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7章.我還未輸!

雖然被隊友甩了巴掌,又被辱罵,大仲馬也並沒有要反擊的意思。他只是淡淡道:「若是你對我那麼不滿,可以直接離隊。」

「我對你不滿,可是我對你家族所付出的巨額酬勞很滿意啊!為了說服我們把你這個廢物帶上,你爸還特地求我們說,不用把你當少爺,依照你的能力給你應有的待遇就可以了。」

「只有一階鬥氣的廢物,我們還肯帶上你打團戰,你就該替我們舔菊花了!還在擺少爺架子?給我滾到後面去!」

「我才不管你以前是甚麼天驕!沒有實力的人,在煉界,是不會得到尊重的!」

每一個隊員,竟然都在你一言我一語地,對曾經的天驕,極盡羞辱嘲笑的能事。

大仲馬默默承受著隊員們的言語攻擊,獨個兒站在最後方,道:「放心,我不會再拖累你們的。」

「哼,你不自己掉下水裏,我們就謝天謝地了。」

就連草根一隊的成員,見到大仲馬現在的境遇,都覺得太淒涼了。

梁凱寧道:「傳聞是真的,大仲馬真的變成廢人了。看來他還不放棄,正在企圖重新修煉呢。」

阮世豪道:「一階鬥氣,大概是等於仙術的煉氣一階吧。他能夠在團戰任務開始後的短短時間內,就重練到這個修為,也算是快了。不過要追趕到相等於結丹的「聖域」,還有漫漫長路啊⋯⋯」

大仲馬戰隊那邊,為首的那個流氓般的男子道:

「別再拖延時間了!綜合戰力只有55點的廢物戰隊,開始賭鬥吧!畢竟我們有兼職在身,就是要帶這個廢物練功,難得碰到你們這種完美的人形靶子,本大爺也不好讓你們太早全滅。」

「擺出戰陣,認真打團戰吧!讓我們把這個廢物帶到連升兩、三階後,再把你們全員強返!」

眾人看向天佑同學。

「天佑哥,我很討厭這班人。」

「可不可以全力出手,強返他們?」

天佑同學道:「為了表現對大仲馬同學的尊重,我們也擺出戰陣應敵吧。讓他們落水就可以了。」

「好!不過我們人數少了點呢,擺風火輪有點薄弱啊。」

「沒所謂,對手不強。」天佑道。

天佑同學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就把整個大仲馬戰隊激怒了。

「對手不強?這種話,竟然出自你這種廢物之口?兄弟們,擺出我們最強的「撕裂列陣」!」

「我們的戰陣,可謂打遍街頭無敵手!這是我們從底層無盡實戰毆斗之中,所發展出來的「打架必勝之陣」!跟你們在學校裏一本正經地學會的那些教科書戰陣,完全不同!」

大仲馬向隊員們道:「別大意了。根據我的了解,草根戰隊的戰陣,也不是從課堂上學回來的。」

「閉嘴!廢物給我乖乖在後面站好!你有甚麼資格教我們怎麼打團戰?」

「真是被這個廢物煩死了!別給他任何練功的機會!我們直接虐殺對手!」

「兄弟們上!」

流氓們把大仲馬推到後方,不讓他有任何加入戰陣的機會,二十多人分為三三兩兩的小組,尤如餓虎般撲過來!

「別嚇到了!我們在街頭打架時,都是直接把對手往死裏打的!」

天佑同學輕輕嘆了口氣。

「怎麼最近總是遇到要把我們往死裏打的對手?同學們之間和氣一點不好嗎?」

天佑同學把茶銅色的手掌,輕放在水面上。

「小虛淵之手!」

頓時這寬達三、四個標準泳池的相遇點,陷入進一個無比霸道的漩渦之中!

「這甚麼邪門的功法!」

「這是本命天賦的能力!這草根一隊的隊長,比想像中要強得多!難道他一個人就代表了整個戰隊的綜合戰力值?」

一瞬之間,大仲馬戰隊就有三、四個人,被漩渦之力弄得失去平衡,掉下水中輸掉了。

「改變陣形!以聖域為核心,組成街壘之陣!」

這大仲馬戰隊的綜合戰力,雖然略低於之前的玫瑰騎士,可是其團隊實戰能力,明顯要高一個檔次。只見在小虛淵之手肆虐之下,對方才不過三、四人落水,其餘的人,還可以重組戰陣,繼續作戰!可見他們適應劣境的能力,非常之高!

大仲馬戰隊改變了陣形,隊中三名成員露出聖域修為,直接放棄滑板,懸浮於水面上,減弱了小虛淵之手對他們的影響!

然後,其他隊員都聚攏在這穩固的三人身邊,煉能力彼此互通,形成三個八人左右的小戰團,像三顆人肉砌成的巨石般,屹立在漩渦外圍,勉強抵抗住吸扯之力!

「好!站穩了!所有人向漩渦中心發射鬥氣劍波!」

「直接轟爆此人,其他雜魚就不足為懼!」

眾人同時釋出鬥氣,二十多道月牙形強勁劍波一同齊射,各色閃光,讓人目眩!

天佑同學祭出了那看起來虛弱不堪的紫金之手,這一次他不拍了,而是把劍波都一把握在拳頭之中!

噗噗噗噗噗⋯⋯

在連環不強不弱的響聲,從紫金之手的縫隙中溢出之後,這二十多人的劍波齊射,就只剩下一團緩緩上升的輕煙。就連爆炸掀起的爆風,都只是僅僅讓天佑同學的頭髮吹起來一點點罷了。

完全壓制!

與此同時,草根一隊的眾人,已經駕馭滑板,借著漩渦之流加速,以草根作轉向支點,朝抱團的大仲馬戰隊衝過來了!

結合小虛淵之手的改良風火輪戰陣:虛淵風火輪!

沒有了小龍小虎,就由梁凱寧和阮世豪,當上前鋒主攻的「刀刃」!

「說我們是雜魚?吃下我的小圓之拳再說!」

梁凱寧施出連環粉拳,一口氣就把一座人肉街壘轟散,其中三人直接落水!

「這女的也是大圓滿!媲美聖域的仙術結丹修為,大家要小心!」到了此時,大仲馬戰隊才慢慢發現,自己對對手的估算,低估得多嚴重。

「還有我呢!」只見阮世豪在另一邊,已經獨力把對手的另一個九人抱團,連同中央的聖域高手,都全部打落水中了。

「你老味!又是結丹強者!一個戰隊擁有三個結丹,綜合戰力只有55點?系統玩嘢啊?」

官方系統要是有人性的話,她才想要投訴有人玩嘢,害她的綜合戰力值估算不準呢!

可是無論誰在玩嘢,對此戰的結果,也是沒有影響的。

大概也才兩、三分鐘左右,眼前就只剩下二十多塊沒有人駕馭的滑板,在隨著漩渦水流漂著⋯⋯

藍雪琪甚至都沒有出手呢。

「賭鬥還沒結束?」

系統並未公佈賭鬥結果,可是眾人放眼一看,大仲馬戰隊那一邊,已經沒有人仍然站在滑板上了。

阮世豪道:「不!你們看看玄潭的邊緣!那裏有一塊滑板,上面只有一雙腿!」

眾人同時放眼看去,果然如同阮世豪說的!

他們看到了一雙小腿,仍然站在滑板上。一柄短劍,把其中一隻腳,釘死在滑板上。

「竟然有不服輸到這個地步的人!」

「唏!」

只見某人的身軀,從水底下硬拗回來,讓自己從滑板上重新站起。這動作像是仰臥起坐般,非常瀟灑,也顯示出此人強大的腹部力量。

此人正是大仲馬。

「嗄、嗄⋯⋯我說過⋯⋯我是不會拖累到任何人的。只是你們⋯⋯也太早就被全滅了吧?」

這話說得那班落水的隊員們,一臉無地自容。

「這樣不行啊⋯⋯我的大仲馬戰隊,應該遠遠不只這個水平才對。」

大仲馬強忍痛楚,把插在腳背上的短劍拔出來,傷口隨即鮮血迸流。不過這都是超循環補充劑可以大致治癒的傷勢。

「繼續。我還未輸。」大仲馬對天佑同學遙遙道。

「好!」

天佑同學再一次施展小虛淵之手!

巨大而有如黑洞吞吸的漩渦,肆虐整個玄潭。

大仲馬對落水的隊員們道:「這漩渦並沒有攻擊性,最大的效果是讓未經驗過的對手防不勝防。其實只要挨過第一波的適應期,就可以大致應付過去。」

只見大仲馬凝神專注地看著擴散而來的漩渦之力,微微顫抖的雙腿,也驟然穩定下來。他沉下了腰,巧妙地操縱滑板,順著漩渦水流滑動!

他一直靠在距離天佑最遠的玄潭邊緣,讓漩渦的影響力減至最低。

「除了儘可能遠離中心點之外,還得要注意利用玄潭的各種地形特點。」大仲馬把滑板頂部壓高,然後踏在一塊凸出的石頭之上,借力向外反彈,讓自己一直跟漩渦保持距離,不被吸扯向中心點。

這華麗的炫技,讓草根一隊看著都讚嘆不已。

「這是雪琪姐姐展示過的高階技巧!想不到大仲馬同學都能做到!」

「完全是純技術,幾乎不需要借助煉能力,就能夠在小虛淵之手的影響之下,自在滑翔⋯⋯」

大仲馬的炫技,卻沒有說服到自己的隊員們。

「你會玩滑板,又有何用?你縱是輸不了,卻又能贏得過他們麼?」

「你這樣做不過是浪費時間!不如快快輸了,再把進度追回來吧!」

向來溫文爾雅的大仲馬,突然大怒。

「你們沒有羞恥心的嗎?」

這一吼,甚至讓這些完全瞧不起他的隊員們,心裏都是一怯。

「大仲馬戰隊的目標,從來沒有改變過:就是要爭取團戰第一,以及新生王的榮譽!這一次兵敗如山倒,是技不如人,我無話可說。可是,若是我們繼續晉級下去,總會有跟他們再次碰頭的機會,到時候,難道我們又要重覆一次今天的屈辱?還是以後每次見到他們,都是直接放棄算了?懷著這種想法的人,還可以稱得上是煉能力者嗎?」

不少隊員們已被大仲馬責備得羞愧不已。有些固執的,則還想強辯,卻一時尋不出合適的話來,只能啞口無言。

「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如何破解這個戰陣之法,給我好好看清楚!若是下一次跟草根戰隊碰頭,你們還是輸得這麼難看,哼,我仲馬家族不需要這樣的垃圾!」

「講得好!」

竟然是草根一隊那邊,在對大仲馬的發言喝采起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