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2章.殘酷的規則

把新假期滅團了之後,草根一隊附近都沒有其他對手了。

在四周的團團水霧和嘩嘩流水聲中,只聽到稍遠之處,傳來頗為激烈的打鬥之聲;而在另外一些方向,則可見到一些待機中的隱約身影,或站或坐地調息休整著,似乎都沒有要伺機偷襲的意思。

刑天道:「似乎大家都在做戰略休整了。我們也休息一下,順便多熟悉一下環境和任務規則。」

其實草根一隊目前所在的「虛淵之瀑」底層,環境是相當嚴酷的。虛淵之瀑是一個超巨型的瀑布,比現實世界已知的最大瀑布,規模還要龐大好幾倍!

由此可想,站在這樣的巨型瀑布底部,是怎麼樣的滋味:巨量的水流,從見不到頂的極高之處轟然落下,無情沖刷著大家渺小的身影。

別說是戰鬥,就連僅僅站著,甚至只是呼吸,都是非常艱難的一件事!

再加上這個巨型瀑布,也不是簡單直接地一瀉而下的,而是劃分開不同的「層數」,在不同的高度上,有著承載各戰隊的巨大浮空平台,下瀉的流水衝撞在平台上,飛濺得更遠,也讓水流變得更加凌亂!就算是站在沒有被瀑布流水直接沖刷之處,水霧都濃厚得像是傾盤大雨般!根本是避無可避!

在這樣的環境下,要駕馭滑板執行戰陣的難度,比在前兩個階段要高得太多!因此,已修煉至擁有浮空能力的同學們,就會顯得更有優勢。

任務的設定,已明顯傾斜向結丹/聖域/覺醒強者,並且要刷走未能突破的人了。

可是,此種嚴酷環境,對草根一隊卻是幾乎完全沒有影響,就是感到頭頸和肩膊有點壓力罷了。

原因是甚麼?

一般來說,新戰隊初進第三階段,面對身處瀑布底層的嚴酷環境,都需要一段適應期!這個時候,他們的戰力是最脆弱的,因此很容易被其他已經適應環境的戰隊們輕易殺戮。

這也是為何在剛才的回合,草根一隊從開始就被三個戰隊如狼似虎地圍攻。除了提燈戲諸侯的示弱之外,新手好虐也是重要原因。

把新手輕鬆滅團,就能直接得到升上第二層的名額,也可以爭取時間休整,累積進入上升軌道的爆發力。

可惜的是,他們這次碰上的新手,是不需要適應期的草根一隊。

使魔蛇膽湯所賦予的「水中生活能力」,有效時限為約三十分鐘,這是指「完全在水底下的環境」。像目前這種算是「半水中」的環境,基本上是無限時效的。

單是這個優勢,就讓草根一隊遠遠地「贏在起跑線上」。

這個回合的底層戰鬥,是由九個戰隊爭奪四個升級名額。蔣小凡已被強返,另外渾水、射手和新假期又先後被草根一隊所解決,即是說已有四個戰隊被淘汰,只要有多一個戰隊被滅團,這個回合就會即時結束。

沒過多久,在草根一隊的不遠處,傳來了一些慘叫,以及一些歡呼慶祝的聲音。

「終於拿到名額了!結束底層三連敗!」

系統向所有在底層還未被淘汰的同學們,傳來訊息:

「由於「行路者戰隊」遭到滅團,底層只剩下四個戰隊,本回合提前結束。恭喜以下戰隊得以升級到虛淵之瀑的第二層:草根一隊、皇牌十一人、東方新地,以及綠灣包裝工D隊。」

「升級的戰隊,可以獲得受到系統完全保護的休整時間。休整期從現在開始,直至所有層數戰鬥結束後,再額外加上三分鐘。而首次升上第二層的戰隊,均可以得到官方標準補給獎勵。」

「至於小凡、渾水、射手、新假期,以及行路者,以上落敗的戰隊,則將停留在底層休整,直至下一個回合開始 。」

「我們升級了?」阮世豪有點不可置信,「好像很輕鬆的樣子。」

「太好了!官方至少有提供一些休整時間,這樣天佑哥就可以把握時間治療了!」梁凱寧拍著掌道。雖然有藍雪琪的「劍命守護」親自看顧著,不過看來天佑的情況,不是很快就能夠恢復的樣子。

只見蔣小凡又在眾人不遠處復活了。這一次他的狀況似乎更慘,看來強返次數越多,不單是身體,就連精神上、修為上和靈魂上等,所烙下的傷害就越深。

至於另外四個落敗的戰隊,也已經全部復活了。雖然他們也只是恢復到剛好活命的程度,他們還是拖著重傷的身子,把蔣小凡團團圍住,不讓他逃走,等到下個回合開始時,就爭取先把此人滅了!

「這僅剩下一口氣的一人戰隊,簡直就是升級的直通車票啊。」

大家都把蔣小凡視為一片極品肥牛肉了。

雖然在休整期內,所有戰鬥皆被禁止,可是蔣小凡在被眾多敵人逼視之下,也是承受著極大壓力。他那雙由於傷重而劇烈顫抖的手,拿著一瓶補充劑喝下去,大半瓶都是倒瀉在身上的⋯⋯可是他那仇深似海的目光,卻一直盯著草根一隊:

「我蔣小凡並不屬於這樣的層次,不管要面對怎麼樣的殘酷競爭,我發誓很快就會追上來的。到時候,也讓你們嚐嚐被連刷強返的滋味!」

汪小龍道:「你就好自為知吧,蔣小凡。希望從此以後都不用再見到你了。」

「看來保存戰隊實力,是這個階段的重中之重啊。」刑天摸著下巴道。

轟轟轟轟轟⋯⋯

草根一隊目前所在的腳下,好一大片的地板漸漸浮升起來。這一塊浮升平台和剛才山中隧道的那塊不一樣,面積大了很多,大概兩個標準游泳池合在一起的樣子。這個空間,足夠讓滿編制的戰隊展開陣勢來了。

大平台逆著狂衝而下的瀑布水流,緩慢浮升。放眼遠處,另外三個升級的戰隊,他們也被同樣的平台承載浮升著。

大概浮升了百米左右(大概三十層樓高),四塊平台都分別停下來了。平台之間距離不遠,雖然隔著瀑布和厚厚的水霧,但還是能夠看得到彼此。而且,腕錶也開放了同層對手的情報,可供查閱。

「咦?跟我們一同升級上來的,似乎有見過的老面孔啊⋯⋯那個不是射光彈的托迪嗎?」刑天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曾在霧影雪山上遇見過的對手。

托迪也是同樣。

「草根一隊?不過他們把曾經破過我絕招的蔣小凡踢出隊了,而且在霧影雪山把我強返的那個大骷髏也不在⋯⋯至於那個天佑呢?躺在女人懷裏,似乎身受重傷?嘿嘿嘿嘿⋯⋯這樣就太好了。」

在霧影雪山上,托迪分別敗過在小冥和天佑手下一次,如今看來兩人都不能戰鬥,他就認為草根一隊的戰力,應該是大打折扣了。

加度素拍了拍托迪的肩膊。

「不要輕敵。他們剛剛在底層,可是連續讓三個戰隊滅團了。」

托迪收斂起來。「我知道了。在我們皇牌十一人沒有恢復到十足狀態之前,絕對要跟他們保持距離。」

不久之後,上方也有四塊大平台下降而來,大概他們就是在第三層落敗而降級的吧。

升降都分明之後,目前在第二層高度的,共有八個戰隊。目前八塊浮空平台都分隔開一定的距離,沒等到下個回合開始前,都不會併合在一起。

四塊降級而來的平台中,只有兩塊還有零星幾人帶著重傷臥地,另外兩塊竟然空無一人。

然後就是連番出現閃光,被強返的人,都在自己的浮空平台上,原地復活了。

「原來第三階段的強返,不會輸一次就返回底層,而是下降一層後就原地復活。不過也不會恢復十足健康,又是回復到只剩下一口氣的程度。」刑天一直留意著四周的動靜。

接下來,腕錶又有系統訊息傳來。

「咦?這是只給我們的新手訊息呢。」

「系統訊息:在休整期內,在同一層的戰隊之間,容許作出各種成員變更:包括增加成員,踢出成員,戰隊合併等等。」

「系統訊息:本階段戰隊成員人數,擴張至最大64人。」

「系統訊息:同時亦容許同學們在休整期間選擇放棄任務,退出團戰階段。」

眾人討論著任務規則對大家帶來的影響。

陳大星道:「只容許同層的戰隊合併?那我們就要等到碰上三隊之時,才能讓草根戰隊恢復全編制了。」

汪小虎道:「不過系統封鎖了其他層數的情報,我們都不知道小冥他們如今拼到第幾層了。」

杜杜道:「那放棄任務又是甚麼意思?誰又會在這個時候主動放棄任務啊?」

就在此時,其中一隊剛剛從全員強返中復活過來的降級戰隊「直人隊」,霎時出現了士氣崩潰!

「我不要再打下去了!這根本不是人玩的!連續被強返八次!我已經麻木到不知自己是死是活了!」

「我已經受夠了!我不要當煉能力者了!我現在就要退學!」

這個戰隊的兩名隊長,竟然不顧其他隊員的感受,而自行選擇退出團戰!隊長一走,其他成員頓時恐慌起來,接連選擇退出⋯⋯系統重新指派的隊長,竟然連續五個都選擇即時退出!

這三十二人滿編制的直人戰隊,最終竟然一口氣地跑了十八個人!餘下還未放棄的人,都紛紛提出申請要加入別的戰隊,企圖「跳船」去了。

直人戰隊剩下來的人,都選擇加入從底層升級上來的戰隊,因為看起來這些戰隊所受的傷勢比較輕吧。直人戰隊竟然因為成員星散,在戰鬥開始前就自行滅團了。人都走光了的平台,也就直接憑空消失。

剩下三個降級戰隊,似乎士氣也受到了一定影響,各自有兩、三個人退出,甚至也有人作出赤祼祼的背叛,跳到別的戰隊去。

「我要加入皇牌十一人!我的戰隊早在五個回合前已經星散,我如今只是「浪人」,尋求最有機會返回上升軌道的戰隊加入!」

「我也是!」

似乎皇牌十一人最受跳隊者們的歡迎。他們本身也未滿64人,因此也就把浪人們都照單全收。

唯獨系統顯示綜合戰力只有不到100的草根一隊,沒有人願意加入。

「系統訊息:各層數的第32回合戰鬥,已經全部結束。虛淵之瀑任務的第33回合,將於三分鐘後開始。」

眾戰隊的浮空平台開始互相接近。

只見至少有半數的戰隊,都在對著草根一隊虎視眈眈。也難怪,綜合戰力只有兩位數字,也實在是太引人垂涎了。即使這些戰隊當中,好些已是全員帶著重傷,可是綜合戰力好歹還剩下幾百點啊。

刑天道:「原一隊的兄弟姊妹們,為了讓你們能夠快速適應,接下來的團戰,我們將會使用一個衍生自風火輪的改良戰陣。但是我需要先把一段精神程式,導入進大家的滑板中。」

刑天自信滿滿地挺起胸膛,道:

「讓我們草根一隊,一口氣殺上去,跟三隊華麗會合吧!」

「好!」眾人士氣高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