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13章.誰搶了我的獵物?

「這次真是兩敗俱傷了⋯⋯」

小仲馬搖頭苦笑。他勉強撐起身子,打算再加入戰場。雖然隊長鄺書瑤被強返,可是她的戰隊還沒有認輸,而且對方還有一個實力相若的鄭家純!

「追呢?」

小仲馬環顧四周,並沒有見到他最可靠的副手的影子。

「他應該正在跟鄭家純在戰鬥吧。」

在虛淵之瀑任務中,兩個戰隊相爭,除了把對方滅團之外,要是戰鬥回合持續太久而被官方宣佈終止,則是以剩下戰隊所累積的戰功多少,以決定升級名額。

戰功,就是以強返多少對手成員數目,加上自己戰隊剩餘人數的總和來計算的。

因此,即使鄺書瑤被強返,要是最終家純書瑤隊所強返的對手比較多,或是剩下的隊員較多,那升級的名額便是由她們所獲得。

小仲馬見戰隊難得重返上升軌道,他當然不願意再度開始降級旅程。

「多強返一個人,就多一分勝機。」

以小仲馬的實力,即使身受重傷,還是可以輕易擊敗一般對手的。只見他提起手上的長銃火槍,以絕快手速讓子彈上膛,同時加持魔法⋯⋯

「砰!」「砰!」

小仲馬每發一槍,對方就是一名隊員被強返!

對家純書瑤隊的一般隊員來說,像小仲馬這個級數的對手,不是他們的能力可以對付的!因此,他們只好逃出小仲馬的射程範圍。

「休想走!火槍手們,給我包圍住他們!」

「是!」

小仲馬戰隊當然不會放過把殘剩對手殲滅的機會。可是正當小仲馬戰隊鋪展開包圍陣勢時⋯⋯

他們赫然發現,自己已被大群喪屍所包圍了。

「為甚麼會這樣?我想不通啊!」這是小仲馬所沒有預料到的事。

這個回合,是由六隊競爭三隊名額,其中摩耶斯戰隊肯定會被有深仇大恨的天龍之怒所纏住,而天龍之怒在三名主力跳槽向摩耶斯後,實力無疑是六隊當中最弱的,所以他們基本上只是送死罷了。

摩耶斯滅掉天龍之怒,拿到了升級名額,常理來說,根本不需要繼續戰鬥,只管站一旁等升級就可以了。

為何他們此時要對小仲馬戰隊出手?

小仲馬隨即就想通了。

「摩耶斯想要對我出手了麼?哼哼⋯⋯在此之前,我每個回合都被強返,以僅僅維持活命的狀態,你也不敢過來咬我,難道你以為現在就能夠成功了?想試的話,就試試看吧!」

「小仲馬隊長!這一次,就由我們來保護你!這摩耶斯太過危險了,被他咬到的話,從此就成為傀儡,甚至連強返的機會都沒有!」

由摩耶斯所控制的大群喪屍,跟小仲馬戰隊展開了激戰!

「火槍手,一同齊射!」

砰砰砰砰砰⋯⋯!

衝在前方的一整列喪屍,被火槍轟得全部倒下!可是⋯⋯這當中只有一個被強返,其他被火槍轟得掉手斷腳,皮開肉綻的,卻是詭異地又爬起身來,拖著殘軀再次不要命地撲來!

遭到「天狼之噬」控制的喪屍,沒有恐懼,沒有痛楚,而且承受傷害的能力大幅提高,若不是斷頭或被轟成碎塊的話,並不會觸發系統強返!

「好難纏的對手!」

「大家一路上來,都在選最弱者來打,變相放生了這個摩耶斯,讓他積累得太過強大了。」

小仲馬戰隊面臨著極大的壓力,他們的戰陣已經漸漸失去隊形,跟對手演變成大混戰。

小仲馬環顧四周:「⋯⋯摩耶斯不在。難道他隱身在暗處,想要伺機偷襲?」

一個恍神,小仲馬發現自己已被四名喪屍所包圍!

羽秋仁、比加、陳易希,以及綠灣D的隊長約翰遜。這四人當中的每一個,都不比小仲馬要弱上多少,更何況是四人聯手!

即使四人只是被操縱的奴隸,戰鬥經驗和臨場應對等等都已經喪失,僅剩下純粹的攻擊性,跟四件兵器沒有甚麼差別,變相就是比正常狀態要弱得多了。

可是,這四人變成喪屍之後,卻是變得不會痛又不怕死,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們變得更難被擊敗了!

「吼!」

四名喪屍強者同時撲向小仲馬!

小仲馬傾盡所有,全力迎戰!

⋯⋯

四名喪屍被轟得全部倒地。其中傷勢最輕的,都被弄斷了一條腿;傷勢最重的約翰遜,甚至胸腹穿了個大洞,露出了腸子和肋骨。

此時,小仲馬則是癱坐在不遠處的地上,正在大口喘氣調息。他的雙手已被火藥嚴重灼傷,有一隻眼睛看不見,身上也滿是可怕的傷口。流經過他的地上湍流,流水都染成了淡淡的血紅色⋯⋯

「嗄⋯⋯嗄⋯⋯」

雖然已把四人全部擊倒,但小仲馬卻是絲毫未有放心。

「怎、怎麼還沒有被強返⋯⋯」

只見那四條喪屍,在一陣抽搐痙攣之後,又詭異地扭曲著身體,漸漸爬了起來⋯⋯

「嗚⋯⋯」

小仲馬只得勉強站起身來,繼續戰鬥!他提起長槍,正要開始連串準備動作,可是他的手顫抖得太過厲害,竟然無法把鉛彈裝進槍管裏,大半部掉落到水中!

他已經累到無法射擊了。

「我還有刺槍!」

小仲馬的火槍槍尖,猛然伸出了一柄銀色刀刃。他朝著猛撲而來的比加刺去!「噗哧!」這一槍雖然是刺中了比加的腹部,可是對方完全不痛不懼,他一手甩開長槍,狂吼暴衝,硬是把小仲馬撲倒在地上!

比加騎在小仲馬身上,猛地一輪暴打,打得小仲馬再也沒有還手之力。比加抬頭狂吼一輪,然後便雙手高舉交握,就要一搥砸落下來,把對方的頭顱撼爆!

咔嚓!咔嚓!

兩道無聲的匕首銀光閃過。

比加雙肩的筋腱被砍斷,雙臂無力地垂落下來!那持匕首之人繞到前面來,順勢迴身一踢!「砰!」的一聲,比加巨大的身體被踢飛,撞向正在趨近的羽秋仁等三人,撞倒成一團!

「追!」

小仲馬看到了追,隨即就放心了!

「來!我們先退向瀑布那邊!」

追摻扶著小仲馬,趁著陳易希等仍在倒地未起,高速退離!追似乎並沒有受傷,憑他的速度和先天的隱蔽性,要把從後追趕的喪屍們甩開,並非難事。

「在這個時候,最重要的是身邊可靠的戰友啊。」小仲馬放心地讓追摻扶著,漸漸昏迷過去⋯⋯

當小仲馬稍稍恢復神智時,已發現自己身處在大瀑布後的水簾裏。「這大概是整個平台裏最為隱蔽之地了,做得好啊⋯⋯」

而且他頭上還有著一個近乎透明的光幕,把自己和身旁的追罩著。外邊已沒有聽到喪屍們的吼叫之聲,他們成功甩開對手了!

「很不錯的結界。謝謝你了,追。」小仲馬於是放心喘息。

追冷笑一聲,道:「當然了,這是由重煉強者蓋茲,以任務獎勵形式傳送給我的結界,隔絕能力當然是完美的。」

「你的後台竟然是重煉強者?」小仲馬不禁一愕:「我還是第一次聽你講到自己的事呢。」

「被你知道也沒所謂,反正你是不會說出來的。」追的雙眼,露出了貪婪之光。

小仲馬渾然沒有察覺。

「這個回合⋯⋯我們大概還是要降級了。追,幸好你的戰力還能保持著,我們在下個回合再卷土重來吧。」

「我或許還會有下一個回合,可是你麼?嘿嘿嘿,應該就結束了。」

「⋯⋯為甚麼?」小仲馬的笑容漸漸僵住。

「總算給我逮到這個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絕好時機了。小仲馬,你知不知道,我為了製造出這個機會,謀算了多久,忍耐了多久啊?」

小仲馬看著眼前這張他絕對信任的臉,他的眼眶漸漸睜大,神情變得恍然。

他現在的處境,不是跟他哥哥大仲馬遭遇「意外」時,出奇地相似麼?

而在當時,大仲馬的副手,竟然很巧合地又是這個人。

追「嘿嘿」地笑著:「我真的十分懷疑,你們這些所謂貴族子弟,到底是受著怎麼樣的白痴教育,才培養到你們白痴到這個地步的?竟然兩兄弟都中了一模一樣的計麼?你哥哥出事,竟然沒有人首先懷疑我這個非高盧出身的外人?還是你們太害怕我的老師蓋茲了,大人們都被逼封了口,以至你們這些毛頭小子,就一直被蒙在鼓裏了?」

小仲馬尤在驚疑之間,他不住搖頭道:「不可能的⋯⋯我們有私下查探過你的出身,你是出自神魔戰場廢墟的孤兒,跟我們高盧人和仲馬家族,肯定沒有結怨過!你為甚麼偏要狙擊我和我哥?我不明白!」

「你們當然不明白啊!身為從廢墟中死命爬出來,不惜一切都要活著的渣滓們的想法。我們是蟑螂,天性就是要爬到你們這些滿身香氣的乾淨人身上,嚇得你們嘩嘩大叫啊⋯⋯」

追的鑑定眼鏡顯示:收割成功率,98%。

「你哥哥那一次,我收割得不夠乾淨,以至他竟然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那麼我露出馬腳的機率就大大提高了。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讓你保留一絲神智的!」

咔嚓。

由於追的「收割」,並不屬於系統定義的攻擊動作,因此並沒有受到同伴之間不得互相殘殺的制約所限。

小仲馬修為被完全吸取,退成凡人,而且變成神智痴呆狀態。追冷冷地看了此人最後一眼,就把他拋諸腦後了。

「要撤掉結界了麼?不,先遠離犯罪現場吧。最好找個人戰上一場,再負點傷,那就更加無懈可擊了⋯⋯」

追遠離了現場之後,才悄悄撤掉結界。

沒隔多久之後,摩耶斯就找到了小仲馬。他看到小仲馬的下場,也不禁稍稍吃驚。

「到底是誰搶了本大爺的獵物?」

摩耶斯想破了腦袋,都想不到小仲馬到底是栽在誰的手下⋯⋯

「草根一隊並沒有異動,鄭家純是在我面前自殺強返的⋯⋯唯一有可能下手的,就是那個共濟會的鄺書瑤。難道這兩個人剛才真的是鬥到兩敗俱傷?可是⋯⋯不把小仲馬強返,而是廢其修為,令其痴呆?這又是甚麼手段?這可比本大爺的「天狼之噬」更加邪門啊⋯⋯」

摩耶斯心裏已有城府。在這個回合裏面所倖存的人當中,他肯定看漏了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

「到底是誰呢?哼,不管是誰也好,只要被我逮到了的話,本大爺發誓,定要把你收為最忠誠的奴隸!」

摩耶斯盯著眼神呆滯的小仲馬,輕輕搖頭。

「可惜啊,一代天驕,就這麼廢了。剩下這副修為盡失的空殻,即使收為奴隸,也不過是一件廢物,看著礙眼,不要了!」

摩耶斯身影遠了。

沒隔多久,羽秋仁等喪屍就發現了小仲馬,下場當然是⋯⋯殘暴強返。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