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5章.我以後不敢啦

話說玫瑰騎士收到了負責人諾頓三世的指示。

那領頭的人對天佑聳了聳肩:

「我們的老大剛剛指示說,要把你們全部往死裏打。不過這煩人的老頭子呢,我們也不是常常會聽他說話的。」

「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你們若是可以提供足夠的好處,我們可以無條件落敗。反正我們也不在乎甚麼煉玉符,榮譽點的,想要這些東西,只要在最後階段擊倒一些肚滿腸肥的不敗戰隊,就可以輕易拿回來。」

天佑同學笑了笑:

「你們看來似乎很好相處呢,那我就放心了。因為你們輸得起,我們可輸不起啊!我們隊裏好歹累積了幾百塊的煉玉符,我本人⋯⋯好像就有一百多塊,榮譽點嘛⋯⋯十多萬吧⋯⋯」

玫瑰騎士們全部笑到瘋了。

「幾百塊煉玉符?你吹!你再吹!我跟你講,我用一根手指頭跟花旗的浩克比腕力,還一下子就拗斷了她的手臂呢!」

「吹牛大會麼?還是瘋人院大閘壞了,病人都跑出來了?笑死我了!」

天佑同學也跟著一起笑,一時間場面都頗為平和的。

待得大家笑得差不多了,天佑同學才道:

「⋯⋯所以還是打吧。你們剛才性騷擾了我隊的兩名女隊員,這筆帳,是怎麼也要算清楚的。」

玫瑰騎士們雖然仍是嬉皮笑臉的,不過他們對天佑同學的決定,畢竟有點意外。他們以為對方是一定會拿出賄賂來的。

「好,那我們就執行指示:把你們往死裏打!」

「不介意的話,我就先出手了。」

天佑同學飛出一隻看起來弱到不堪的紫金之手,漸漸靠近那個站在最前的玫瑰騎士⋯⋯這歪歪斜斜又抖著的飛行路線,真的連敵人看著都感到痛心。

笑到痛心!

「哈哈哈⋯⋯這個弱智,還真的把這當成是大招!」

「會不會一吹氣就散了啊?」

「還是要小心別被碰到!畢竟他們有能力跑到第五區來。」

「我當然知道!」

那玫瑰騎士拉動韁繩,駕馭他的馬鞍型滑板,閃過那紫金色的手形虛影!同一時間,他拔出了腰間的西洋劍,向天佑就是隔空一揮!

「鮮紅劍波!」

一道鮮紅色的月牙形劍波,高速轟向天佑,途中掀起了大量的水花!這是繼摩耶斯之後,天佑第二次見識西洋魔法領域裏的「鬥氣攻擊」!

「我的鮮紅劍波,曾被仲馬兄弟評價為「高盧新生十大殺招」的第六名!你有幸強返在這一劍下,真要回去貼文討讚了!」

天佑同學那另一隻弱不禁風的紫金之手,擋在身前,接住了鮮紅劍波。

轟!

讓玫瑰騎士們大跌眼鏡,這紫金之手,竟然保持完整,而天佑同學,身上連一點傷都沒有。

「竟然擋下了我的鮮紅劍波?」

與此同時,另一隻紫金之手,已經抓住了那玫瑰騎士的腳踝!往後一扯,再向橫一甩!

「嘩啦!」一聲,那玫瑰騎士就清脆地落水了。滑板也被掀翻,拉著韁繩也沒用。

「低估這個人了!」

玫瑰騎士們這才開始收拾心情,想要認真戰鬥!

「認真起來了嗎?那我也出點力吧。」

紫金之手驟然以眼花瞭亂的速度,在對手們中間來回飛竄!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人一個巴掌,也沒有很用力,僅僅拍到令對方失去平衡的地步⋯⋯在一個眨眼之間,玫瑰騎士全部落水!

「天佑哥好棒!」

隊員們全部圍攏著天佑哥慶祝!

「這玫瑰騎士戰隊實力有點弱啊,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混到這個階段的。」

「大概阮世豪一個人出手,就夠把他們掃清了。」

「那也太誇張。不過他們大概只比海牛族要強一點點就是了。」

成了落湯雞的玫瑰騎士,猶在一臉難以置信,怎麼眨個眼就被全滅了?他們聽到對手你一言我一語的,又無法反駁,一個個都是羞忿得無地自容!

「系統訊息:草根一隊勝出了賭鬥,每名隊員獲得官方獎勵凝丹石30枚,神賦香油3滴,以及800榮譽點。另外戰隊層級獎勵若干結丹級功法,若干補給,若干寶石道具等。」

「官方有點吝嗇呢。不是很爽。」這系統獎賞其實還算不錯,不過大家的胃口已在下水道被撐大,有點瞧不起這個數量的獎勵了。

「系統訊息:另外,草根一隊可以從落敗的玫瑰騎士手中,得到其全部的煉玉符共5塊,總數一半的榮譽點共5433點。可以按隊長意志將賭鬥獲利分配給各隊員。」

「整個戰隊差不多三十人,才只得五塊煉玉符?這甚麼玫瑰騎士,原來都是打腫臉充胖子的窮鬼!」

「因為他們在買賣勝負啊,根本不在乎這些,還說甚麼「想要煉玉符和榮譽點時,去打倒那些肚滿腸肥的不敗戰隊就可以了」。看他們實力這麼弱,應該是吹太大了。」

眾人又是你一言我一語的,幾乎把由大量資源培養出來的玫瑰騎士,說成是從街頭拾回來的一幫乞丐了。

只見通往第四區的水道已經開放,這水道下了系統結界,只有賭鬥勝出者才能通過。

而輸了的,將會被禁足原處一小時,再被退返到第六區。

天佑同學道:「不用急著前進,先把贏來的榮譽點和煉玉符都分了。獎品直接到手,才有激勵效果啊!」

「還是天佑哥知我們心意!」

「誰還沒有煉玉符的,先拿著一塊傍身。榮譽點也是,每人象徵式分一些,點數較少的可以多拿些。」

眾人還在玫瑰騎士面前,分享從他們口袋中贏來的戰利品呢。

「我們不服!我要求作任務外的私下賭鬥!」

「對!我們還沒有排開戰陣呢!你剛才是在乘人不備,贏得不光彩!」

「以西洋騎士的標準來說,這簡直是卑鄙!」

玫瑰騎士們都在紛紛起哄,想要鼓動草根一隊再戰一場呢。因為他們根本不認為自己會輸,剛才不過是太輕敵了。

天佑同學只是聳了聳肩。

「勝負已分,再賭鬥也沒有意思。想要再戰的話,你們就努力追上來好了。」天佑道。眾人已駕著滑板向水道前進,只要他們離開了這個玄潭的範圍,被禁足的玫瑰騎士,就算想要強制賭鬥都鬥不了。

「那這樣呢?」

一名玫瑰騎士,竟然悄悄放棄了滑板,於水上飄移!這是西方系統的「聖域」修為!而且此人的浮空技術似乎相當不俗,一陣爆發,甚至竟能追上以正常速度前進的滑板!

此人繞到大右方,從後箍住了正在最外圍的梁凱寧同學!

「放開她!」

「又在打女同學的主意,你們丟不丟臉?」

那玫瑰騎士以劍尖抵住了梁凱寧的臉頰。

「嘿嘿嘿嘿⋯⋯不想我割傷這一張嬌嫩漂亮的臉蛋,就給我們乖乖留下來。」

其他玫瑰騎士,已在後方擺好了戰陣的陣勢,隨時就準備開戰了。

天佑同學的面色,變得非常不好看了。

「你這鄉下分校出身的小子,憑甚麼給我擺出這種表情?瞧不起我嗎?我可是世襲撒克遜貴族!跟你們這些平民,不在同一個層次裏!」

那玫瑰騎士發怒了!他的西洋劍往下一劃!

梁凱寧的上衣給從中割破,啪的一聲,中門大開!

⋯⋯幸好梁凱寧同學之前在休整時,已穿上了貼身潛水衣。

可是,這樣侮辱佳人,是徹底把天佑同學惹怒了。

「剛才的性騷擾已經沒有給你們足夠的教訓了,現在還變本加厲?我們香山的女人,是像你這種人有資格染指的嗎?」

紅光一閃!

鏘!的一聲,那人的西洋劍頓時給赤劍砍成兩截!

「我的家傳寶劍!」

一綑草根卷住了梁凱寧同學的纖腰,把她抱回草根一隊的陣營中!與此同時,天佑同學的紫金之手已經狠狠襲來!

這隻瘦弱不堪,好像隨時都會潰散的無形之手,一把將這聖域玫瑰騎士整個人握住,然後使盡全力向外甩!

此人的身軀像炮彈般轟飛出去,直飛到玄潭的邊緣時,被系統的結界擋了下來!

轟隆!

這人形炮彈的衝擊力太大,轟得連系統結界都掀起陣陣力量漣漪!

直接扔死!強返!

玫瑰騎士們完全呆住了。若他們對之前被天佑同學拍落水裏,還覺得是對方卑鄙偷襲,乘人不備的話,那眼前這一招,就是無話可說的霸氣輾壓了。

「不用怕!大概這個戰隊,就只有他一個人厲害罷了!擺出戰隊列陣來!正式打團戰,我們未必就輸了!」

「對!我們這麼多人,撲過去擠也擠死他!」

天佑同學冷哼一聲。

「誰跟你浪費時間打團戰?」

天佑同學把茶銅色的手,按在玄潭水面上!

「小虛淵之手!」

玄潭表面掀起了大漩渦!這甚麼玫瑰騎士,完全沒有扳斧去抵抗如此霸道的吸扯之力,全被狼狽地卷進漩渦的核心中去!

在核心中,天佑同學的紫金之手,已經準備好了!

一巴掌一個!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玫瑰騎士戰隊,全員強返!

「天佑哥出手好狠啊⋯⋯」

「不怪他,這班不長眼的玫瑰騎士,正好摸到了天佑哥的逆鱗呢。天佑哥是惜花之人,只要有哪位女同學被欺負了,他就絕對不饒的。」

天佑同學雖然狠狠發洩了一通,可是他轉過頭來,表情卻未露出滿意。他逕直來到梁凱寧面前,輕輕敲了一下她的頭顱。

「剛才為甚麼不反擊?以你的修為,隨便幾拳,那個人就肯定被強返了。」

梁凱寧伸了伸舌頭。

「因為我很想要看到,天佑哥為了救我挺身而出啊。」

「以後不准再這樣了!要是下一次讓我知道你自己就能夠脫險,我就會袖手旁觀,不理你了!」

「⋯⋯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敢啦。」

梁凱寧低下了頭,鼓起了腮幫子,模樣又是可愛到了極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