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2章.我倆情誼已絕!

所有人都無法想像,這樣的話,竟然會出自老好人蔣小凡的口中。即使後來他變得怪裏怪氣的,大伙兒都依然覺得,他本性其實不壞,對團隊還是有感情的⋯⋯

可是現在⋯⋯

梁凱寧從內心深處,打了一個寒顫。其他人,也都是驟然心寒。

「蔣小凡,你說要向小龍哥和小虎哥報仇?可是⋯⋯其實他們是戰隊裏最關心你的人!這在所有人眼中都是如此明顯的事,你就偏偏看不出來嗎?」

天佑道:「即使他們有時候態度是粗魯了一些,就算他們有錯好了!你可以投訴,你可以抗議,甚至可以跟他們大吵一場,或是直接互毆!即使是最好的朋友們,偶爾會有不和,不也是正常的麼?可是⋯⋯你所選擇的是反目成仇,甚至把他們打死?」

蔣小凡「咯⋯⋯」的一聲,吐出一口濃濃的痰來。

「你們說的這些,都不過是偽善的矯情。煉界本來就是無比殘酷的劇烈競爭之地,弱者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被強者淘汰!得罪強者的人,就是找死!」

天佑雙眼都發紅了。

回想起在入學測試早期,他和蔣小凡包辦芸芸考生中的最後兩名,這是他們結識的緣起。這個排名比他還要低的考生,為了生存,不惜把自己當成吸引怪物仇恨的誘餌,以換取一丁點的分數⋯⋯

「那麼陳大星呢?他又得罪過你甚麼?」

蔣小凡嘻皮笑臉地攤了攤手。

「說起來,他也真的沒有得罪過我呢。可是我不是剛剛就說過了麼?廢物就應該要被淘汰啊!我把他強返,還便宜了他呢!他的腿長回來了,才有得繼續拼啊!雖然憑他的實力,也不會走得多遠吧。」

他殺陳大星,根本沒有正當的理由。好像路過看到就順手殺了似的。

天佑擦著他那雙發紅的眼睛。

天佑同學曾經對蔣小凡說過:沒有人生下來就要當別人的小弟。當日他跟蔣小凡結伴之後,看到他在變強的過程中,性格也漸漸堅強起來,甚至最終還通過了入學測試。天佑同學看著他的成長,內心是非常欣慰的。

他為蔣小凡得到鬼厲道人的賞識,感到由衷的高興。在榮譽學季開始時,他脫胎換骨地歸來,天佑同學還是把他看作是當日的那個蔣小凡。不管這個人是強者還是弱者,小凡在天佑心裏的地位,都沒有改變過。

而在這一刻⋯⋯

在天佑的心裏,有甚麼東西,「咔嚓」一聲地斷掉了。那是在他內心深處,本來一直牢不可破的,那份對蔣小凡的同伴情誼。

「蔣小凡,我對你很失望⋯⋯」

梁凱寧已是哭成淚人了,阮世豪和其他隊友們,尤其是從入學測試以來就一起的,均是眼紅鼻酸的。

天佑道:「我這個人的個性,其實並不容易交朋友,認兄弟,可是只要被我天佑當成是同伴的,我就會把他們當成最親近的家人般對待。即使對方有做錯,我都願意一次又一次地原諒!因為人誰無過呢?只要大家心裏,還當彼此是兄弟姊妹,又有甚麼是不能被原諒的呢?」

天佑這話說起來,心在滴血。

這一路上以來,天佑哥對蔣小凡的包容和寬諒,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也因此,天佑哥此時的心疼,大家都是感同身受。他們都太清楚天佑哥對小凡的疼愛了。

「可是,你剛才的話,已經跨過了我可以接受的底線。我曾在內心不斷地替你找借口,想要把你的所作所為合理化,甚至很想要再一次原諒你!可是,若我這樣做,又對得起小龍小虎和大星嗎?」

天佑在痛苦,在掙扎。

可是蔣小凡呢?

他在嬉皮笑臉,看著天佑,好像對方是在搞笑似的!

「天佑哥,求求你不要這樣,老是把甚麼兄弟姊妹掛在嘴邊好不好?煉能力者,不需要友情,不需要帶弱者,唯一可靠的,只有力量,只有力量啊!」

蔣小凡環顧了一下悲憤的眾人。

「你們真的讓我嘔心到了。算了算了!我知道你們在想甚麼!你們在想,天佑哥對小凡這麼好,小凡竟然說反目就反目,這樣小凡實在是欠天佑哥太多了吧?好!我蔣小凡就在這裏,跟天佑哥一筆算清好了。」

蔣小凡偏過臉來,湊向天佑同學。

「天佑哥,我不閃不避,讓你打三拳。即使是把我強返也好,我也絕不還手。不過,恐怕即使是天佑哥,也難以把現在的我強返吧?」

蔣小凡盯著面無表情的天佑同學。

「打啊!我讓你打!打過之後,我倆的所謂「兄弟情誼」,從此一筆勾銷!所以你要打得狠一點,不然你們以後又到處跟人說,我還在欠你的哦!」

天佑同學動手了。

「啪。」

不痛不癢的一巴掌,打在蔣小凡的臉上。

「你還沒有資格對我下命令。想要利用我來消除你內心最後的一絲愧疚感?我為甚麼要讓你如願?」

天佑看著蔣小凡的眼神,只剩下一抹冷漠。

「蔣小凡,從今以後,我倆情誼已絕。」

蔣小凡的臉有點抽搐。某程度上的原因是,天佑同學看穿了他心裏不願承認的想法:他確實是想讓天佑同學狠狠打他,好讓他能夠從此念頭暢達,不再覺得自己虧欠了對方。

蔣小凡勉強地擠出一個「好」字。

「我天佑現在就當面跟你說清楚:汪小龍,汪小虎和陳大星的三條命,你都是要還的。以後我見你一次,就把你強返一次,直至還清三條命為止!說到做到!」

「哼,嘿嘿嘿⋯⋯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呢。當我的本命天賦完成覺醒之時,不知道是誰強返誰了呢?」

天佑道:「很好。那你就好好給我躲起來,直至自己修煉得滿意了,夠強了為止。隨隨便便把你強返,沒有意思。我要摧毀的,是站在最巔峰的你。」

「嘿嘿嘿⋯⋯那我們就後會有期了。」

蔣小凡滿臉不屑地要離去了。

「等等!蔣小凡!」

叫住蔣小凡的,是藍雪琪。

「怎麼啦?藍雪琪同學。難道你想要跟我組隊嗎?嘿嘿嘿⋯⋯其實論本性,我覺得藍雪琪同學你,跟我其實是最接近的。這種嘔心的友情遊戲,怎麼可能會適合以「一人一劍」為人生哲學的一劍堂天驕啊?能夠配得上藍雪琪同學的,就只有心無旁騖,不惜一切要稱霸帝京,稱霸煉界的最強者!帶著這班拖油瓶,只會削弱你的光芒啊!」

藍雪琪「呸」的一聲,把口水直接吐在蔣小凡的臉上。

「被你視為同類,我深以為恥。我藍雪琪,絕對不會變成像你一樣的人。我寧願變回凡人,也不會跟你有任何合作的餘地。」

蔣小凡面容一陣扭曲,明顯地精神受創了。

「嘿、嘿嘿⋯⋯被藍雪琪同學吐口水,對我蔣小凡來說,倒是一份恩賜⋯⋯」蔣小凡珍而重之地取出手帕來,輕輕地抹著臉,然後把沾著口水的手帕,用舌頭舔著⋯⋯這手帕,還是當日藍雪琪遺留在雪地上,沾有她血跡的呢。

藍雪琪雙瞳紅光一閃!

「這就是我把你叫住的原因。」

手帕猛地起火燃燒!

「我心愛的手帕!」

蔣小凡的表情驟然大變!之前擺出的那張目空一切,鄙視一切的表情,全部崩潰!

「我的手帕!我的寶貝手帕!」

他心痛地跪在地上,不住地拍打著火的手帕!然而這仙術火焰太過猛烈,轉瞬之間,手帕就燒成了一撮灰燼⋯⋯

「為甚麼?為甚麼要把我人性的唯一寄托都毀掉!你好殘忍,藍雪琪,你好殘忍啊⋯⋯」

蔣小凡雙眼通紅,對藍雪琪詰問道:

「我已經不可能得到你的心了!我⋯⋯不過是想要留住你的一件私物,把這當成是你的代替品罷了!為甚麼連這樣卑微的願望,你都要狠心摧毀掉!」

藍雪琪揉著太陽穴,在慢慢地搖頭。

「你這種舉動,才是讓我厭惡你的主要原因。 」

蔣小凡抓著一把手帕燒剩的灰燼,雙眼通紅地,一直死死盯住藍雪琪。

「藍雪琪,即使我得不到你的心,我也一定要得到你的人。當我君臨帝京之後,我要把所有跟你有關連的人,通通殺掉!我要讓你走投無路,讓你縱是千不願萬不願,也得要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接受你!即使要把帝京變成煉獄,我蔣小凡也會讓這一天來到的!嘿嘿嘿⋯⋯」

蔣小凡身影消失之後,他的獰笑聲,仍然在眾人心裏迴響著。

大家哭的哭,悲憤的悲憤,失落的失落。即使不少人已是結丹強者了,可是他們的內心,也還是對友情充滿憧憬的十多歲少年罷了。沒有甚麼比得上遭朋友背叛,更能讓他們敏銳的內心感覺痛苦了。

還是天佑同學第一個打起精神來。他對大家鼓勵性地拍著手掌:

「小龍,小虎和大星,都在強返點上等著跟我們集合呢!通關還沒有絕望,我們盡力再拼一下吧!」

藍雪琪看了看腕錶。

「我們錯過了很多系統訊息。 原來我們已經進入任務的第二階段了。」  

  
(以上3079字)
  
(阿暖:在作品中第一次寫友情決裂場面,多番修改細節,亦確認每翻看一遍都有感動到自己,才發表出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