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1章.小球戰隊

在成為等級一的魔法學徒之後,天佑同學腦海裏,浮現出一條魔法咒文。

魔法均是由咒文發動,原理是調動大自然之中的游離「魔素」,將魔素收納體內而凝聚成魔力後,就可以透過消耗魔力而使用魔法。

天佑道:「原理跟仙術非常類似。這就好像是兩個不同的手遊,雖然遊戲系統大同小異,但是課金在遊戲A中的魔法石,不能夠在遊戲B中使用。」

「不愧是天佑哥,才入門魔法系統,就組織出仙術和魔法兩者關係的懶人包,而且一聽就懂。」

「聽聞天佑哥喜歡玩Y-BOX,想不到他對手遊也有一定心得啊。」

不止是天佑,在大家的腦海裏,都浮現出了同一條的魔法咒文。

「不知道這句咒文是屬於甚麼類型的魔法?難道是逆天級別的禁咒術嗎?」

「應該是初級火球術之類的吧?」

大家都等不及了,馬上就要使出人生中第一個魔法。

⋯⋯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草根一隊,全員掉落水中!就連天佑同學和藍雪琪同學,都不例外。

「今次真是全體仆街了⋯⋯」

「把自己的煉能力轉入魔力系統,幾乎等於是砍掉重煉!對煉能力的調用方式和「手感」等等,都要重新再適應過!」

而且,還沒有人能成功把咒文唸完。咒文剛開始發揮效用,煉能力平衡就隨即打亂,眾人一掉落水,咒文就被打斷了。

即使是隊中已經結丹的四人,他們在切換到魔力系統後,也是瞬間失去浮空能力,跟其他人一樣也是狼狽落水⋯⋯要在魔力系統下浮空,需要突破到聖域⋯⋯漫漫長路啊!

天佑道:「畢竟只是入門,適應期應該不長,不過在水道中學習,容易被人偷襲!我們先找到無人的相遇點,躲起來爭取時間修煉吧!」

其實躲哪裏都是一樣,在任務地圖上都是一目了然的。但躲到相遇點裏,至少不會被多個戰隊圍攻。

草根一隊連忙爬回滑板上,再不敢擅唸咒文了,切換回仙術系統快快飛奔,找到最近的相遇點,就躲進去。

「快點!爭取時間!此時不練,到了越後面的區域,就更難有機會了!」

眾人開始不斷嚐試唸誦咒文,一時間嘩啦落水之聲,此起彼落。他們也不祈求能夠成功使出人生第一個魔法,只求自己在切換到魔力系統之後,還能夠站穩在滑板上,就是謝天謝地了。

就連天佑同學,都是連續嚐試了五次,都無法成功。

「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罷了。」

天佑同學連忙爬回到滑板上,打算又繼續嚐試。他身為隊長,也是有責任要作為大家的榜樣,首先練成,以建立大家的信心。

可是天佑身旁的藍雪琪同學,卻是沒有返回滑板的意思。她就直接站在及胸的水裏,反覆唸誦咒文⋯⋯

「對了!應該把兩件事情分開來做。先唸好咒文,再想辦法在魔力系統下駕馭滑板!」

即使沒有落水的干擾,這唸誦魔法咒文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把各音節的發音、節奏、共鳴等等,都掌握到精準完美。畢竟這不是在唱卡拉OK,而是在對天地間的游離魔素,作出控制的指令。

「成功了。」

藍雪琪稍稍點了點頭。只見她渾身驟然擴散出一道極之微弱的波動,然後在空氣中的某種游離的能量,有極少的部份,被吸收進藍雪琪的體內。

藍雪琪道:「我明白了,這是凝聚魔力的咒文「魔素積蓄」,是魔法基礎中之基礎。每唸誦一次,就能夠把附近游離的魔素,積累為自身魔力。這就好比於天地元氣對仙術修煉的重要性一樣。」

那麼「煉能力」跟「魔力」的關係呢?

「煉能力越強,吸收游離魔素,轉化成魔力的速度就越快。」

即是說,有了仙術基礎的話,對修煉魔力系統也會有幫助。

藍雪琪繼續專注於唸誦咒文,積蓄魔力。天佑同學也學著藍雪琪,直接站在水中唸咒文⋯⋯極輕微的「嗡!」的一聲,他感到從空氣當中稍稍湧入了些許的能量,然後儲存在體內某處。

「我也成功了。」天佑同學於是對其他人道,「各位!別在意滑板了,直接在水上練功吧!把咒文唸熟唸慣之後,再想想怎麼駕馭滑板!」

「好的!」

當其他人還在水中學習唸誦咒文時,藍雪琪已經成功站在滑板上了。

她道:「只要體內積蓄到一定程度的魔力,就可以像仙術系統般,輸出魔力來抵銷玄潭的下沉作用。一旦入門了,就不會覺得困難。」

「還好有妳,不然的話,我們也不知道要落水到甚麼時候呢。」天佑同學道。

「別嬉皮笑臉!你是戰隊隊長,不能老是這樣少根筋的!」藍雪琪道。

天佑同學也沒回嘴。他多少已經猜到,為何藍雪琪近來總是如此焦急。

累積了五次「魔素積蓄」的魔力之後,天佑同學總算又能站穩在滑板上。即使在滑板上唸誦咒文,也都不會再落水了,最多就是晃動得有點危險。

畢竟大家都是天才,入門魔法唸咒也不算是太困難的事。再一會兒,梁凱寧和阮世豪都克服了這一關。

天佑同學取出了「蘭斯洛之怒」。

他把一絲魔力注入,法寶隨即就有了反應。

「原來是這樣。這「蘭斯洛之怒」的一套五把長戟,有一主四輔之分。只要把主戟認主之後,其餘四把都可以隨心意指派給各隊友們⋯⋯」

「魔力系法寶認主,主要有兩個方式:烙下魔力印記,或是直接滴血。」

天佑同學甚至都不知道何謂魔力印記,那就只好滴血了⋯⋯

嗡!

主戟認主之後,懸浮在天佑身前,閃耀著純白的輝芒。這一股輝芒,有著澄淨人心,讓人向往美好的正面能量,單是看著這股輝芒,就想要向其跪下膜拜了。

「這怎麼看都是正義的光芒啊!蘭斯洛這一號傳說人物,應該是類似勇者之類的英雄啊!那麼說⋯⋯被蘭斯洛視為敵人的高盧,就是魔軍了?」

話說回來。

雖然目前第二階段任務,已有超過八百人通關,剩下的名額越來越少。可是,仍然滯留在這個階段的戰隊當中,還有不少實力絕對足以通關的隱藏強者。

例如說,江南分校的「小球戰隊」。

小球是一種球類競技活動,乃江南的國技。江南人最引以自豪的事,是他們已經連續壟斷了超過五十屆的小球世界盃冠軍,堪稱是「小球霸主」。雖然在現實世界會玩小球的人口中,江南就佔了九成⋯⋯

江南最頂尖的精英,同時也是小球方面的頂尖高手。這一隊小球戰隊,就是聚集全江南最精英份子所組成的,代表著整個江南的面子。

江南人最大的願望,就是要透過「小球」來稱霸現世和煉界!

這一隊「小球戰隊」,是江南積累一整代人的資源,搜集全民族同年齡的頂尖精英,從四歲起就作出密集式的軍事管理,背負著整個民族的期望而成長起來的戰隊。

小球戰隊的成員,沒有經歷過童年,沒有家庭生活,沒有個人隱私,因為他們是江南用以稱霸帝京的人形兵器,靠的,就是小球!

因為期望值太高,小球戰隊絕對不能失敗,也因此必需要採取最謹慎保守的策略,以確保戰隊能夠一直通關。

這也是小球戰隊到目前為止,還未通過團戰任務第二階段的原因:他們都在大幅度地壓抑著修為。

他們全身都綁滿了沉甸甸的鉛塊,這些鉛塊還是經過加持,有著壓抑煉能力的作用。這都是江南分校參謀部在經過嚴密精算後,所推演出來的戰術:他們必需要避過所有傳統強校的視線,免得過早被人針對。

他們在每一個階段都是以中下水平,悄悄過關,目的就是要在最後階段,才來個大爆發,讓那些傳統強校的戰隊,全部都大大震驚!

到時候,江南分校主宰帝京的傳說,將要掀開歷史性的第一頁!

為甚麼會提起江南「小球戰隊」呢?

因為目前正在第三區的小球戰隊,已經透過江南的參謀總部,選定了他們的對手。

他們看上了草根一隊。

江南分校參謀部提出的戰略報告是:「草根一隊的綜合戰力值只有55點,表面上是人人都想輾壓的超級弱隊。可是他們曾在第五區和第四區,連續擊敗了「玫瑰騎士」和「大仲馬」兩支不錯的戰隊,玫瑰騎士更是被全員強返,由此可知,草根一隊肯定是在扮豬吃老虎。他們跟我們是走同一條路線的。」

「根據參謀部共十四名小球世界冠軍的綜合推測,這草根一隊真正的綜合戰力,應該是在1600-1800左右,算得上是一線強隊。這樣的一個戰隊,要擊敗的話,還不需要我們解鎖太多被封印的力量。」

「因此,我們就跟對方互相扮豬,低調地戰一場,然後低調獲勝,繼續執行我們的低調戰術,直至第三階段為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