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40章.守護者

黎強在天佑同學眼底之下,一槍刺穿了他的加里寧水晶塔,把被保護在塔內的釋黑龍強返。這一手,驟然把玄重正宗的士氣,推到了最高峰!

反之,草根戰隊士氣驟然下跌。失去了釋黑龍,自是眾人失意的主要原因;而從黎強那挑釁般的出手,天佑同學無法阻止,也在眾人心裏留下了一個印象⋯⋯難道天佑哥的實力,比不上黎強?

戰隊中的皇牌人物,要是在未戰就顯出高下之分,這對於劣勢一方的士氣,將會造成沉重的打擊。

幸而,天佑同學及時作出了反應。

全力出擊的九意歸一,轟在休整期禁止廝殺的系統制約之上!這一劍雖然是被擋住了,可是其餘波,也足夠把玄重正宗震到瀨屎!

雖然這一劍並沒有強返玄重正宗的任何人,卻是對眾人切切實實的打臉!

這一劍,完完全全地扳回了士氣。

「果然剛才黎強投出的那一槍,只是僥倖偷襲得手罷了。我們天佑哥要是認真起來,即使面對玄重正宗,還是照樣輾壓過去!」

「挑那星搞那麼多陰謀詭計有何用處?不如全部直接輾了乾脆!天佑哥的戰法,才對我的口味!」

兩大戰隊的氣勢之爭,大致上打成平手。

雖然還是同樣的兩個戰隊,可是這一次的升級,跟上一個回合的氣氛完全不同:就是草根戰隊和玄重正宗,已經結下了死仇。

黎強道:「到目前為此,我們的合作計劃,已經完成了一半。草根戰隊和玄重正宗,大致保持了全部實力,來到第十三層了。接下來,繼續依照計劃行事:由我們來跟羅傑斯戰隊對戰,你們待機,這樣沒問題嗎?」

刑天冷笑一聲,道:「有問題。我認為計劃需要作出一點點的改動。」

黎強道:「你想要怎麼改?」

刑天道:「接下來,就由本少輪流屌你們老母,然後你們站一旁欣賞,這樣沒問題嗎?」

玄重正宗的眾人,同時面色驟變。

「刑天!你在說甚麼?」

「粗鄙的人渣!你還有資格當帝京的學生?」

刑天負手道:「說我是人渣?我說你們才是無恥,偽善到了極點的人渣!黎強,你剛剛才親手殺了我們的一個兄弟,現在轉過頭來,竟然要我們繼續跟你合作?你沒事吧?這跟本少屌了你們老母之後,你們還在斟茶遞水侍侯,有甚麼分別?」

「你這混小子說夠了沒有?」

玄重正宗的人被激怒到爆炸了,若不是有系統結界,早就衝過去決一死戰了。

唯獨黎強本人,竟然繼續閉目打坐,企圖恢復剛才扔出一槍的消耗。

「好涼薄的人,根本沒有人性。」刑天看著黎強,見這樣也無法激怒他,只得搖頭。

就在草根戰隊和玄重正宗還在針鋒相對時,從上一層降級而來的對手,原來已經悄悄到達了。

「總算是碰頭了。」

這個戰隊,比草根戰隊所預想的,人數要少得多。大概就只有三十多人的樣子。以這個戰隊在虛淵之瀑所佔的位置以及其宰制力,還以為他們是一直保持著滿編制六十四人呢。

更為奇怪的是,這個戰隊的所有隊員,竟然都是全部負傷的樣子。雖然也不至於慘到剛從強返復活的地步,也差不多等於復活後再休整一個回合之後的程度。

看來這個戰隊,並不像想像中佔有那麼大的優勢吧?

葉群心想:「難怪黎強同學不惜一切,都要積蓄力量,待這個回合一舉衝破奇蹟障礙⋯⋯這最後把關的戰隊,看來快要撐不住了。」

雖然大部份人身上都是破破爛爛的,但還是可以看出,這個戰隊的所有成員,都穿著一式一樣,「星條紋」的制服。星條紋,便是花旗地域的旗徽,在現實世界無人不知。

這樣的制服,就是在說,這個戰隊的人,都是花旗的「忠實愛國者」。

這個戰隊的隊長,此時站出來了。

完全貼身的星條紋制服,展現出其完美的肌肉線條;梳得整整齊齊的西裝頭,長著一副正氣凜然的臉,笑起來時,牙齒潔白整齊,表現出一副坦蕩胸懷的磊落。這樣完美的人,就像是從「花旗代言人」的形象海報中跑出來的模特似的。

而重點是,這位隊長,身上完全無傷,保持著百份之百的健康狀態。

「你們好,我是羅傑斯。」

羅傑斯對草根戰隊彬彬有禮地鞠躬。

跟隨著羅傑斯,其戰隊的所有成員,都一同向草根戰隊打招呼:「你們好。我們是守護者戰隊。」

守護者戰隊,就是奇蹟世代隊長羅傑斯,所領軍的戰隊。

由於守護者戰隊釋放出來的氣場,實在是太過謙和有禮了,讓天佑等人也不期然地,也向他鞠躬還禮。

「你好,我是天佑。」

「噯!我是刑天。」

接著,羅傑斯便轉向跟黎強打招呼。

「黎強同學,又見到你了。這一次,好像是你們第八次挑戰了吧?」

黎強道:「是最後一次挑戰。」

羅傑斯嘴角微微向上一彎。

「這個回合,很難得地有兩個戰隊同時上來挑戰啊。大概自任務開始以來,對我們守護者戰隊來說,這就是壓力最大的一個回合吧?」

羅傑斯「啊」的一聲,揚一揚眉,道:

「難道你們是經過戰略部署,犠牲了兩個一人戰隊,同時保存實力地上來挑戰我的?」

刑天道:

「雖然我為這種戰術感到羞恥,可是事實卻是這樣,我們無法否認。」

刑天見羅傑斯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他心裏想:自己和黎強耍手段升級上來圍攻他,都有點覺得對不起他了。

黎強卻是淡淡的道:

「這套犧牲戰術,還不是模仿你們的?不然你們守護者戰隊,如何能夠保持在第十三、四層浮浮沉沉?照常理來說,你們早就通關了虛淵之瀑吧?」

黎強這麼一說,卻是大出了草根戰隊眾人的意料。

原來這種犧牲自己人升級的戰術,還不是玄重正宗所獨創,而是黎強在模彷羅傑斯?這個看起來人畜無害般的羅傑斯?

羅傑斯道:「在系統容許的情況之下,戰隊可以因應戰術需要而作出任何的行動部署。沒有甚麼誰模仿誰的。不過黎強同學,你似乎已經掌握到這個任務的竅門了。即是說,你的思維,已經接近奇蹟世代了⋯⋯」

「等等!」刑天插話道:「羅傑斯,你這麼說,就是承認自己一直在戰略性地犧牲隊友了?」

「嗯。」羅傑斯理所當然地點頭。

「我完全不能理解!守護者戰隊在虛淵之瀑一直領先,正如黎強所說,你們早就可以一路不戰而勝,直接升級到頂層通關!可是為何你們卻不這麼做?」

羅傑斯燦然一笑。

「你問到重點了,刑天同學。」

黎強則在冷哼。

「竟然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天真。」

究竟是為甚麼?

在草根戰隊眾人的頭上,不斷飄出大量的問號。

羅傑斯道:「本來,根據官方的原意,團戰任務在經過第一、第二階段的激烈廝殺後,來到了虛淵之瀑,基本上是一個獎勵和恢復的關卡:只要有戰隊在低層的混戰中殺出重圍,大概最多去到第四、第五層左右,便會進入往上再無對手,自動不戰而勝直至頂層第十八層通關為止的練功環境。」

「給個例子吧:假設在虛淵之瀑的底層,有二十個戰隊在同時混戰,那麼在不斷淘汰升級之下,變成十隊,五隊,兩隊,一隊⋯⋯去到第五層時,則一定只剩下一個戰隊了。這個戰隊,接下來就不需要繼續戰鬥了。」

「那麼,為何要把虛淵之瀑設計成十八層那麼多呢?這就要回歸到帝京榮譽學季的原意:畢竟,帝京內部的任何測試,目的也是只有一個,就是要培育強者。」

「讓突圍而出的頂尖戰隊,得以連續十多個回合不斷接收系統獎勵,也就是為了要集中校內資源,栽培出少數足以成為日後帝京楝樑的超級精英。」

「根據帝京本來的打算,虛淵之瀑一共有十個通關名額,透過系統獎勵的栽培,在這個任務結束之時,應該就會出現十個綜合戰力遠遠超過其他的超級戰隊,由此進入團戰的最後階段,選拔出團戰冠軍。」

「這樣的「拔尖」制度,可以最大幅度地提升極少數精英的水平。而這少數精英,就是帝京持續稱霸煉界的核心棋子。」

「不過以上所說,只是系統原意。」

「既然刑天同學,你是第一個問我這個問題的人,那麼,我就代替其他奇蹟世代的成員,在此正式公佈吧:今年的榮譽學季,將會在此結束。不會再有團戰冠軍任務,也不會有新生王最終戰了。」

羅傑斯笑了笑,然後撥了撥他那一絲不苟的西裝頭。

「因為在奇蹟障礙之下,沒有任何戰隊得以通關虛淵之瀑;也因此,不會有戰隊到達團戰最後階段。而由於主要的頂尖天驕,在奇蹟障礙的滅團輪迴所折磨之下,都被挫敗成喪家之犬,因此,舉行新生王戰也沒有任何意思。反正,優勝劣敗,已經在虛淵之瀑裏明顯地表現出來了。」

「在所有主要對手滅團之下,花旗分校完美統治帝京的能力,路人皆見。帝京將會被逼承認,奇蹟世代將會提前奪得新生王!因為其他分校,再也拿不出可以跟我們一戰的對手了。」

羅傑斯說罷。

草根戰隊眾人一陣毛骨悚然。

原來,這就是奇蹟世代真正的野心。

他們想要在這虛淵之瀑裏,就徹底擊潰所有的對手,借此顯示花旗分校絕對的實力優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