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7章.皇牌臂章

虛淵之瀑第四層的戰鬥,即將要開始了!

從第三層升級上來的戰隊有五個,分別是:草根一、綠灣D、摩耶斯、小仲馬和皇牌十一人。

另外,從第五層降級而來的,則有三隊:天龍希望、昂宿星團,以及易希戰隊。

八個競爭對手,爭奪四個晉級名額!

在休整期的系統賭鬥禁制撤銷之際,意味著戰鬥正式開始!

皇牌十一人果然馬上就跟草根一隊摃上了。他們選擇草根一隊作為對手,也不只是被波波夫的話擊怒了,而是經過周密計算所作的決定。

首先,新加入的波波夫由於剛從強返復活,只有一成戰力,而聽說草根一隊打算讓波波夫休息到回復十足狀態。誰都沒把握戰勝十足狀態的波波夫,也就是說,想要打倒他,這個回合就是最佳時機!

再加上,皇牌十一人已經注意到,一直沒有出戰過的隊中主力天佑同學,似乎也是身上有傷的樣子。天佑同學何許人也?他是霧影雪山任務的王者!即是說,此人的實力,很有可能不在波波夫之下!也就是說,跟波波夫一樣,此時不把天佑強返,後患無窮!

再加上這草根一隊還有藍雪琪和刑天兩個天驕級的存在,要是再加入完全恢復的波波夫和天佑,這個戰隊的實力將會直逼奇蹟世代!要讓這樣的對手滅團,可能今次就是唯一的機會!只要草根一隊被滅團一次,所有人只剩下一成狀態地復活,從此他們就墮入下降軌道了⋯⋯能否東山再起,還是未知之數呢!

所以,皇牌十一人認為,值得在這個回合狠狠拼一回!勝了的話,就可以乘著氣勢,一路升級,謀圖再一次挑戰奇蹟世代!輸了的話,就只有怨自己技不如人了。

皇牌十一人戰隊已是擺好了陣勢!

「看我們神聖羅馬分校賴以自豪的「五四一鐵桶光彈陣」!」

草根一隊,依然是由刑天充當戰隊指揮。

「對手的戰陣有點玄妙,我們絕對不能輕敵。我們先擺出基本盤「魚鱗戰陣」,再伺機變化出「狼牙戰陣」。」

「是!」

透過刑天的精神力指揮,排列得整整齊齊的草根一隊,再隱隱分成可以隨時突擊的兩個大隊:其中一隊是由杜杜領軍,另一隊則是小龍小虎為首。

至於天佑和藍雪琪,則是被安插在杜杜那邊的大隊中,當兩名普通隊員。天佑是要借戰鬥返回狀態,而藍雪琪則是當天佑同學的保鑣,免得被摩耶斯之流偷襲啦。

整體看來,草根一隊的戰術很是保守,沒有盡出全力。

至於波波夫,更是被安排在刑天身後,讓他專心療養,恢復狀態。

波波夫對刑天道:「不讓我出場真的沒問題麼?神聖羅馬分校的光彈系戰陣,向來都是很難對付的,就連我們哥薩克分校,都一點不敢小看他們。而這隊皇牌十一人,更被譽為是神聖羅馬近年最強的新生戰隊⋯⋯要是你們因為輕敵而輸了,我在下一個回合可是會馬上背叛的。」

刑天聳了聳肩,道:「我還在衷心希望,這皇牌十一人不要太弱啊,否則的話,本少就無法使出真正的本事,好讓你心服口服了。」

「好,我拭目以待。」波波夫哈哈大笑,然後便專心休養了。

皇牌十一人的兩位隊長,莫達和托迪,同時站在戰陣的最前面。

「你們以為我們的實力就只有這樣吧?難道你們以為,只有你們會扮豬吃老虎麼?」托迪哈哈大笑,「兄弟們,現在就戴上「皇牌十一人」臂章!讓他們見識一下神聖羅馬天驕的真正實力!」

「隊長!你確定在這個階段,就要使用臂章嗎?」

「要是在第四層就開始燃燒,我們能夠撐到再碰上奇蹟世代嗎?」

隊員們似乎對戴上臂章這個命令,很有顧慮。

托迪道:「我們在這個回合的對手,很有可能是團戰冠軍的大熱門,現在他們難得地陣容不齊,主力受傷,要是我們不趁著這個機會把他們輾掉,兩、三個回合之後,我們肯定會後悔的!」

莫達也道:「對!我們拿到團戰冠軍的機率已經不高,要是現在還不把底牌都揭出來,反而是太遲了!」

「⋯⋯好吧!就聽隊長們說的!」

「皇牌十一人」這個戰隊名字,就源自戰隊中的十一名主力成員,分別是托迪、莫達、加度素、馬迪尼、巴里斯、馬達拉斯、悉路尼、簡拿華路,卡斯辛奴,鄧納東尼和索夫。

只見這十一個人同時浮空,顯然都是聖域層次的強者!戰隊中有超過十名聖域,在第四層還是很罕見的;而且他們每一個人,都是不弱於托迪的「半天驕」層次!

這十一個人,同時在手臂上帶上了一條繡上了神聖羅馬校徽的藍色布條!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十一人在戴上了臂章之後,煉能力值都在瘋狂上升!每一個人的實力,霎時便由「半天驕」提高到「準天驕」的水平!

這皇牌臂章,托迪和加度素之前就有戴上來跟天佑同學對戰過。最後天佑同學是以某張大家應該忘記了的底牌,去破了他們的光彈攻擊,算是贏得有點驚險。

這個臂章,還有更厲害的威能!這塊布條,除了讓戴上之人得到戰力加乘之外,十一個臂章同時祭出,更會彼此發生共鳴,令加乘又更上升一個層次!

這十一人的煉能力威壓聚在一起,頓時備受整個第四層的注目!不少正在戰鬥的戰隊,都被吸引了注意而停下手來。

「低估了這隊皇牌十一人了!幸好剛剛沒有選中他們當對手啊。」就連摩耶斯都對他們刮目相看。

「草根一隊慘了。他們雖然得到波波夫加盟,卻是只有一成實力的擺設;反而皇牌十一人揭開了底牌之後,他們⋯⋯完全不在奇蹟世代之下啊!」小仲馬心想。

托迪道:「戴上了臂章之後,我們的實力,三個人約可抵兩名天驕!也就是說,我們的戰隊,就等於是有七、八名天驕齊聚一起!我們之前是太過愛惜底牌,在第十層跟奇蹟世代的羅傑斯對戰時,也不捨得使用這套臂章,以至才被輕鬆滅了團!要是我們一開始就狠下心來,揭開底牌的話,如今你們在第四層碰上的,應該就是羅傑斯才對!」

莫達道:「本來我們還打算一直臥薪嚐膽的,可是見到了你們,一個戰隊有兩個大傷未癒的天驕,此時不打落水狗,還要等到何時?我們的底牌,也到了終於要揭開的時候了!」

皇牌十一人底牌一揭,頓時就成了第四層八個戰隊當中,最強大而且最耀眼的存在!

波波夫冷哼一聲,「他們比我想像中還要強上一些呢。刑天同學,他們應該有資格當你的對手了吧?」

「太、太強了吧⋯⋯」

只見刑天竟然害怕得顫抖了!

「他們的實力,遠遠超過了我的作戰推演系統上的模擬數據!我們取勝的機率,由本來的無限接近一百,掉到不足五成了!」

波波夫透了口大氣。

「沒想到他們在第四層就動用這種快速燃燒生命的大底牌⋯⋯在這種極限狀態下,他們又能夠撐得過幾個回合?唉,碰上玩戰略的對手是很壓抑沒錯,可是遇上一群不要命的瘋子,更是麻煩啊⋯⋯」

只見托迪的腳前,浮現出一個紫紅色的光彈!大家都已經很熟悉,這光彈,就是他們最擅長的攻擊手段!這光彈破壞力巨大,而且一觸即爆,很難應付。

只見托迪並沒有直接開始攻擊,而且把光彈全力踢向身旁的莫達!莫達巧妙地以腳內側控住光彈,在這時候,光彈的體積驟然變大一圈,積聚起來的煉能力也更凝煉,看來破壞力更加巨大了!

莫達把光彈控定之後,又傳給後方的鄧納東尼。鄧納東尼又把自己的煉能力輸入光彈,令光彈又變大了一些!

這些傳球動作,都是在眨眼之間,像是變魔術般的完成,既瀟灑又乾脆!眾人在看著光彈眼花繚亂地彈來彈去之後,不覺這光彈已經累積了十一個人的最強力量!

只見在戰隊最後方的索夫,抱起直徑已達一米的大光彈,像是投手榴彈似的,高高扔回前面!

「隊長!看你的了!」

托迪的煉能力值飆到了頂峰!

「毒蝎金勾射!」

托迪施展「倒掛金勾」妙技,把索夫的球狠狠踢出,直直轟向仍在震驚發呆的草根一隊!

「這光彈不能碰!一爆就是滅團了!」

刑天也是猛然浮空,雙目藍光閃耀,一下子就把精神力操控釋放到了極限!

「所有人往左右散開!演變成狼牙戰陣!別管這光彈,有哥在撐著!你們去把對手滅團吧!」

多達三十人的草根一隊,竟然在這紫紅大光彈轟至之前,就剛好完全分裂成兩顆「狼牙」,左右閃開,讓光彈擦身而過!並沒有任何隊員受傷!

這是何其強大的戰陣指揮能力!

就連皇牌十一人,都為草根一隊如此強大的機動性而嚇了一跳!

加度素道:「怎麼可能?我們在祭出皇牌臂章下的全力一擊,竟也能被對手全員閃過?這樣我們還混得下去嗎?」

托迪道:「哼!這是賭博式的戰術!要是光彈在他們身後爆炸,幾乎是肯定會滅團的!他們的指揮刑天,想要一個人扛下這顆光彈,以保住團隊呢。」

只見光彈已經即將要轟中刑天!

「波波夫,閃開!」刑天喊道。

刑天按動胸前的深綠色按鈕,他身上的甲冑驟然變化成座地式的火神炮台!他把炮台的主炮,瞄準著光彈!

托迪哈哈大笑:「愚蠢!你若是強行轟爆這光彈,只會令爆炸時的威力更加強大!到時候不管你們是甚麼天驕,肯定被炸至渣都不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