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 5 則留言

第475章.鬼厲的陰謀

從聯席會議外圈的觀點看來,位於會場中央的內圈,並沒有出現甚麼異常。在消音結界保護之下,從外邊只見到這眾多叱吒帝京的強者們,似乎有點劍拔弩張,怒目相向的樣子。

不過內圈的氣氛就是這樣啊。

當同學們在榮譽學季拼命拿取好成績的同時,內圈的高層們又何嘗不是在同時作出激烈的權力鬥爭?

然而,如果身在內圈的話,所見的就是完全不同的光景。

在內圈中,正在響起最高級別的「S級警報」:意即校內正受到了「足以影響帝京根基的重大威脅」!

只是,所有的系統警報,都被某人以結界隔絕了,以至完全無法傳達到外界。

竟然連帝京最高級別系統警報,都能夠完全隔絕?這麼說來,豈不是把帝京校內的幾乎所有高層,都一口氣地騎劫綁架了麼?

這佈下結界之人,到底厲害到甚麼程度啊?

帝京本部風紀隊副總長「基爾」,非常清楚校園警報系統的可靠性。因此,他跟幾名同屬防衛系統的高層,表情是最為震驚的。

「怎麼可能?即、即使是重煉強者⋯⋯不!即使是十名重煉強者聯合起來,都不可能令帝京警告系統失效!因為這關係到⋯⋯帝京的存亡啊!」

帝京⋯⋯不是煉界的霸主麼?

到底有誰,可以在覆手之間,便把帝京的核心掌握在手裏?

卡卡吹出了一個藍色的泡泡來。這藍色泡泡快速膨脹,直接穿透人身和桌椅等,直至擴大到完全覆蓋內圈之後,便「啪」的一聲爆破。

一個本來是透明的籠牢,被染成了藍色。

「人間煉獄籠牢!」

眾人驟然一片嘩然!然後隨即同時往上望。這人間煉獄籠牢,不是一直都掛在內圈的上空,像是在恐嚇著眾人般的嗎?

上空那個籠牢還在。

不過那個籠牢,是被更大的藍色籠牢罩住了。

一名身穿黑色道袍,背後駄著四把大劍,滿頭亂髮,粗眉大眼的高大男子,驟然成為了內圈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咦?難道你們到現在才知道,本道人的「人間煉獄籠牢」,其實是有兩層的麼?」

「我知道。」叛蝶舉手道,「就我所知,可能還不止兩層呢。」

金摸著下巴,他跟其餘幾名重煉強者一樣,對這第二層的人間煉獄籠牢,感到十分好奇。

「大概這個籠牢,還不能夠完全截斷帝京的S級警報系統吧?⋯⋯在此之前,你應該需要在帝京本部各處,埋下各種法陣之類的⋯⋯你為了今天,到底準備了多久?應該最少有十年吧?」

鬼厲道人點了點頭:「金,你在本質上,果然和本道人同樣邪惡啊。你能夠得出這個估算,顯然是已經模擬過,並成功了。」

「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是身為煉能力者的義務。」金笑了笑。

「埋了十年的伏線嗎?比我所知道的多季連續劇,都埋得要長啊。」小凌道,「現在就是要把謎底揭曉的時候了吧?」

鬼厲道人謀劃了十年的時間,就為了在此刻截斷帝京警報系統,騎劫內圈會議?

基爾怒指著鬼厲道人,道:「鬼厲!你這樣做,就是公然跟整個帝京為敵了!這比起你一直以來對帝京作出的破壞行為,加起來都要更加嚴重!你、你好大的膽子啊!」

鬼厲猛地一矋,瞪得基爾渾身一震。

「要是本道人喜歡的話,隨手滅了帝京,我連眉毛都不會抖一下。或許本道人的膽子,比你的頭顱還大一點點吧。哈哈哈哈⋯⋯!」

叛蝶稍稍「啊」了一聲,道:「是為了赤城劍藏嗎?」

就連小凌、金和卡卡,都看向了叛蝶那邊。

鬼厲道人哈哈大笑:「果然還是瞞不過你啊,叛蝶同學。我記得,我們還是學生之時,你就是劍神赤城最忠實的支持者,也是極力主張揭露赤城魔化真相的熱心份子吧?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依然非常在意有關劍神赤城之事⋯⋯」

叛蝶道:「永遠堅持自己的追求,是煉能力者的本色。」

鬼厲道:「是麼?還是說,劍神赤城的血脈,本來就在你的體內流動著,因此你想要不在意,都不可能啊?第六世海倫娜的後人,赤城的第448代玄孫。」

鬼厲這番話,尤如投下一個大大的震撼彈!

「叛蝶⋯⋯是劍神赤城的傳人?」

就連金、小凌和卡卡,神通廣大的重煉強者,都不知道這個秘密。

叛蝶淡淡一笑。

「不是傳人,只是不幸地跟他們有血緣罷了。若我身懷劍神赤城的全部真傳,那麼鬼厲同學大可直接把我綁架就行了,又何必籌劃多年,大費周章,就為了獨佔即將出世的赤城劍藏?」

一個又一個的震撼彈,輪流拋出來。

傳說中劍神赤城未被發現的隱藏劍藏,終於要出世了?

而這⋯⋯便是鬼厲道人的目標?

卡卡笑到把身體都打三個死結了。

「鬼厲,你不要笑死我了。先不說你竟然搞出了癱瘓帝京警報系統這一手,的確是蠻有趣的。再加上你之前虛張聲勢,跟金對賭又甚麼的,目標就是要把我們幾個禁足在此,不要搞亂你獨吞赤城劍藏的陰謀?你的目的,真的就是這樣?」

鬼厲道人面色有點陰沉了:「有甚麼好笑的嗎?」

卡卡根本不理會鬼厲,自顧笑到滾倒地上打結了。

小凌還在滿有興致地看戲。金則沒好氣地道:「你想讓我們留下來,你就早說啊。我們都是些容易相處的人,你隨口問一句,說不定我們就大大方方的准了呢?那你可以省下多少功夫啊?」

「有容易的路你不走,就硬要搞那套甚麼賭局出來,好了,你看好的蔣小凡已經輸了,那怎麼辦呢?不是說蔣小凡勝過天佑,我們才要乖乖禁足嗎?搞得我們現在都不好意思留在這兒了,好像不跟你作對搗亂,就是不尊重賭局結果似的⋯⋯唉,那個天佑也是的,怎麼偏偏就贏了呢?」

金這麼一番話,說得鬼厲道人亂髮飛舞,滿臉漲紅。

小凌道:「鬼厲啊,你這個小傻瓜!你怎麼以為所有人都對甚麼赤城劍藏感興趣,一定要跟你搶不可啊?你看叛蝶姐姐,她身為赤城的後人,都沒打過劍藏的主意啊?」

叛蝶點了點頭。

「我只是對揭露赤城真相感興趣。對他的劍藏麼?不好意思,他的路數跟我的本命天賦不契合,我得來也無用。」

鬼厲道人的表情和目光都變得陰陰沉沉的。他冷冷道:

「你們也裝夠了吧?你們本人或許真的對赤城劍訣沒有興趣,可是⋯⋯你們的傳人又如何?」

鬼厲道人盯著叛蝶:

「你若是沒有打赤城劍藏的主意,為何在修煉學季時,就悄悄引導你的徒兒去解封有關赤城秘密的多年禁制?還讓他把赤城劍訣的前半部都學會了?這一切,難道不是在造就他接收赤城劍藏的準備功夫?叛蝶同學,你也藏得很深啊!」

叛蝶「哼」的聲,道:「你好像倒果為因了,不過從結果來說,也是差不多的樣子。」

接著,鬼厲道人一一環視金等三人。

「至於你們,哼!海倫娜第六世任務,跟赤城魔化真相以及隱藏劍藏都是密切相關的,你們悄悄把任務交給這位天佑同學,目的為何,還不明顯?」

金和卡卡對視了一眼,都聳了聳肩。

「哎啊,我們的陰謀被看穿了。」金一臉可惜地道。

「被這個弱智的識破了計謀,那我們豈不是被打臉了?」卡卡嬉皮笑臉地道。

叛蝶道:「鬼厲同學,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打算用甚麼方法,去開啟赤城隱藏劍藏?即使劍藏已被解封,可是要成功進入,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鬼厲道人道:「叛蝶同學,你不用替本道人擔心。本道人並不是解密高手,不過我倒擅長掠奪解密高手們的成果。不久之前,好像有一組來自「異界異能研究所」的出色研究員,已經成功進入劍藏之內了。呵呵呵⋯⋯當時正好我的門人路過,見證到了這萬年難得的一幕⋯⋯」

鬼厲道人故意一頓,然後挑釁地盯住了金。

「那位研究員,聽說是一名非常性感的美女⋯⋯啊,好像還是金你的同屆同學呢。」

金那常年嘻嘻哈哈的表情,瞬間僵住了。

而從小凌的身上,漸漸滲透出一股恐怖的氣場來。

「哎啊!本道人不會在無意之間,暴露了金的一些不能說的秘密吧?小凌,不用謝謝我了,抓到你老公的小辮子,不過是巧合罷了。」

小凌盯著鬼厲道人,一字一頓地道:

「要是你敢傷害我最好的朋友,老娘當場就把你一掌拍死。」

劍神峽谷。

天佑同學正駕馭著浮空滑板,全速進入劍神峽谷深處⋯⋯

他查看一下腕錶的訊息,並沒有更新。他再看一遍剛才一直讓他憂心忡忡的那條影片訊息。

影片中說話的,是異界精靈彼拉。

「天佑同學!我和泰萊莎在劍神峽谷的隱藏劍藏之內,被人暗算了!金這混蛋完全沒有回覆我的訊息,所以我只能夠找你了!快來!泰萊莎有危險!你、你來到劍神峽谷之後,在這個座標,找天草堂的馮強,他會為你帶路的!」

突然間,畫面中劍光一閃!

彼拉被深深的砍了一劍,血花四濺!

接下來,遠處傳來泰萊莎的尖叫聲。

「哇!」

影片驟然終止。

天佑同學根據彼拉留下的座標,在峽谷深處找到了一個掛著天草堂旗幟的帳篷。

彼拉口中的馮強,跟天佑同學也算是相熟了。在修煉學季時,天佑和蕾安一起在劍神峽谷採礦的這一段時光,就每天都有跟馮強打交道,因為他就是把挖來的礦石換成貢獻點的負責人。

天佑同學衝入帳篷之內。

只見裏面的人,全部都倒在血泊之中。

「馮強大叔!」

 

在〈第475章.鬼厲的陰謀〉中有 5 則留言

  1. 又有一次突破的契機

  2. 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3. 其實天佑一家都係赤子之心底,平時唔認真兼無所謂,碰到逆鱗就唔同哂。

  4. 天佑係劍藏得到比打狀元王得到更多!!!
    (新劍, 赤城下卷)

  5. 正。。又有好機遇。。打贏哂。直接狀員王唔使再打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