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1章.你為甚麼要這樣做?

龍虎兄弟均是眼前一黑,四周環境變回一片幽黯,強大的水壓把兩人壓得耳膜劇痛,胸悶窒息。

也不止是小龍小虎,其他人都快要撐不住了。甚至連天佑同學,都聽到耳朵內部嗡嗡的響,呼吸也變得極之困難。藍雪琪雖然沒有喊辛苦,但看她眉頭緊皺的表情,大概也是到達極限了。

此時距離水面僅剩數十米左右,真的不遠了!

可是,沒有人願意丟下陳大星,自己先浮上水面。所有人都聚集過來,瘋狂拉扯砍劈著那些糾纏一團的水草,想要幫助陳大星脫身。

可是這水草的性質,就是聚攏能力超強,好讓它們可以抵禦水流的沖刷。即使眾人合力弄斷了很多,可是這些斷掉的水草,卻因為混亂的水流而又重新糾纏在一起,變成更雜亂,更難解開的一團⋯⋯

⋯⋯這種情況下,即使是結丹級的煉能力者,都毫無辦法。

「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找人再往下潛,潛到水草沒有那麼糾結的部份,再出手全部斬除!」

可是,大家連維持在目前的水深,也已經十分勉強了,還要再往下潛?大概潛下去的人,也不用指望可以回來了。

「大家不要理我了!把我丟下來吧!大不了便是強返,又不是真的會死!」陳大星嘶盡嗓子地喊道。

汪小龍道:「要強返就一起強返吧!反正通關時限只剩下十多個小時,我們只要有一個人被強返回任務入口,就肯定趕不上通關了!」

阮世豪道:「天佑哥也說過的:我們不能丟下任何隊友!」

只要有任何一名隊員遭到強返,等於草根一隊在這個階段就被淘汰,那麼眾人本年度新生王之夢,很可能就在這兒破碎掉了。

陳大星道:「既然這樣,就把我的右腿也斬掉,這樣就能脫身了!我陳大星命很硬,一定會活著撐到水面的!」

「誰下得了手啊?」

陳大星吼道:「這是保住全員通關的唯一希望!小龍哥,快點動手!不然的話,大家都撐不住了!」說罷嘩啦一聲,陳大星大量嗆水,已是完全失去抵抗能力了。

汪小龍咬牙切齒地舉起刀來,即便在水中,也明顯看出他的手在劇烈顫抖。他懇求地看著天佑道:「真的、真的要下手嗎?天佑哥⋯⋯」

天佑同學的內心正在強烈掙扎。

藍雪琪拍了拍天佑的肩膊,道:「我知道你在想甚麼,下定決心吧。」

「不行!我不能⋯⋯」

「這個時候,做隊長的,要果斷地替團隊做決定!不快一點的話,就連最後一點的成功機會,都要溜走了!」

兩人互相凝視。

就在此刻,在兩人的心中,有一種隱隱約約的牽絆,開始萌芽。

這種牽絆,名叫「默契」。

「好吧。」

兩人互相點頭之後,各自行動!

天佑同學猛然催動著他仍能催動的煉能力!

「燃燒九座道台!」

「神木之力!」

天佑同學拼盡全力,像子彈般往上衝去!

而與此同時,藍雪琪則轉過頭來,往下方潛游!

嘩啦!

天佑同學終於衝出了水面!甚至還直衝至十多米的高空!

轟隆!

他讓自己再一次掉進水裏,到了約四、五米的深度後,猛然伸出了一隻茶銅色的手!

「無漏劍丹之力!」

「第二丹模之力!」

天佑同學的手往下一拍,使出了反映他本命天賦的自創大招!

「小虛淵之手!」

嘩啦嘩啦嘩啦!

頓時,水面掀起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把漩渦壓下去!

漩渦中心一直往下延伸,一直深入到其他隊員所在的位置!

「暗夜飄零!」

已潛入到深水處的藍雪琪,則是強忍著窒息感,把握小虛淵之手使出到最大限度的時機,拼盡最後一絲力量,把眼前的所有水草,一口氣全部砍斷!

陳大星頓時感到一陣鬆綁之感!

嘩啦!

所有草根一隊的隊員,連同那一大團糾纏著一起的水草堆,均被這全力催動的大漩渦,直卷出水面,給拋到了高高的天上,再掉回水裏!

「得救了!」

眾人都是大大地鬆一口氣,確實有死裏逃生之感。

「幸好旁邊就是叢林陸地!」

在被漩渦卷走時,小龍小虎仍然挾著陳大星,以及他身後拖著的大團水草。兩人把大星拉上叢林地上,再把水草拔走。陳大星的右腿已被勒至泛出紫色,不過應該還能保住吧。

眾人互相摻扶著上水,彼此擊掌著喊「做得好」,然後便都分散地躺在草地上,喘息休整。

天佑同學一直在水面上等著。

藍雪琪同學順著漩渦最後的餘勁,浮出水面。

兩人視線碰上之後,均是很自然地奔向對方,然後緊緊抱在一起。在經歷過生死邊緣後,兩人都需要從彼此的體溫中,確認一種可以依靠的真實感。

「讓你冒險了,雪琪。」天佑做這個決定,實在是很虐自己的心。

藍雪琪慢慢搖著頭:「這個任務,在當時也只有我能夠完成。即使你不說,我也會主動請纓的。」

藍雪琪發自內心的嫣然一笑,道:

「⋯⋯這就是你所說的「戰隊精神」吧?」

不止是天佑同學,就連在遠處靜靜看戲的所有同伴們,都被藍雪琪的風姿所迷倒了。

梁凱寧道:「看來我的機會,已是無限接近零了。」

陳大星道:「天佑哥⋯⋯一定要跟雪琪姐在一起啊。」

「嘿嘿嘿⋯⋯能配得上藍雪琪同學的,只有最強的男人吧?」

有一把既熟悉,又讓人火大的嗓音,從叢林深處的暗角傳來。

一名滿頭亂髮,渾身肌肉,而且身上滿是疤痕的年青男子,已是悄然站在陳大星的身後。這男子雙手握著一根二米長,碗口粗細的生鏽鐵棒,高高舉起到了腦後。

噗。

陳大星被一擊當場砸死。強返!

「甚麼回事?大星呢?」

就連正好躺在陳大星身旁的龍虎兄弟,也是一直在大口喘氣調息,沒有搞清楚是甚麼回事。好像突然身旁稍稍有重物砸落的聲音,接著陳大星就不見蹤影了,只剩下⋯⋯一大團血跡?雖然剛才的一輪掙扎逃生,有可能讓大星左腿的傷口再次爆裂,可是⋯⋯這血量也太多了吧?

汪小龍把頭扭到後方一看,驟然嚇了一大跳!

「⋯⋯是你!」

那男子壓低著聲線道:「小龍哥,看到我有甚麼好奇怪的嗎?任務規定,必需要全員齊集,才算是成功通過第一階段的團戰任務啊。我在這兒,已經等你們好久了⋯⋯」

「難道是你把大星⋯⋯等等!你為甚麼可以殺隊友?系統不是⋯⋯」

汪小龍話還未說出,就被這男子一手抓住了嘴臉,讓他出了不聲。

「小龍哥,你對我擺大哥架子,也擺得夠久了吧?小的是時候報答你了⋯⋯你真的好煩啊!」

這男子大棒狠狠一捅!直接把汪小龍捅得內臟全碎,即時強返!

汪小虎比汪小龍的反應還要慢些,當他轉過頭來時,正好親眼看著汪小龍被對方強返!

「你這反骨精!」

汪小虎猛地彈起身來,對這亂髮男子就是全力一劈!

這男子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小虎哥,這種三腳貓功夫,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生鏽鐵棒狠狠砸在汪小虎的臉上!汪小虎就在頭顱極端變形的當下,身影漸漸消失。

連續殺了三個人,只花了不到十秒時間!而且,此人出手靜悄悄的,故意壓低了聲浪⋯⋯「哼哼哼,危險感也實在是太差了,竟然到現在還沒發現我啊?」

這男子一抬起頭來,便跟滿臉惶恐的梁凱寧四目對視。

「你、你⋯⋯」

這個時候,天佑同學和藍雪琪同學,仍在水中相擁著。

「哇!殺、殺人了!」

梁凱寧駭然的慘叫聲,才把天佑同學驚動了。

「甚麼事?」

天佑同學轉頭一看,只見本來陳大星和小龍小虎休息之處,如今只剩下三團可怕的血跡!他目光立馬向橫一掃,就捕捉到了那名滿頭亂髮的男子。

「蔣小凡!」

蔣小凡高高舉起鐵棒,就要對梁凱寧下手。

「自命清高的賤女人,平日連看也不看我一眼,只顧著往天佑哥身上倒貼!看現在天佑哥能救得了你嗎?天佑哥他哪會把你放在眼裏啊!」

蔣小凡的鐵棒猛地砸落!

蔣小凡不再收歛修為,爆發出來的煉能力太過強大,梁凱寧根本完全沒有抵抗的餘地!她只得緊閉眼睛,哭著偏過頭去⋯⋯

咔嗦!

好幾大綑的枯黃草根,同時在蔣小凡周圍的地面瘋狂生長上來,死死綁定了這根生鏽的鐵棒!

鐵棒的頂端,僅距離梁凱寧的前額,不到兩公分。

「嗚⋯⋯天佑哥,天佑哥!」梁凱寧雖死猶生,給嚇得嚎啕大哭。曾經有那麼一剎那,梁凱寧甚至想過,或許天佑哥真的來不及救她了⋯⋯但事實證明,天佑哥是永遠可靠的。

只見天佑同學,正駕著滑板過來。

他一直在盯著蔣小凡,表情極罕有地變得不善。

蔣小凡見自己的一擊,竟然被這些雜草截停住,都覺得有點意外。

「這草根訣⋯⋯比想像中要強得多呢。天佑哥,你果然已經結丹了,而且還是無漏結丹呢。」

蔣小凡看了看剩下來的阮世豪,梁凱寧等人,冷笑一聲:「同是無漏結丹,強者和廢物之間,還是有很大的分別啊⋯⋯」

其實蔣小凡對天佑實力的看穿,有猜對亦有猜錯之處。蔣小凡看穿的,其實是天佑的無漏劍丹。無漏劍丹的事,天佑同學只有讓藍雪琪,刑天,和三武侍知道罷了。

天佑同學直接來到蔣小凡的面前,詰問他道:

「你⋯⋯殺了小龍,小虎和大星?」

「對。在你和藍雪琪同學在水中卿卿我我時。」蔣小凡仰首大笑。

「你為甚麼要這樣做?」

「為了甚麼?天佑哥,你是不是混花叢混得太多,變傻子了啊?我當然是為了報仇啊!這汪小龍和汪小虎,實力比我弱得多了,這一路上,他們憑甚麼對我頤指氣使,擺甚麼大哥架子?還打我的頭,罵我是ON9仔?他們有這個資格?」

天佑同學目瞪口呆了。

「就為了這樣,你就殺了自入學測試以來的戰友?」

「對,不行麼?我蔣小凡雖然從小就被欺負慣了,可是我當老好人,並不是因為我認命當弱者,我只是為了忍辱,就是為了有一天,我要把所有曾經欺負過我的人,十倍奉還!汪小龍和汪小虎,就憑他們對我露出過的囂張嘴臉,便是無可饒恕的大罪!我殺他們一次,還不夠洩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