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35章.一戰成名

由踏入虛淵之瀑第十層起,草根戰隊才是首次得到了聯席內圈的廣泛注意。

「這草根戰隊的主力⋯⋯竟然又是從香山來的!還在奇蹟障礙上堅持著的「玄重正宗」,隊長黎強不也是來自香山的麼?看來今年煉界的大氣運,都集中在香山地區啊⋯⋯」

對於草根戰隊中的天佑、刑天、波波夫,以及小冥葉群等人,在內圈眾人眼中,也不是完全的無名之輩。比如天佑曾經在「雪山悍刀行」任務中大放異彩;刑天乃是七大組織天狼幫的頭號新人希望,地位跟黎強在玄重派相當;葉群據說在玄重派當中,也是跟黎強近乎同等地位的頭號天驕⋯⋯

可是,即使草根戰隊看似陣容相當強大,在內圈的意見當中,也是一面倒地對他們不看好⋯⋯

因為即使隊中有波波夫、小冥和葉群等,可是他們都曾是奇蹟世代的手下敗將⋯⋯真正沒有跟奇蹟世代戰鬥過的,主要就是天佑和刑天兩名香山小子罷了。

再加上,曾經闖入過奇蹟障礙的戰隊,有哪一隊不是強者雲集的?

曾經,天意之嵐和沙皇戰隊,都是如此人才濟濟,目的就是要集中戰力,試圖擊潰依然是各自分開作戰的奇蹟世代⋯⋯

但是結果如何?

沙皇戰隊成了喪家之犬。

天意之嵐呢?雖然堅持得比較久,可是看來墮入滅團輪迴,只是時間問題⋯⋯

「這草根戰隊,又將會是像天意之嵐,或是沙皇戰隊般,成為只是又一個被奇蹟障礙玩弄的犧牲品嗎?」

「即使他們就算是失敗了,也已經替香山分校贏得了多年未有過的好成績,雖敗猶榮啊⋯⋯」

第十層的戰鬥!

特朗普露出一貫欠揍的笑容。對於草根戰隊的闖入,他是歡迎的。他是執意要讓奇蹟世代震驚帝京,對手當然是越多、越強,效果就越理想。

「呵,今個回合,輪到浩克和史嘉麗在第十層把關麼?這草根戰隊真是不走運啊。浩克是一劍堂久未出現的純粹暴力型天驕,在新人的層次,根本不可能有人正面擋住她的劍;而史嘉麗麼?她的毒刀是無解的,誰中了她的毒,註定就是要看著自己漸漸變弱,最終被逼棄權敗退⋯⋯」

「根據腳本,浩克和史嘉麗將會大量削弱草根戰隊的中堅戰力,把他們的戰陣能力廢掉之後,再放他們升上第十一層⋯⋯哼哼哼⋯⋯然後折磨就要開始⋯⋯」

「當然!在削弱草根戰隊的同時,也不要忘了對天意之嵐的孫藝珍,作出致命的一擊!」

戰鬥的結果如何呢?

大致上,浩克戰隊和黑寡婦戰隊,都完成了預設的戰略目標。

孫藝珍第二次中了史嘉麗的毒刀,大概天意之嵐要玩完了。

「哇哈哈哈⋯⋯如此一來,高伊和哥薩克的爭勝希望,已經完全被消滅了!唉,身為第二和第三名的傳統強校,能不能叫他們再爭氣一點啊?」

「現在,就只剩下由玄重派精英組成的「玄重正宗」,以及這甚麼草根戰隊了。世道也變了,傳統強校這麼早就被打得一隊不剩,僅剩下香山人能夠跟我們花旗尚有一戰之力麼?哈哈哈哈⋯⋯帝京也是時候要改朝換代了!天驕再也無法踏上帝京的頂點啦!」

嘟、嘟⋯⋯

喬布斯和特朗普的眼鏡,都同時閃出了警告式的提示音。

在內圈關注著戰況的眾人,表情都有點意外⋯⋯

「浩克⋯⋯被強返了。」

這一戰,浩克被她的老對手波波夫所牽制。兩人單挑戰力,基本上是打成平手,到最後,由小冥冷手執了個熱煎堆,以天蜻翅亂斬一通,讓她連劍都沒來得及揮出來!

在這個回合,雖然已預算好浩克和史嘉麗都會「戰策性降級」,為的是把天意之嵐和草根戰隊逼進奇蹟障礙的車輪戰當中,同時也給自己喘息和恢復的空間⋯⋯

浩克被強返降級,元氣大傷,顯然不符合奇蹟障礙的戰略部署。

而且,浩克被擊敗,也大大提振了草根戰隊的士氣⋯⋯這樣也不符合奇蹟障礙意欲打擊對手戰意的企圖。

再說,在奇蹟障礙鋪展開之後,浩克已經是第二次被擊敗了。

上一個擊敗浩克的人,正是玄重正宗的黎強。

特朗普對浩克已經開始不滿。

「浩克已經二連敗,作為「煉能力者補完計劃」的成員,是否表示她該被歸類為「育成不良」的失敗品?應該要把她放棄嗎?」

一直保持低調,而只讓特朗普出面的喬布斯,也發話了。

「浩克犯上最大的錯,是讓其他人都覺得,奇蹟世代是有可能被打敗的。這不符合我們設定的目標啊,特朗普。」

喬布斯不怒而威,這麼一句抱怨,就嚇得特朗普渾身顫抖。

所幸的是,似乎浩克經過這一敗之後,修為突破了。

特朗普道:「我們且再給浩克最後一次機會。要是她再失敗的話,在我的清單裏,還是有已經接近育成成功的後備隊員。」

喬布斯道:「希望在下一個回合,不會又出現甚麼意外吧?」

特朗普連忙道:「怎麼可能?下一個回合,把關的是東尼和索爾!這兩個人的本命天賦,放在新人水平,完全是屈機!即使他們以目前的實力爭奪狀元王,大概也能跑到非常靠前的名次!」

「而且, 草根戰隊的兩大主力,就是波波夫和那頭骷髏。波波夫已被浩克重傷,今個回合不能再戰了;剩下的那頭骷髏,牠的作戰風格,正好被東尼和索爾所剋制!我已經對他們作出了指示,務必要先解決掉那個骷髏。其他的人,不足為懼!」

第十一層的戰鬥開始了。

從一開始,東尼和索爾,就在對小冥作出了圍攻!

由兩名奇蹟世代,聯手對付一個敵人?這對小冥來說,已經是極高的尊重!

戰鬥持續下去,果然是由奇蹟世代佔優,小冥那瘋狂的攻擊能力,被壓制住了!

「看到了沒有!奇蹟世代的恐怖之處,在於戰力頂尖的強者們,完全服從於戰鬥指令進行戰鬥,甚麼個人榮辱,尊嚴,通通可以放下,為的就是團隊本身的勝利!這在一直以天驕為主導的榮譽學季中,是從來不會發生的事!天驕之間,是不可能會有如此無私的整體合作!這才是奇蹟世代最恐怖之處啊⋯⋯」

「我可不同意。之前草根戰隊的波波夫,不就展示過無私的一面,因此才造就小冥強返浩克的麼?」有來自哥薩克的高層抗議道。

特朗普道:「可是波波夫之所以身受重傷,還不是因為那個失控的木田圭佐所造成的?帝京一直以來,對天驕寵愛得太過份了,以至他們恃著自己的天才,都在自把自為⋯⋯帝京就是被大量這些無法控制之人拖住後腿,才到了現在都無法統治煉界第二層!」

眾人眼看著,隨著小冥將要被圍攻戰敗之際,草根戰隊將會經歷狠狠的打擊⋯⋯

此時,喬布斯和特朗普的眼鏡,接連閃出警告訊息了。

作為奇蹟世代預備隊員的維加,被強返。

東尼,被強返。

「喂⋯⋯怎麼回事?」特朗普臉上還掛著笑容,他的臉皮還沒跟得上他的心情轉變呢⋯⋯

然後,內圈所有人眾目睽睽地看著,索爾被某個怎麼看都像是路人的同學,一劍劈飛,然後直倒飛進小冥的嘴巴裏,被吃了。

索爾和東尼,都輸了。

而且,都輸在一名路人的弱劍之下!

這是甚麼回事?

內圈爆出了今個榮譽學季以來,最大的喧嘩和震驚的吶喊!齊集於此的帝京巨頭中,幾乎所有人都是張大嘴巴,威嚴盡失,有些甚至連鼻涕都噴了出來⋯⋯

眼前所見的畫面,反差實在是太大了!

甚至連一直都專注在狀元王戰況上,即使特朗普如何吹噓,也不太在意新生王戰的那些人,都被現場誇張的反應所吸引了⋯⋯這股騷動,大概連狀元王戰分出勝負的剎那,都沒有這麼厲害!

「新生那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有很多人還不知道,那個外表毫不亮眼的男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草根戰隊?來自香山的天佑?他的絕對潛力值是多少?0.1?不是連天驕都說不上嗎?此人⋯⋯到底幹了甚麼?」

而即使有聽說過天佑同學的,也只是在情報上讀過他的事蹟,例如是在「雪山悍刀行」中的優異成績⋯⋯他們沒看過他的戰鬥直播,當然也不知道他長甚麼模樣⋯⋯而即使就是見過了,區區新生,又沒有鮮明的外表形象,也不會記得⋯⋯

可是從現在起,所有人都將會把天佑同學那路人般的臉,記得清清楚楚了!

「而且,他擊倒東尼和索爾所用的,是甚麼功法?怎麼看起來簡直弱到了極點?」

天佑同學祭出去的紅色飛劍,就好像是連凡人吹口氣,都可以把它吹飛似的。

可是這樣的劍,一旦觸身,卻是爆發出難以想像的破壞力!

就連身穿最高規格機甲服的東尼,以及有那件神物級斗篷保護的索爾,都完全無法抵禦這樣的一劍⋯⋯

「此人的實力,是否新生第一,還有待下定論;可是論「扮豬吃老虎」,則肯定是第一名!甚至如果有扮豬吃老虎版本的狀元王比試,他也肯定是第一名了!」

「這一劍到底是甚麼底細?我好歹鑽研了千多年的東方系劍法,從未聽說過這樣「玩嘢」的劍訣!」此人眼梢稍稍看向一旁的「重煉們的桌子」,沒說出來的後半句話是:就是在場這幾位,應該都沒有使出過這種詭異的劍訣吧⋯⋯

但畢竟,內圈中的能人甚多,很快就有人看出了箇中的玄機。

「我們不要被表象所誤導了!或許這位天佑同學所用的劍訣,本來就不是這個樣子的。他一定是使用了甚麼秘法,做了表面的弱化,以掩飾他這一劍的真正力量!」

「不!即使是經過了偽裝,但這種劍意多重疊加,如此霸道的劍訣,我也是從未見過!」

「重播剛才的影片!我要看清楚他所使用的是甚麼劍訣!」

接著,花旗分校的驕傲,奇蹟世代的兩大主力東尼和索爾,被這看來弱到可憐的劍招,轟至面容扭曲,裝甲粉碎,慘遭強返的畫面,都被大家一遍又一遍地重播著,還不時需要停下來細細欣賞,或是倒播反覆細看⋯⋯

這些直播畫面,當然並不只是屬於內圈的秘密。此時的外圈會議,也已經在喧嘩沸騰了!在外圈列席的香山分校副校長袁偉德,霎時成了現場最炙手可熱的人物,所有人都紛紛過來向他詢問天佑同學的事。大家最關注的是,先有黎強,後有天佑,這到底是不是香山分校低調多年以來,刻意部署在今年作出的超級大反彈?

袁偉德早就爽到絕頂了。心想:連續中了兩次大樂透,也沒有大爺此時那麼爽啊!

再說,新人王團戰的直播,都是對全帝京公開的。

本來,關注著新生王直播的人就不是很多。一般人最關注的,畢竟還是狀元王。

可是,在一傳十,十傳百之下,大家都被掀起了好奇心,紛紛見識一下這一段名為「屌打奇蹟」的大熱影片⋯⋯

天佑同學驟然成了全帝京的焦點。

至於特朗普嘛⋯⋯他的表情可就精彩了。不管他怎麼分辯說:「我們還有羅傑斯,奇蹟障礙還未對天佑展示可怕之處」,可是,此時沒有人理會他了。

奇蹟障礙?

他們對天佑同學,看來是障礙嗎?

一劍一個,根本就是用來練功的!

天佑同學,一戰成名了!

而與此同時,站在內圈一角的鬼厲道人,嘴角漸漸往上勾起來了。

「赤城劍訣果然是出世了⋯⋯呵呵呵⋯⋯赤城留下來的劍藏啊⋯⋯很快就會是我的囊中物了。到那時候,我和我的徒兒們,將會以帝京作為第一個試劍之地!血流成河吧哈哈哈⋯⋯」

至於金,叛蝶,卡卡等人,看著鬼厲暗爽的樣子,各自有著不同的表情變化。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