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2章.當我們是腦殘!

「小球戰隊,全員聽令!」隊長孔今輝喊道。此人體型精瘦,可是由於全身綁滿鉛塊,所以看起來是頗為臃腫的。順帶一提,孔今輝是本屆小球世界盃的冠軍,並已經衛冕了第三次。

「是!隊長!」所有隊員全都整整齊齊地立正行禮,等待上級的命令。這些隊員們同樣都是身繫鉛塊,不過他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樣的負重,顯得非常自在的樣子。

「上頭派下來的指令,都清晰了?」孔今輝問道。

「很清晰!隊長!」

「嗯嗯。你們都知道,我們接下來的對手草根一隊,在任務地圖上的綜合戰力顯示,只有55點!我想就算是腦子進了水的都知道,團戰來到這個階段,是絕對不存在這麼弱的戰隊了吧?」

「對!對手不可能這麼弱!」隊員們同聲道。

「草根一隊明顯就跟我們同樣,是扮豬吃老虎的行家!不過他們的技巧,也太拙劣了一點!反之,我們小球戰隊就不同了!在表面上,我們的綜合戰力是856點!這個數值,是經過我們擁有十四名小球世界冠軍坐鎮的參謀部,所精算出來的結果!這是最不會讓人懷疑,卻又最會把敵人騙倒的一個數值,可謂是扮豬吃老虎的經典示範!江南分校萬歲! 」

「江南分校萬歲!」隊員們同聲道。

「草根一隊見到我們的綜合戰力,肯定不虞有詐,絕對不會想到我們的真正實力,是超過了2000!哈哈哈哈⋯⋯想想看待會他們以為我們只是一堆雜魚,結果卻被狠狠收拾的時候,他們那副滿臉愕然的表情,一定會很有趣!」

「對!一定會很有趣!」

「待會我們也不要露出馬腳,看到他們,就是一副輕敵,瞧不起他們的樣子!待他們露出了真正實力,我們才稍稍揭露一些底牌,把他們一口吞了!其實扮豬吃老虎,是發源自小球競技中的一門高階戰術,我們江南人才是扮豬的老祖!讓他們這些香山人好好見識一下!」

孔今輝帶領戰隊眾人,進入了相遇點,把草根一隊鎖定為任務賭鬥的對手。

「哈哈哈哈!綜合戰力值只有55點的廢物,竟然也給我們遇上了!小球之神也實在是對我們太好了!來吧!讓你們好好見識一下,融入冠軍級小球技巧的煉能力戰鬥,是多麼的可怕!」

這孔今輝也是落力地演出,把自己裝作是完全中計,以為草根一隊真的只有55點戰力的樣子。

可是,抱團縮在角落的草根一隊,似乎對孔今輝的「挑釁」,完全沒有反應。

孔今輝等人都在撓頭。這跟參謀部作出的估算有點不同啊。「怎麼回事?見到我們已經中計,他們不是應該心裏很爽,然後就揭開底牌打算輾壓我們的嗎?」

草根一隊那邊,似乎完全沒有打算排開戰陣準備戰鬥。從孔今輝的觀點看來,他們似乎正在學習怎麼駕馭滑板的樣子,不少人的動作都是十分狼狽,搖搖欲墜,別說是在水面上滑行,就連站立,都是千辛萬苦才能維持住的樣子。

嘩啦!

甚至還有兩名隊員落水了。

賭鬥已經開始,雙方甚至還未交手,草根一隊已經有兩個人落水輸了?

小球戰隊等人面面相覷。

這也太荒謬了吧?

「難道他們是⋯⋯滑板新手?」

「這有可能嗎?團戰任務都來到第二階段尾聲了,竟然還有連駕馭滑板都不懂的新手存在?」

「而且他們在如此專注地修煉著甚麼功法?以至連賭鬥已經開始,都完全渾然不知?」

孔今輝道:「好像是魔法系統的⋯⋯這裏有誰有修過魔法?告訴我他們是不是在修煉著甚麼終極大招?」

只見又嘩啦一聲,草根方面竟然又有一個人落水了!這麼說,他們未戰,就輸掉了三個人!他們一定是正在預備著甚麼可怕的大招,只要成功使出,就決心要全滅對手。要不然的話,不可能單在醞釀期,就有三個隊員犧牲落水!

這一定是完全超過了草根一隊承受能力的秘密武器,甚至很可能就是對方能夠一直維持著55點綜合戰力而不露出真面目的超級底牌!

只見有一名小球戰隊的隊員,弱弱地舉起手來。

「隊、隊長!我好像看出他們正在學習甚麼魔法了⋯⋯太不可思議了!」

「說!到底是甚麼大招!」

「是「魔素積蓄」。是屬於入門者第一課所學的第一個魔法,魔法學徒級數的。」

四屆小球世界盃冠軍孔今輝,驚訝得噴出鼻涕來。

「⋯⋯入門魔法?」

他扯著那隊員的衣領吼道:「我們在團戰第二階段,第三區的對手,竟然是一班正在學習畢生第一個魔法的魔法學徒戰隊?有可能麼?你條能樣想呃尻我嗎?」

「我沒有啊!我、我發誓沒有欺騙隊長的意思!不尊重上級,在江南可是一等一的重罪!我絕對不敢啊!」

然後,在彼邊廂傳來興奮的喝采聲。

「耶!我終於學會積蓄魔力了!好棒!」某草根隊員喊道,然後其他同伴均為他鼓掌歡呼。

「好了!總算全員都學會最基本的魔法了!那我們開始組戰陣⋯⋯」

然後那邊眾人在嘻嘻哈哈地開始學習戰陣排列。這期間,又有一人不小心落了水,被同伴們取笑了⋯⋯根本就是秋季旅行那樣的輕鬆氣氛。

不止是孔今輝,就連小球戰隊的全員,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他們自小接受軍訓,長年過著非人的嚴格苦練,背負著的是整個江南地區的希望,是開創歷史的大任務。他們把榮譽學季的競爭,看得比生死更加重要,來到這個階段,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無比嚴肅,一點不能說笑的正經事情。

然而他們的對手,竟然⋯⋯是一班嘻嘻哈哈的小屁孩?

他們是小球戰隊稱霸帝京前路的絆腳石?

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事!

「我明白了!」孔今輝猛一恍然,頓時滿臉漲紅,憤怒到了極點!「他們是在演戲!他們竟然在裝入門者,然後以為可以讓我們上當?他們根本⋯⋯在把我們當腦殘!這是對我們最終極的羞辱!」

隊員們都聽懂了孔今輝的意思,紛紛暴怒起來!

誰知小球戰隊真的誤會天佑同學他們了。他們是真的太認真在修練,連有挑戰者來到了,都渾然不覺呢。

小球戰隊勃然大怒地咒罵之後,總算讓草根一隊驚醒了。

「咦?怎麼原來任務賭鬥已經開始了?」

「哎呀?我們剛才落水的四個人,竟然都算在賭鬥結果上!小球戰隊嗎?你們好狡猾啊!竟然不告訴我們已經開戰,讓我們練功練到忘形自己落水,藉此佔了四個人的優勢?」

「好狗啊你哋!不如你們改名作「好狗戰隊」算了!」

還被人罵了!這甚麼回事?

「你老味竟然還在裝!我孔今輝從未試過被對手如此羞辱!隊員們,把所有偽裝丟掉,全力輾壓他們!」

「可是隊長!參謀部下達的戰術是⋯⋯」

「別管了!他們剛才不是說要讓我們戰隊改名字為「好狗戰隊」?那是對小球的絕對侮辱!我們被羞辱不打緊,可是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羞辱小球!」

「是的隊長!」

小球戰隊們紛紛卸下繫在身上的鉛塊。眾人的戰力瘋狂暴升!

尤其是隊長孔今輝,在卸下所有偽裝之後,煉能力飆到天際!他腳下浮空,已是結丹強者!在天佑同學看來,孔今輝的實力,已完全超過了霧影雪山上所遇過的所有對手!

「怎麼辦天佑哥?他們看起來很強啊!」

「要不要先切換回仙術系統,用虛淵風火輪跟他們作戰?」

天佑同學兩手執著主戟,正專注地把意念溝通著法寶:「我才剛剛把新戰陣的概念灌輸進「蘭斯洛之怒」,戰陣正在激活中,我怕一旦中途停止的話,會全員落水啊!」

「那就把新戰陣運行到底吧!」

那孔今輝的煉能力值尤在不住暴漲!他渾身已被一股白色的球狀氣旋籠罩著⋯⋯這似乎是透過本命天賦發展出來的專屬技能!

至於小球戰隊的其他隊員們,則是騎肩膊騎了四層,組成了一塊人肉圓板狀的戰陣陣營⋯⋯這個團隊的煉能力值,在互相融合疊加之後,似乎發生了一加一大於二的作用,煉能力值瘋狂飆高!

「榮譽學季的競爭,就是分校之間的生死存亡,也是決定了一個地區民族的興衰交替!我孔今輝以及小球戰隊,背負著民族大義而戰,最看不過眼的,就是像你們這種毫不認真、嬉皮笑臉的靡爛青年!」

孔今輝怒喝一聲,高高躍起,抱膝成團,包覆身上的白色煉能力氣旋,漸漸凝固⋯⋯此人化身成一個直徑近一米的巨型「小球」!

那麼說,小球戰隊眾人所組成的,就是「球拍」了!

巨型小球全速飛向球拍!

只見那由逾三十人組成「球拍」,以凌厲之勢,擦落在孔今輝變成的白球之上!

砰!

人肉白球帶著詭異莫測的旋轉,以弧形軌跡向著草根一隊,飆射而來!

「哈哈哈哈⋯⋯!我們江南分校,每個年級就只有一隊小球戰隊!而我們所用的戰術,也只有這千錘百鍊的一套:「冠軍小球戰陣」!嚐嚐我們連續稱霸五十屆小球世界盃的尊嚴吧!」

草根一隊等人都焦急了。

因為他們仍是一盤散沙似的隨便站著,還是連一點對應都沒有!

巨型小球點了一下水面,再反彈起來!由於旋轉的帶動,飛向草根一隊的速度,又驟然加快!

天佑同學兩眼一睜!

「組成吧!白色武士陣列!」

天佑同學空著的那隻手一揮!

藍雪琪、阮世豪、梁凱寧,以及另一名修為僅次的草根隊員,手上已是各自浮現出一把長達兩米,通體白色的長戟!

四人受到長戟驅使,站成一列,作為面對白球的最前線!

與此同時,其他隊員都受到陣列的影響,均是站成了方方正正的一個陣勢!他們都不自覺地,把剛才僅僅聚集起來的所有魔力,全部進入隨時準備釋出的狀態⋯⋯可是他們還沒有學習過任何攻擊類的魔法啊!

白球已經帶著可怕的旋轉轟來!

「白色武士陣列.橫陣!」

轟!

白球的氣旋被一下轟散!孔今輝現出了人形,大字型被狠狠反轟了回去!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