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0章.道台受損

砰!

蔣小凡雙膝跪在地上,嘴巴不住地在咯血。他的雙手在捂著胸口,可是那傷口實在是太大太深,怎麼捂都止不住瘋狂噴出的鮮血!

在場親眼目睹這一幕的草根一隊眾人,都是目瞪口呆,有點難以置信的樣子。

「說起來,我幾乎沒有見過蔣小凡受到比皮外傷更重的傷勢!我還以為這傢伙的身體是無敵的呢!」

「在霧影雪山,多少天驕強者的必殺大招,蔣小凡都能夠不痛不癢的接下來!我還以為這一戰,大概會是五五之爭,甚至天佑哥可能會陷入苦戰吧!可是想不到,蔣小凡竟然被天佑哥一招就玩完了⋯⋯」

「果然天佑哥平日雖然嘻嘻哈哈的,可是一旦認真起來,就是屈機!」

蔣小凡大概也沒想過,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強橫肉身,竟然會受到這麼嚴重的破壞。而且,對方僅僅是拍了一掌罷了!

「我的不朽之體,原來還沒有練到家嗎?哼哼哼⋯⋯要是被師父看到了,肯定又會被他狠狠責罰的了(吐糟音:他已經看到了)。

這一戰不只是敗了,更是屈辱的大敗!

蔣小凡盯著天佑同學,嘿嘿獰笑道:「天佑哥,打得好。不過很可惜的,這一場賭鬥的勝負,註定你最終還是會狠狠的敗給我,沒有任何懸念。」

「為甚麼?」天佑道。

「因為以個性而言,不管天佑哥怎麼全力出手,也是不會有把我蔣小凡徹底摧毀掉的狠辣之心。若只是單純的強返,只會令我心裏累積強烈的不甘和忿怒!當我卷土重來時,無疑將會大幅變強,突破的速度,遠遠超過所有人的想像!到我們下一次交手之時,我將會超越你!到那時候,我蔣小凡是絕對不會讓你有卷土重來的機會!」

「沒所謂。」天佑同學聳了聳肩,「反正我已經宣告過:以後見你一次,就把你強返一次!你不要忘記,你還欠我兩條命呢。」

「嘿嘿⋯⋯嘿嘿⋯⋯天佑哥,我們很快就會再見!說不定轉過頭來,我就會在你背後給你一記棍子!」

蔣小凡身影漸漸消失。

蔣小凡,強返!

「總算把蔣小凡這個「煩膠」打跑了!我渾身一陣輕鬆啊!」刑天道。

「真的!跟蔣小凡在同一個戰隊裏,每一秒都是折磨啊!他也不用祭出甚麼人間煉獄籠牢來了,他本人就是「人肉煉獄」啊!」汪小虎道。

「多謝天佑哥替我們報仇了!只要他以後見到我們就跑得遠遠的,我想也就算了吧。」陳大星道。

「若是他能夠如此乾脆,就不叫作「小煩」了。他剛才就咬牙切齒地說要卷土重來啊⋯⋯」汪小龍道。

「別再提起那個人了!天佑哥!你剛剛的那一招,又是不知藏了多久的底牌吧?用蔣小凡來試招,真是太過厚待他了!」梁凱寧道。

「峰火掌心蓮?那是蓮花形態的暗器小劍嗎?很帥氣呢天佑哥!」

刑天滑著腕錶,看了看戰隊的未分配獎勵,嚇到鼻涕都噴出來。

「這蔣小凡應該是第一次被強返吧?他的家當好那多!有兩百多塊煉玉符,五十多萬的榮譽點⋯⋯爽啊!打劫面目可憎的人,就是精神爽利,有益身心!」

正當眾人在你一言我一語地表達興奮之情時,身為主角的天佑同學,卻是兩眼一翻⋯⋯

「砰!」的一聲,天佑同學渾身脫力地倒下來了。

「天佑哥!」

「天佑兄弟!」

眾人都嚇了一大跳!剛才天佑不是一招強返蔣小凡,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傷的嗎?怎麼竟然倒下來了?

刑天扶起天佑,讓他坐在地上休息。只見他面色和嘴唇都是一片蒼白,剛才拍出掌心蓮的那隻手,在劇烈地抖動著⋯⋯

「剛才那招⋯⋯峰火掌心蓮,也是我剛剛領悟出來的,似乎遠遠超過我目前水平能夠使用的程度⋯⋯」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天佑哥中了蔣小凡的暗招!原來只是消耗過度嘛⋯⋯」

「來來來!超循環一瓶喝下去!不夠的話,就兩瓶!反正這些東西我們多的是!」

刑天餵天佑同學灌下兩瓶超循環⋯⋯

「咳咳!」天佑同學竟然猛地咳嗽起來,把喝下去的補充劑都咳了出來!

身體不肯吸收!

「這身體反應也太奇怪了!這超循環補充劑,不是在瀕死時喝下去,都能瞬間恢復的嗎?」

藍雪琪也在皺眉,表情是疑惑的:「應該不可能是虛耗過度,他不是修煉了天草秘法第五卷,體內有源源不絕的神木之力嗎?天草堂的人,是最不可能會出現虛耗過度的。」

「那到底是為甚麼⋯⋯」

啪裂啪裂⋯⋯

天佑同學體內又再生出可怕的破裂聲!

「這種破裂聲音跟剛才不一樣!剛才的破裂聲,應該是那蓮花形小劍變化形態之前所發出的聲音吧。」

「那這一次⋯⋯是真正的爆體嗎?」

刑天揪起了天佑同學的上衣,大手按壓著他的腹部各處。「內臟應該沒有問題⋯⋯」

天佑同學稍稍回過神來,他勉力地道:「你、你別乘機非禮我⋯⋯我⋯⋯這是道台承受不住啦!」

「這是過度燃燒道台出現的副作用?」

「這就糟糕了!道台是仙術的根基,要是有損的話,有可能會導致修為折損⋯⋯」

啪裂啪裂⋯⋯

天佑同學體內繼續響起破裂聲!

他整個身體,竟然開始有時隱時現的傾向,開始變得透明!

「天佑同學不會是要觸動強返了吧?」

天佑道:「我的道台⋯⋯仍然在不斷破裂之中⋯⋯這峰火掌心蓮,實在是太過霸道!不只是在使用之際,把我的煉能力全部抽乾,在收招之後,還在大量抽取壓榨著我的煉能力,以作補充!即使我的神木之力不會枯竭,我的道台⋯⋯卻是完全無法承受這樣的輸出⋯⋯」

說罷,天佑似乎又即將失去意識!

「天佑兄弟!」

「讓我來!」藍雪琪同學蹲了下來,從刑天手中接過了天佑。她把天佑抱在懷裏,讓他的頭靠在她的胸前。然後她的拇指和中指一拈,手指頭射出了一道三吋白色劍氣⋯⋯

「劍命守護。」

藍雪琪把拈著的兩指,點在天佑同學的掌心上,然後把白色透明劍氣,緩緩透入天佑同學體內⋯⋯

只見沒過兩分鐘,藍雪琪的前額,已經漸漸滲出汗水,嘴唇有點蒼白;而天佑同學的情況,則似乎在緩慢改善中,至少體內的破裂聲已漸漸止住了。

「他的九座道台,本來已是質變至尤如紅寶石的硬度,正常來說,是不可能會出現破損的。可是如今他的九座道台,有八座呈現整體龜裂,最嚴重的第九道台,幾乎粉碎⋯⋯大概這是他自霧影雪山以來,一直肆意催谷修為所累積起來的暗傷⋯⋯這種修為層面的損傷,即使是強返,也無法恢復過來⋯⋯」

如此想來,大家才為剛才天佑對蔣小凡一戰感到後怕。

若不是那個人間煉獄籠牢如此可怖,天佑同學有需要被逼得使用這種遠超過自己承受能力的招數嗎?

「雪琪姐!你一定要救救天佑哥!」梁凱寧哭得臉都歪了。她跟著天佑這麼久,從未見過他經歷如此大的危險。

藍雪琪凝重地點頭。

「放心,一劍堂的「劍命守護」,被稱為是救人版本的絕情劍訣,只要出手,沒有救不了的人⋯⋯」

「太好了!」

「⋯⋯不管付出任何代價,我都會讓他恢復得好好的。」

正在眾人在為天佑同學擔心不已之時⋯⋯

「咳咳咳⋯⋯好痛啊!」

一把曾經讓眾人極之煩厭的聲音,竟然完全出乎眾人意料地,在可見的不遠處傳來!

「蔣、蔣小凡?」

「原來我們距離強返點有那麼近嗎?」

蔣小凡⋯⋯竟然就在草根一隊肉眼可及的範圍裏,重生了!

可是,他的情況有點出人意料。

「為甚麼強返之後,我的傷勢沒有恢復?甚麼?由這個階段起,即使強返,也只會恢復至勉強維持生命的程度?痴線!這是甚麼變態規則啊!」

蔣小凡完全不能接受!

「對了!我要喝補充劑!喝了補充劑就好了!」

可是蔣小凡的情況,比起天佑也沒有好多少。他跪在地上,雙手強烈顫抖,試了幾次,都沒辦法打開補充劑的瓶蓋!

轟轟轟轟轟!

蔣小凡腳下踩著的地面,突然浮空成了移動平台,開始高速飛行!

「系統訊息:虛淵之瀑團戰,第32回合,將於一分鐘內開始。」

草根一隊所在的那塊平台,也是一樣!

一塊又一塊站滿了人的浮空平台,砰的一聲,分別跟草根一隊的平台併在一起,併成一大塊半沉在瀑布底部的大平台!

「虛淵之瀑底層團戰,將由總共九個戰隊,競逐四個升級名額。戰鬥現在開始!」

竟然一開始,就是九個戰隊的大混戰!

只見在草根一隊的周圍,竟然併合了三塊平台!這三個平台上的戰隊隊員,幾乎大半都是渾身鮮血的重傷樣子!

他們盯著草根戰隊,好像餓了一個月的狼群,發現了一堆養得肥肥的白兔似的。

「呵呵⋯⋯都來到第32回合了,竟然還有新戰隊加入?」

「新戰隊就是容易吃的肥肉啊!一口吞了,然後升級吧!」

「我沒有看錯吧?這甚麼戰隊,綜合戰力竟然這麼弱?」

正好這三隊戰隊,都沒有做過雪山悍刀行任務,對草根戰隊一無所知⋯⋯

草根一隊如今有天佑重傷倒下,而藍雪琪在全力相救,也是不能出戰⋯⋯

能夠倚靠的,就只有刑天了。

而在大平台另一端,混戰已經展開!

「怎麼到了這個階段,還有一人戰隊?而且還是只剩一口氣的廢人?正啊!根本是送的升級!」

「你不就是在霧影雪山時,擋了我一招的那個蔣小凡?我認得你!哈哈哈⋯⋯天理循環啊!我就再讓你嚐一遍我的毒蝎凌空射!」

「嗚啊啊啊!想要打倒我蔣小凡?沒那麼容易!」

似乎蔣小凡正在被人圍虐呢。

「小凡戰隊⋯⋯全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