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6章.竟然是你?

經過一輪擾攘之後,草根一隊總算成功進入第四區。眾人駕馭滑板在洶湧逆流的水道上飛奔。

也趁著這個時候,大家才有機會更熟悉這個階段的任務規則。

阮世豪唸著腕錶上顯示的規則內容:「⋯⋯越是在後面的區域,相遇點的數目便會相應減少。我們目前所在的第四區,共有八個相遇點,平均分佈在這段流域的各處;各戰隊可以根據地圖上的情報,策略性地選擇賭鬥的對手。只要有兩個戰隊同處於一個相遇點裏,「任務賭鬥」便強制發動,只有勝出者才可以通往下一區。如果未能遇上對手,則賴在相遇點上等多久都沒用,也是不能通關。」

根據任務地圖,目前在第四區的,共有十三個戰隊。其中兩對的戰隊,正在進行任務賭鬥中,其餘的戰隊不是正在某相遇點中等待對手,就是在移動中 。

「那我們也可以選對手了?嗯⋯⋯看來要慎重了。」

「咦?等等,怎麼所有人都開始動了?」

只見未有在賭鬥的九個戰隊,包括本來一直在待機的,竟然全部都朝向同一個方向移動了⋯⋯

若是把所有戰隊的移動路線,都畫成一條直線往前延伸的話,則所有的直線,最終都交會在同一個點上。

這個點,就是草根一隊。

「他們⋯⋯爭先恐後的,都是為了要跟我們賭鬥?這是甚麼意思?」

藍雪琪按了按腕錶,就恍然明白了。她道:「我知道了。你們點一下代表草根一隊的光點,可以查看到我們這個戰隊的綜合戰力。」

「竟然把我們的戰力數值化了這麼有趣?那我們的綜合戰力是⋯⋯55點?這算是高還是低?」

「喂喂喂!我隨便看了看其他戰隊的綜合戰力,最低的那一隊,都有八百多!」

「不會吧?第四區的對手有那麼強?」

有些隊員的雙腿都開始抖了。

「我、我們是不是要先避其鋒,找個地方躲起來!以一敵九,非常不妙啊!」

「可以躲到哪兒?系統地圖是公開資訊,我們根本無處可躲!而且這是一個封閉區域,就算想要返回第五區都不行啊!」

這第四區範圍雖然還算廣闊,但這些戰隊正全速趕來,最快的大概三、四分鐘左右,就要遇上了。

大家心裏都開始焦急了。

藍雪琪道:「我們的綜合實力應該不止55點,只是有人把「看起來很弱」的病,傳染給我們了。」說罷,藍雪琪瞄了瞄天佑同學。

自從進入團戰之後,天佑同學就莫名奇妙地變得「看起來很弱」,雖然他的真正實力是一點都沒受影響。這也算了,更詭異的是,天佑同學這個「病」,竟然還會傳染給隊友的。

現在草根一隊的情況,就是「大家都看起來很弱」。

「天佑哥,這把戲到底有甚麼用啊?」

「莫非天佑哥想要扮豬吃老虎?」

「可是現在不是出現了反效果嗎?大家都以為我們很弱,紛紛跑過來虐我們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得天佑同學滿臉不好意思。

天佑道:「其實我也不是刻意要扮豬吃老虎,不過以我目前的能力,沒辦法隨心意開關這個效果啦。所以藍雪琪同學剛剛以「病」來形容,其實也蠻貼切的⋯⋯我也不想持續「病」下去,可是沒辦法啊。」

「各位冷靜一下。」藍雪琪罕有地站出來說話。

她道:「目前的情況,有九隊戰隊同時向著我們衝來,看似非常惡劣,但其實要通過這個區域,我們只需要勝出一場罷了,所以根本沒甚麼好怕的。」

「對啊!」

藍雪琪一句話道破箇中關節,眾人聽了都頓時安心些。

「根據剛才的經驗,在這個階段,系統容許兩種模式的賭鬥:第一是在相遇點的「任務賭鬥」,勝負關乎能否繼續前進,也是任務的重點;第二種模式,則是「自由賭鬥」,在無關任務的情況下,戰隊彼此之間可以無限制地作出賭鬥,就為了爭奪對方手上的煉玉符和榮譽點。」

藍雪琪頓了頓,繼續道:

「我們要避免的,是任務以外的「自由賭鬥」。要是在水道中被逮到,這就會變成漫無休止的車輪戰,所有戰隊都會輪著一個接一個地跟我們賭鬥的。雖然我們也不怕,可是就會被耽擱到通關了。畢竟現在⋯⋯已經有七百多人通關了,剩下名額不多,我們要爭分奪秒!」

天佑同學見藍雪琪挺身而出為他說話,心頭頓時感到暖暖的。她對目前戰況所作的分析,非常有說服力,而這也跟天佑同學想法完全一樣。

天佑同學道:「所以我們的行動,是要馬上前進到最近的「相遇點」之中,這樣我們只需要團戰一次,勝出之後,就拍拍屁股進入第三區了。後面那些戰隊,我們根本不用理會!」

「說得對!那我們事不宜遲,這就起行吧!」

眾人駕馭滑板,全速前往最近的相遇點!

「左方有一個相遇點!正好賭鬥剛剛結束了,目前沒有任何人!」

「太幸運了!我們就進去吧!」

眾人趕及在碰上任何一隊戰隊之前,就率先衝進了相遇點。

「成功了!現在我們只管以逸待勞,等待第一隊前來的戰隊,然後便開始團戰!」

沒到一分鐘,就有一隊戰隊進入了相遇點。

「系統訊息:草根一隊,跟高盧大仲馬戰隊,在第四區的2112號玄潭相遇。強制賭鬥發動。戰鬥範圍限制在指定玄潭之內。勝利條件:敵方戰隊的所有隊員,全部掉落水中或被強返。」

「大仲馬戰隊?」

草根一隊的成員,都是從霧影雪山裏跟過來的,對於曾經的大熱門「大仲馬戰隊」,當然是耳熟能詳。

「大仲馬⋯⋯我記得他好像是天佑哥的手下敗將吧?」

在霧影雪山時,大仲馬戰隊曾經長期遙遙領先,並曾經創造過連奪八把悍刀而從未被強返過的紀錄;只是,這紀錄後來是被單飛的天佑同學所打破了。

雪山悍刀行任務的競爭非常激烈,強如奇蹟世代的浩克和東尼,高伊的孫藝珍等,都是曾經在任務中被強返過的(天佑同學也曾被周小柔強返過),因此失敗個一、兩次,並不是天塌下來的事,絕對可以東山再起。

只是,大仲馬的情況是例外的。

據說他被強返之後,在回到霧影雪山的途中,被人偷襲。

本來,在官方的保命系統之下,同學們以強返取代死亡,這可免得天驕之間因為競爭太過激烈而大量殞落。

然而大仲馬被偷襲後,並沒有被強返,而是遭到修為全廢的下場。

一代天驕,竟成廢人!這在榮譽學季,是非常罕見的意外。

而且,由於某種原因(據說是來自於最高會議內圈的壓力),大仲馬遇害一事,不得被追究,不准被追查⋯⋯

大仲馬因而成了吃屎的啞巴,滿嘴委屈卻不得伸冤!

「大仲馬同學不是遭到了意外⋯⋯已經完全失去煉能力了嗎?難道這個戰隊,只是冠上他的名字⋯⋯是為了替他完成心願而繼續運作下去的?」

只見大仲馬戰隊的隊員們,都聚集在相遇點上等好久了,可是系統並未宣佈賭鬥正式開始。

「這班人,好像跟霧影雪山上的那一批,有點不同啊。」

眼前的大仲馬戰隊,雖然還是一律穿上整齊的高盧騎士服飾,可是看起來似乎沒甚麼紀律,列隊列得歪七扭八的,跟天佑同學在霧影雪山上所得到的印象,截然不同。

這些人表情浮躁,又吐痰又抖腳的,似乎有點流氓氣息。

「那個廢物,到底還要爬多久才來到啊?」

「煩死人了!若不是收了他家族的大筆資源,老子才不願帶上這個拖油瓶做任務!磨磨蹭蹭到現在,還未能夠通關!」

又過了兩、三分鐘後,最後一名戰隊成員,才姍姍來遲。

只見此人看起來筋疲力盡的樣子,就連駕馭滑板,都是顫顫抖抖,隨時都要掉落水中般;身上衣衫破爛濕透,就像是個戰場慘敗的騎士,落泊得很;他身材高挑,本來一把秀氣的金色卷髮,如今變成一團糾結,上面還黏了不少泥巴和血跡;此人雖已滿臉鬍渣,又髒又累的樣子,可是細看其五官,仍是有著曾經的秀氣和優雅;唯一不變的,是他那半垂眼皮之下,一雙閃閃有神的目光。

絕對不肯認輸的目光。

「大仲馬同學?」天佑同學見到此人,也是一陣發愣。他沒想到自霧影雪山一戰之後,再次碰面,對方竟然轉變得如此巨大!

像是一個被折了翅膀,打落凡間的天使啊。

大仲馬抬頭見到天佑同學,也是一怔,然後便迴避過對方的目光,露出了自嘲的一笑。

「原來是老對手⋯⋯不,我已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了。對香山的天佑同學來說,如今的我,不過是一條雜魚罷了。」

「別這麼說,我們在霧影雪山,曾有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決鬥。你是我印象中其中一個最難應付的對手。」天佑同學道。他也不是在恭維,對於大仲馬的戰鬥風格和性格特質,天佑同學都是頗為欣賞的。

大仲馬臉上的自嘲更濃了:「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天佑道:「結果你砍掉重練了?」

大仲馬正要說話,卻被自己的隊員一巴掌摑在臉上!

「說甚麼廢話?還要讓本大爺乖乖站一旁看你演這苦情戲?難道你以為自己還是戰隊的隊長麼?你現在不過是由老爸付錢買通關的無能富二代罷了!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這種廢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