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home/warmislan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storefront/inc/storefront-template-functions.php on line 441 發表迴響

第395章.最惱人的相遇

眾人在通往第一區的水道中滑翔著⋯⋯

梁凱寧問道:「天佑哥,根據通關條件,我們戰隊的人數,是需要滿編制的32人吧?」

「對啊。」天佑道。

「可是,我們在跟刑天哥他們合併之後,目前的隊員人數也只是31人,正好缺一個人呢⋯⋯」梁凱寧沒有直接說出名字,但缺少了的那個人,明顯就是叛出了的蔣小凡。

「所以我正在煩惱啊⋯⋯」天佑同學撓著頭,「這個情況之下,哪兒找來一個落單的啊?」

阮世豪道:「要是我們早些想到這一點的話,之前就應該試試邀請大仲馬同學入隊。剛剛那個孔今輝也不錯。」

「現在才說是太遲了。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且看之後情況如何吧!」

第一區的地形非常簡單,就是一條長長的直線水道,完全沒有分叉道,盡頭就是唯一的相遇點。

這一區目前正在「交通堵塞」中,因為相遇點正在進行著任務賭鬥,在草根一隊之前,就已經有三個戰隊在相遇點入口處前「排隊」,等待前面的賭鬥結束,便輪到他們進去。

「我們目前排在第四隊,算起來也有機會通關吧。」梁凱寧算過之後,頓時有點放心。

因為相遇點的任務賭鬥,是以兩個戰隊為一組進行的,勝了就通關,敗了就要退返到第二區。按照目前的進度,待正在進行的賭鬥結束後,勝出者又會佔了最後三個戰隊名額中的一個,而剩下的兩個名額,就應該由目前等著的四個戰隊,以兩隊一組進行賭鬥爭奪。草根一隊目前排在第四,理論上有機會爭奪最後的通關名額。

這也是為何在草根一隊前面的三個戰隊,都是乖乖的在水道上排隊,並沒有先行就大打出手。因為他們算過自己的位置,還來得及通關啦。關鍵一戰就在眼前,誰都不願意旁生枝節,展開無謂的戰鬥。

除非,要是後面再來一隊第五隊的話,可能就會突然變成大混戰,由五個戰隊爭奪四個進入相遇點的名額了。

而對草根戰隊來說,除了勝出任務賭鬥之外,讓隊員人數湊滿32人,也是通關的必要條件。不過目前正在第一區等候的戰隊,都是滿編制的,想要從他們那兒拉一個人過來,也不是那麼容易。

沒多久,相遇點的賭鬥結束。

元氣戰隊勝出,成功通關到第三階段;至於落敗的明將戰隊,則要被退返到第二區,以及禁足一個小時⋯⋯明將戰隊可以說是臨門飲恨,肯定失去通關的機會了,不過這也是優勝劣敗,無話可說的事。

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簡單生活」戰隊,以及「豪園戰隊」,在相遇點清空了之後,便同時魚貫進入,準備展開下一場的任務賭鬥⋯⋯

可是!

當兩個戰隊的成員仍然在進入相遇點時,系統地圖竟然彈出了「正在賭鬥」的訊息!

而且,並不是任務賭鬥,而是不計算在通關條件裏的「自由賭鬥」!

「他們瘋了麼?」無人能夠理解,這兩個戰隊為何在相遇點的入口處,就心急先打起來?

「不可能的!讓我看清楚是甚麼回事⋯⋯」陳大星把腕錶地圖放大好幾倍,仔細看清楚那些纏在一起的光點⋯⋯他雙眼猛地一睜,幾乎連眼球都掉下來了!「咦?怎麼回事?正在賭鬥的,並不是「簡單生活」和「豪園戰隊」!」

「不可能!地圖顯示的賭鬥位置,確實是這兩個戰隊目前的所在地啊!」

「有一枚光點的顏色改變了。」陳大星道:「⋯⋯簡單生活戰隊有人兵變了!」

「兵變?那是甚麼意思?」

在滿員32人的簡單生活戰隊中,突然有一個人宣佈脫離隊伍!

「完全無法理解這個人的行動!為何就在通關前夕,竟然要獨個兒脫離戰隊?」

這個變成單兵的光點,就站在相遇點的入口,擋住去路,把「簡單生活」和「豪園戰隊」的一半隊員,都卡在相遇點外!由於兩個戰隊的所有成員都還沒準備好,所以任務賭鬥無法觸發。

那個人在兵變之後,隨即就向前同伴「簡單生活」提出強制自由賭鬥!

戰鬥的過程,還不到十秒。

簡單生活戰隊,遭全員強返!

接著,那個兵變者又向豪園戰隊發出強制自由賭鬥⋯⋯豪園戰隊,也遭全員強返!

接下來,本來排在第三的「薩利亞」戰隊,隨即全員衝上去,挑戰這名仍然卡在相遇點入口的兵變者⋯⋯

又是全員強返收場。

太狂了。

根本是不講理的破壞和無意義的殺戮。

這個時候,草根一隊已經知道這個兵變者的身份了。

梁凱寧道:「⋯⋯竟然是他。」

汪小龍氣得幾乎發瘋:「我已經完全不能理解這個人了⋯⋯他到底想要怎麼樣?唯恐天下不亂麼?」

藍雪琪和天佑同學對看一眼。她道:「他是故意衝著我們而來的嗎?」

「⋯⋯應該是。」

刑天摩拳擦掌:「這煩人傢伙,讓他嚐嚐本少的拳頭吧。」

這位兵變者,在脫離了簡單生活戰隊之後,成立了一個一人戰隊⋯⋯

「小凡戰隊」。

草根一隊駕馭滑板來到相遇點之前。只見有一名滿頭亂髮,高大壯碩的男子,正負手分腿站立著。他赤裸的上身,滿是因各種傷勢而留下的疤痕⋯⋯

「我們又再見面啦,天佑哥。」

蔣小凡對天佑同學露出了既陰險又猙獰的笑容。

汪小龍首先就站出來指罵道:「蔣小凡!你真的是很煩人呢!你得到無漏結丹,揭開自己的底牌之後,不是想要大出風頭,震驚帝京麼?你就去啊!快快通關追回進度,把那些奇蹟世代啊,沙皇戰隊甚麼的,通通踩在腳下啊!你還在死賴著不走幹嘛?」

汪小虎道:「像你這樣的人,我多見一秒都覺得嘔心!你不會不知道自己在草根戰隊已經神憎鬼厭了吧?你還要出現在我們面前,難道不會覺得自討沒趣?」

刑天冷哼一聲,道:「蔣小凡,你的目的,就是想要阻止草根戰隊進入第三階段團戰麼?別婆婆媽媽的了,開打吧!」

只見蔣小凡並沒有任何行動。他只是在「嘿嘿」的笑著,笑聲越來越大,漸漸演變成捧腹大笑!

「刑天哥!你好會講笑話!小的、小的又怎麼會阻攔大家通關呢?絕對不可能的!」

天佑道:「那你到底有何目的?」

「天佑哥啊!你是最懂我小凡的,不是麼?我此時出現,當然是為了幫助草根戰隊通關啊!為了幫助大家,我甚至又當了一次背叛者!我把擋在草根戰隊前面的所有競爭者都強返了,這番心意還不夠明顯麼?」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根本猜不透蔣小凡的想法。

蔣小凡拍了拍前額:「好吧好吧,我就說實話好了!本來呢,我是一心打算隨便加入一個戰隊,隨便通過第二階段再說的。可是當我們在第一區乖乖排隊等待的時侯,我見到草根一隊出現在第一區⋯⋯咦?這麼巧又碰上了啊?然後我查看了一下,很好,天佑哥跟刑天哥兩隊合併了,可是不好啊,他們還缺了一個人,那個人⋯⋯本來就是我嘛!」

「然後我就想:要是草根戰隊最終因為人數不足,而在第二階段就被淘汰的話,小的⋯⋯實在是難辭其咎啊!所以我就決定離開那個叫甚麼生活的雜魚隊,回歸老家!嘿嘿嘿⋯⋯」

「你想要回歸草根戰隊?哈哈哈哈⋯⋯」汪小龍哈哈大笑,「你不要笑死我了!你這個反骨精,難道你以為我們會接受你嗎?」

「想要打就快點開打吧!還等甚麼?」刑天手都癢了。

蔣小凡只是擺了擺手。

「可是你們不讓我加入的話,你們人數就不夠,這樣是無法通關的。」

「我們的事,用不著你來擔心。」天佑冷冷道:「該怎麼拉隊員進來,我們自會想辦法。」

蔣小凡道:「可是,我不會讓你們拉得到隊員的。從現在起,我會把所有進入第一區的戰隊,全員強返。你們基本上不會有拉人的機會!」

「你!」

「而且,我還不會讓他們痛快地死喔!我會先把他們的手腳全部敲斷,再逐個踢落水中,讓他們受盡遇溺之苦,最後才被強返!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因此而留下永遠的陰影,異能者生涯從此就毀了呢?」

「蔣小凡!跟我打一場!」刑天怒氣沖沖地撲過去。

「刑天哥!我要先警告你一下,你一宣戰,可就是草根一隊對小凡戰隊的團戰哦!在這最後關頭,要是你們當中有誰不小心被強返了,那可就絕無機會通關了。而且你們現在人數已經不足,要是再被我隨手強返掉幾個人的話,通關的機會就更渺茫了。你自己想清楚!」

「那我就先退隊,再打你!」

「那是沒用的。早在霧影雪山階段,就已經沒有了一對一的團戰制約啦!你一向我宣戰,我就隨即對草根一隊宣戰,到時候即使以刑天哥或天佑哥的大能,就算你們能夠在一秒鐘內把我強返,又能阻止我在剎那之間,隨手就滅掉你們幾人陪我麼?」

刑天氣得渾身顫抖,他朝天吼道:「可惡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