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8章.不能觸碰的光彈

啪嚓啪嚓啪嚓⋯⋯

刑天以極高的手速,變換著火神炮台的主炮配件!他把本來的霰彈彈匣換下來,「啪!」地一聲,換上另一個閃著藍光的新彈匣!這所有的動作,都在一個眨眼之間完成,手速媲美大仲馬的路易十三之槍!

「火神炮台.二級凍結!」

主炮「烘!」地轟出十數發巴掌大小的藍光彈片!這些彈片並沒有直接刺破紫紅光彈,而是貼在光彈的表面!

劈哩啪啦⋯⋯

紫紅光彈的表面結上了一層藍色的冰!

「成功了嗎?」波波夫表情有點驚喜。確實,把光彈結冰,是阻止其爆炸的有效方法!

「⋯⋯還不夠。」刑天表情凝重。

因為在結冰的光彈內部,依然閃著可怕的紫紅光芒!即是說,結冰效果只在表面有效!

結冰戰術不行,那刑天唯一剩下的伎倆,就是以天狼之踹把光彈反踢回去!可是他不敢冒險啊!因為他知道,若是不小心把光彈踢爆,目前正用背部對著光彈的隊友們,肯定會被全滅。

刑天唯有把護甲開啟到最大程度,然後撲上去把光彈抱住!

「天狼神保佑!」

砰!

光彈發生強烈爆炸!地面傳來可怕的擴散震動!可是,並沒有如預期般掀起足以滅團的爆風!草根一隊的成員們只是感到背後有一陣強風吹過罷了。

這都是刑天用血肉之軀抱住光彈的結果!

煙塵散去。

刑天滿身是傷,身上護甲嚴重破損,巨大的火神炮台,看來有一半壞掉!

「好險啊!若不是預先把光彈表面凍結掉,這一爆,我們絕對會滅團!」

「啪!」的一聲,刑天狠狠拍了拍胸前的深綠色按鈕!廢掉的部件隨即砰砰嘭嘭地掉在地上,再由全新的部件補上!他身上的護甲也是一樣,整個剝落,然後又變出一套全新的!

「本少好歹也常常自稱「本少」,後備的裝甲和炮台,我又怎麼會少帶?」

而且這套所謂的「後備」裝甲和炮台,看來還升級了不少!

「因為我刑家的技術團隊,依然有在拼命研發,然後把最新的成果以任務獎勵的形式傳送過來啊。想要挑戰我?不就等於跟整個刑家為敵麼?」

刑天囂張狂笑,令人側目!

托迪看到刑天破他光彈,憤怒得兩眼都發紅了!

「這個刑天!要是射不爆他,我就從此掛靴退休!」

而與此同時,草根一隊的狼牙之陣,已經左右奔至皇牌十一人的戰陣前了!

「兄弟姊妹們!不要留手,全力輸出!」

兩個小隊,尤如一頭餓狼口中的巨大獠牙般,猛地向皇牌十一人這塊大肥肉一噬!

然而,皇牌十一人戰隊並不是只有光彈攻擊,對於防守,他們也有戰略對應!首先,部署在戰隊外圍的,就是他們一直沿路招收的浪人隊員!

浪人,就是用來當肉盾的。

砰砰砰砰砰!只見一輪法寶的狂轟猛炸,十多名浪人隊員全滅!

再來就是第二道防線:一支一直跟隨著皇牌十一人的近衛部隊。這些護衛,全員也有二十多人!

「羅馬方陣!」

他們全部祭出一模一樣的鋼鐵方型大盾牌!大盾牌併在一起,組成了一道鋼鐵壁壘,把正在醞釀第二個光球的皇牌十一人,完美保護在裏面!

這是複合的「陣中戰陣」,在核心的「四五一鐵桶」外邊,再包覆一層「羅馬方陣」!

「虎鯧之牙!」

「龍鯧之牙!」

汪小龍和汪小虎,把他們從玄潭早期所領悟的本命天賦使出來了!他們把手上的大刀祭出後,刀身潛入水中,像是食人鯧般高速游竄,轉眼已經來到方陣前面,然後「嘩啦!」的一聲,兩道刀鋒同時躍出水面,閃出了兩道帶著鋒利鋸齒狀的可怕刀影!

轟隆!

方陣左方的好幾個盾牌,被小龍小虎各自一刀強行劈爆!

而另一邊,由杜杜帶領的另一個狼牙小隊,也同樣把方陣右方轟破了一個缺口!不過這是由於在後面有一名隊員,悄悄使出了「侵略如火」幫了一把啦。

羅馬方陣雖然厲害,但是碰上草根一隊的狼牙戰陣,卻是顯得如此的不堪一擊!

一輸混戰之下,這甚麼羅馬方陣,基本上是完全崩潰了。

對手只剩下戴著隊長臂章的十一個人了!

「他們的臂章,要齊整一套才有如此強大的加乘作用!只要集中力量打倒一、兩個人,就不足為懼了!」汪小龍道。

草根一隊正要集中攻擊之際。

「想要同歸於盡的話,就試試出手看看!」

原來此時,托迪已經成功再次凝聚出一個紫紅光彈!

這個光彈,明顯比起之前那一個,又要厲害許多!

只見托迪把光彈踢給莫達時,他身上的所有煉能力都被瞬間抽乾!這不只是純粹耗盡了力量,而是在戴上皇牌十一人臂章,已經是超越極限的催谷之下,仍然把這個極限都在瞬間抽空掉!

莫達把光彈傳給鄧納東尼,再傳給悉路尼⋯⋯

「這顆光彈,只有我們皇牌十一人懂得操控的技巧,其他人不管使出甚麼招,也無法阻止它爆炸!你們可以儘管試試,可是一旦不小心讓光彈掉落地上,也同樣是會爆的!這一爆,我想不只是我們兩隊同歸於盡,大概甚至會波及到附近的戰隊吧。」

草根一隊多次嚐試,企圖把其中一名戴臂章之人強返,好減弱光彈的力量!可是,不管攻擊集中到哪兒,對方就把光彈傳送到哪兒,基本上完全沒有出手的餘地!

這皇牌十一人都是現實世界的專業足球員,在加持了煉能力之下,更是把這枚核彈般可怕的光彈,操縱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你們只要稍稍碰到我,我接不住光彈,就要爆炸咯!」

「你們出招打我啊!再不打的話,我們的光彈就要完成蓄能了!」

他們的目標,是要把光彈射向正在後方負責指揮的刑天!只要把刑天強返,草根一隊的戰力就至少要折減一半!

兩個狼牙小隊,只有眼瞪瞪地看著對手把光彈弄得越來越恐怖,而又無能為力。

至於同在第四層的其他戰隊,早就迴避得遠遠的了。

刑天負手道:「放心吧!之前那個光彈我都能夠頂住,這一個為甚麼不能?」但在波波夫的視角看來,刑天的雙腿正在顫抖著啊。

刑天想盡辦法,如何能把光彈的威力減弱到最大程度?要是由他再一次以血肉之身接住光彈,被強返是一定的了,他就怕剩餘下來的爆風,依然會波及到大量的隊友們!畢竟他們的距離依然是太近了!而讓他們自由散開又如何?又怕對方突然改變策略,把光彈丟向正在逃跑的隊友們!或許不會造成滅團,但是至少有一半隊員會被全滅,這無疑是很大的折損!

而且,皇牌十一人那邊,托迪又再凝聚出下一個光彈來了!

「我知道你在想甚麼!刑天!你們再沒有機會乘隙而入的!在這個光彈射出去的瞬間,我們隊裏還有另一個光彈在保護著自己!這一次,一定要把你們一起拉落第三層!」

「難道真要輸給這班玩炸彈的?」

刑天苦無對策啊!

「刑天,看來你的技能清單裏,缺少了一招防禦的伎倆啊。」某把嗓音道。

「天佑!」

天佑同學已經脫隊來到刑天身前。他有浮空能力,只要放棄滑板,就可以脫離刑天的戰陣指揮。

「天佑老兄啊!你有方法破解這個大炸彈嗎?」

「我不保證大家都能夠全身而退,我想大概可以保住九成隊員左右。願意拼一下麼?」

「當然!能保住九成的人,比我的推演要樂觀得太多了!我把指揮權交給你!」

「不用!你依著我的要求,指揮大家就位!注意了,位置一吋也不能偏!」

「當然!你把我的指揮能力當甚麼了?」

天佑同學跟刑天耳語。刑天的臉驟然有點抽搐。

「真要這樣幹?」

「真的。」

「這不是不惜一切的豪賭麼?」

「不是豪賭。我這一招還沒有被人破解過呢。」天佑笑了笑,「不過當然,之前我的道台並沒有損傷啦。」

藍雪琪此時也現身了。

「我不管你要使用哪一招,就算要被強返,也不准你再燃燒道台。」

「我知道了。」天佑點點頭,眼神卻是迴避著藍雪琪的目光。

只見草根一隊作出了雷厲風行的整體調動:所有的隊員,全部都集中在刑天的四周,而且以比魚鱗陣更緊密的方式,全部靠在一起!就連養傷中的波波夫,都擠在其中!

遠遠旁觀著的其他戰隊們,見到草根一隊的動作,都呆住了。

「這⋯⋯不是替皇牌十一人的光彈,製造出一個最為明確的標靶麼?」

「要避過滅團,怎麼想也應該把戰隊成員儘量分散,能活得一個是一個⋯⋯怎麼竟然抱團在一起?」

「根本是最愚蠢的選擇!自殺!」

草根一隊已選擇了要全員自殺麼?

反而是皇牌十一人的雙隊長,托迪和莫達,表情都極之凝重。

「難道他們有信心,能夠硬吃我們這一招?」

「不可能的!就算是奇蹟世代的羅傑斯,也破不了這枚光彈!」

「他們是不是自殺,試試看就知道了!」

光彈此時已經傳至隊伍最後面的索夫,索夫把光彈高高投向前方,托迪轉過身來,高高躍起⋯⋯

「毒蝎金勾射!」

光彈射出之時,竟然就已經引起了輕微的爆炸,把托迪炸得飛起來,斷掉了射球的那條腿!

光彈出現輕微洩漏,反而像是推進器似的,使它的飛行速度,驟然提升了很多!眨眼之間,已經轟到了草根一隊面前!

光彈速度太快,根本不可能作出任何的閃避!

只能硬吃!

在草根一隊中,有一人閃了出來,獨個兒站在隊伍的最前面。

「風林火山四劍訣.不動如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