,連上三步!阮世豪的曉美焰之劍,就在大仲馬的身下一閃而過!

三步之後,路易十三之槍,已經指在梁凱寧的額前!

「不准打女生!」天佑同學喊道。

「弄錯人了。」

就在天佑同學出手相救之前,大仲馬竟然自己先收了槍!他的修為遠遠沒到聖域,沒有浮空能力,剛剛那一招沒有完成,落水的位置因此有了偏差,滑板並不在自己腳下的位置!

「咚!」的一聲。

大仲馬落水。

大仲馬戰隊,賭鬥落敗。

天佑同學收回了小虛淵之手。

梁凱寧和阮世豪合力把大仲馬拉起到他的滑板之上。雖然大家才剛激烈戰鬥過,但分出勝負之後,彼此完全沒有惡感,甚至還惺惺相惜,這感覺真是奇妙。

梁凱寧道:「大仲馬同學,你的本事真的太厲害了!是我最羨慕的純技術派!」

阮世豪道:「我看大仲馬同學的滑板技術,比自稱專業滑板選手的小龍哥,還要強上一倍吧。」

天佑同學駕馭滑板過來。他滿臉狐疑地看著大仲馬,道:

「大仲馬同學,難道你剛才是⋯⋯」

大仲馬聳了聳肩:「雖然這一路上挨了不少苦,我的少爺脾氣和壞習慣已經改掉許多,不過就是這副「高盧浪漫騎士」的天性,怎麼改都改不掉。」

「寧願用劍刺穿腳掌,也不要輸掉賭鬥;卻為了不捨得對美女動手,而甘願落敗⋯⋯」

「哈哈哈哈⋯⋯」兩人同時仰天大笑(藍雪琪卻在一邊翻白眼)。

「大仲馬同學,似乎你身上也流著工蜂的血啊。」

「天佑同學,我也聽說過你不少的事蹟。你比起絕大部份的高盧人,更像是高盧浪漫騎士!」

這兩人本來就惺惺相惜,在發現了彼此的共通點後,更是投緣。

通往第三區的水道已經開放了。

大仲馬向天佑同學和眾人鞠了一躬。

「草根一隊,謝謝你們。跟你們一戰之後,我的煉能力者生涯,已經無憾了。有機會的話,我們在現實世界再見吧。」

眾人都是一愣。

梁凱寧問道:「大仲馬同學,難道你要放棄新生王,不!難道你不要再當煉能力者了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