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home/warmislan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storefront/inc/storefront-template-functions.php on line 441 10 則迴響

第477章.吻

待巷道中的屠殺停止,回復一片寂靜之後。

天佑同學稍稍伸出頭來,偷窺一下。

剛才那班自稱聖心學園的冒險者,已經變成了碎塊,鋪散在石砌的地上,然後漸漸消失無形。本來茶黃色的泥石磗牆,竟被全染成了鮮血之色。

好狠的劍。

而在血泊之上,有一名個子高挑的中年男子,背著天佑同學,傲然站立。他長髮及腰,濃眉長鬚,穿著一身古代大俠似的錦繡長衫,手上持著一把銀色長劍,還在滴著血。

劍神赤城!

「我肯定沒有認錯,此人就是劍神赤城!他的形象,跟我在煉界塔上所碰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劍神赤城,竟然在自己的劍藏之中現身?

難道劍神赤城並沒有殞落,而且⋯⋯就身在劍神峽谷?

天佑同學雖然不知道,劍神赤城的真正實力為何⋯⋯可是眼前這個人所使出的赤城劍訣,卻是強大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要是他不是劍神赤城,還會是誰?

天佑同學想到了這裏,渾身猛然一震!

「剛才那班人所說,他們在這裏發現了泰萊莎的蹤跡⋯⋯難道她也已經被劍神赤城⋯⋯」

天佑同學的肩膊擦到了牆壁,弄出了一點動靜來。

長髮男子突然轉身,直接盯視住天佑同學的眼睛!

這是一副正氣凜然的表情,一副以天下蒼生為念,身為正道盟主而自居的態度⋯⋯是那種只要你看上一眼,你就會覺得「他是正義的朋友,我絕對不會弄錯」的那種氣質。

這種氣質,就正正跟天佑同學在煉氣塔時所碰到的赤城幻影,一模一樣。

然而,眼前的這一個赤城,比起在煉氣塔時的那個,要強大太多了。

天佑同學被這目光一盯,便是全身一震,好像變成了一頭被猛虎看上了的兔子似的。

他的峰火掌心蓮已經閃現,渾身處於備戰狀態,只要對方稍有甚麼動靜,他將會毫不猶豫的全力出手,甚麼金丹道台等等,可以燒的都要燒了。

不然的話,稍有鬆懈,下一秒鐘他可能就在他自己的房間裏醒過來,連帝京是甚麼都完全沒有記憶了。

僅僅對視個幾秒,天佑同學便是渾身被汗水濕透,從兩頰流落的熱汗,從下巴一滴一滴地掉到地上。四周一片死寂,甚至可以聽到汗水落地時的清脆「咚、咚」之聲⋯⋯

劍神赤城⋯⋯露出一絲狡獪的冷笑。

他的眼神,閃過了一些邪異的鋒芒。

長髮持劍者的身影漸漸消失⋯⋯

「嗄、嗄⋯⋯」天佑同學一陣放鬆,這才感到一陣筋疲力盡,好像經過了一場苦戰似的。

面對強者所產生的精神壓力,甚至比起虛淵之瀑上的幾場大戰,還要更加沉重啊。

幸好這只是幻影。

大概這就是劍神赤城生前所佈下,用來殲滅企圖盜墓者的手段吧。

天佑同學從轉角處走出來。

在他的面前,是一條死巷。而死巷盡頭的牆壁上,又有著兩道成交叉形狀劈出的劍痕。牆邊散落一地科學儀器和法陣,不過已被剛才的赤城幻影所破壞了。

既然劍神赤城的幻影,並沒有對天佑同學出手,那麼他就不怕了。

他把半截赤劍,插入劍痕之中。

「赤城劍訣.九意歸一!」

天佑同學身影一閃,便被傳送到了一個密室當中!

只見密室的地上,舖滿了大量的科學儀器,以及運轉中的各種法陣,甚至一旁還有怪獸推磨,各種滑輪槓桿在傳送著晶石還是鬼火甚麼的,各式法門可謂目不暇給⋯⋯這規模陣仗,比起在劍藏入口時還要龐大複雜得多。

一個曲線玲瓏的卷髮背影,正跪坐在地上,忙碌地滑動著手中的平板,操作著地上的一切。

而在這背影的身旁,則是累到連翅膀都垂下來,但仍在勉力調節著某個法陣增幅的⋯⋯異界精靈。

泰萊莎和彼拉,就在眼前!

「哇!天佑同學?」

彼拉首先發現了天佑同學,嚇了一大跳,好像完全沒有想過會見到對方似的。

泰萊莎也轉過頭來,柔順的秀髮飄揚起來,毫不造作,散發出一股自然的嫵媚。

「天佑⋯⋯」

泰萊莎霎眼間露出了一絲喜意,卻又頓時轉喜為怒。

「你為何會在這兒出現的?現在不是榮譽學季的關鍵時刻麼?你不會跟我說,你已經被淘汰出局了吧?你身為絕對潛力者,拿取新生王,乃是本份,即使只是拿第二名,都是不可接受的!大概你在過去一年裏,是偷懶貪玩得太多了,現在嚐到惡果了吧?」

泰萊莎抱著雙臂,頭偏向一邊,噘著柔軟的小嘴,露出不滿的表情。她在等著要聽天佑同學的辯解呢。

天佑同學聳了聳肩,嘆了口氣。

「泰萊莎,你傷了我的心啊⋯⋯」

泰萊莎的眼珠轉回天佑那邊,表情有點鬆動了。

「自從進入帝京之後,我每天勤勤懇懇地修煉,弄得滿身是傷,身心俱疲,晚上抱著枕頭悄悄啜泣,哭到第二天早上,擦擦眼淚便又出去練功⋯⋯這樣的生活,我過了整整一年,是為了甚麼,是為了誰,妳知道嗎?就為了在榮譽學季驗收修煉成果時,可以讓泰萊莎對我刮目相看,跟我說:天佑在我心目中,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泰萊莎的冷傲表情漸漸融化。她心裏想:他果然有把我說的話記在心裏啊。

「嗯,我知道你有努力了⋯⋯」

泰萊莎的心防正在鬆懈,而天佑同學的「工蜂之力」,才剛開始催動罷了。

「可是⋯⋯泰萊莎你剛剛是怎麼想我的呢?偷懶?已經被淘汰了?在你眼中,我就只是這樣的人嗎?」

泰萊莎緊張起來了。

「不是這樣的。我、我只是替你緊張罷了⋯⋯按照平常的推算,新生榮譽學季,應該還有一段時間才結束⋯⋯」

「所以,你就肯定我已經輸了嗎?天佑這小屁孩肯定是被打慘了,所以便哭著跑過來找泰萊莎姨姨安慰,順便看看能不能佔到便宜⋯⋯這就是泰萊莎你的想法嗎?」

天佑同學說得淚眼凝眶,一臉委屈的樣子。旁觀著的彼拉,若不是已經見慣了某帝京首席工蜂的手段,大概他此時已經被騙到以身相許了⋯⋯

泰萊莎低下頭來,表情楚楚可憐。

「我⋯⋯是我錯了,對不起。」

泰萊莎的表情漸漸又露出了期待的微笑。

「天佑⋯⋯你這麼說,難道你已經拿到了⋯⋯」

「唉⋯⋯你果然是不知道啊。」

天佑抬起頭來,一副無語問蒼天的樣子。

「泰萊莎,你說你緊張我,其實只是敷衍吧?我在你心目中,其實⋯⋯根本沒有位置吧?你為了自己的工作,根本已經完全把我忘記了!不然的話,你又怎麼會不知道我的成績呢?」

泰萊莎急忙抬起頭來,眼眶已經含著淚了。

「沒有的事!我、我是常常把你放在心裏的!真的!可是這個密室把外界的訊息都隔絕了,所以我才無法打聽你的成績啊⋯⋯」

「真的有想著我?」

「真的!」

「每時每刻都在想嗎?」

「也沒有⋯⋯每時每刻都想⋯⋯」泰萊莎滿臉羞紅地低下頭來。「我答應你以後都這樣,那你滿意了嗎?求求你!告訴我你在榮譽學季的成績吧?」

天佑同學見泰萊莎已經被他折磨得死去活來了,心想也差不多了吧,便道:

「由於勝負分野太過明顯,官方認為再也沒有比試下去的必要了,因此決定新生學季提前結束⋯⋯我已經拿到了今年的帝京新生王。」

見泰萊莎一臉不肯置信的樣子,天佑同學便向她展示了官方的確認訊息。

「天佑同學拿到了新生王?」

「太好了!」

彼拉和泰萊莎同時撲到天佑同學身上!

泰萊莎直接把豐厚的嘴唇印落在天佑同學的唇上,兩人熱烈地接吻!

彼拉則是被天佑同學一腳踢飛到黏在牆上。

對泰萊莎來說,見證天佑同學拿到新生王,是倍感欣慰的一件事情。因為她是從天佑同學還是凡人時,就看著他成長到今天的。當初還是她親自為天佑辦理帝京入學註冊手續的呢。

在泰萊莎眼中,本來的小男孩,如今真的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兒漢,在天才滿地跑滿天飛的煉界,真正踏穩了他的第一步!

「對、對不起⋯⋯我情不自禁了。」泰萊莎的臉羞紅到了極點。

「不用壓抑自己的心情啊,就當是⋯⋯給我的獎勵吧。」

「那⋯⋯就再多吻兩分鐘吧。」

這深情的一吻,得來不易啊。

不知道吻了幾分鐘,兩人的嘴唇才依依不捨的分開。

「泰萊莎,好像⋯⋯獎勵得不夠啊。」

「那就再吻多一會⋯⋯」

彼拉飛過來撑著兩人的鼻子,大聲抗議道:「喂,好了!劍神赤城的劍藏,就在眼前,而且解除禁制的程序,已經來到了關鍵時刻!先把正經事做完好嗎?之後即使你們把對方吃進肚子裏,我也不管了!」

「那剩下的半個吻,就留到以後再⋯⋯」

「嗯⋯⋯」

泰萊莎向天佑同學介紹道:「這就是傳說劍神赤城魔化之後,所埋藏的功法傳承⋯⋯也就是隱藏劍藏。」

「這⋯⋯就是隱藏劍藏?」

只見在天佑面前的牆上,有著一把長劍形狀的黑色烙印。

這劍形烙印,彌漫著一絲似有若無的邪氣。

突然,滿地上的各種儀器和法陣,竟然全在冒煙,警示燈都在亮起最危險的訊號!

砰!的一聲。

所有儀器和法器全部失效,黯淡下來。

「我們⋯⋯失敗了⋯⋯」

可是與此同時,天佑同學的體內,有股能量,正在蠢蠢欲動。

 

10 thoughts on “第477章.吻

  1. 唔通獎勵有劍訣同新劍?

  2. 終於有新劍用?
    但有魔化風險?

  3. 赤劍+邪氣?

  4. 可否加多更😭😭😭太耐都無啦😭😭😭

  5. 新劍+下卷學習曲時1!!!!

  6. 加更!!

  7. 吻完有股能量蠢蠢欲動係好正常嘅

  8. 加更,加更

  9. 成日想忍幾日一次過睇
    但係每晚都忍唔住

  10. 入魔然後脫離先可以領悟武道真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