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34章.內圈的焦點

追同學在眾目睽睽之下功虧一簣,從天堂直接掉落地獄,內圈中不少人心裏都是暗暗叫爽。尤其是出身高盧分校的高層們,更是有「邪不能勝正」的暢快感。

尤其是大仲馬的家庭教師,「帝京本部風紀隊副總長」基爾,更是長長吐出一口烏氣。他也不畏懼重煉強者的淫威,直接對蓋茲吐糟道:「吃得人多了,現在總算嚐到被人吃掉的滋味!不知道三大天驕氣運加身的人,肉是不是特別甜的呢?」

對蓋茲來說,其他人怎麼恥笑他,討厭他,他也是不在乎的⋯⋯

他無比在乎的是,同境界強者們的表情。

叛蝶在嘆氣呢。「可惜啊,蓋茲,功虧一簣呢⋯⋯」

金還在拍拍蓋茲的肩膊,「別難過,下一次再加油吧。」

卡卡舔著嘴唇,帶著妖異的笑容道:「這小子也太狠了!人家這段日子以來默默耕耘,好不容易才收集到一些天驕氣運,他謝謝都沒說一句,就讓寵物一口把人家吞了!這⋯⋯怎麼好意思啊!呵呵呵⋯⋯真是太好玩了。」

小冥一口把追吞了,按照冥鬼一族吞噬獵物血肉融為己身的性質,小冥似乎從此以後,也擁有了某程度上吞噬他人氣運的能力了⋯⋯追的匕首沒有返回他的手裏,而是被小冥消化了,就是最好的證明。

小凌更是一直在追看電視劇集,根本就沒有理會過蓋茲。

「難、道你們早就⋯⋯知道結果會是這樣?」

看眼前這四位,明顯就覺得這樣的結果,根本是註定的⋯⋯他們就像是在看一部已經劇透了的電影,雖然已經清楚知道結局,但還是為劇情的精彩而發出了「果然是這樣啊」的讚嘆。

蓋茲再看一看站在他那一邊,被他視為偶像的那位「滅世派」的領軍人物⋯⋯

鬼厲道人看著蓋茲,就是在看著一團垃圾般的表情。

蓋茲垂頭喪氣地坐下來了。

這一次,他打算借助追的本命天賦,試圖去挑戰叛蝶和金(事實上是同時挑戰四人),以失敗告終了。即使追還未放棄競逐,對大局已是沒有影響了。

居禮女士則是從蓋茲的失敗中,得到了正義伸張的滿足。

她已經把注意力轉向到另一位更大的人物,鬼厲道人之上。

鬼厲道人滿頭亂髮,粗眉大眼,是一名身高兩米多的健壯中年男子。他身上的黑色道袍,上繡銀線邪魔亂舞畫像;寬闊的背後,駄著的是四把大劍⋯⋯

這整個形象,是如此容易惹人注目。又或者說,擁有這樣的先天條件,他本來就應當是在帝京最受到囑目的偶像級人物,可以真真正正站在煉界第一層的最頂端,受盡景仰⋯⋯

可是,礙於其本命天賦以及際遇,讓他最終走上的是讓眾人所畏懼的惡鬼之路。

有關鬼厲道人搞亂帝京,禍害煉界的事蹟,已經不是秘密了。甚至「鬼厲道人」這個名字,早已成為《帝京一週》中最有銷量保證的人物之一。

他每一次的現身,都只會為帝京甚至整個煉界,掀起狂風暴雨!

鬼厲道人在內圈現身時,就曾經當眾向金打賭,賭的是蔣小凡和天佑同學之間的勝負。

其實說起來,鬼厲道人看上的蔣小凡,不是早在虛淵之瀑的第一層,就敗給了天佑同學了麼?

可是,不管是鬼厲本人,還是金,都完全沒有覺得,這場賭注已經分出了勝負。

「最關鍵的問題就是:鬼厲道人此次現身的目的,真的是為了蔣小凡和天佑兩名小輩之爭麼?」

這正是居禮女士目前心裏最大的鬱結。

即便是蓋茲這種程度的陰謀,憑居禮女士及《帝京一週》的情報能力,尚且也無法突破得到對方的保密網⋯⋯

要是鬼厲道人真是懷著某種野心而來,那憑她帝京道德委員會主席的力量,又可以遏止得了麼?

話說回來,鬼厲道人和金之間的打賭,是拿甚麼做賭注?

鬼厲道人當時的原話是:

「要是你們勝了的話,本道人就無條件直接離開。往後五十年內,不再踏入帝京範圍。」

「要是本道人勝了的話,你們這五個人必需要一直留在這兒,不得作出任何行動,直至我本人離開帝京範圍為止。」

居禮女士心想:這是陽謀啊。

為何鬼厲道人要設計,把金等五名重煉強者,變相禁足在內圈?

背後的陰謀,究竟是甚麼?

居禮女士看著小凌,金,叛蝶等人。

「要是誰有能力可以揭發或制止鬼厲道人的話,就是眼前這幾位同級強者了!可是⋯⋯問題是這幾位,要有出手的意願啊。」

即使五人都知道,鬼厲道人是故意把他們禁足於此,他們直至現在也沒有作出任何的反制行動⋯⋯甚至他們還比較好奇,鬼厲道人到底會作出甚麼,而選擇故意被他禁足呢。

重煉強者的想法是難以猜度的。他們並非單純把世事分為「正義」與「邪惡」,即使是蓋茲或是鬼厲道人,也很難斷定他們是「絕對邪惡」的人。

因為有些時候,破壞,說不定會帶來更美好的未來。

其實,居禮女士於在場人士當中,算是非常重度的「追星族」,以至她在絕大部份時候,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那幾名重煉強者之中。

而其實在內圈,大部份人的注意力,早就被中央大屏幕上同時直播的幾個頻道所吸引住了。

果然一如帝京本部兩大核心人物,「喬布斯」和「特朗普」所言,今年的榮譽學季,註定是新生們大放異彩的一年!

對於高年生們爭奪狀元王的戰況,反而還沒有受到那麼大的注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奇蹟世代」的身上!

奇蹟世代,就是花旗分校今年橫空出世的幾名天驕級新生!他們早在榮譽學季開始時,就分別大放異彩,成為所有人心目中,今年新生王的頂頭大熱。

話說,在帝京眾多分校之間,本來花旗分校的整體實力,就要遠遠超過其他分校。甚至有人估計,即使是排名第二和第三的高伊和哥薩克,兩者合併起來,也不及花旗分校的一半。

也因此,每一年的榮譽學季,看到花旗分校的同學們大放光芒,已經是平常不過的事。

可是,今年新人競逐的情況,跟往年極之不同!

其中一個原因是,今年大概是眾多天驕出世的特殊之年。其實根據歷史數據,每一年覺醒的異能者的數目和整體潛能,均反映到當時整個煉界的「大氣運」。

在大氣運澎湃之年,天驕輩出,同屆之中的頂尖份子,將會一直發展成縱橫煉界的強者,影響深遠何此千百年?這在每隔一個世代,大概會出現兩、三次這樣的特殊之年。

今年新生當中,天驕出現的比率實在是太高了!

論實力和潛質,足以比肩甚至超越新生王歷史平均數據的人,竟然多達二十人以上。而且這些人都分散在各分校當中,卻是同在今年覺醒,可見這些天驕,都是應著大氣運而生的人!

而且隨著榮譽學季一直發展,這些天驕,都在作出超乎眾人預期的突破和成長!

大小仲馬,摩耶斯,追,波波夫,梅德韋傑夫,孫藝珍,藍雪琪,黎強,刑天,天佑,蔣小凡,鄺書瑤等等⋯⋯

每一個人,僅僅來到榮譽學季的中段,就展現出遠超過去年新生王水平的實力。而去年的新生王,已公認是過去十年來的最強!

甚至有人已經預測,或許今年花旗分校將不再強勢了。所謂的奇蹟世代,不過是特朗普此人過份吹噓的宣傳結果,言過其實了⋯⋯

而事實上,奇蹟世代的浩克、東尼、索爾等人,在榮譽學季的一路上,並未顯示出跟其他天驕有太大的實力差距。即使是隊長羅傑斯,也沒有像孫藝珍,藍雪琪般顯眼⋯⋯

然而,進入到榮譽學季的末段,距離最終新人王戰僅差兩步的「虛淵之瀑」。

奇蹟世代總算展現出其恐怖的「統治力」。

那就是「奇蹟障礙」。

天驕之間互相反覆對戰,戰果很大程度上會受到對戰雙方的狀態所影響。即使你的煉能力是在眾天驕中排行第一,要是連續跟三名天驕對手對戰,就算能夠連勝三場,也很難不負傷⋯⋯只要傷勢一直累積,就會有輸的一天!

那就是說,新生王的競逐,並非單純是選出數值上的最強者,否則的話,由鑑定儀器選出新生王就好了。

想要成為帝京的新生王,除了實力,還需要人望,以及策略。

奇蹟障礙,就是「實力」、「策略」和「人望」的結晶。

「這也是「煉能力者補完計劃」的目的,我們將透過精確的科學程序,育成出絕對聽從指令,服從於我花旗⋯⋯不,服從於帝京的煉能力強者。這樣,帝京就能夠得到最穩定和完美的保護,而不用再倚賴那些無法控制的老牌強者了。我們的目標,就是要培育出絕對服從中央指令的重煉強者!」

特朗普囂張狂笑。

「奇蹟世代,不是天驕,而是完美的合成!看吧!從現在開始,所有的天驕,都將會被踩在可以量產的完美之下!」

然後在眾人的注目之下,天驕逐一遭到無情的戲弄⋯⋯

共濟會希望鄺書瑤、哥薩克的梅德韋傑夫、高伊的孫藝珍,所有曾被認為個體戰力絕對不輸給奇蹟世代的頂尖天驕,全部沒能通過奇蹟障礙⋯⋯

而且,在奇蹟世代眾人的刻意調節之下,這些對手被反覆打敗降級,然後又被逼升級上來,如此不斷反覆經歷「滅團的輪迴」,直至把他們作為煉能力者的自信心和鋒芒消耗殆盡⋯⋯

目前唯一能夠在奇蹟障礙中堅持下來的,就是黎強的「玄重正宗」,不過從戰況看來,也就是堅持,也沒見到可以突破最後把關的羅傑斯。

依照天地大氣運而孕育的天驕,真的敵不過由頂尖科技育成出來的人造強者麼?

「又有另一個戰隊被奇蹟障礙捕獲了!咦?草根戰隊!」

這個時候,眾人才把對奇蹟世代的注意,跟現場中的幾名重煉強者連繫在一起。

草根戰隊中,有個叫天佑同學的,不就是兩大重煉強者,金和叛蝶所看好的嗎?

草根戰隊對決奇蹟世代,不就等於是「氣運而生」和「人造完美」的最終對決?

也就是,特朗普和花旗分校,跟重煉強者之間的對決。

「原來這就是特朗普的最終野心!他要憑自己製造出來的強者,打敗由重煉強者看好的天驕!」

居禮女士驟然明白了。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