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8章.內圈又有新來客

時間回溯到不久之前。

在榮譽學季中央聯席會議內圈,有一個本來非常失落的大人物,如今又突然意氣風發起來。

「哈哈哈哈⋯⋯不愧是我的學生!真正的天驕,是不可能被毀掉的!即使稍受挫折,也不過是浴火重生,超脫突破的契機!」

此人正是大仲馬的家庭教師,帝京本部風紀副總長基爾。

「基爾大人,恭喜你。」

幾名出身自高盧分校的高層,紛紛過來跟基爾抱團互相祝賀。

不過即使是高盧人,他們的反應也不及基爾這麼強烈。因為大仲馬雖是天驕,放眼於傳統強校高盧,也不過是在新生當中比較突出的一位。

帝京共有六個年級,而高盧在每個年級都最少有一名天驕,而他們都在榮譽學季都處於競爭最激烈的階段,都是值得注目的戲碼。更不用說是最有機會問鼎狀元王的五、六年級了。

也因此,大仲馬在虛淵玄潭的機緣和重新崛起,也並未引起內圈的特別注目。甚至整個新生層級的競爭,目前也不是最受到矚目的。

雖然喬布斯和特朗普的出現,曾讓大家特別關注到所謂的「奇蹟世代」,而當奇蹟世代眾人果然在新生級別以壓倒優勢遙遙領先時,大家也就是「果然如此」,反而接受事實而把注意力又轉回到狀元王去了。甚至連喬布斯和特朗普本人,目前都沒有在關心奇蹟世代,因為他們的表現實在是太穩了,在新生王戰之前,根本沒機會讓他們展示出足以震驚整個帝京的實力。

新生王和狀元王之間,不管是實力和在帝京的關注度,也實在是差距太大了。

即使,即使目前在內圈出現的五名重煉強者,看來都是衝著新生那邊而來的,可是目前並未出現甚麼爆炸的話題⋯⋯

直至那個人的出現。

一名身高兩米多,滿頭亂髮,粗眉大眼的中年男子,驟然出現在內圈。此人身穿黑色道袍,上繡銀線邪魔亂舞畫像,寬闊的背後,駄著的是四把大劍,極之惹人注目。

此人的出現,讓內圈所有人都大為震驚!

「是、是他!」

「他怎麼還會在帝京出現!他到底⋯⋯有何目的?」

由於此人名氣太大,他的個人資料,在內圈已經不是秘密!

「此人就是曾經讓帝京近乎滅校,曾長期佔據帝京頭號通緝犯之位,被認為是校史上對帝京威脅最大的三個人之一⋯⋯」

「他就是那個跟劍神赤城齊名,讓仙術系統在煉界聲名鵲起,並最終擠身三大異能系統的傳奇人物!」

「傳說此人每一次現身,都會為帝京帶來極大的麻煩!雖然近年偶爾會聽說他在煉界各處,物色資質詭奇者收為弟子,似乎想要圖謀甚麼,甚至聽說在帝京之中,也有安插著此人的苗子!不過這也沒甚麼大不了,帝京作為煉界第一層霸主,向來是各路強者們培養弟子的農場⋯⋯」

「可是一直以來,都是只有不斷聽到此人的傳聞罷了,如今他本尊之身突然出現,難道表示將會有甚麼大事發生?」

就連在帝京足以翻雲覆雨的兩人,喬布斯和特朗普,都對眼前此人頗為忌憚。

「鬼厲道人。」喬布斯看向此人時,似乎從他那冷靜深沉的目光中,生出了一股躁動的怒火。

這亂髮中年男子,就是鬼厲道人!

他看著喬布斯,用手指按著太陽穴,皺著眉頭似是在苦思:

「⋯⋯啊!你不是花旗那個沒趣的小娃兒?嘿嘿嘿嘿⋯⋯本道人雖然瞧不起你們這些碧眼藍眼的洋鬼子,可是也不得不說,你們花旗分校所培養出來的崽子,實在是很理想的沙包啊!我的徒兒們,都從痛毆你們的天驕當中,得到了很大的成長!」

喬布斯壓制著他的怒氣,道:

「就是你,在五十多年前,曾經讓花旗分校一整代的天驕,全部殞落!害得剛剛接手花旗分校的我,幾乎成了讓花旗分校破產倒閉的千古罪人!」

鬼厲道:「呵呵⋯⋯這又跟我何干?我的徒兒們修煉得有點悶了,想要找些對手切磋切磋,看上你們這洋鬼子分校,是給你們面子呢。」

鬼厲繼續道:「所謂煉界,就是煉獄!煉界是一個可以讓異能者實現任何事情的野心之地,而野心之地,永遠都是無比殘酷的!因為若是我們的野心互相抵觸了怎麼辦?死戰一場,然後活著的人,就可以實現野心了!你們當年那一批甚麼「花旗天驕」嘛,被別人吹捧成是校史上最強的一個世代,這不是很龐大的野心麼?最終,這股野心,卻成為了我手下徒兒們的養份,真是謝謝了!」

「不過小子啊,你當年背了隻這麼大的黑鍋,如今不是還混得好好的嗎?要多謝本道人給你的磨礪啊!嘿嘿嘿⋯⋯」

喬布斯並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經鬼厲道人提起這件往事,更是怒火中燒。想當年,他是如何千辛萬苦地收集到這一批天驕,正打算憑他們為花旗分校創造出前所未有的盛世!

可是,這批天驕還未培育成真正的強者,就被全數打回凡夫⋯⋯喬布斯每次回想起這件事,都是心如刀割啊⋯⋯

「慢著!」喬布斯突然想道:「鬼厲,你這次突然出現,難道又想要再來一次天驕大屠殺?」

鬼厲道人嘿嘿大笑。這笑聲在內圈中迴蕩,聽得在場不少強者,都是毛骨悚然。

特朗普插話道:「難道⋯⋯鬼厲大人覺得今年花旗的「奇蹟世代」,對你的徒弟們來說,已經成為了實在的威脅,所以想要趁他們還是新生之時,就盡早消滅,免得他日他們代表花旗分校,殺上你的門派上去,以報五十多年前的一戰之仇嗎?」

特朗普看來並不怕鬼厲道人的樣子,他越說越興奮道:

「竟然被鬼厲大人如此瞧得起,這真是對我這個「奇蹟世代」的總負責人一個最高的榮譽!也是對「煉能力者補完計劃」的一個最好的宣傳廣告!要是「奇蹟世代」能夠在世人面前,打倒鬼厲道人的傳人,那就更是完美了!」

鬼厲道人陰冷一笑。

「吵吵嚷嚷的,你是誰啊?這裏是你有資格說話的地方?」

鬼厲道人的一頭亂髮,無風自動!特朗普整個人突然被甩上高空,撞到了內圈結界的頂部,再重重跌下來!他頓時血流披面,不省人事!

「弱得可笑,甚至沒資格死在我的手上。」

鬼厲道人也不理會喬布斯等人,逕直在其他人忌憚不已的目光中,走向某個雖然看來低調,卻是怎麼都低調不起來的角落。

「金,我們各自看好的人,命運似乎糾纏在一起啊。」鬼厲道人對金道,「真是想不到,本道人難得看上了一頭不錯的崽子,豈知道他在跟我之前,就已經跟你的崽子結成兄弟好友⋯⋯由兄弟好友發展成宿命仇敵,這戲碼似乎很引人入勝啊,你說不是嗎?」

金並沒有理會鬼厲道人,正在全神貫注地「立蛋」呢。好不容易,蛋立起來了,這才讓他鬆一口氣。

「我的立蛋術終於又突破一階了,蓋茲,你要認真地追上來啊!」金轉過頭來,看向鬼厲道人: 「咦?這位大叔,我們認識的麼?」

這番話,說得整個內圈的人,都禁不住地倒吸一口涼氣:若是這裏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鬼厲道人的話,你大名鼎鼎的金竟然說不認識,那豈不就是在擺明挑釁對方麼?

不愧是「謎之重煉」!

難道他想要在此掀起兩名重煉強者間的大戰?

只見鬼厲道人又在嘿嘿大笑。

「金,本道人已經上過一次當了,難道你以為我會蠢到又中一次同樣的計嗎?我是不會再被你激怒的了。」

金撓撓頭:「不好意思,我對於雄性生物,向來記憶力很差。這你也知道的。」

鬼厲道:「帝京首席工蜂,多虧你,十年前本道人最看好的女弟子,因為你而叛出師門了。這究竟是多大的一筆損失啊,我那位前女徒兒,可是有機會成為重煉的!」

鬼厲說的這番話,竟然讓金驚得冒出冷汗來。

「求求你別在這兒說出來啊!你不管我的小命,也要愛惜你自己的!」

只見在金的身後,有一名清秀的女子,正在津津有味地看著平板上播放著的高麗電視劇集。可是,她那纖纖的身影,卻在有意無意地釋出一股殺氣來。

「剛才你們在說甚麼?」

金搶著回答道:「剛才鬼厲說,他的好徒兒兼供他洩慾的禁臠,被我某天順手救走了,他看不過眼,想要向我尋仇呢!」

「禁臠?」只見那名清秀的女子,以鋒銳的目光,盯著鬼厲。

「鬼厲,你應該知道,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欺負女人的賤男人了?」

「你老公在胡說八道啦!」鬼厲連忙解釋道。他心裏在想:恐怖的小凌,誰敢惹她啊?這世道真的變了,她也是,金也是,兩個出道才二十年的小屁孩,如今竟然跟他平起平坐地說話!煉界真是個無比殘酷的地方啊!

「你們兩個安份一點,別騷擾我看電視劇。」

金和鬼厲對看一眼,都是一副「好險啊!」的表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