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6章.波波夫的加入

波波夫,就是哥薩克「白熊戰隊」的隊長。在霧影雪山時,根據眾人的評價,波波夫足以跟花旗奇蹟世代的浩克齊名,是本屆新生王的熱門人選。

當眾人剛才見到波波夫在摩耶斯戰隊中出現時,都是非常意外。

「咦?你不是被摩耶斯咬了,變成喪屍了嗎?」刑天對波波夫道。

波波夫仰天大笑了一陣子。

「怎麼可能?我雖然已經失敗到戰隊星散的地步了,可是也未至於會淪落至成為摩耶斯的奴隸吧?其實在他的戰隊中,也不儘是喪屍,還是有幾個他操縱不了的自由浪人啦。」

「原來是這樣啊。」刑天點點頭。

「我在摩耶斯的戰隊裏,算是傭兵的身份,這是我們哥薩克人世代最擅長的職業。我入隊之時,就跟摩耶斯談好了委托條件:我每留在他的戰隊裏一個回合,就要強返小仲馬一次。到目前為止,我的任務還算完成得不錯,對嗎小仲馬同學?哈哈哈⋯⋯」

「我要澄清,這三個回合裏,我們都是「互相強返」,即是說你我依然未分勝負!你別說得自己好像把我追殺了三遍似的。」小仲馬道。

看小仲馬的表情,顯然是覺得此人糾纏不休煩死了,卻又對他無可奈何的樣子。

「我也要說句公道話,不同歸於盡的話,我還是沒足夠信心可以每個回合都完成委托啦。」波波夫又再豪爽地大笑。

看波波夫態度從容,不是小仲馬提起,眾人都不大注意到,原來他也是重傷之身,一直倚賴復活機制勉強續命的樣子。大概是因為他每個回合都換上全新的衣服,所以看不到受傷流血的痕跡吧。

波波夫和小仲馬這兩大天驕,竟然已經連續三個回合都「互相強返」?

而且,這還是摩耶斯所指使的?

天佑同學倒是好奇了。他問道:「摩耶斯同學跟小仲馬同學有甚麼深仇大恨嗎?竟然不惜要利用波波夫來追殺他?」

波波夫道:「其實摩耶斯的真正目的,是想要把我,或是小仲馬同學,支配成他的奴隸吧。他故意讓我們一直兩敗俱傷,不住削弱我們兩個的抵抗能力,從而提升他那招「天狼之噬」的成功率啦。」

存在感非常薄弱的追,在眾人都不為意的身後,內心連連冷笑。

「這摩耶斯耍的這招,不就是跟老子同樣的套路麼?也是多虧他,我「收割」小仲馬的成功機率,才變得越來越高啊⋯⋯多謝了。要是順便也能收割掉波波夫,那就真是功得圓滿啦。」

小仲馬道:「在這個階段的團戰,降級並不可怕,只要戰隊的主要實力能夠保住就可以了。我的隊員們都完全無傷,唯一的傷員就是我自己,只要我能夠找機會擺脫掉這頭煩人的蠢熊,我們就可以重新積蓄力量,再次進入任務的上升軌道。」

波波夫道:「摩耶斯也是抱著同樣的想法。他雖是一匹獨狼,卻不是傻子。他自知憑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能夠在團戰上勝過奇蹟世代的,因此他就故意不升級,而在這中下游的幾層裏浮浮沉沉,為的是收集足夠數量的強者成為他的奴隸!待戰力累積得足夠了,他就會一鼓作氣地連續升級,憑著一股爆炸力,把上面的所有對手擊倒!這就是他的野心。」

眾人看向遠處的摩耶斯。只見綠灣D的成員們正在跟他發生爭執,原因是⋯⋯在剛剛的回合,摩耶斯偷偷咬了綠灣D的副隊長,如今那位巨大的黑人強者,已經成為了摩耶斯最忠實的奴隸了。

綠灣D的隊長怒不可遏:「摩耶斯,在下一個回合,我們綠灣D誓要跟你戰個不死不休!」

摩耶斯「嘿嘿」笑道:「不死不休就免了,因為老子的戰隊已差不多滿編制了,收不下那麼多人。大概就把你本人收了吧,其他那些雜魚,老子才不管他們是死是活呢!」

摩耶斯那貪婪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小仲馬和波波夫。

「要是把這兩個天驕收為奴隸的話,我的戰隊就宣告組編完成了!就算是奇蹟世代的羅傑斯,也不可能敵得過我們三人聯手吧!」

「有這人出現的場合,都好像感到有把刀在背後,虎視眈眈似的。」天佑道。

在場的小仲馬、波波夫和刑天,竟然都同時點頭。四人都一起笑了。

天佑道:「波波夫同學,你願意被摩耶斯利用和牽制,是因為你看好他可以拿下團戰第一?」

波波夫道:「在當時,摩耶斯確是我所能夠加入的最強戰隊。他一直在積蓄力量,我認為他的戰術,最有機會可以威脅到奇蹟世代。我已經沒了班底,想要分享到團戰第一的任務獎勵,就唯有加入最強的團隊了。要是有得選擇的話,我也不想讓摩耶斯一直在我背後虎視眈眈啊。」

天佑同學和刑天同學對看了一眼。

然後兩人同時看向波波夫。

波波夫一愣,哈哈大笑道:「你們草根戰隊想要招攬我?不可能的!」

「為甚麼?」天佑同學道。

「因為以我所知,天佑同學跟高伊分校已經結成同盟了吧?高伊是哥薩克的敵人,而你是敵人的盟友,很自然就是我的敵人了。你怎麼可能讓敵人加入草根戰隊?」

天佑同學道:「我雖然跟高伊分校關係不錯,可是我本人跟哥薩克分校,也沒有甚麼深仇大恨吧?再說,我也挺欣賞波波夫同學的個性啊。」

「但是⋯⋯你不是被高伊冊封為榮譽武士了嗎?嚴格來說,你算是高伊人了吧?」

「可是我同時拿到了哥薩克騎士三級榮譽獎章,在你家鄉甚至還有一塊領地呢。」天佑道。他說的是他在螺旋墮天梯時所拿到的獎賞啦。

「真的?」波波夫查看了一下腕錶,「哈哈哈,原來天佑同學已經是哥薩克榮譽騎士了,是自己人呢!這樣就好辦了!」

波波夫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大聲宣告:

「我波波夫要脫離摩耶斯的戰隊,加入草根一隊了!摩耶斯你去死吧!想要把我變成喪屍?沒那麼容易!」

波波夫做了決定之後,就是雷厲風行。他主動退出了摩耶斯戰隊,然後便向草根一隊申請加入。

波波夫成為了草根一隊的成員!

摩耶斯面色一變,卻也並未太過意外。「哼,波波夫⋯⋯我就知道要是無法讓你變成奴隸,你就隨時都有可能叛變,這也是傭兵的特性:誰付的酬勞最吸引,就為誰賣命⋯⋯不過你跑過去草根一隊,會比在我這兒有前途麼?」

小仲馬旁觀著波波夫的跳糟,表情很是複雜。他自己也搞不清楚,這樣的變化,到底對小仲馬戰隊是利多還是弊多⋯⋯

關鍵是,草根一隊打算怎麼利用波波夫這個「傭兵」!

要是天佑等人繼續命令波波夫狙擊小仲馬,那小仲馬戰隊便依舊沒有翻身之日了。

波波夫道:「身為傭兵民族,合作方面,我們哥薩克人都是講求實際的。我畢竟是浪人,加入你們草根一隊,已有心理準備要付出代價。說吧,要我做甚麼事?讓我狙擊小仲馬,還是摩耶斯?」

「浪人」的特點,就是出賣自己的戰力,換取依附著一個可靠戰隊的交易方式。

天佑和刑天又再互看一眼,兩人心裏都在想:怎麼今天我倆這麼有默契啊?

天佑道:「我們暫不打算讓你「工作」。我們希望你能夠休息兩、三個回合,待你恢復到最佳狀態後,再試著把你融入進我們的戰陣中。」

「讓我恢復狀態?你們是開玩笑的吧?」

波波夫像是聽到了一個很荒謬的笑話似的。

「天佑同學,刑天同學,我不怕坦白跟你說,摩耶斯讓我不斷跟小仲馬同歸於盡,也是害怕我恢復十足狀態之後,就再也控制不了我!要是讓我恢復至巔峰實力,你們就不怕我會突然脫隊,然後在背後對你們狠狠出手,把你們出期不意地滅團了麼?」

刑天道:「你為甚麼要把我們滅團?」

天佑道:「我們不怕被你背叛,因為你應該再也找不到比我們更強大的戰隊去跳槽了。」

波波夫一愣,然後哈哈大笑。

「很狂妄的宣言,你們倆都有哈薩克人的豪情氣概!好!若是途中有遇上我的核心班底成員,我會說服他們也跳槽過來草根一隊!」

小仲馬道:「你們不讓波波夫繼續狙擊我,也就是讓我恢復戰力了。我們兩個戰隊,如今是直接競爭關係,把我放生,沒有問題麼?」

刑天道:「你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吧?小仲馬同學。」

天佑道:「我們的戰術很簡單,就是一條:每一層都找一個對手滅團,如此而已。至於對手是強是弱,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樣的。」

兩人同時道:「既然是以團戰第一為目標,那就應該要有把所有對手都輾在腳下的覺悟。」

小仲馬道:「我明白了。從這個回合開始,大家都別再壓抑自己,直接拿出本事,轟轟烈烈地戰一場吧。」

波波夫哈哈大笑。

「這樣才爽快嘛!我也真的受夠了那些甚麼「戰略性降級」了,很壓抑啊!」

「戰略性降級?你這番說話,是在諷刺我們皇牌十一人麼?」托迪道。

只見皇牌十一人戰隊,整整齊齊地站成一列,似乎所有人都已經達到十足狀態。

「只要我們十一個人都是健康狀態,我們有信心不會輸給任何對手。草根一隊,你們就成為我們戰隊慶祝重新回到上升軌道的祭品吧!」

「甚麼叫作不會輸給任何對手?你們之前不就是輸給了奇蹟世代的浩克?不然的話,你們一直往上升級就行了,用得著幹甚麼「戰略性降級」?」波波夫嘲笑道。

「你!」

波波夫剛加入草根一隊,就為戰隊拉來了一個仇恨值破錶的大對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