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89章.我不回去了!

大仲馬的引退宣言,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天佑同學道:「為甚麼?單說你剛剛一戰,我沒有算錯的話,你一口起突破了四階鬥氣!你的資質還在,再加上你是被砍掉重練,再修回來時應該完全沒有瓶頸,突破只會更快更輕鬆!只要再加把勁,要變回以前的你,應該是可以的!」

大家都覺得非常可惜。

大仲馬的資質是驚人的,即便他如今的修為遠遠及不上同輩,可是他若是認真對戰起來,仍然是一名非常難纏的對手 。

若是他回復到天驕級別的修為,那將會是何等危險的人物啊?

就連大仲馬戰隊中最瞧不起他的那個人,都插把口進來。他冷笑一聲,道:「你別耍我了好嗎?大仲馬「少爺」!憑剛才一戰,誰都可以看出,你作為一個煉能力者,還是有著無窮的野心,和想要不斷變強的慾望。可是你竟然說要就此放棄?這騙得了誰啊?」

大仲馬輕輕搖頭。

「正是因為經過剛剛一戰,我才下定決心要放棄的。我在戰鬥當中,已充份評估過自己的成長潛能。以我目前的恢復狀況及成長速度,大概還是可以重新修煉成一線強者⋯⋯可是,我已不可能再返回天驕的高峰。」

「因為天驕,並不是憑努力造就的,也不是一種可以靠著「突破」而到達的境界。」

插話者,是藍雪琪。

自聽到大仲馬說要放棄之後,藍雪琪的表情就一直都很複雜。她好像從對方的身上,預見到了未來的自己。

大仲馬點了點頭。

他道:「從小時候起,在我成長的路上,實在經歷過太多的奇遇,遇上過太多替我祝福加持的強者⋯⋯我作為一名天驕,其實是從長年無數奇蹟般的幸運巧合所堆砌出來的。這就是所謂的「大氣運加身」。」

「自從遇挫之後,我所有的奇遇和祝福加持,儘皆變回空白;即使我再努力重新修煉,即使我修為突破的速度是之前的兩倍⋯⋯可是,那種種的奇遇和祝福,卻是怎麼也無法複製的。因為這些並不是努力的成果,而是「天」的寵愛。」

「所謂的天驕,就是受到上天寵愛的人,是連「天」都為之驕傲的寵兒。試問天的寵兒,又怎麼可能會有我這樣的遭遇?」

說到這兒,大仲馬深深的透了口氣。

「我一直都想不通,身為天驕的我,為何在這個階段,就遇上了這麼大的挫折?可是到了如今,我終於明白了:從我被那個人偷襲的一刻起,我大仲馬,已經被上天所拋棄了。上天把對我所有的寵愛,通通收回來了。」

藍雪琪聽著,按在胸口上的素白玉手,漸漸揪緊。她的表情,也是越加五味陳雜。

大仲馬道:「既然無法成為天驕,那不要說以後妄圖君臨帝京了,就連當個在王者身邊效力的人,我都不再具備這個資格⋯⋯最多,就是一條中上層的小魚蝦,比雜魚要好些⋯⋯既然如此,我不如回去好好經營現世,還不致於太損害我曾身為仲馬家族繼承人的尊嚴。」

大仲馬說著,兩眼漸漸發紅。

「因為我實在無法忍受,眼睜睜看著那些同級的人:奇蹟世代,孫藝珍,摩耶斯⋯⋯這些天驕,從此變成我只能夠仰望的存在!這比殺了我還要痛苦!」

不想要從此屈居在同級強者之下,因而選擇離開這段已不被上天寵愛的煉界人生⋯⋯

一時之間,現場瀰漫著一股沉鬱的氛圍。

「哈哈哈哈⋯⋯大仲馬同學,這也是你「高盧浪漫騎士天性」的老毛病吧?」

天佑同學搭著大仲馬的肩膊,使勁揉著他的一把金色卷髮。

「老兄,你太多愁善感了!就連看到一片落葉飄下來,你都要痛哭一場吧!這樣的個性,叫你的隊友們要怎麼忍受你呢?太難相處了吧!」

天佑同學似乎完全沒有受到悲傷氣氛所感染。

「天佑同學,你果然如情報所言,是個腦袋少了根筋,永遠保持樂觀的一個奇人。」

大仲馬邊說著,邊跟天佑保持距離,似乎非常抗拒任何親䁥的友情舉動。自從被追背叛之後,他再也不是那個呼朋引伴,四海皆是兄弟的天地男兒了。

他道:「天佑同學也是天驕,我剛才所說的話,你應該深深有所感受才對啊。」

天佑同學好像沒有聽著大仲馬的話,只是在自顧思考:「大仲馬同學,問你一個問題。」

「你說吧。」

「你們走西洋魔法路線的,「聖域」就是等於「結丹」吧?那麼說,你們要突破到聖域,也是要靠凝丹石?」

大仲馬像是看傻瓜似,盯著天佑同學的眼睛。他再瞄了瞄草根眾人。

「哦,原來你的團隊全部都是專修仙術的,所以才不知道。不是。要突破到聖域,需要的是「滌罪石」;順帶一提,修煉機甲的,則是需要「覺醒石」。」

天佑同學撓頭了。

「那就奇怪了。怎麼我一路上都沒有見過滌罪石和覺醒石?」

梁凱寧同學拉了拉天佑同學的衣袖。

「天佑哥,我來為你解說吧。其實這三種石頭,都是同樣的東西。不過是依照得手者的修為,而自動變換成不同的形態。」

阮世豪也幫忙補充道:

「那就是說,假如一名修煉仙術的同學,他拿到了一塊凝丹石,然後他把凝丹石交到另一名修煉魔法的同學手上,這凝丹石就自動變成滌罪石了。」

「這麼神奇啊?這種事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阮世豪道:「因為陳大星就是仙術和機甲雙修的啊。不過他的仙術修為比機甲要高出很多,所以他曾對我們說過,他每得到五顆凝丹石,就有一顆會轉化成覺醒石。這也因此陳大星的結丹進度比我們慢啊。」

天佑撓著頭:「看來我太少關心大星了。」

阮世豪道:「因為天佑哥總是關注女隊員比較多⋯⋯啊不是比較多,是壓倒性的多!」說罷眾人都笑了,梁凱寧則是帶笑臉紅,藍雪琪則是又翻白眼。阮世豪又補充道:「其實這也是兄弟們的常情啊!沒事關注男人幹嘛的?有養眼的美女不看?」

天佑從儲物腰帶抓出一物,硬塞在大仲馬手上。

「大仲馬同學,讓我看看是不是會自動轉換。」

那是一枚發酵凝丹石。

只見這發酵凝丹石,到了大仲馬的手上,竟然從本來奶酪般的樣子,眨眼就變成散發奶白之光的晶石。

大仲馬同學見到了這塊石頭之後,雙目驟然放光!

天佑同學把晶石拿回來,果然隨即就變回發酵凝丹石。如此來來回回玩了幾次,天佑同學都樂此不疲。「這樣的設定實在是太神奇了。我若是完全沒有魔法修為,是不是就永遠不會變成滌罪石?」

「應該是的。」梁凱寧道。她心裏想:天佑哥玩夠了沒有?你這樣到底算是想給還是不給,人家大仲馬同學很是尷尬呢。

大仲馬看著天佑同學手中之石,似乎表現得十分驚愕的樣子。

「這⋯⋯不是普通的滌罪石⋯⋯到底是怎麼得來的?」

天佑同學也不答,只是在把玩著手上的石頭:「我見跟大仲馬同學這麼投緣,本來想要把這塊石頭送給你,當作是交個朋友的;可是聽說你要退休不當異能者了,那就不要浪費這種好東西了。」

大仲馬同學的雙眼,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難道這塊石頭,是傳說中露易十三陛下在突破到聖域前,所曾煉化過的⋯⋯」

天佑同學道:「你們家皇帝的事,我就不曉得了。我只知道,這塊石頭,要是突破到了結丹,就是你們的聖域吧,應該就再也沒用了。正好碰上大仲馬同學正在重煉,那麼這塊石頭應該就有點用處了,對不對?」

聽到了這句話,大仲馬同學猶如遭到雷殛般,大大震撼!

若是他沒有修為全廢,如今肯定是戰隊中率先晉身聖域的那個人,修煉已大成,即使再拿到這塊石頭,也是得物無所用,只有覺得可惜罷了。正因為他如今砍掉重煉了,才有機會重新打下⋯⋯比之前更好的基礎!

如此想來,被偷襲,被逼重煉,並不是失去了上天的寵愛⋯⋯

⋯⋯而是上天為他造就的一次大機緣!

而這個大機緣,便是由眼前這位好像腦袋少根筋,嘻嘻哈哈的天佑同學所給予的!

大仲馬霎時渾身毛髮直豎,一陣又一陣的強烈顫抖襲來。

他雙眼紅了,幾乎忍不住淚水。

我⋯⋯有可能仍然是天驕⋯⋯不!我還有機會可以超越天驕!就因為這一塊小小的石頭!

可是,大仲馬看到天佑同學要把石頭收回來了⋯⋯

「這⋯⋯天佑同學⋯⋯」

「怎麼啦?我們還要趕路呢!再見了大仲馬同學,留個手機號,待學季休假有空時,我們約出來大夥兒去異能者群島渡假吧!」

「天、天佑同學,你手上的石頭還有多少?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向你收購此種石頭!」

「咦?大仲馬同學,你不是要榮休回歸現世的人嗎?怎麼會對這種東西還有興趣?」

大仲馬急了:「我不回去了!你就開個條件,我一定要得到你手中之石!」

「拿去。」天佑同學隨手抓起一把發酵凝丹石,遞給大仲馬,「我說過可以無償送你,當是結交了一個好兄弟。我是認真的。」

大仲馬遲疑了好一會,最終收下了這一把石頭。

大仲馬搖頭道:「可是你要求的事情,我沒辦法答應。我不能夠跟你稱兄道弟,甚至不能當朋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