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發佈留言

第436章.下一個對手⋯⋯

小冥一張開嘴巴,就有個索爾飛進來硬塞給牠吃?

這種神運,難道就是之前吃掉了某人之後,多少吸收了他的「三大天驕氣運加身」的結果?

那麼當小冥吃掉了「引雷者」索爾之後,又會有甚麼變化?

小冥一展天蜻翅,猛地飛起,就要找人試招!牠隨便看了一圈,就找到一堆正在抱團顫抖的敵人所在:這不是已經戰意全失,只為了保住實力而在躲躲藏藏的東尼戰隊麼?

「㗅哇!」

小冥咆吼一聲,然後便俯衝而下!牠把骨頭巨臂交叉於身前,一雙粉紅巨拳似乎在蓄力,拳頭表面⋯⋯隱隱有電流閃現!

小冥直衝至敵人隊中,然後猛然出拳!

眾妙三連擊!

轟!轟!轟!

每一拳都直接轟在浮空平台之上,除了掀起強烈的震波和沙石水花之外,還閃出了幾道雷霆來!

「嗚哇!」

這一轟下來,除了三、四人被當場強返外,另外有幾個只被轟飛重傷的,還要受到雷殛!本來還能保住性命,結果被再殛一下,身影就變淡消失了。

眾妙三連閃雷擊!

連大招都進化了!

小冥融入了索爾的本命天賦後,大招增添了一重擴散的傷害性,就好像把牠的一雙粉紅拳套,裝上了雷電屬性的炸藥似的。

小冥爽啊!牠接下來的工作,根本就是no-brainer:無腦輾的!一輪粉拳狂轟之下,眼前的敵人,一個不留!

而其實,當東尼和索爾都被強返之後,意味著這一層的戰鬥已經沒有懸念了。

東尼戰隊,滅團!

索爾戰隊,滅團!

草根戰隊,得到升級至第十二層的資格。

「天意之嵐滅團了?」

雖然這個消息,也不算是非常意外,可是天佑同學回想起孫藝珍當時中毒受苦的表情,心裏還是覺得很不捨得啊⋯⋯

也就是說,在這個回合裏,只有草根戰隊得到升級的資格。

草根戰隊目前的狀態,大致上還是好的。兩個回合前被浩克強返的小龍小虎,也都大致恢復了七、八成的實力。他們作為戰隊第二梯隊的好手,對於連結隊友們的煉能力而形成一個互相加乘的整體,有著非常重要的作用。要是沒有這班第二梯隊,風火輪戰陣就無法發揮出最大的戰鬥能力。

也因此,眾人對於梁凱寧和阮世豪的傷勢,才會那麼的擔憂。

也是在兩個回合前,梁凱寧和阮世豪都中了「黑寡婦」史嘉麗的毒刀。除了返回本部接受專門治療外,這種毒基本上是無法當場解除的,只有看著自己不斷被毒力蠶食衰弱下去⋯⋯

就連孫藝珍,都無法抵抗得住史嘉麗的毒。不然的話,天意之嵐肯定不只如今這樣的成績。

即使休養了一整個回合,梁凱寧和阮世豪的狀況不但完全沒有好轉,而且惡化的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就算再不甘心,兩人也必需要在這個回合棄權了。即使刑天等人的保護再好,被保護的人也得要有基本的防禦能力;即使天佑動用加里寧水晶塔把兩人罩住,但水晶塔可能外部受幾次重擊,他們被震到失足而把頭砸在護壁上,就已經被強返了⋯⋯

「拿到了晉升第十二層的系統獎勵,我們已是喜出望外了⋯⋯這個榮譽學季,我們都是大豐收呢。」梁凱寧道。她也沒有自嘲的意思,能夠在天佑哥的帶領下,走到這一步,已經是遠遠超過預期了。

天佑同學緊緊抱住了梁凱寧。

「凱寧,這一路上以來,辛苦了。」

「嗯,天佑哥要加油。」梁凱寧就在天佑的懷抱中,身影消失,主動棄權了。

天佑同學和阮世豪對看了一眼,兩人同時心想:不需要擁抱了。阮世豪也棄權了。另外還有幾名一般隊員也中了史嘉麗的毒刀,也紛紛棄權了。

讓大家最為訝異的是,連波波夫都出現了中毒的徵狀!

「奇怪!我怎麼不記得自己跟史嘉麗交過手?」

木田圭佐道:「老大,你背後有一道發紫的刀傷。雖然只是刮損了表皮,大概毒力就是從這兒侵入的。」

波波夫是硬派型的戰鬥風格,喜歡衝入敵陣放大招的,身上會出現各種傷口是很平常的事。尤其之前跟浩克一戰,身上傷勢累積得頗多,甚至連重至見骨的也有不少,又哪會注意到這樣一記淺淺的皮外傷?

「砰!」波波夫憤怒地鎚打著地面。

「這個狡猾的女人!我最討厭就是這種玩陰的!」

竟然能夠在連波波夫也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對他成功下毒?眾人不禁一陣心寒,這史嘉麗的真正實力,看來是被大大低估了。

「大概是因為傷口不深,我體內的毒性擴散得比較慢,我目前的戰力,大概還剩下全盛期的六、七成。新生王是不用想的了,不過我想趁著還能戰鬥,儘可能爬到最高的層數。畢竟來到這榮譽學季的後段,每提升一級,得到的獎賞都是巨大的,爭不到新生王,那就儘可能拿取最多的好處吧!」

刑天拍了拍波波夫的肩膊:「真不愧是錚錚男兒,你的個性還蠻看得開的。畢竟拼命了那麼久,最後功虧一簣呢。」

波波夫道:「新生王是爭不了,可是我手持煉玉符,還是有資格進入狀元王挑戰的。到時候還有得打呢。」

刑天撓頭:「原來是這樣的嗎?打完新生王戰,接下來還要打狀元王啊。」

波波夫揶揄道:「像你們香山這種下位分校,狀元王戰本來就跟你們沒有甚麼關係,所以你們會一知半解,也是很正常的。」

沒待刑天發難,波波夫又補充道:

「不過今年香山成績大躍進,大概最後晉身狀元王戰的新生,會超過一百人以上!看來你們分校方面,也是時候發給你們補充情報了。」

「基本上,新生晉入狀元王戰,其實也只是意思意思罷了。基本上,自帝京成立以來,從來沒有人能以新生的身份,在狀元王一戰拿到像樣的名次,就連排行在前一百名都沒有過,所以我們對待狀元王的心態,絕對不是為了爭勝。」

「單是憑手上的煉玉符,而拿到參加狀元王的資格,就已經是最好的機遇了!因為,即使只是把名字註冊進狀元王競逐的名單裏,所得到的獎賞,都是在新生王級別裏完全無法比較的!而如果僥倖每晉一級,獎賞更是以幾何級數提升,而所屬分校及組織方面,也會憑你在狀元王競爭的表現,大大提高投放在你身上的培養資源和地位!」

「所以說到底,在榮譽學季裏,保住自己的煉玉符,還是頭等重要的事。不過當然了⋯⋯如果能同時拿到新生王,那就最好不過了。」

波波夫拍了拍刑天和天佑的肩膊。

「加油吧。」

草根戰隊的浮空平台,上升到第十二層了。

從上面的第十三層,也有一個戰隊降級下來。

這一個戰隊的現身,讓草根戰隊眾人都嚇了一大跳。

「我⋯⋯從沒見過這樣的戰隊。」

「這是⋯⋯移動要塞嗎?」刑天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在眾人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巨大的載人法寶。這法寶就像是一朵大大的蓮台,而且整個散發著燦燦的金光。蓮台是金字塔型,中央高高聳立,環繞著蓮台中央的,是戰隊的各隊員的防禦位置。各人部署的位置都是精心設計,有著各種護盾或是掩護物作為防禦⋯⋯整體看來,果然就像是一座移動要塞般。

其實這跟刑天的火神座地炮類似,不過火神炮最多能容納一個副駕駛給智孝,在規模上遠遠及不上這個蓮台了。

在這座蓮台法寶的正中央,是一個浮空的蓮花寶座。寶座之上,有一名外表並不起眼的男子,正在盤膝而坐,雙手捏著結印,雙目閉合,嘴巴唸唸有詞。

「這、這不是⋯⋯」

「黎強師兄!你的寶蓮要塞,終於都祭煉完成了!」

倒是葉群毫不顧忌地喊起黎強的名字來。

沒錯,那盤腿坐在載人法寶中央之人,正是天佑等人都算是熟悉的老對手,黎強。

黎強聽到了葉群的聲音,漸漸張開了眼睛,對她微微一笑。

「葉群師妹,你閉關回來了啊?」

「好厲害!這寶蓮要塞,規模比我曾經見過的設計藍圖,還要複雜得太多了!這⋯⋯到底是怎麼祭煉出來的啊?」

葉群也是玄重派的,見到這樣的一個龐大複雜的法寶,自是兩眼放光。

黎強道:「我當然沒有能力祭煉出這種規模的法寶。這只是一位前輩送我的。據那位前輩說,我的本命天賦,跟他極為契合,因此這寶蓮要塞,我幾乎完全不需要重新祭煉,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這種奇遇,不是大氣運加身,又是甚麼?

「那位前輩之所以如此慷慨,也是因為他把我們玄重正宗戰隊,視為「東方玄重」派系對抗「西方玄重」的希望吧。」

刑天道:「東方玄重⋯⋯西方玄重?難道玄重派也有派系鬥爭?」

黎強道:「任何的組織,只要有了一定的規模,就一定會出現派系鬥爭。不過我們「東方玄重」和「西方玄重」並沒有不和,我們只是為了驕傲而戰。」

黎強盯著天佑同學,雙眼閃閃放光。

「為了成為最強組織中的最強者⋯⋯的驕傲。」

刑天恍然道:「難道奇蹟世代的隊長羅傑斯,就是西方玄重的代表人物?」

黎強點了點頭。他對天佑同學道:

「這一場戰鬥,是屬於我和羅傑斯之間的勝負。你是外人,大可不必介入,只要在旁好好觀看,然後跟勝出的一方對戰就可以了。」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