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20章.追同學,你有事嗎?

追沒有想過,他跟天佑同學的戰力,竟然會相差得這麼遠!

他本來就是備受矚目的天驕,自入學測試以來,便是跟天佑、黎強等人平起平坐的頂尖份子;資質實力都是頂級,再把大仲馬和小仲馬收割,將他們的氣運和修為都據為己有後,理論上來說,他應該足以傲視所有的天驕⋯⋯

為甚麼他在天佑面前,會輸得這麼慘?

就連融入了本命天賦的大招「渣滓的反擊」,都被對方反過來一劍斬爆,連機甲臂都沒了;再來底牌一炮,把所有能加持的技能都加持上去,結果對方祭出一隻大手,抓著你的炮彈,然後反扔回來⋯⋯

根本連一戰之力都沒有啊。

這可是傷透了追同學的心啊!

他千辛萬苦,做了那麼多見不得光的事情,為了甚麼?為了不斷向上爬,一直爬到眾人都要仰視的高峰!

可是,在這個看起來毫不起眼,嘻嘻哈哈的天佑同學面前,他卻是尤如狠狠撞向一塊鐵板,而且這塊鐵板還是高不見頂,完全沒有跨越的希望?

情何以堪!

一般人受了此等挫敗,應該已經失去戰意了。

可是,追不同於常人。他是渣滓出身,沒有尊嚴可言,只要能夠活著,他甚麼事都幹得出來。

因此,他選擇躲回到他師傅給他的結界之內。

由重煉強者蓋茲製造的結界,放在新生王層次的競爭之上,完全就是屈機!太屈了!

只要身在結界之中,就是無敵!

這外掛也開得太大了!

既然陰謀已經敗露,他又沒有能力把結界外面的人都滅口,那他就只好揭開假面具,當真小人了。

「你們就當我成就「四大天驕氣運加身」的見證人吧!」

追把匕首刺向藍雪琪!

可是!

一隻憤怒的手,竟然從後揪住了追的衣領,把他拉了回來!

「怎麼可能?是誰破了我師傅的結界?難道是有重煉強者插手?這可是禁忌啊!」

追害怕得渾身顫抖。

不管那個人是不是重煉強者,是誰也好,能夠伸手穿進蓋茲的結界,把他抓住的人,怎麼說也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追轉過頭來一看⋯⋯

竟然是天佑同學!

啪裂!

追同學頸後的衣領給燒穿了。他吃了一驚,伸出雙手猛拍,只抓得到一堆燒焦的布碎,看來並沒有著火⋯⋯

那隻揪著他衣領的手,拿著的是一張還在發熱燙紅的撲克牌。

撲克鐵烙!

撲克鐵烙是卡卡贈給天佑同學的法寶。同是重煉強者,而且在會議內圈,卡卡根本是把蓋茲視為小弟⋯⋯如此,撲克鐵烙能夠破得到蓋茲的結界,也就毫不奇怪了。

不過當然,以追的眼力,是不可能看穿那張撲克牌的底細。

「痴撚線!我師傅的親傳,重煉強者的結界,竟然也被破了?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啊!」

「沒可能?」天佑撓頭,「只有你可以擁有重煉強者的法寶嗎?」

追嚇得跌坐在地上,發狂地向後爬!畢竟這結界就只是穿了一個撲克形狀的洞,天佑同學只有一隻手臂伸得進來罷了。

天佑同學把手伸回來,雙手握在赤劍劍柄,劍柄上方一塊石頭,黑芒一閃。

天佑同學瞬間移動到這直徑三米的結界之內。

異族原石威能!

本來追的結界,連異空間切割能力都能隔絕,可是在被撲克鐵烙烙穿了一個洞之後,就像是有BUG的應用程式,怎麼樣的黑客入侵都擋不住了。

「別過來!你只要稍稍動一下,我就一匕首刺下去!」

追挾持著藍雪琪!

天佑同學隨即不敢動彈。

「哇哈哈哈哈!最終還是由我控制住大局了!上天還是眷顧著我的!氣運無敵啊!」

追變出一把自動手槍,指向天佑同學的前額。

「不准反抗!」

「砰!」的一聲,子彈轟出。

鏘!

蜈蚣甲的勾毛利腿,擋住了子彈。

「我說過不准反抗!你想看著她死嗎?」

「我這鎧甲是自動防護的,我控制不到。」天佑攤攤手道,「你開個條件吧!要怎麼樣,你才肯放過藍雪琪同學?甚麼都可以!」

「甚麼都可以?那我要你的命可以嗎?」

天佑撓頭了。

「可以。可是⋯⋯你確定嗎?」

追在流口水啊。他不是心裏在流口水,而是真的在流口水,都滴落到地上了。

因為在追的鑑定眼鏡界面上,系統提示訊息正在瘋狂彈出,大年初一的拜年短訊,都沒有這麼誇張的!

收割成功率:100%

而且根據眼鏡的氣運值判斷,天佑同學身負的氣運,比起藍雪琪還要來得高!

這就是所謂的「一期一會」,是一生一次註定的命運相遇!

兩大天驕,同時在他控制之中,而且收割成功率都是100%。

這爽度,媲美謎片中的時間停止器了!

兩大肥肉,放棄掉其中一塊,都是天理不容啊!

也因此,當天佑同學竟然點頭說「可以用他的命交換」時,追的心臟,被貪婪膨脹到籃球般大小了。

「好,我就跟你做個交易。我可以放過藍雪琪,但條件是,硬吃我的一記匕首吧。」

「不行!不可以這樣!」藍雪琪拼命掙扎。

天佑對藍雪琪一笑,道:「雪琪,你絕對不能夠垮在這樣的地方。你是連一劍堂史上都罕見的天驕,你有使命,在煉界散發出你的光和熱!所以不管付出甚麼樣的代價,只要能夠換來你的安全,都是值得的。」

「那麼你呢?」

「我?」天佑又撓頭了,「我不就是整天都在嘻嘻哈哈的天佑囉?不管明日如何,我的嘻嘻哈哈,都是不會改變的,所以,放心吧⋯⋯」

不管藍雪琪如何的不願,如何的反抗,根本無法阻止事情的繼續進行。

藍雪琪被追一把推開!

藍雪琪被推倒在地上,她撐起身子,轉過頭來時,已經看到⋯⋯

追的匕首,已經插在天佑同學的胸口裏了!

那是一把無形的匕首,不能對血肉之軀做成創傷,刺入的,是對方的靈魂層面,也就是氣運之所在。

「新生王大熱門天佑的氣運,就是我追的了!哇哈哈哈哈⋯⋯」

追瘋狂大笑。

他確實感覺到,在匕首彼端,存在著一股非常強大的無形之氣!以追的經驗來說,這就是所謂的「氣運」,一種最為虛無縹緲,難以形容的「存在」。

「把這小子的氣運,給我全部吸過來!」

咻⋯⋯

咦?

吸不到?

一丁點都吸不到?

然後追的鑑定眼鏡,彈出了訊息。

「系統評估錯誤。修正程式啟動⋯⋯」

「天佑,收割成功率:-5%」

從百分百的成功率,往下修正到「負五」?比零還低?

這誤差範圍也太大了吧!

「為甚麼會這樣?不、不是100%嗎?為甚麼⋯⋯變成了負數?痴、痴線!玩嘢啊?」

「你在幹甚麼啊追同學?」

只見天佑同學一直在撓頭,頭上還飄滿了問號。似乎從一段時間之前起,他就無法理解眼前發生的事了。

在他眼中,追同學手上的匕首,攻擊力是零啊。

這樣的匕首,連實體都沒有,根本就是個虛影,有甚麼卵用?

從追同學把匕首抵在藍雪琪胸前作要脅時,天佑就覺得莫名奇妙,心想:追同學是不是拿錯武器了?不過天佑同學當時還是害怕的,因為藍雪琪目前等於凡人,被煉能力者隨手一捏,都會爆的,所以他絕對不敢妄動。

正當他還在為被追要脅而煩惱時,追竟然⋯⋯要求以天佑本人來換取藍雪琪安全。

這根本是求之不得的事啊!

交換人質之後,追還真的用那把虛影匕首來插天佑同學。他根本不痛不癢,見追還是一臉已經得手的樣子,他心裏想:這位同學⋯⋯沒事嗎?他甚至都有點不好意思,想要裝個辛苦來敷衍對方了。

其實,天佑同學這一次,是「傻人有傻福」,他根本不知道追的匕首有多可怕,它就是把仲馬兄弟修為褫奪的凶器啊!

追的選擇也沒有不對,甚至還很正確。畢竟天佑和藍雪琪兩人中,只有天佑仍有戰力,若要收割,當然是先把天佑收割了,再慢慢處理藍雪琪不遲!

這個選擇,到頭來是聰明還是愚蠢,就是視乎於「收割的成功率」上。

在追看來,天佑的收割成功率是100%呢,對他出手,是當然的!

可惜,這個數值竟然不准到誤差值超過100%!就是給個白痴的亂猜,也不可能會錯到這樣的地步!

這就是「提燈戲諸侯」的效果。

這回追同學,當諸侯了。

「我不明白!我不明白啊!」

追同學崩潰了。他已經完全失去了求勝的意志,煉能力潰散,連蓋茲給他的結界也都消散掉了。

在小冥發狂向他衝來,誓要將他一口吞掉時,追同學仍然想不明白,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為甚麼我們同在草根戰隊,卻可以自相殘殺?」

咻咻咻咻咻咻!

小冥吞掉了追!強返!

「因為答案就在系統訊息裏啊,追同學。」天佑道。

「系統訊息:追戰隊,滅團。草根戰隊獲得升級第八層的名額。」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