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3 則留言

第469章.爆掉

「天佑哥,你知道我為了要追上你,付出了多少的代價嗎?」

蔣小凡一腳把天佑同學踢飛!

天佑同學在被自己的神木昇龍拳轟至重傷後,仍然未恢復過來,故此根本沒有任何防禦的能力。

「自從在第一層被你強返之後,我復活過來時,仍然全身嚴重燒傷,只剩下一口氣⋯⋯接連三個回合,我連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一旦開戰,就被首先圍攻打死!因為我是一人戰隊,只要把我打倒,就能夠獲得直接升級名額。」

「這些人,在我蔣小凡的眼裏,根本全部都是廢物!可是我卻被這些廢物一次又一次地踩在腳下,完全沒有翻身的機會!這都是因為你!天佑啊,你既是我命裏的機遇,也是我命中的剋星!我若不能徹底的毀了你,我就只有變回地上的一堆爛泥了!」

蔣小凡揪起天佑同學的衣領,再狠狠朝他的腮幫子「砰!」地一拳!

天佑同學被打得滾飛到老遠。

「我為了向上爬,不惜又變回以前那個不要臉的廢物。我向著那些對我虎視眈眈的廢物們,又跪又拜,屈膝獻媚,又提出種種寶物作為保護費,就為了要說服他們:把我收入隊中當肉盾,比即場強返我拿取直接通關名額,更有價值!好不容易,才有一隊傻子接受了我的請求⋯⋯」

「說到底,我就只需要兩、三個回合的休息罷了。你知道這班存心利用和榨乾我的傻子,後來怎麼了嗎?」

蔣小凡瘋狂大笑。

「我在四個回合之後脫離了他們,然後把他們一個一個地打到殘廢,但又不強返他們,反而把其他戰隊全部滅團了,再逼這班殘廢升級,然後再打⋯⋯他們也挨不了多久,就全部棄權了,大概他們有半數都不敢再回帝京了吧?小看我?利用我?下場就是這樣!」

「咳咳咳⋯⋯」

天佑同學好不容易爬起來,道,

「其實你不用跟我說這麼多。你是個怎麼樣的人,難道我們還不清楚嗎?」

蔣小凡衝上前去,再補一腳!砰的一聲,直接把天佑同學轟至系統邊緣結界,又反彈回來,再滾到不知哪裏去⋯⋯

「凡是看過我蔣小凡卑躬屈膝樣子的人,我一個也不會放過!因此我不惜一切,也要追上草根戰隊!我誓要把極限的恐怖折磨,烙印在你們的靈魂深處,永不磨滅!就由你這個隊長開始吧!」

蔣小凡暴衝上前,又要一腳踢飛天佑之際!

天佑同學霎時暴起!

「風林火山四劍訣.疾如風!」

紅光劍影連連閃動!

天佑同學所使用的,並不是二指劍峰火掌心蓮,而是碎裂受損了的赤劍!

他突然使回手肘長度的木劍,為的就是讓蔣小凡產生視覺錯判。

這招疾如風的有效距離,突然間伸長了很多。

而且,直指蔣小凡的雙目!

天佑同學出這狠招,就是要出奇不意地破去蔣小凡那招「鬼厲的睚眦」!

毀掉你那雙邪異的眼睛,看你還怎麼反傷?

蔣小凡果然被這出奇不意的一招,所震驚到了。

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

亂髮壯碩男子,被這快如閃電般的劍影,強行逼退了十多步,血花連連噴射!

「天佑哥成功了嗎?」

重傷倒地後,尤在掙扎爬起的葉群,隱約感到這是天佑哥最後的取勝機會了⋯⋯

只見蔣小凡把鐵棍橫架於面前,腳前拖出了兩行深深的泥痕,地上不住滴落從他身上流下來的鮮血⋯⋯

成功了嗎?

「讓我們來代替主人懲罰你!」

智孝、雪炫和夏榮,同時朝蔣小凡背後,射來她們的最強一箭!

就在強箭臨身之際!

蔣小凡突然轉過臉來。

他的臉上,被赤劍割出了兩道既深又長的血痕,可是,血痕來到眼睛附近,就強行斷開了⋯⋯那是被生繡鐵棍剛好擋住了的!

「鬼厲的睚眦!」

飆飆飆飆飆飆飆!

箭矢也遭到了反彈!

還好智孝早料想到最壞的打算,在射出箭矢之後,已經拉著雪炫和夏榮奔逃!箭矢反彈得雖快,卻未有命中三人,只是因雪炫的爆炸箭炸開而受到了些許震傷。

天佑同學見他的突擊未能得手,心裏雖然可惜,卻沒有表露出來。

他「呸」地吐了滿口的鮮血,對蔣小凡笑了笑道:

「你這一招反傷技,也不是無敵的。要是遠距攻擊的話,在被反彈之前,還是有閃避的餘地啊。」

蔣小凡頸筋爆現。

「所以你沒有見到,我總是在逼近你打近身戰麼?天佑哥?」

蔣小凡又再衝向天佑同學!

天佑同學猛地後退,讓自己跟蔣小凡保持著距離。

「赤城劍訣.九意歸一!」

赤劍猛地轟出!

可是,在赤劍斬下的途中,大量的煉能力,已從劍身的裂痕中洩漏出來⋯⋯

這一劍九意歸一的威力,打出來,只是削弱到了第八境界左右。

「嘿嘿嘿⋯⋯這一劍,不需要反傷,也擋得住啊!」

蔣小凡兩手緊握生鏽鐵棍,傾盡全力的氣力,迎著斬下的赤劍揮去!

「厲鬼辟易!」

砰!

啪啦。

赤劍斷碎了!

「嗚哇!」天佑同學喉頭一甜,隨即大口噴血!

可是,他見到蔣小凡擋過他一劍後,也不好過!他被轟得整個人倒仰飛退,中門大開!

天佑同學咬了咬牙,強忍住本命法寶碎裂的內傷!

他要使出自己最快、最強的一擊,務求在蔣小凡的雙眼閃出黑芒之前得手⋯⋯

而在蔣小凡好不容易才站穩身子之際!

他駭然一驚,察覺自己已經被紫金大手緊緊抓住了!

還沒來得及反應,天佑同學的身影已經急速來到了面前!

峰火連天訣!

天佑同學手中的掌心蓮一斬!

「哇!」

蔣小凡的一隻眼球被割破了!鮮血瘋狂飛濺!

「成功了!」

可是,蔣小凡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雖然天佑同學這一招算得上是瞬雷不及掩耳,但還是被蔣小凡及時偏過一邊臉,躲過了兩隻眼睛同被刺瞎之險!

接下來,天佑同學被眼前所見震驚了。

一縷黑煙自蔣小凡那破掉的眼球中飄了出來,然後鑽入到另一隻沒事的眼球裏。

他剩下來的獨眼,擁有了雙倍黑芒的力量!

「鬼厲的睚眦!」

天佑同學的心臟,突然猛地一「砰!」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也許是他從未經歷過的最大危險了!

峰火連天訣要被反彈了!

「嘿!峰火連天訣.收式!」

峰火連天訣之所以獨步煉界,並不只是其瞬猛的突擊能力,而是在於其收式!一劍斬出之後,劍訣會驅使用劍者以兩倍速度,返回原位!

到底是天佑的收式來得快,還是蔣小凡的反傷來得狠?

轟隆!

在其他人眼裏看來,天佑同學在一劍得手,刺瞎了蔣小凡的一隻眼睛之後,突然身影一閃,他就返回了出劍之前的原位!

可是,卻在幾乎同一時間,「轟隆」一聲!

天佑同學被峰火連天訣的餘勢狠狠擊飛!

「哇!」

他的雙臂,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嚴重劍傷!

「這樣⋯⋯也不能擊敗他嗎?」

只見天佑同學倉惶向後張望⋯⋯難道他已經想著要逃了?

「可惜啊天佑哥!差一點點罷了!要是你的劍能再快一點點,把我蔣小凡弄成瞎子,那這一戰,就是你勝了。這或許⋯⋯是天意吧?」

蔣小凡高舉鐵棍,瘋狂地朝天佑同學飛撲過來!

「厲鬼辟易!」

轟隆!

這一棍,把天佑同學又猛地轟飛!

天佑同學爬起身來,竟然⋯⋯往後逃跑了!

「哇哈哈哈⋯⋯天佑哥被我打怕了嗎?好啊!我讓你逃!你逃啊!我要像個山野獵人般,在這裏狩獵你這一頭已經失去戰意的重傷野獸!我要把你逼到絕路,逼得你不得不跪下來求饒你為止⋯⋯!哈哈哈哈哈!」

天佑同學沒命似地逃,而蔣小凡則是在後方步步進逼。

終於來到了一個位置。

天佑同學背後「啪」一聲,碰到了牆壁!虛淵之瀑的流水狂衝而下,直朝著他的頭倒落下來⋯⋯

天佑同學呆了。看他的表情,就像是已經被瀑布之水所沖醒,終於知道自己已經走到了絕路⋯⋯

蔣小凡,已經追到天佑同學的面前來了。

「怎麼樣?天佑哥,再沒得逃了嗎?這裏,就是你的死地了吧?」

天佑同學的表情滿是不忿。

「蔣小凡,你敢不敢接我的最強一招?」

蔣小凡哈哈大笑。

「為甚麼不敢?不過事先告訴你,我的「鬼厲的睚眦」,是沒有反傷上限的限制!難道你以為只要力量超過某一個點,就可以直接破去我的反傷麼?你就試試看啊?」

天佑同學表情變凝重了。

他把峰火掌心蓮,交到紫金之手上。

神木之力。

燃燒九座道台。

燃燒兩顆金丹。

真真正正的爆種全力一擊!

「嘿嘿嘿嘿嘿嘿⋯⋯來啊!轟過來啊!」蔣小凡笑得無比得意。他的獨眼,已是隨時準備好了要閃出黑芒,絕對不會再有被偷襲的可能性!

紫金之手全力一擊!

轟隆!

咔嚓。

蔣小凡⋯⋯爆掉了第二隻眼睛!

神木昇龍拳!

神木昇龍拳!

神木昇龍拳!

在〈第469章.爆掉〉中有 3 則留言

  1. 我嘅好徒弟
    呵呵

  2. 爽啊!!!!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