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4章.敬酒不吃吃罰酒 (修文筆)

在榮譽學季,各分校的不少精英們,都選擇低調通關的戰術,免得過早成為眾矢之的。即使是去到了第二階段的四大SSS級任務,在極豐厚的通關獎勵面前,仍然有同學們能忍住不暴露出真正實力,在計算過有足夠榮譽點可以晉身團戰後,就愛惜羽毛地站一旁看戲了。

所有的低調,為的就是在團戰階段時,厚積薄發!

因為團戰任務尤關「凝丹石」,「滌罪石」或「覺醒石」的取得,這是帝京同學們在一整個學年裏,唯一能突破到「結丹」,「聖域」或「新類型人覺醒」的機會。因為仙術、魔法和機甲的大圓滿修為,是被帝京官方鎖定了的,無法自行修煉,而必需透過團戰任務取得。

對新生們來說,若是在團戰任務中,錯過了結丹(以下為方便閱讀,只講仙術)的機會,那就要等到二年級的榮譽學季了。若是不幸比其他同學們遲了一年結丹,可想而知,彼此之間的修為差距,就會驟然拉開,而且隨著時日過去,只會變得越來越大⋯⋯作為一名煉能力者的前途,便是確定無法保持在第一梯隊,從此只能當個平庸者了。

而收集的凝丹石數目越多,不只能讓戰隊中所有的隊員都能結丹,還能夠把剩下的寶貴凝丹石,上繳給分校,以增加成功結丹的人數。這樣對提升分校的整體實力,以及每年最終的分校綜合排名,都會有直接的影響。

也因此,團戰任務,便是所有新生們揭開底牌之時。

尤其到了第二階段,戰隊之間必需進行強制賭鬥。為了得到更多的凝丹石,為了保住手上的榮譽點和煉玉符,更為了更晉一級以獲得更多寶貴的獎賞,再保留實力的話,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姑娘是美是醜,都要在此時紛紛揭開面紗了。

也一如眾人所料,團戰任務第二階段才剛開始,就爆出了不少從來沒有被注意到的超強戰隊!

傳統強校,紛紛顯示出他們深厚的底蘊。之前被認為是分校主力戰隊的,原來只是掩人耳目,真正的主力,都藏到了此時才猛然爆發!

其中一個大放光芒的戰隊,當屬由「高盧」和「撒克遜」兩大傳統分校精英所組成的「玫瑰騎士」!

高盧和撒克遜,向來被認為是多年的死敵,只是近年兩校的競爭,稍有和緩之勢,豈知道原來兩校早已在悄悄合作,並展開了「共組戰隊」的計劃。

玫瑰騎士,就是兩校共組戰隊計劃的第一個試驗成品。由於是試行,所以只在新生層面挑人,初步的目標,是讓戰隊全員晉身新人王最終戰!

玫瑰騎士戰隊,在第二階段一開始,就取得了賭鬥十連勝,曾經在第二階段遙遙領先!

那時候,在榮譽學季聯席會議的外圈,有一個人非常意氣風發。

此人就是「玫瑰騎士戰隊計劃」的負責人,高盧分校的「諾頓三世」。自榮譽學季以來,他就默默坐在外圈最幽黯的角落裏玩手指,等到這個階段,他終於可以一抒心頭的壓抑了!

「哈哈哈⋯⋯神聖羅馬,布魯塞爾,日耳曼,哥薩克,還有花旗分校!我手上這一本「玫瑰騎士手下敗將集郵薄」上,已差不多把所有傳統強校都收集齊全了!所有當日認為我是被貶職去養老的人,如今知道我諾頓三世的才能了吧?把敵對的兩家分校,組成無堅不摧的超強戰隊,這是多麼困難的一項任務啊!」

這諾頓三世如今也是一吐烏氣,見玫瑰騎士每擊倒一支戰隊,他就跑到那個分校的負責人那裏,大肆嘲笑羞辱對方一番。

「神聖羅馬就是敗在你們這種領導廢物的手裏!」

「布魯塞爾也算是強校?不如併入我們高盧好了!」

在會議外圈,分校間的權力鬥爭,比內圈更加的赤裸裸。畢竟大家都在爭取自己分校有好表現,有時候競爭壓力太大了,像諾頓三世那般變得過於浮躁的人,也不罕見。

諾頓三世也不是個單純衝分校成績的人,只見玫瑰騎士取得十連勝之後,成績就開始浮浮沉沉了。

這是因為諾頓三世開始跟其他分校「買賣勝負」了。

「讓我在你主持的風紀三隊插一個我自己的親信,我可以讓玫瑰騎士讓你分校的戰隊勝出。你們分校只屬下游,能晉一級就是一級啊,早點晉級,就可以避過花旗和高伊等強校了。怎麼樣?」

反正通關是輕而易舉的事,而口碑也已經做到了,諾頓三世便指令戰隊停留在第三到第五區域附近,然後便開始向其他渴望通關的分校,榨取各種好處。

而上面負責人都在借戰隊撈好處了,下面的戰隊成員也就不正經起來,私下也在做各種「買賣」,包括把看上眼的女同學誘拐走然後帶在隊伍上,又或是私下收取「滌罪石」作為放水的條件⋯⋯

是以任務發展下來,玫瑰騎士戰隊變得聲名狼籍,甚至在外圈都被人戲稱為「玫瑰流氓」。雖然戰況到目前為止,通關名額都已經滿了一半,賴著不走的玫瑰騎士,已是還未通關的戰隊當中,公認的最強之一。

若是遇上了玫瑰騎士,想要通過到下一區,就必需大額賄賂,否則的話,正面對戰,是完全沒有取勝的希望。

「呵⋯⋯讓我看看,這一次的對手是⋯⋯草根一隊?香山分校麼?咦?袁偉德副校長,怎麼這麼巧,剛想到你,你就在我的眼前了?」

「這不是最近大出風頭的諾頓三世麼?你好你好。」袁偉德勉強應酬道。他心裏想,勒索的來了⋯⋯

諾頓三世坐在袁偉德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膊。

「今年香山分校的成績很不錯啊,你們有不少同學都進入到團戰階段吧?說不定最終會有五、六人可以修煉到大圓滿呢。這樣對你們這種中下游分校來說,已算是超額完成了吧?」

「⋯⋯是超額完成了。」袁偉德道。雖然無奈,但諾頓三世說的是事實。去年的榮譽學季,香山分校就只有三名新生可以成功結丹。

「你們的草根一隊,能夠奮戰到第五區,即是說已經連過了十二關?這很不容易啊?單是勝出賭鬥的獎賞,都賺不少了吧?可是你們這次碰上我的玫瑰騎士呢,可惜,可惜了⋯⋯要知道,通過到第四區的獎賞,可是每人有三十顆凝丹石啊!每人呢!你們難道不想要拼一下麼?」

「我們當然想勝啊。」袁偉德道。

諾頓三世把嘴巴湊到袁偉德耳邊:「你也知道我是在做甚麼買賣的吧?你香山分校不是有一個專屬S級任務,叫螺旋墮天梯麼?把那個任務的使用權開放給我經手的戰隊,我可以讓草根一隊無條件得到勝利。」

袁偉德道:「螺旋墮天梯是跟高伊和哥薩克合作的,要給其他人使用權,也要先得到他們首肯吧?」

諾頓三世面色一變。

「你的意思是不想做買賣?哼,寧可力戰而敗麼?那麼有骨氣啊!不過骨氣可是有代價的,我們玫瑰騎士,向來尊重有骨氣的對手,一個不小心,可是會打到他們全員強返的啊!好不容易來到了第五區,你們不會想要從頭拼過的吧?」

袁偉德一臉逞強地道:「那⋯⋯賭鬥還沒開始,結果如何,也是打、打過才知道的。」

「打過才知道?你對草根一隊就那麼有信心?讓我看一看啊⋯⋯戰隊綜合實力⋯⋯甚麼?」

諾頓三世捧腹大笑!他把手上的平板,展示給場上眾人看,仍邊在笑得收不住嘴。

「哈哈哈哈⋯⋯你們知道麼?這個姓袁的香山弱智,竟然說要以甚麼草根一隊,跟我的玫瑰騎士正面對決,還說結果要「打過才知道」!哈哈哈⋯⋯挑那星笑死我了!你們知道草根一隊的綜合戰力值是多少嗎?只有55點!你們知道玫瑰騎士旳綜合戰力是多少?1322點!」

外圈眾人,不少都被諾頓三世引起了好奇心。

「55點?那不是平均實力連築基都沒到?這樣的戰隊也能打到這個階段?難道是靠一名天驕撐起來的?」

「草根⋯⋯?怎麼這麼耳熟?」

在外圈中,有不少人都是有關注到之前「雪山悍刀行」任務的。他們聽到了「草根」這耳熟的名字,再點看一下戰隊成員名單⋯⋯天佑,藍雪琪?

知情的人士們都悄悄退到一旁,盯著諾頓三世要看好戲了。

諾頓三世道:「我說袁偉德啊,你這垃圾戰隊能夠來到這個地步,肯定是你們香山傾家蕩產地賄賂其他分校買來的吧?你就開個價,只要香出願意開放螺旋墮天梯,我都有得商量!」

「我說過打就打,我還怕你們不敢打呢。」袁偉德道。他心裏想:香山行的是放養策略,他本人從來沒有向同學們下過任何戰略指示,就算我想要命令草根一隊,也都命令不動吧。

諾頓三世抽搐著臉。

「好!敬酒不吃,想吃罰酒嘛,成全你們!」

他透過腕錶,向玫瑰騎士下命令道:

「給我全部往死裏打!」

諾頓三世向眾人道:「看看吧!得罪玫瑰騎士,就是這樣的下場!在帝京,強權就是一切!我是霸道,但是我拳頭大啊!吹咩?」

由於團戰第二階段沒有直播提供,諾頓的平板中顯示的,是代表兩隊戰隊的成員光點。

只見賭鬥正式開始。

一個一個的光點,逐一消失,然後在強返點上重新出現。

全員強返!從第十七區從新開始。

諾頓三世整個人定住了。

袁偉德拍了拍他的肩膊,道:「不要灰心!憑玫瑰騎士隊的實力,要從頭來過,也還是趕得及的。」

草根一隊,前進到第四區!

 
(以上3233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