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0章.魔法入門

對大仲馬的反應,天佑同學簡直是傻眼了。「這麼囂張?收了我的贈禮,還拒絕跟我交朋友?我也服了你了。」

大仲馬帶著歉意道:「請你諒解。自從遭遇過被最信任的兄弟背叛之後,我暫時還不能夠再對任何人交心。」

「咦?這麼巧啊?不久前我隊裏也有一個兄弟叛出了。我們真是同病相憐啊!哈哈哈⋯⋯」

「這兩個傻子。」藍雪琪看著這兩個人,除了連翻白眼之外,都不知道該如何反應了。她心裏想:這大仲馬明明就已經對天佑推心置腹,但嘴裏還在說甚麼不能相信人;天佑就更搞笑,明明他自己就剛經歷過蔣小凡的背叛,轉過頭來又去跟大仲馬稱兄道弟,好像完全沒有留下陰影似的。

一個是多愁善感,一個是神經大條⋯⋯這樣的兩個人要是組成戰隊,大概可以取名為「怪人戰隊」吧?

大仲馬道:「這麼貴重的石頭,我絕對不能夠無償收下。不如就當成是交易吧。我收了你這把石頭,會付給你大致相等的代價。」

天佑同學道:「好啊!大仲馬同學,你打算給我甚麼好東西?」

大仲馬幾乎馬上就後悔自己提出「交易」這個建議來了。天佑同學何許人也,跟他同樣是天驕!天驕就是有吸引奇遇和寶物的命啊。

那把石頭對於目前的大仲馬來說,實在是太過重要!以「同等代價交易」的話,就是說大仲馬拿出來送給天佑之物,對天佑的重要性,要跟那把石頭對他一樣!

不好想,不好想啊!說不定拿出神物級數的寶貝來,對天佑同學這種渾身寶的人來說,都只是雞肋⋯⋯這樣大仲馬要拿出多少寶貝,才能夠達到「同等代價」?

大仲馬唯有從「天佑同學正好有需要」之物著手去想⋯⋯

他道:「嗯⋯⋯你有沒有正在經歷甚麼修煉瓶頸,或是手頭有些無法使用的法寶之類的?」

「這我也不好說。不過在我的儲物腰帶裏,確實是有不少莫名奇妙,不知道用途的東西。」

「我可以看一下嗎?」

「可以。」

天佑同學還真的把儲物腰帶中的寶物,逐件拿給大仲馬看。這種完全沒有防備之心的舉動,甚至連草根一隊的隊友們,都大為詫異。

「看來天佑哥已是完全把大仲馬同學當成自己人了。」

「真不愧是天佑哥,器量果然不凡。」

對於天佑同學竟然毫無顧忌地向自己展示收藏,大仲馬雖沒有表現出來,其實內心卻是非常震撼的⋯⋯若是立場倒轉,大仲馬又會願意把儲物腰帶中的收藏,逐一向天佑同學展示嗎?

應該不可能吧?若是在被追背叛之前,或許是有可能的⋯⋯

大仲馬故意提出要看天佑同學的儲物腰帶,其實也有測試的意思,結果天佑同學真是腦袋少根筋,完全沒有防備之心。

當然,天佑同學還是可以自己衡量,該把甚麼拿出來給大仲馬同學看。真正的底牌,他還是可以藏著的。

天佑同學向大仲馬展示的,主要是從下水道中得來的物品,諸如使魔之蛇的眼珠,海牛族的心瓣等⋯⋯這些東西大仲馬一件都不認識,只是憑直覺判斷都是些極之珍貴的寶貝。大仲馬越看越是汗顏,心想他自己已經是容易挖到寶物的體質,這些好東西就是出自虛淵玄潭範圍之內,可是他卻一次都沒有遇到過!

大仲馬臉都開始紅了,他有點擔心自己沒有價值相等之物,可以換取天佑同學那一把發酵滌罪石了。

「咦?這是魔法系統的法寶?」

大仲馬看到天佑拿出了一套五把的白色長戟。這套長戟,是天佑同學在霧影雪山時,完成了隱藏成就「一致對外」所得到的獎賞。

「這套法寶我得到了一段時間,可是都不知道該怎麼使用。大仲馬同學可以教教我嗎?」天佑道。

大仲馬凝神細看著這套長戟。大概他也擁有類似鑑定眼鏡之類的道具,看了一會兒後,他猛然驚覺,大失優雅地喊道:「這不是蘭⋯⋯」

說到一半,他才收細了聲音,對天佑同學悄聲道:

「以我所知,這套長戟,名喚「蘭斯洛之怒」!這套法寶的詳情我雖然完全不知,可是「蘭斯洛」這個名字,可是撒克遜的傳說!我們高盧早在遠古時期,就已跟撒克遜是死敵,據說「蘭斯洛」這個人,曾經就讓我高盧的不少傳說級強者慘遭殞落!這甚至已是遠在「重煉時代」之前的事了⋯⋯」

「還「遠在重煉時代之前」啊⋯⋯」天佑同學看了看藍雪琪。藍雪琪搖著頭,表示她也沒聽說過此事。

「高盧和撒克遜,都是歷史非常久遠的民族,雖然如今還算是興盛,不過已遠遠不及古時的輝煌,否則的話,我們也不會只屈身於當帝京的一家分校。不過我說的這些所謂遠古史,只是高盧民間歌謠的內容,真實性已經無從考究⋯⋯重點是!」

「被冠上「蘭斯洛」之名的法寶,大概跟這位強者多少有點淵緣。這是一件不得了的大法寶,不過可惜,天佑同學,你是無法使用這件法寶的。」

「為甚麼?」

「因為你完全沒有魔法方面的修為。身上沒有魔力,根本不能催動魔法系的法寶啊。」

天佑同學一搥敲打掌心:「那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的話,我應該花少許時間,讓自己在三大系統都起碼跨入門檻啊。」

大仲馬一聽,頭上就長起一對魔鬼之角來。

「嗯嗯。天佑同學,你有多想要使用這套法寶?」

「當然是馬上吧!虛淵風火輪剛剛被你破解了,我心裏就在想,或許我們也不能夠以一個戰陣就走到最後了。要是有多一套新的戰陣,至少讓戰隊有改變戰術的空間!」

「原來這是戰陣法寶啊。」大仲馬心裏想。其實他對這套蘭斯洛之怒,真的知之不多。

「天佑同學,要是我能夠讓草根一隊使用得了這套法寶,這方法的價值,應該也足夠跟那一把石頭相抵了吧?」

天佑道:「可以!就這麼決定吧。」

大仲馬從他的儲物腰帶中,拿出了一疊薄薄的小書,遞給天佑。「拿去,這裏有六十幾份,應該怎麼也夠用的了。」

「這是甚麼?」天佑接過了這些小書,就封面看起來,有點像是給小孩子看的童話故事⋯⋯

「學習曲線為1的魔法入門。」大仲馬道,臉上露出了「終於上當了!」的表情。

草根一隊們的頭上,滿是豎線⋯⋯然後爆發出大抗議!

「魔法入門?給我們魔法入門,去換取我們一大把的發酵凝丹石?」

「虧大本了!天佑哥中計了啊!」

「奸商!大仲馬同學,我看錯你了!想不到你原來是這麼陰險的人!」梁凱寧本來對大仲馬的印象甚好,如今印象前面那個「好」字,要改為「極差」了。

大仲馬心裏可爽了啊!剛才輸給草根一隊而心生的鬱悶,都一掃而空了。他強調道:「剛才天佑同學已經確認過交易成立,想要反悔,已經不可能了。」

眾人的視線,盯得天佑同學好大壓力啊。

「咳嗯,」天佑同學乾咳一聲,為自己找借口開脫道,「法寶的價值嘛,是在於其當下的實用性。我們確實是需要魔法入門,好讓戰隊能學會一門新戰陣啦。」

藍雪琪除了翻白眼外,也不知道還可以說甚麼了。

天佑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沒事怎麼會帶著大批魔法入門到處走⋯⋯」

大仲馬道:「這是魔法系統修煉者的必要配備啊!為了抗衡近年仙術在煉界不斷普及和強勢的趨向,我們把普及魔法視為是守護傳承的使命。呵呵⋯⋯這麼一來,我又增加了幾十個的「業績」了。」

在魔法系統主導的分校,原來會有這樣的想法,天佑同學也真是長見識了。

大仲馬再次向草根一隊鞠躬。

「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在團戰階段就跟你們再見。不過當我們重遇之時,我將不會對你們有任何心慈手軟的傾向,這是為了好好報答你們給我們狠狠一敗之「恩」啦!」

草根一隊五味陳雜地起程了。跟大仲馬糾纏了這些時候,都不知道自己是賺了還是虧了。

天佑同學等人在水道上穿行,進入了第三區。

「大家把握時間,先把魔法入門學習了吧。」天佑道。

草根一隊確實是一個專修仙術的戰隊,隊上完全沒有人修過魔法。每人拿過一本魔法入門,一翻開,幾乎就氣到全員跌落水上。

「小朋友,你好,歡迎你來到充滿趣味的魔法世界喔。我是魔法小龍姐姐,是小朋友最喜歡的魔法生物⋯⋯」

根本就是兒童繪本。

不過這也可以看到高盧此等傳統強校的底蘊。人家有潛質的煉能力者,在小時候就已經入門魔法系統了。

「系統訊息:天佑同學跨入魔法系統門檻,成為等級一的魔法學徒。」

眾人成為等級一的魔法學徒後,魔法入門書就完成使命,消失了。

「這大仲馬也夠吝嗇的,讓我們多升個幾級會死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