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7章.天佑爆體?

怒吼的人,是天佑同學。

他站到人群中的最前方,看著蔣小凡的目光,只有純粹的憤怒。

「我上一次就講過:我以後每見到你一次,就要把你強返一次。蔣小凡,只要系統重新開放賭鬥,我將不會讓你在我面前繼續存在一秒鐘!」

天佑同學強勢表態,頓時穩住了戰隊的惶惶人心。蔣小凡的恐嚇雖然可怕,可是我們有天佑哥!

蔣小凡迴避著天佑同學的鋒銳眼神。

他眼睛向上翻。

隨著平台不斷浮升,隧道的斜度也越來越高,從本來大約四十度左右的陡坡,漸漸演變成九十度垂直上升,如此看來,眾人就更像是身處在一個升降機中。

隧道出口的天井,如今看來已有指甲大小,大概再沒過幾分鐘,就到達目的地了。

「哼、嘿嘿⋯⋯好啊,天佑哥。當初我離隊時,本來還打算把我們的決戰,留待到新生王戰那時的,可是我現在真的等不及了⋯⋯我馬上就要在藍雪琪同學的面前,把你打得跪地求饒!」

蔣小凡猛然爆發,又把煉能力提升一個層次!

天佑同學頓時感到,一股沉重感從上方無情壓下來!難道真想要讓他當場跪下?

燃燒九座道台!

天佑同學雙目精光一閃,一道強大的逼力,反壓回去!蔣小凡的獰笑頓時不見了,面色變得極之陰沉。

「警告:在休整期內,戰隊成員之間禁止互相廝殺。」兩人的行為已在擦邊,系統已不斷彈出警告的提示音。

「蔣小凡,你的能力就只有這樣?」

天佑同學加大了壓力!

「哼!」蔣小凡幾乎因此而後退了半步!他腰間一閃,一把差不多手肘長的生鏽鐵棍,從他的儲物腰帶中飛出,浮在他的胸前。

生繡鐵棒閃出陰穢的黯紅之光,蔣小凡的煉能力值驟然暴升,剛剛幾乎要退後的半步,原地放下來了。

見對方亮出鐵棒,天佑同學也就祭出赤劍,閃出耀眼的虹輝。兩件法寶之間就僅距三吋,就剛好在觸發系統禁止賭鬥制約的邊緣!法寶的光芒,已在互相爭奪主導權,光暗掩影,晃動不停,尤如翻江倒海般⋯⋯

「好厲害⋯⋯我一直都跟著天佑哥,可是從未見過他使出這樣的力量⋯⋯」

「更讓我害怕的是,蔣小凡竟然也跟得住天佑哥的煉能力爆發⋯⋯此人真的藏得好深!」

天佑和蔣小凡都已經完全進入作戰狀態,只要系統的禁止賭鬥制約一旦消失,恐怕這兩人之間,將會在閃電般的極速之中,分出勝負!

兩人尤在繼續催谷修為!

平台上瀰漫著的壓逼感和窒息感越來越大。一般隊員們已經退到了平台邊緣,或躺或坐,都在大口喘息,兩眼發呆,已經無法承受這兩個人所產生的巨大壓力!

梁凱寧,陳大星等,也都站不住了,坐在水中,嘴唇發白,渾身發抖;而汪小龍和汪小虎,雖然還能站立,但都已經被逼退了好幾步,滿臉都是冷汗。

能夠保持在原地不退的,只有刑天和藍雪琪。

天佑同學注意到隊員們似乎頂不住了,再讓他們承受下去,說不定會影響接下來第三階段的任務成績!

「神木之力!」

天佑同學祭出神木之力!源源不絕的天地元氣,洶湧暴奔而出!這神木之力的強大,頓時把兩人的五五之爭,壓到了七對三的大優勢!

蔣小凡露出了咬牙切齒的表情。他終於忍不住,後退了一步、兩步,三步。

「天草秘法第五卷的神木之力,煉能力輸出源源不絕,天佑哥在膠著戰中使出這一招,就是立在不敗之地⋯⋯真厲害啊。」

蔣小凡體內「咔嚓」一聲,似乎解鎖了某種禁制。

「就是要這樣,這一戰才有意思啊!」

他的臉色,隨即變得像是滴血般的鮮紅!

「你能夠抵受得了我的「人間煉獄籠牢」嗎?」

在天佑的頭上,漸漸浮現出一個一米長寬,高兩米多的鐵籠子!這個鐵籠不住在滴血,而且鐵籠之內,彷彿有眾多邪魔鬼怪的虛影,正在對著下方的天佑同學,張牙舞爪!

「嗚!」

天佑同學的太陽穴和前額,都冒出了青筋。

「是精神攻擊!」

蔣小凡又再漸漸扳回優勢來。

「本來這一座「人間煉獄籠牢」,是我師傅某日心血來潮傳授給我的,說這是預留給我,作為在一、兩年後挑戰狀元王時的底牌。因為這座籠牢的門檻太高,即使是十漏結丹,也難以催動。呵呵⋯⋯可是我如今已是無漏之身,無漏之身!大概連我師傅,也想不到我這麼快就能催動出這座籠牢吧!」

這座「人間煉獄籠牢」所散發出來的精神攻擊,似乎不屬於仙術系統的層次,因此不管是燃燒道台還是神木之力,似乎都無法紓緩天佑同學的壓力。

蔣小凡已經反佔了七成優勢,他的表情變得從容了。滴血鐵籠緩緩落下,已來到了天佑同學頭頂上不足一米。天佑同學的雙膝都要被壓彎了。

「天佑兄弟,我來助你!」刑天和藍雪琪都想出手幫助。

「不用。他是我的。」天佑同學斬釘截鐵地道。

「嘿嘿嘿⋯⋯天佑哥難得一次變得那麼固執呢。不過對我來說,固執,就是愚不可及的代名詞。你沒有想過,要是你在這兒倒下的話,草根一隊就算是玩完了麼?」

天佑同學勉力搖著手指:

「刑天和藍雪琪,他們要保留力量,在第三階段帶領戰隊,對付真正難纏的對手呢。像你這樣的貨色,我一個人就夠了。」

蔣小凡的表情霎時猙獰起來。

「原來天佑哥還在瞧不起我蔣小凡呢。那也是的,像我這樣的廢物,即使是身上最引以為傲的無漏結丹,也都是天佑哥給的機緣⋯⋯也因此,天佑哥無法接受如今被這樣的廢物壓得透不過氣來吧?天佑哥,小凡已經再不是以往的小凡了,我唯有全力以赴,讓你好好看清楚吧!」

蔣小凡雙手捏出一個手印。

「人間煉獄籠牢,給我壓下去!」

滴血籠牢像是突然失重一樣,往下砸來!

砰!

天佑同學舉起雙手,撐著籠底邊緣!然而實際上天佑同學並沒有碰到籠牢,因為被觸發的系統制約結界隔開來了。

嘟!嘟!的系統警告音,不斷響起。

「嘿嘿⋯⋯這座籠牢,憑血肉之軀是撐不住的。天佑哥,你的命目前是被系統制約暫時保住了,可是保得了多久?距離到達第三階段,大概不到一分鐘了吧?」

只見眾人頭上的隧道出口,只剩下約百米不到的距離了。

即使有系統制約隔著,可是天佑同學所承受的精神壓力,仍然是巨大的!

啪裂!

天佑同學體內響起了可怕的破裂之聲。

「不要有事啊天佑哥!」

到了這個時候,即使大家想要插手,也不可能了。這已經變成了蔣小凡和天佑哥兩大天驕之爭,任何的旁人插手,只會讓被援助者蒙上自己技不如人的陰影。天佑若是此時得到了幫助,那麼他以後面對蔣小凡時,還可以抬頭挺胸嗎?

「系統訊息:休整期即將結束。浮升平台在進入「虛淵之瀑」範圍之後,草根一隊將即時加入第三階段團戰,請各位同學預先做好戰鬥準備,免得遭到無謂犧牲,而損失你的煉玉符和榮譽點。」

「系統訊息:草根一隊加入第三階段團戰,正在開始進入倒數:十、九、八⋯⋯」

啪裂!

天佑同學體內又出現了一次破裂之聲。他的嘴角都在溢血了。

「究竟天佑兄弟發生甚麼事?不會是即將要爆體了吧?」刑天都在焦慮得咬手指了。

藍雪琪揪著胸前的衣服,柳眉輕皺。

平台即將浮上隧道之外!從天井射入的陽光,已讓眾人產生刺眼之感。

「三、二、一。草根一隊正式進入虛淵之瀑範圍。戰鬥開始。」

平台離開隧道,浮在一個超巨型瀑布底部的水面上。不過沒有人有空注意目前身處的環境了。

蔣小凡即時脫離草根一隊!

「人間煉獄籠牢!壓死他!」蔣小凡捏著手印,狂吼得頸現青筋!

滴血鐵籠往上倒退一米,再猛然砸下去!

鏘!

現場紅光猛然閃射!天佑同學的腳下,掀起了一個環狀的水花,向外飛濺到數米之高,數十米之遠!

「天佑哥!」

只見背景瀑布的水源源不絕補充,令天佑身週掀起的水花也沒有散去的時候,而就在水花當中偶爾露出的身影中,眾人驚喜地發現,天佑哥仍然穩穩站立,滴血鐵籠仍然留在他的頭上,未有罩下去!

在天佑同學的頭頂之上,懸浮著一顆紅色丹丸。

這是他得自於霧影雪山地底洞窟,屬重煉強者峰火大人所贈的「無漏劍丹」!

這顆紅色丹丸表面,有著平均分佈的「米」字型裂紋。剛才天佑同學體內的破裂之聲,大概就是因為這顆丹丸裂開了。

不,不是裂開。

是打開了!

無漏劍丹像是一朵鮮花一般,「啪」地向外綻開成八片花瓣,露出了裏面的花蕊!這花蕊竟然是無形的白色火焰形態,是一把二指長寬的小劍。

無漏劍丹真正的形態顯現了!

「峰火掌心蓮!」

金丹竟然可以變成法寶!

天佑同學把掌心蓮收入手中,然後朝天一拍!一道青白之火,驟然噴射而出!

這股青白之火,似乎對那滴血籠牢裏的種種邪魔虛影,極有抑制效果。

「嗚哇!是青蓮火!這傢伙是峰火的傳人!」

「這小娃兒太嫩了!這麼丁點的修為,竟然就想利用我們去硬碰青蓮火?想太美了吧?」

「再修煉個十年吧!小娃兒要送死,我們就不奉陪了!」

只見青白之火一噴,滴血籠牢隨即消散成無形。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