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39章.嚇到瀨屎!

玄重正宗各人為了抵擋刑天的火神重炮,已把所有的防禦手段祭在前方。

可是,刑天使出了「螺旋導航.第四級」技能,硬是改變了重炮的飛行軌跡,裂開成無數小型刺針導彈,從眾人毫無防備的頭頂上方,轟炸下來!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可是結果?

寶蓮要塞⋯⋯出現了輕微的破損。

要塞上的眾人,有些狼狽倒地、有些受了輕傷、有些被煙塵嗆到咳嗽⋯⋯卻都避過了嚴重的傷害。

黎強的千手金身,只出動了一件法寶:

一座僅僅巴掌大小的黃金手柄風車。

手柄風車無風自動,刮起來的卻是輕微的精神風暴,把刺針飛彈的導航系統作出了擾亂,從而便大大地影響到了飛彈的命中率。以玄重正宗各人的本事,只要不是被飛彈直接命中,大概還是有能力自保的。

黎強依然雙眼閉合,而且面不紅氣不喘的。

顯然,他是採取了保留煉能力的戰術,務求在最少消耗之下,化解刑天的攻擊。他腦裏想著的,依然是下個回合再次挑戰羅傑斯的事。

刑天咬牙切齒,心裏極之不忿。

「沒想到仙術系的法寶,竟然也會有針對機甲系精神技能的應對之法!黎強這一件甚麼千手金身⋯⋯野心也太大了吧?」

難不成這千手金身背後的眾多法寶,就是為了針對不同敵人的特點而配置的?

天佑同學也是眼界大開。若不是跟黎強有矛盾,他都想要拍掌喝采了。

刑天剛才連發兩炮,等於是開戰的意思了。可是,到目前為止,玄重正宗依然非常克制,雖然隊中有不少人都在熱切地看著黎強,可是黎強卻並未有作出任何反擊的指令。

黎強道:「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對草根戰隊出過手。這樣,算是為我們的合作,付出了足夠的誠意了吧?」

確實,玄重正宗打不還手,怎麼說也是草根戰隊佔到便宜了。

天佑道:「選兩個人出來當犧牲品,是出於戰術上的需要,這我能夠勉強理解。可是,把釋黑龍強返卻是完全不必要的。即使所有人完全不動手,一直等待到回合終結,結算戰功之下,一人戰隊是肯定要降級,玄重正宗和草根戰隊就可以如願升級了。那為何⋯⋯還要行使這種無謂的暴力?」

黎強閉嘴不答,卻是由李榮代言道:

「你煩不煩啊?剛才黎強哥不是說過了麼?把他們盡早強返,正是為了爭取最長的休整期啊。」

刑天撓頭了,道:

「等等,這番解釋⋯⋯似是而非了吧?要是釋黑龍不被強返,只是站著,難道你們就不能夠休整了?你們現在就可以休整啊?」

「呃⋯⋯」李榮語塞了。

另一名黎強副手「薄伽丘」道:

「哼,這是兩回事。若是不把釋黑龍強返,戰鬥回合就不算是結束。我們跟你們草根戰隊並沒有任何交情,哪知道你們會不會在趁我們休整期間,突然玩偷襲?」

天佑和刑天對看一眼。

這種說話,乍一聽好像有它的道理,但似乎又有甚麼不對⋯⋯

同是玄重派天驕的葉群,托著柔嫩的下巴在想:「這麼說,看來黎強同學和玄重正宗方面,完全不信任我們草根戰隊啊?既然如此⋯⋯」

黎強張開眼睛。

「我只有一個立場:釋黑龍現在就要強返。」他道。黎強舉起了一隻手來,接住了從千手金身祭出的一柄金光長槍。

天佑同學手持赤劍,不動如山的架勢已經準備好了。

「黑龍你放心。有我在,即使是黎強,也無法傷得了你。」

釋黑龍在看著天佑同學背影之際,心中猛地恍然!「我明白了!黎強堅持要把我儘快強返的原因,肯定是為了這個!」

他猛地拍打著加里寧水晶塔的外壁,大喊道:

「天佑哥!你聽我說!黎強他⋯⋯」

「甚麼事?」天佑同學轉過頭來看著黑龍⋯⋯

飆!

一道刺眼的金光,帶著銳利的破風,從天佑的臉頰僅僅擦過⋯⋯

金光直接轟在加里寧水晶塔的外壁之上!

啪裂。

經過彼拉悉心強化的加里寧水晶塔,竟然被黃金長槍所貫穿!

噗哧。

長槍刺入釋黑龍的心坎,前入後出。

從釋黑龍的角度看,他只是突然看到眼前出現一道刺眼的閃光。下一個眨眼,便是水晶塔外壁被刺穿的一陣白芒。然後,便是感到胸前突然被用力戳了一下般⋯⋯

直至他摸摸胸口,摸出了一大把鮮血來,他才曉得是甚麼回事。接著,痛感才尤如潮水般襲來。

碰!

釋黑龍雙膝重重跪在地上,就要傾倒⋯⋯

「黑龍!」

天佑同學扶住了已經完全失去力氣,身影漸漸變淡的釋黑龍。

「天佑哥⋯⋯黎強急著要把我強返,是怕我把他的底牌給揭穿了。天佑哥你要記著,千手金身的後背是⋯⋯」

釋黑龍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系統機制強返了。

「黑龍⋯⋯!」

對於釋黑龍的強返,草根戰隊上下自是悲憤莫名。

然而在玄重正宗這邊,卻是在全體喝采歡呼,慶祝戰術執行成功。

「黎強哥果然是最強的!剛剛那一槍,就是在對草根戰隊最好的立威!在對方的隊長面前,把他要保護的隊員直接殺死!」

「這天佑即使再有能耐,面對著我們黎強哥的千手金身,根本毫無還擊之力,只能站著送死!」

「我就說可惜嘛!剛才黎強哥那一槍,應該直接扔向天佑啊!也不用等到下一個回合,就地把草根戰隊滅團就好了!」

「這也不行,這樣不是等於幫了奇蹟世代一把麼?草根戰隊的存在,有助於替我們削弱奇蹟障礙的統治力,就像之前沙皇戰隊和天意之嵐一樣!」

「對!只要草根戰隊不阻礙我們挑戰羅傑斯,他們還是很有利用價值的。」

「赤城劍訣.九意歸一!」

就在玄重正宗仍在得意之間,突然從某處傳來了一道絕對恐怖的力量!

九道劍意疊加,再融合為一,化繁為簡,大巧若拙⋯⋯

轟隆!

巨大的寶蓮要塞,都被劍意的餘波震顫得猛烈搖晃,甚至連幾塊要塞基底的金色蓮葉,都給震得脫落下來⋯⋯

站在要塞上的玄重正宗眾人,更是被震得摔倒的摔倒,昏厥的昏厥。有三個人甚至從寶蓮要塞上給震落下來⋯⋯

這一下,不只是震波影響到了眾人,最大的震撼,來自其對精神意志的衝擊。

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一擊,嚇得心有餘悸。

戰隊副手級的薄伽丘,甚至不小心失禁了,大便擠了少許出來⋯⋯

就連隊長黎強,坐姿都有點歪了。他再裝腔作勢,也無法再保持著一貫的淡然表情。他的一雙眼睛睜得老大,死死盯住正前方某個點上,尤在冒煙和不住掀起空間漣漪的痕跡。

使出九意歸一的,當然是天佑同學。

眼睜睜看著好兄弟釋黑龍在他面前被強返,天佑同學不以牙還牙,還是人嗎?

也因此,他想也不想,就是揭開底牌,赤城劍意的最強境界!

在霧影雪山的最終戰,天佑同學千辛萬苦,才勉強達到這把九重赤城劍意重歸為一的地步。可是經過了漫長的團戰階段,種種奇遇之下,天佑同學的修為,已是超過了霧影雪山時很多!

以前擠出吃奶之力也使不出來的第九境界,如今是完全隨心而發,有神木之力作為後盾,不用擔心消耗的問題。

疊加出第九重劍意之下,最後的九意歸一,天佑同學也能夠在爆發全力之下使用了。不再需要像在霧影雪山時般,先來個一柱衝天煉,再轟在自己身上作蓄能之用。

在天佑同學有無漏劍丹,加上第二無漏丹模之下,全力使出的九意歸一,結果就是強到了這個地步!

有多強?

即使是轟在休整期的系統制約結界之上,僅僅是餘波,就震得玄重正宗那邊的人瀨屎了!

草根戰隊身處的位置稍遠,即使同樣被餘波震得頭昏腦脹,也未至於像玄重正宗般狼狽。

刑天也是抹一把汗:

「可惜啊。要不是正好進入休整期,天佑這一劍,足夠把那甚麼寶蓮要塞斬成兩塊了吧?」

本來這一切,都在黎強的預算之中!

只要釋黑龍被強返,戰鬥回合就即時結束,進入休整期。因此黎強才如此肆無忌憚地,在天佑同學面前出手強返釋黑龍。

這除了要向天佑和草根戰隊立威之外,更重要的出手原因是,他知道天佑同學即使想要報仇,都報不了。因為有系統制約。

然而,黎強最終還是失算了。

本來打算讓天佑同學傻呼呼地在對系統結界發洩般的胡亂攻擊,以向在場所有人展示出天佑這個人的魯莽粗暴和無能為力,從而在比較之下,得出黎強才是更加出色的領袖人物的結論。

黎強當然也知道,這一戰的直播,帝京內部有不少高層都在關注著。讓他們在心裏種下「黎強比天佑優秀」的印象,對將來的發展,更是無比重要。

可是,天佑全力轟在系統結界上的效果,跟黎強想像的幾乎相反。

絕對的暴力,甚至連系統結界都無法完全卸去!僅僅是餘波,就弄得玄重正宗狼狽不已。

這給予了旁觀者一個怎麼樣的印象?

如果沒有系統結界,玄重正宗肯定接不了天佑同學的這一劍!

這一劍雖然沒有直接得手,卻是高下立判,憑的就是印象。

草根戰隊和玄重正宗,升級至第十三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