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sprintf(): Too few arguments in /home/warmisland/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storefront/inc/storefront-template-functions.php on line 441 發表迴響

第485章.兩指一分

「這、這個弱點,跟煉能力在體內的分佈無關,並不是功法缺陷問題,而是關係到赤城本人在他早期生涯裏,所受過的精神創傷,因而形成的不能彌補的修為盲點。這個盲點,恐怕連赤城本人,都不會承認,甚至不察覺,因此在傳承當中,也是隻字不提⋯⋯可是你怎麼會知道?」

鬼厲道人面色鐵青,滿頭是汗。

對於勝負和自身安危問題,已不是他最關注的點。

他只是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敗在哪兒?為何眼前這個小娃娃,對擊敗自己,從開始就胸有成竹?不搞清楚的話,他不甘心!

天佑同學只是聳了聳肩。

「因為我曾經穿越到遠古時代,親自捏過赤城的春袋,捏到他呱呱叫,所以我知道。」

若要追溯起來,天佑同學的胸有成竹,是源自於他早在修煉學季時,在仙術煉氣塔上的遭遇了。

由於他當時身懷海倫娜任務,因而在煉氣塔頂層,「誤打誤撞」地開啟了叛蝶所埋下的一個隱藏任務。這個任務,是需要天佑同學的精神體,進入一個模擬當年劍神赤城陷害師妹第六世海倫娜的場面,去揭發赤城魔化的秘密。

這個本來是不可能完成的隱藏任務,最終真的是誤打誤撞地被天佑同學搞定了,用的,是他當時最拿手的法寶:綑仙絕殺。

綑仙絕殺這一捏,捏出了無敵赤城的弱點來。

正是由於天佑同學破解了這個任務,他才得以傳承到赤城劍意,把後世沒有人能夠練成的赤城劍訣,一口氣修到了第九境界,並最終臻至九意歸一。

因此,對於當日在煉氣塔上的一捏,天佑同學印象是無比深刻,並視之為他發跡的轉捩點。

來到此刻,魔化赤城劍意,落入鬼厲道人之手。

他看著渾身紫藍魔意的鬼厲道人,就不期然地回想起,當日那假惺惺到了極點的劍神赤城⋯⋯既然鬼厲道人繼承了赤城的魔意,那麼說,赤城的弱點,鬼厲道人也該一併繼承了吧?

不過他手頭上已沒有了綑仙絕殺,這件法寶,仍在維修當中。

那就徒手好了。

推測鬼厲道人同時繼承了赤城的弱點,這也不過是賭博式的估算,但天佑同學也沒有第二條路可走了,就唯有把賭注全押下去啊!

證明是押對了!

天佑同學也沒必要對鬼厲道人解釋得那麼精準,所以就隨口說是「穿越」了。鬼厲道人一聽,又覺得天佑同學在吹牛。

他只得慘然一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慘的是,這捏蛋並不是單純的捏蛋,這是赤城畢生修為的盲點所在,在傳承了魔化劍意之下被捏蛋,就等於是被捏住本命紫府般。

而被捏爆了本命紫府,不管是誰,都沒得再長一個的。

鬼厲道人狂吼一聲,把劍召回到自己手中!

「就看誰動手動得快一些!」

啪!

天佑同學,捏爆了鬼厲道人的春袋。

若然《帝京一週》的狗仔在場的話,可想而知,這將會是一件多轟動的頭條新聞!

鬼厲道人的生命快速萎縮!

可是他那劈下來的一劍,並沒有停下來。

咔嚓!

峰火連天訣,割下了鬼厲道人的頭顱。接著一個閃身二倍速收招,正好躲過這劈下來已沒甚麼力量的一劍,返回到原先出招的位置。

「天、天啊⋯⋯天佑同學他⋯⋯幹掉了鬼厲道人。」彼拉完全呆了。

「我果然沒有看錯人,天佑他⋯⋯絕對會成長到金的高度。」泰萊莎也是震驚不已。

天佑同學只是呆立。

「我⋯⋯殺死了一名重煉強者?」

沒有真實感啊!

鬼厲道人的頭顱落地後,還一直滾,正好滾到了天佑同學的腳邊。

死灰一般的眼白,完全鬆垮的表情⋯⋯天佑同學看過的死人不多,但這副模樣,應該不會弄錯,是死絕了吧?

從頭顱仍然保持著張開狀態的嘴巴中,骨碌一聲,掉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紫藍色光團來。

那是赤城的魔化傳承!

「嘩屌!」

天佑同學二話不說,就撲在地上拾起這個傳承,然後也不顧忌這是從死人嘴裏吐出來的東西,把光團一口吞了!

這魔化傳承,曾被世人稱為赤城劍訣下卷的「戮仙劍獄」,絕非天佑同學之前吹牛所說的雞肋之物。

這是變化萬千,完美無缺的遠古仙劍劍陣啊!

而除了這門功法之外,魔化傳承還有沒有其他內容,例如是寶物法寶之類的,還是未知,需要好好消化和探索啊。

天佑同學吞下傳承之後,他的滿頭長髮,隨即又無風自動,狂亂飛舞!

他整個人的氣質,驟然變了。

他的眼神,變得邪異、陰險,詭譎莫測。

他看著腳前那鬼厲道人的頭顱,一陣憤怒狂吼,便是踏出一腳,把頭顱踩爆!

腦花四濺。

接著,他好像氣還未消似的,衝向鬼厲道人仍然跪立的屍體,祭出峰火掌心蓮,瘋狂拍打!

砰砰砰砰砰!

鬼厲道人屍身被殘酷打爆,血肉濺飛至好半個密室。天佑同學渾身黏滿血肉,他伸出長長的舌頭來,舔了舔臉上沾著的鮮血,邪異的雙瞳之間,更添上了一絲血光。

「我從來不知道,殺人是這麼爽的一件事情啊⋯⋯赤城老怪,你的意志,替我開啟了一條未知的大道⋯⋯魔道,似乎很對我的胃口!」

天佑同學仰首狂笑。

密室一角,彼拉死命按著泰萊莎的嘴巴,不讓她發出聲音來。泰萊莎不管,一手把彼拉甩開,然後衝了出去。

「天佑!你要憑自身的精神力,把魔性的意志壓下去!要是你無法駕馭魔化之意,便會反過來成了這股意志的奴隸啊!」

天佑同學轉過身來,看著泰萊莎,微微歪頭,

露出了既燦爛又猙獰的笑容。

「泰萊莎!我已經實現了你的願望,拿下了魔化赤城的傳承。我已經成為你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了吧?現在你的下面,是不是已經濕透了? 」

泰萊莎的臉刷地通紅,目光中流露出被羞辱的委屈。

她輕皺著眉,搖頭苦笑。

「我所認識的天佑,並不是這樣的。天佑,你要保持著自我!若是被魔意主導了的話,你,就不再是我所認識的你了⋯⋯」

「老子給你打完了齋,你就不要和尚了麼?小賤人。」

魔化天佑輕描淡寫地帶笑道,然而他的語氣,卻是讓人心寒。

他一步一步地靠近著泰萊莎。

「魔化有甚麼不好?老子現在,感覺頭上沒有天際,只有無盡的欲望和可能性。我已繼承了戮仙劍獄,憑老子的資質,潛修幾年,不就是一個重煉強者?到時候,老子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你當了我的老婆,想要甚麼研究材料,老子隨手替你搶來;誰跟你競爭研究界的地位,老子給你通通殺了!這樣的生活,誰不想要啊?」

泰萊莎眼含著淚,緩慢搖頭。

「我不要。」

「你不要?那你還想要甚麼?」

「我要原來的那個天佑。那個羞怯、單純、天真、樂觀,雖然在各方面都在飛速成長,但卻依然保持著本心的那個⋯⋯我喜歡的少年。」

「吼!」

魔化天佑一把將泰萊莎撲倒在地上。

「少年?把老子當小孩子看待?我可是手刃鬼厲道人的新晉強者,放眼煉界,誰還有資格把我當作毛頭小孩?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魔化天佑猛地抓住自己的頭髮,一臉驚愕、受傷、然後便是轉變成妒恨,憤怒!

「因為你一直忘記不了金!」

泰萊莎別過臉來,不作聲。表情上的委屈之意更重了。

「你為甚麼這麼傻?這些年來,他有給過你甚麼嗎?要說誰是賤人,他才是真正的大賤人!他玩弄過了你之後,拍拍屁股就回家當好老公去了!他有把你當回事?把你當成是肉便器罷了!你醒醒吧!」

魔化天佑抓住泰萊莎的雙肩,猛地搖晃著。

「老子為了你,以身犯險,歷盡艱辛,助你破解了赤城劍藏之謎!而金呢?他做過了甚麼?誰對你好,不是一目了然嗎?你這賤人聽我說好不好?」

「放開我!放開我!」

啪!泰萊莎一巴掌摑在魔化天佑的臉上。

啪!啪!

魔化天佑連摑兩巴掌,把泰萊莎打得重重撞在地上,再也沒有反抗能力。

「你這賤人,老子拉下面子來跟你講道理,你就偏不要聽!好!軟的不要,那就來硬的!不管你願意不願意,老子今天一定要得到你!反正你也認了自己是個誰都可以上的淫婦,老子就憑我的屌,弄到你屈服為止!」

魔化天佑十指成爪,一輪撕扯,把泰萊莎的下半身衣服撕成了碎片,然後強行掰開她的雙腿。

「咦?」

魔化天佑兩指一分⋯⋯

「處女?」

泰萊莎表情大羞。她忍住了淚意,以淡然的語氣道:

「我是一個非常高傲的人,而且長年醉心研究,根本沒有把自己當成是女人過⋯⋯可是不知怎的,當我第一次見到你時,我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不斷對你作出種種誘惑,其實心裏就連自己都大吃一驚⋯⋯

可是我心裏一直有一關過不了,因為我們的年齡差距⋯⋯所以我也早有心理準備,不要求你給我名份或是甚麼,只要你偶爾想起我時,願意過來看看我就好⋯⋯

但是,我沒有想到,最終卻是以這樣的方式⋯⋯不過我不會後悔,但是今天完事之後,我會自殺,因為我自覺對不起「天佑」,我心裏真正愛著的那個人。」

魔化天佑呆住了。

不,是被魔化天佑壓在後面的「天佑同學」,受到了大大的震驚。

「泰萊莎,你⋯⋯」

「你毀了我以一成修為凝聚的分身,你以為本道人會就這樣放過你嗎?」

身材壯碩的亂髮中年男子,一記勾拳,轟在天佑同學的肚子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