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10章.你知道了?

進入前往第五層的休整期。

抱著光彈「自殺」強返的天佑同學,也重新復活了。由於是被炸至粉碎而強返的,所以復活後的狀況可想而知是非常差,看起來就如同是會眨眼的焦屍一般。

他復活過來後,第一句話就是問道:

「我們隊上還有人被強返嗎?」

知道戰隊上還是有兩、三人被強返了,天佑自責地嘆了口氣。

「回想起來,當時我是應該要先用草根訣編個籠子,把大家都更緊密地保護在裏面,然後再使出不動如山⋯⋯戰隊人數太多,我的不動如山難以顧及到太後面的地方⋯⋯」

刑天道:「沒有人會怪你的,我們都知道你已經盡了全力。」其他隊友們也都紛紛點頭認同,出言安慰。

「先別管其他的,把傷勢治好了再說吧。」藍雪琪讓天佑同學乖乖躺下來,又作出清場指示,讓大家別再打擾仍然在療傷中的隊友們。

藍雪琪親自餵天佑喝了兩瓶超循環,算是恢復了一些傷勢。本來最麻煩的是外傷,不過在這次升級獎勵當中,又「碰巧」收到了一些神效般的外傷藥物,塗一遍在身上,再綁個繃帶包紥好,應該一、兩個回合就可以把燒傷完全治好。

只見天佑哥被綁成了木乃伊般的模樣,眾人都覺得很是心痛,梁凱寧等更是在悄悄掉淚⋯⋯

「看我表演木乃伊舞!」然後天佑同學就嘻嘻哈哈地在跳著怪異的舞蹈。

見到天佑哥跳舞的樣子,似乎大家都覺得心痛是不必要的了。根本就沒事嘛!

波波夫道:「你別在嘻嘻哈哈的裝堅強了,被強返然後只剩下一口氣復活的滋味,我是最清楚的。即使是超循環,也無法讓你從瀕死當中瞬間返回十足狀態,最少兩、三個回合的休養是必要的⋯⋯」

天佑在跳完怪舞之後,確實有在偷偷喘氣,而且身上的繃帶,也有多處滲出血水來⋯⋯就算他的嘻嘻哈哈能騙得其他隊友對他放心,卻是瞞不住好兄弟刑天。

因為刑天是最了解天佑實力的人。在正常狀態之下,天佑的戰力最起碼也是跟他打成平手。可是如今看起來,天佑同學的實力,最多只剩下兩成⋯⋯

刑天道:「接下來的三個回合,你就好好休息吧。只要不是碰到皇牌十一人這種程度的,應該也用不著你出手啦。」

波波夫也道:「我休息了一個回合之後,也恢復到七成狀態了,下個回合也是時候要貢獻一下了,免得被人誤會我是寄生蟲啦。」

「既然你們都盛意拳拳,我下個回合就退居大後方,為大家跳木乃伊舞打氣吧!」

說罷天佑又在跳起怪異舞蹈來。

波波夫和刑天心想:要不是休整期間有系統制約,真想一拳把他打暈!

趁著大家專注於練功和休整時,天佑同學這才悄悄靠近著躲在低調角落的藍雪琪。在藍雪琪身旁,梁凱寧似乎在替她擦藥膏的樣子,而且擦著擦著,還掉下眼淚來了⋯⋯

「雪琪,你也受傷了麼?」

本來藍雪琪一直穿著包裹全身的潛水衣,還沒看到有甚麼異樣。可是此時梁凱寧把她的衣袖拉高,才發現她細嫩的肌膚上,出現了一塊塊的燙紅印跡⋯⋯看來是受了頗為嚴重的灼傷!

「這麼漂亮的肌膚,竟然灼傷了,單是看著都覺得心痛!」梁凱寧邊替藍雪琪擦膏藥,又掉下幾滴眼淚來。

梁凱寧告訴天佑,當時藍雪琪隻身站在不動如山守護範圍的最外緣,以並不擅於抵擋火攻的「寒心晶壁」硬抗光彈爆風⋯⋯若不是她當時挺身而出,恐怕草根一隊被強返的人數,可能會多達七、八個人。

藍雪琪的這件潛水衣,並非凡物,已經替她擋下了大部份光彈爆炸時的熱力;再加上超循環補充劑對普通的傷勢還是頗有療效的;經過這兩重守護後,她身上還留下如此厲害的灼傷,可見當時她是冒上了多大的險啊⋯⋯

藍雪琪還在嘴硬:「我沒事。女生在治傷,不適宜有男生在場吧?你先迴避一下。」

天佑看了看她擦的膏藥,「這膏藥不就是跟我使用的一樣?為甚麼如此神效的外傷膏藥,擦在你身上,效果卻只是普普通通?」

「我說你別管我好嗎?」藍雪琪正要對天佑同學生氣,可是話才說得半句,就被一連串「咳咳咳⋯⋯」的咳嗽聲所打斷,而且咳過了後,氣喘依然持續,久久未能平復。

「雪琪,散功的程序已經差不多完成了,是不是?」天佑道。

藍雪琪驟然一愕,道:「你⋯⋯知道了?」

天佑同學點了點頭,道:「我想我是從進入團戰任務時,就多少察覺到一絲異樣了。」

「不可能!這一路上,我的修為⋯⋯應該沒有任何變弱啊?」

「你忽略了一點:在每個人都不斷往上突破的環境下,你只是維持在「沒有變弱」,其實就是變弱了。你所有的進步,都被散功的影響而抵銷了。」

梁凱寧驚訝得雙手掩著嘴巴。「⋯⋯原來是這樣!我也覺得奇怪,以雪琪姐的實力,這一路上走來,也表現得太過低調了。⋯⋯為甚麼要散功?這可是雪琪姐苦練多時的心血啊⋯⋯」

「⋯⋯沒有甚麼特別原因,只是覺得自己的個性,再也不適合修煉絕情劍訣罷了。」藍雪琪低聲說罷,眼梢看向天佑,俏面稍稍一紅,又別過頭去,並沒有讓天佑同學發現。

天佑道:「由於你的修為正在快速散去,因此甚至影響到自己的復原能力麼?」

原來正是由於散功影響,導致藍雪琪最近的受傷次數,稍為偏多,而且每次都不容易痊癒,形成好像每次都傷得很重的樣子⋯⋯

尤其是藍雪琪今次受傷之後,修為退化的情況變得更加明顯⋯⋯即使她擁有無漏結丹,在同是結丹強者當中還有一定優勢,可是卻距離「她應有的水平」,實在是差太多了。

刑天也悄悄走過來了。

「戰況正變得越來越激烈,雪琪嫂子這樣的狀況,是不能夠持續下去的⋯⋯雖然有強返機制保命,可是我卻有點擔心,繼續勉強下去的話,敗給本來不可能敗的對手們,會漸漸影響到身為一名天驕的鋒芒和自信心⋯⋯」

煉能力者跟凡人的最大分別,在於其往上突破的空間,近乎無限。而一個人能夠不斷往上突破,其動力很大程度是來源於「自信心」:正是相信自己能夠不斷成長,才會產生所需要的勇氣、創造力,以及不懈嘗試的魄力。

天佑問道:「散功之後,是不是會直接變回凡人?」

藍雪琪道:「雖然不致於變回凡人,可是也差不了多少⋯⋯大概是變回入門者的程度,從新開始。」

刑天道:「那就是說,在這個榮譽學季,是來不及恢復的吧?嫂子,既然這樣,你為何還要折磨自己呢?看著自己在戰鬥中漸漸變弱下去,這樣會好受麼?」

藍雪琪擦了擦眼眶中的淚水。

「我就是要戰鬥到再也無法撐下去為止。」

「我明白了。」

天佑對藍雪琪伸出手來。

「讓我們一起拿下團戰冠軍吧。」

藍雪琪盯著天佑,目光閃爍,流露出她無言的感激。

「嗯。」

她把手交給了天佑同學。

虛淵之瀑第五層!

從第六層降級而至的對手,有三隊:分別是崑崙分校的「崑崙劍陣」,花旗分校的「微軟」,以及一個多戰隊合併而成的「家純書瑤」。

崑崙分校也屬於排名靠前的強大分校,而其崑崙劍陣更是赫赫有名,被認為是帝京仙術系統中的最強劍陣之一!若單論團戰實力,崑崙分校的劍陣,跟一劍堂齊名。

至於微軟戰隊,雖然隊中並無奇蹟世代領軍,不過它跟綠灣D以及其他同樣來自最強花旗分校的戰隊一樣,也是不能小看。

這兩個戰隊,似乎都對草根一隊虎視眈眈。

「這怎麼搞的?都來到第五層了,竟然還有綜合戰力只有一百多的超級垃圾?」因為加入了波波夫,所以草根一隊的綜合戰力,才首次升破一百呢。

「他們之前似乎都是走「雪山悍刀行」路線的,當中有幾人我曾在影片庫中看到過,都是天驕級別的強者啊⋯⋯不過他們好像都在受重傷似的⋯⋯落水狗,不打可惜!」

崑崙劍陣和微軟戰隊,似乎都把草根一隊那奇低的綜合戰力,歸因於隊中主力重傷未癒⋯⋯

而第三隊降級而來的「家純書瑤」,戰隊的雙隊長都是大美人:福摩莎分校的鄭家純,以及香山的鄺書瑤。

「咦?鄺書瑤?她不是我們香山的老鄉?在入學洗禮時拿到第一名的共濟會天才嗎?」

一身連帽白袍的鄺書瑤,掃視了一遍草根一隊的各人。

她問道:「蔣小凡不是在草根一隊嗎?」

刑天道:「說來話長了,總之蔣小凡不再是我們的同伴了。」

「啊⋯⋯」鄺書瑤一愣,露出微笑道:「既然我最討厭的那個人不在,那我們可以組成一隊香山最強戰隊,挑戰奇蹟世代了。」

「咦?你們曾經輸過給奇蹟世代?」

鄺書瑤和鄭家純對看一眼,都現出苦笑。然後兩人同時掀起上衣,露出了腰間的可怖傷口。

「我們都敗給了奇蹟世代的「黑寡婦史嘉麗」。」

「除非合作,否則我們都不可能戰勝奇蹟世代。就算是黎強領軍的「玄重正宗」戰隊,也不例外。」

「不過,要我們加入草根一隊,是有條件的。先讓我們看到,你們有解決崑崙劍陣的能耐吧!」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