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42章.圍攻最強之盾

一道匹煉般的紅光,帶著九重疊加的劍意,直轟西方玄重的最強之盾!

鏗鏘!

整個浮空平台,都微微震動!地上的湍流積水,都被強行向旁逼走,形成了一圈直徑十多米的大水花!

嘩啦!

水花從高空再灑落回來,好像在下雨似的。

葉群伸出嬌柔的小手,抹了抹黏在她眼簾上的水滴,讓視線恢復清晰⋯⋯「不知道天佑哥這一劍的效果如何?」

首先出現在葉群眼前的,還是遠方那個高達十米的半透明星條紋大盾。雖然盾牌的中央正在大量冒煙,但至少盾牌本身,仍然聳立。

「怎麼可能?在刑天哥和天佑哥的連環猛攻之下,竟然還能頂得住?」

「從未見過如此妖孽的防禦力!」

草根戰隊等人都是大大震驚!刑天哥不說(喂!),只要天佑哥的赤城劍訣出手,沒有敵人不被劈爆的!就連東尼和索爾都不例外。

羅傑斯,不愧是奇蹟世代的隊長,奇蹟障礙的最後把關者!

葉群喊道:「不!羅傑斯擋下這一劍,也不是如此輕鬆的!各位看看他腳下拖出來的痕跡!」

羅傑斯看似仍然是站得穩穩的,可是他腳前拖出來的兩道深深泥坑,卻是出賣了他!雖然泥坑很快就被流水填滿,可是卻逃不過眼尖的葉群。

此時,盾面上的濃煙也漸漸散去了。

在盾面中央,之前被刑天打得變薄了的部份,再加上天佑同學的一劍後,如今變得更加薄弱了。

「打穿這面大盾的最好機會,就在眼前了!」

玄重正宗雖然已多次挑戰過羅傑斯,但還是第一次見到,羅傑斯的這面大盾,出現了如此脆弱的突破點!

黎強親自出手了。

他從背後的千手金身,接過了一把長柄的黃金「投斧」。他渾身煉能力爆發暴升,連帶著整個寶蓮要塞,也在散射金光!

寶蓮要塞在快速吸納著四周的游離天地元氣,通過中央蓮台,貫入黎強身上,再注入他手上的投斧⋯⋯

投斧扔出!

黃金法寶帶著高速旋轉地飛去,正正直指著星條紋大盾最脆弱的那一點!

「轟爆它!」

然而⋯⋯

羅傑斯雙手穩穩操控住大盾,然後開始移動身體⋯⋯他把大盾薄弱的中心點移開,以沒有變薄的部位擋住飛來的投斧⋯⋯

而且,羅傑斯竟然把大盾當成球拍般,對著投斧擦了一個「側旋」!

鏘!

卸力,再加上反彈!

投斧擦到了盾面之後,帶著強烈旋轉地彈飛開去,在空中劃出一道高弧度的拋物線,最後「砰!」的一聲,直轟在平台邊緣的系統結界上。

「竟然還有這一招!」

天佑心裏讚嘆道:「這一手,跟我的風林火山四劍訣中的「徐如林」,有異曲同工之妙。」

玄重正宗更是大感意外。

因為,他們挑戰到第八次了,還是第一次見到羅傑斯,利用大盾作出主動式的防守!而且還展現出絕妙的防禦技巧,彈飛了黎強的黃金投斧。

「這麼巨大的法寶,還能做出這種細緻巧妙的動作?」

「不可能的!西方玄重和東方玄重的最大差別,不就是「西玄」著重法寶的強大,「東玄」著重法寶的靈巧性麼?現在竟然⋯⋯」

羅傑斯道:

「西方玄重不是不著重靈巧性,而是在不犧牲法寶的強大之下,以一般煉能力者甚至天驕的身體質素,根本無法作出靈巧的操作。解決的方法很簡單,透過煉能力者補完計劃,把身體改造得更加強大就可以了。」

「要知道,人類的潛能,很大程度上是透過精神力激發出來的,甚至連一個人的先天體質,也不例外。煉能力者補完計劃,透過完美控制人類的精神力,把人類埋藏的潛能完全發掘出來!人類⋯⋯是無所不能的!」

玄重正宗的眾人,都是目瞪口呆。

雖然歷來榮譽學季的成績,都是以花旗為主的西玄比較好,可是東方玄重一向自視甚高,更認為自己才是真正掌握玄重派的精粹,甚至隱隱有輕視西玄之意。當然西玄方面,也是瞧不起東玄的多。

兩派爭論的,就是在煉器方面的「力與巧之取捨」!

在煉器一道上,過多著重法寶的威力,操作難度自然提升,就是失去了「巧」;相反來說,也是一樣:法寶操作太過複雜,功能太詭奇,則被人看破而一擊打爆的風險,就會提高。

而如今,看來西玄方面,已經在羅傑斯的身上,找到了「力巧兼備」的方法了?

關鍵就是煉能力者補完計劃麼?

就連黎強,在他那永遠沒有表情的臉上,都現出了一絲不忿之意。他的寶蓮要塞仍在不住吸納天地元氣,補充剛才全力出手的消耗,而他身後的千手金身,法寶更是取之不盡⋯⋯可是,即使他蓄能蓄到爆了,又能夠使出比剛才的投斧更強的一擊,又能夠擊破「力巧兼備」的羅傑斯嗎?

黎強正在恢復,天佑同學可沒有這個需要!

「你是不是無所不能,吃我一劍再講!」

天佑同學再次祭出赤劍!

「赤城劍訣.九意歸一!」

九道劍意完全融和為單一,純粹的絕高破壞之力!一劍斬下去!

羅傑斯凝神貫注地盯住這一劍,他可一點也不敢少看它!只見他雙臂肌肉鼓起,把貼身的制服繃緊得線條盡現⋯⋯

他把大盾從面向玄重正宗那邊,用力扳過來,並同時在扭動雙臂,制造旋轉之力!

赤劍劈在大盾之上!

「嗚!」

羅傑斯咬牙切齒,頸際也現青筋!他雙臂強自一扭,企圖把這一劍往下斬來的軌跡,給巧妙「刷」去!

鏘⋯⋯!

這一次,羅傑斯的側旋球擦不下去,大盾硬是被赤劍狠狠劈得砸落地上。

轟隆!

現場爆出了滿天的沙石泥水!刑天也必需要利用火神炮台,轟出幾發霰彈炮,以轟散向草根戰隊迎面飛來的一些巨石!

「結果如何了?」

眾人都非常關心。老實說,這一轟,已是超出了眾人常識,要是連這樣也打不爆羅傑斯,那只能說,這奇蹟世代的隊長,不如直接改名,姓屈,名機,就算了。

就連玄重正宗,眾人表情看來都非常忌憚。他們的注意力本來就只集中在羅傑斯身上,始終認為他才是唯一的對手⋯⋯可是,看到了天佑同學的九意歸一後,他們心裏漸漸泛起一個疑問:把草根戰隊留在後面才對付,是正確的決定麼?

在場視野恢復清晰了後,眾人一看,心都寒了。

那一面半透明的星條紋大盾,竟然還在!

⋯⋯可是這大盾的高度,明顯比之前矮了一截!

星條紋大盾,有大約三份之一,陷入了地底裏!

盾面之上,有著一道非常明顯的紅色劍痕,幾乎把大盾分開成對等的兩半⋯⋯可是,大盾畢竟沒有被斬成兩份,劍痕雖深,卻沒有破開盾面,只是把劈中的部位,變得極之薄弱⋯⋯

劍痕一直延伸到地面,在浮空平台之上,劈出了一道寬三吋,長十數米的大坑,甚至把浮空平台都打穿了,可以看得到下方!

這如此霸道的一劍,還是被羅斯傑卸去了部份力道到地上去了!

刑天幾乎想要對羅傑斯拍掌了。「好傢伙⋯⋯這操作很是巧妙,若不是卸去了力量,這大盾肯定會被天佑一劍劈開。」

天佑同學完全沒有因為「九意歸一」被擋住了而受到打擊。

反之,他露出了笑容。

「很久沒有遇見過這麼具有挑戰性的對手了!」

他的戰力,像是沒有上限似的,不住如潮水般提升⋯⋯

在某處,某個聚集帝京權力核心人物的會議之中,某張坐著好幾名重煉強者的小桌子上,都同時為了天佑同學這一笑,表示欣慰。

「總算有點像個煉能力者的樣子了。」某名以「謎」揚名帝京的重煉強者評價道。

很難得地,在場的其他重煉強者,全部都點頭同意。就連那些走邪惡路線的,也不例外。

回到現場。

「羅傑斯的大盾陷在地下,拔不出來了!這是強返他們的大好機會!」

「全力轟啊!」

刑天率先就是放出蓄力已久的八公噸級火神重炮!這一次刑天也不跟對方來硬的了,直接又來一遍老套路:大炮彈在中途「啪啦」一聲外殻裂開,然後飛出數十枚小型導航針刺飛彈,繞過了大盾,直接進攻羅傑斯身後的隊友們!

當然,草根戰隊成員也不是只會當路人!所有人都是出盡吃奶之力,把本命法寶祭出去!

玄重正宗的想法,也跟草根戰隊一樣!

由千手金身借出的眾多金光法寶,落在各成員之上,再加持上由寶蓮要塞吸納而來的大量天地元氣,然後一口氣釋放出來,把法寶全力投出!他們的目標,當然不是已經深深插在地上的大盾,而是滿是傷兵的守護者戰隊其他隊員!

天佑同學也來插一手!

「草根訣!」

大量的枯黃草根,自羅傑斯的腳下,突然瘋狂生長,瞬間就把羅傑斯的雙腿死死綁住了⋯⋯

黎強的手上,已經手握著一柄金光三叉戟。

「羅傑斯,我要讓世人親眼見證,我東方玄重,終究才是玄重派的真命本家。」

黎強把三叉戟全力擲出!使用的,竟然是跟羅傑斯類似的側旋技巧!

拿著強烈旋轉的三叉戟,在飛行軌跡中巧妙拐彎,繞過星條紋盾之後,直指的是⋯⋯羅傑斯的咽喉!

這一擊的來勢之霸道,絲毫不亞於天佑同學剛才的赤城劍訣。

「奇蹟障礙,給我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