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6章.隧道中的宣戰

即使刑天已是氣得幾乎要爆炸,可是他最終還是壓抑住自己,沒有提出強制賭鬥。

如蔣小凡所說,團戰任務的關鍵,是全員通關。即使草根一隊有能力在之後湊夠通關人數,可是目前隊上的都是一路同行的夥伴,都是有感情的,因此是一個都不能少。要是惹怒了蔣小凡這個瘋子,他不要命地求個同歸於盡的話,那不管是刑天還是天佑,都很難保證隊員們能一個不失。

想想不久之前,蔣小凡就在天佑和藍雪琪的眼底下,強返了汪小龍、汪小虎和陳大星!

就在這時,有一個新戰隊「越棧戰隊」來到第一區,並已經到達眾人面前了。

「你們還待在外邊幹嘛?快點進去相遇點然後開始賭鬥吧!」越棧戰隊也是抓破了頭,為甚麼草根一隊要待在相遇點入口浪費時間?大佬啊,後面還有戰隊要爭搶最後的通關名額呢!

蔣小凡看向天佑和刑天等人,道:

「怎麼樣?還沒有下定決心嗎?那要不要先看看我的身手,聽聽這隊雜魚戰隊的痛苦呻吟聲,再作決定?」

「說我們是雜魚戰隊?你這一人戰隊,簡直是不要命了!」越棧戰隊頓時就被激怒了。

蔣小凡獰笑道:「怎麼樣,想要跟我自由賭鬥嗎?無任歡迎啊。」

「等等!」天佑喊停道:「蔣小凡,我以身為草根一隊隊長,建議你加入我們戰隊。刑天,雪琪,你們的想法呢?」

「由你決定。」藍雪琪道,她那嚴密戒備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蔣小凡。

刑天雖然不忿,但在目前的情況下,也只得點頭。

小凡戰隊解散。蔣小凡加入了草根一隊。

「謝啦天佑哥!我終於又成為草根戰隊的一員了。 」

「互相利用罷了。」天佑只是聳了聳肩,連正眼也懶得看蔣小凡。

「沒錯,只要通關了之後,我就會在一秒鐘內把你踢出戰隊。」刑天道。

「喂喂喂,你們也太瞧不起我們越棧戰隊了吧?」對手方面因為被無視而不滿了,怒氣和煉能力指標不斷提升。

天佑道:「所有人進相遇點,把任務賭鬥的對手先鎖定吧。」

他對蔣小凡道:「你不用出手,待在後面就好。」

「我沒所謂,天佑哥說甚麼我就做甚麼。」

砰砰嘭嘭⋯⋯

草根一隊獲得最後一場任務賭鬥的勝利。

不少人都是鬆一口氣。總算又過一關了。

轟轟轟轟轟⋯⋯

在相遇點玄潭的盡頭,看上去完全是真實的叢林背景,竟然像是在拉鐵閘般被拉了上去。背景被拉上之後,露出了一個閉上了石門的山洞入口。

「系統訊息:團戰第二階段通關點,由此路前往團戰第三階段:虛淵之瀑(上游)。進入條件,戰隊成員人數達到32人,而在抵達第三階段之前,不得變更戰隊成員人數。」

「請隊長拓上手印,以開啟通關點。」

天佑、刑天和藍雪琪,同時把手掌印在石門指定的閃光位置。石門隨即「轟轟轟轟」地向兩旁開啟。

石門後面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山洞,不過整個山洞一目了然,根本沒有出口。眾人帶著懷疑地進入了山洞,洞內的空間也是剛好足夠容納32人罷了。

全員進入山洞之後,石門重新閉上。洞內有自動照明。

「系統訊息:請通關戰隊預備好後,由隊長以拓上手印確認,開啟上升通道。」地上隨即出現三個拓印閃光。

「應該要怎麼預備?」天佑撓著頭看著大家。

「大家都沒有受傷,狀態還好,應該算是預備好了吧?」汪小龍道。

「那我們就確認出發了哦。」

三名隊長拓上了手印。

轟轟轟轟轟⋯⋯

洞穴的頂部向兩旁打開!

嘩啦!

大量的玄潭水,自上方傾瀉而下!這些水也不知道是從多麼高處湧下來的,累積的沖刷力非常巨大,打在身上極痛;而濺起的水花水霧,充滿了整個山洞!

草根隊員頓時被衝擊至東倒西歪,甚至在地上翻滾也是有的!

山洞內的水位正在快速提升。

「系統不會是要淹死我們吧?咳咳咳⋯⋯這也算是通關休整嗎?」

轟轟轟轟轟!

不止是淹水,山洞還出現強烈地震!

大地猛的一抖!然後便漸漸向上爬升!原來眾人落腳之處,是一個浮升的平台,就像是最初從霧影雪山轉移過來的那塊差不多。

這塊平台,就像是升降電梯似的,在沿著潭水奔流而下的源頭漸漸爬升。這山洞原來是一條斜斜的上山隧道,眾人在大量潭水如急流般下瀉之間,勉強張開眼睛察看,上方終點的光點好小,似乎距離出口好遠啊!

由於平台正在爬升,大概不會淹水了,水位就保持在眾人的胸腹之間。可是從高而落的急流水量太大,打在身上都會發痛的,刑天等人也只有張開嘴巴,才能勉強保持呼吸。

「天啊,這根本就是水地獄嘛!通關還要受折磨,這怎麼回事?難道還要在這一段路刷走一些人嗎?」

只見刑天正在苦苦掙扎,卻是忽然發現,身旁的小龍小虎,好像過得很滋潤似的,還在玩水!

「你們水性有這麼好?」

刑天放眼一看,只見梁凱寧和藍雪琪在一旁閒聊說笑;而阮世豪和陳大星,還在跟天佑同學比試誰在水中閉氣得較久,已經幾分鐘沒有浮上來了⋯⋯

「喂喂喂,這樣不妥!你們肯定又有過甚麼奇遇⋯⋯」

刑天把天佑叫起來,天佑這才「啊!」的一聲,撓頭道:「我忘了你們還有人未喝過「使魔蛇膽湯」。」

使魔蛇膽湯,是在下水道時天佑同學斬殺了使魔之蛇後,從牠身上得到的蛇膽作為材料,再經過海仙一族用她們獨有秘方熬製而成。這湯的功效,能讓眾人在水中自在生活約三十分鐘,若不是這湯,恐怕草根一隊還未必能夠通過到第二階段。

「能夠在水中自在生活嗎?好羨慕啊⋯⋯」刑天和杜杜等人聽說了蛇膽湯的事,都在舔著嘴唇,心想要是當時也能夠跟著天佑等人進下水道就好了。

「不用流口水了,我們有為你們和三隊都預留了足夠的份量啦。」天佑同學取出了用海牛皮製作的湯袋,這都是海仙族的手作啦。

「天佑哥萬歲!」

「真不愧是好兄弟!天佑兄弟的奇遇,我都能夠分享得到,這只有證明我的人緣果然是逆天!」

刑天等人喝過了蛇膽湯後,就把那從頭上瀉下的急流之水,都當成無物了。

天佑又拿出魔法入門書,遞給刑天等人:「我得到了一門新戰陣,不過需要有最基礎的魔法底子,你們要是還沒有入門的話,就先學了吧。詳細情形以後有機會再交待。」

「白色武士陣列」算是一張底牌,在蔣小凡面前還不好揭露啦。刑天等人也聽出天佑的意思,便不多問,學了再說。反正都是學習曲線為1,很快大家就都達到了等級一魔法學徒的修為。

「嘿嘿嘿⋯⋯天佑哥不愧是奇遇帝啊,要是我當日決定晚點才揭開真面目,那我也就能分得到這碗好湯,也可以入門魔力系統了。」

只見蔣小凡站在角落,雖然不住被猛烈的急流沖刷,也不見得有不舒服的樣子。大概他自己也有對抗此種環境的隱藏手段吧。

汪小龍道:「此人真是面皮厚到極點了,竟然把自己的背叛,說成像是去一趟便利店買點數卡似的,一點也沒有愧疚之心。」

蔣小凡面色變得更加陰沉。

「⋯⋯小龍哥,拜托你有點自知之明好嗎?憑你的實力,有資格對曾經一棍子打死你的人,說三道四麼?」

汪小龍隨即面色漲紅,就要撲上前去!

「小龍哥!」汪小虎和阮世豪等,隨即把汪小龍抱住。

「豈有此理!難道我汪小龍吃了你的一次虧,就會怕了你嗎?你這個無恥的畜生,我就要在你面前指著你的鼻子來罵!大不了就是被你多強返一次!只要我的命還在,我的嘴巴就不會有放過你的一天!」

「嘿嘿嘿⋯⋯小龍哥,要是我再一次出手的話,你認為自己還可以再站起來麼?」

蔣小凡渾身釋放出極之邪異的煉能力氣息,讓汪小龍等人也不禁被逼退了兩、三步。

「小龍哥,你說你看我不順眼,難道我就不是一樣?我說過,這一路上你們給我所受的惡氣,即使是再殺你們一次,也不夠報復的!隨便打爆你們,眨個眼便在起始點再次復活,這有甚麼好玩的?」

「對付看不順眼的人,最好的方法,是利用最殘忍的手段去折磨他,讓他在經歷無盡的痛苦和絕望中,慢慢死去,最後才觸發強返!要消滅一個煉能力者,必需要完全摧毀他的信念,讓他永遠活在可怕的陰影之中,生不如死,這樣才過癮啊!」

蔣小凡說著,情緒越來越高漲,他仰首不住嘿嘿狂笑,聲音在隧道中迴盪,聽得眾人毛骨悚然。

最可恨的是,在場的眾人中,即是是小龍小虎,也根本不是蔣小凡的對手。面對他如此露骨的威脅,雖然不忿,卻因為修為的巨大差距,而無法不心生畏懼之感。

即使他們想要遠遠避開蔣小凡,都做不到。因為他們被困於浮升平台之上,至少還有一段時間要忍受著這個人。

「蔣小凡,你就趁著這個時候儘情得意吧。待第三階段一開始,我就要你嚐嚐被強返的滋味。」刑天咬牙切齒地道。

「刑天哥,我知道你為人最重情義,跟戰隊中的不少同伴,都有深厚的感情。因為這一點,我會手下留情的⋯⋯我會留下你半條命,然後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好兄弟姊妹們,一個一個地被狠狠折磨,受盡痛苦地死去!嘿嘿嘿⋯⋯」

梁凱寧一臉像是看到鬼的表情道:「蔣小凡,你故意回到草根一隊來,難道就是為了要⋯⋯讓我們受盡痛苦而強返,甚至要把我們的煉能力者生涯都毀掉?」

「嘿嘿嘿⋯⋯梁凱寧同學,你突破盲點了!剛才我眼看著草根一隊即將就要被淘汰,我心裏就急了:要是你們無法晉級,就此返回帝京過著快快樂樂的生活⋯⋯我蔣小凡怎麼看得過去啊?這裏的所有人,每一張臉,我都不要再見到第二次!所以,我必需要確認你們每一個人,都要穩穩的被抓住在掌心裏!我要親手毀掉你們每一⋯⋯」

「蔣小凡,你閉嘴!」

一把有如轟雷般的暴怒嗓音,把所有人都驚嚇得閉上嘴巴。就連蔣小凡,都不禁整個人跳了一跳,表情有點僵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