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399章.金,跟我賭一局

蓋茲則是一臉裝熟地走過來,道:「鬼厲大哥,說起來,我們的理念是頗為相似的!你的「煉界就是煉獄」理論,我相當認同,因為我就是從煉獄般的神魔戰場廢墟中,一直打倒各種天驕,褫奪他們的氣運,慢慢爬到今天這個地步的啊!」

鬼厲哼的一聲,「渣滓,給我站一邊去。大人們在說話,小孩子不得插嘴。」

「是。」堂堂重煉強者,蓋茲真的乖乖站一邊去了。其實論資歷年紀,他跟鬼厲相差不遠,更是比金和小凌不知要資深多少倍。可是在煉界,是以實力來決定輩份的。

一身蝶翅彩衣的叛蝶,也說話了。

「鬼厲同學,你在帝京裏提拔的苗子,應該不止一個吧?那個蔣小凡真有那麼特別,能夠讓你本尊大駕前來?」

「呵呵⋯⋯叛蝶同學,你這話就說得奇怪了。雖然我現身次數不多,可是偶爾覺得無聊,還是會回來帝京放一把大火,好讓母校可以浴火重生!所以在帝京有點資歷的人,對我都不會陌生啊!然而相比起我來,叛蝶同學不是更加難見到本尊的稀客嗎?這些年來,我一直都聽說你在閉關啊⋯⋯你的「生之蛹」練得怎麼樣了?」

叛蝶道:「生之蛹練得不怎麼樣,倒是我最近自創了一個陣法,可以穩破鬼厲同學你的「斬仙劍陣」。」

「有機會大家切磋一下啊,叛蝶同學。」

「榮譽學季之後找個日子吧,鬼厲同學。」

兩人在目光對視之間,迸發出大量的火花。

「叛蝶同學,你也是為了金的人而來的?」鬼厲瞄了瞄叛蝶身旁,有一個正在讓身體打著結來玩的怪人,「⋯⋯還有這個小丑呢。」

「嘿嘿嘿嘿⋯⋯」

卡卡學著鬼厲嘿嘿笑道。

「鬼厲,你的山門到底在哪裏?好難找啊!你要知道,滅你的山門,永遠是排行在我卡卡心裏最想要實現願望的前五名啊⋯⋯嘿嘿嘿⋯⋯」

只見卡卡也不待鬼厲回答,又把扭結著的身體拉長,不知又到哪裏去打探八卦了。對著這種怪人,連鬼厲也只有無言⋯⋯

鬼厲拿過一張椅子,大馬金刀地坐在金的對面。

「金,賭一局吧。」

「立蛋麼?你會輸的。」金哈哈大笑。

「你嘻嘻哈哈夠了沒有!」「砰!」的一聲,鬼厲狠狠一掌拍落在桌子上!這一掌讓不知多少內圈強者都是重重心跳了一下,可是⋯⋯桌子絲毫沒有破損。

骨碌⋯⋯

桌子上正在立著的兩顆蛋,其中一顆掉下來了。這是蓋茲立的。金剛才立起來的那一顆,雖是有點晃動,卻是依然聳立。

「哇!我要申請更改外號為「帝京首席立蛋大王」了!這是經過鬼厲道人親手驗證的呢!」金依然在嘻嘻哈哈的。

鬼厲道人前額浮現出青筋來了。

他哄到金的面前,道:

「我們就來賭一局:你的崽子,跟我的崽子,到底最後是由誰吃掉誰呢?」

叛蝶哼的一聲,道:

「鬼厲同學,你明知道那小子是我們幾個都看好的,你也敢拿自己的徒兒出來賭嗎?你不如過去跟花旗那邊賭吧,反正那邊都輸慣給你了。」

喬布斯聽了之後,面上有點尷尬。可是叛蝶說的話,他卻是反駁不了啊。

「必勝的賭局,就不有趣了。」

插話的,倒是乖乖站一旁的蓋茲。

「正是由於那小子是集數位重煉大人的目光於一身,這樣挑戰起來才更有意思,勝出的時候也就更加興奮了啊!」

沒錯,這蓋茲雖然在現場好幾名重煉之中,算是比較弱勢的,可是他卻從未掩飾過自己的野心:他所提拔的「追」,正是以褫奪天佑同學的氣運,作為最終的目標!

「反正就是不妨一試嘛,要是勝了的話,就是一戰成名,從此海闊天空了!就算是輸了也沒甚麼,不過是損失一名沒有成長起來的苗子。在煉界,這種事情可說是再尋常不過吧。」

如此表態,看來蓋茲的立場,已是比較傾向和他理念相若的鬼厲道人了。

此時,重煉們桌子上所浮空著的直播屏幕,正在播放著草根一隊正在山中隧道休整,前往第三階段團戰中的畫面。

蔣小凡已經跟草根一隊徹底割裂,天佑同學也動了怒火。兩人正在對峙著,只待浮升平台進入虛淵之瀑範圍,就要爆發大戰!

金在撓頭了:「可是你又能夠拿出甚麼賭注,是讓我覺得有意思的?若是我勝了的話,你就脫衣服嗎?可是我沒有看男人身體的興趣啊⋯⋯ 」

「我們有興趣。」小凌和叛蝶同時道。

「老牌強者鬼厲道人的裸體,要是登上帝京一週的封面,那肯定會讓週刊的銷量,突破到一個新的高峰。」小凌舔著嘴唇。

此時內圈不少人心裏大喊:恐怖的小凌,肯定跟帝京一週有甚麼特殊關係!說不定她就是週刊的幕後大老闆!

「你們開夠玩笑了沒有!」

鬼厲道人的頭髮,無風地狂亂飛舞著!

「嗚哇!」

雲集內圈的眾多強者,竟然同時都在慘叫!他們紛紛跪下來,兩手按著頭,感到頭痛欲裂!要知道,他們即使修為及不上重煉,在他們身上,也是有著各種各樣的防御和保命手段!

可是在鬼厲道人的爆發之下,所有人通通都頂不住。

就連喬布斯,在身旁眾多護衛的全力爆發保護之下,也得要撐著桌子,才能勉強站立。

修為最低的特朗普,之前被鬼厲隔空一甩,弄得頭破血流,才剛剛醒轉過來,又被精神攻擊!他頭痛得滾倒在地,死去活來。他躺臥地上,嘴角冒泡,正要不省人事之際,他看到頭頂上的景像,也嚇得他猛然一醒!

「這、這是甚麼?」

在眾人的頭頂,不知何時,已出現了一個足以覆蓋整個內圈的龐然巨物。此巨物,是一個不住滴血的生鏽鐵籠!

這籠牢的出現位置,正好夾在內圈保護結界的中間。即是說,這件法寶,視結界為無物!

這籠牢底下是開口的,裏面有無數的妖魔鬼怪虛影,正在對下方眾人張牙舞爪!

現場當中,只有那坐滿一張小桌子的五名重煉強者,彷若無事。

「人間煉獄籠牢。」金瞄了瞄頭上的滴血鐵籠,搖了搖頭,「用這個來做賭注嗎?可是我不想要啊。這種嘔心的東西,一拿出來,美女們不就都掉頭跑了嗎?」

「賭局的注碼,由我來決定!」

鬼厲的修為尤在不住暴漲。

「要是你們勝了的話,本道人就無條件直接離開。往後五十年內,不再踏入帝京範圍。」

好囂張的話。輸了的代價,只是離開現場?這算是甚麼賭局?

正當眾重煉們要吐糟嘲諷之際,鬼厲道人卻是強行把下半句話說完:

「要是本道人勝了的話,你們這五個人必需要一直留在這兒,不得作出任何行動,直至我本人離開帝京範圍為止。」

卡卡的鼻子嗅了嗅,然後露出了笑容。「好像很有趣,我嗅到了陰謀詭計的味道。」卡卡似乎表態了。

「要是加上讓你脫光上帝京一週封面的條件,我就應承。」小凌道。

「我讚同小凌的條件。」叛蝶點頭。

「要是你能拿出跟這件價值相仿的寶物,我就應承。」金以唇形說出一物,鬼厲稍稍一愣,然後又以唇形回覆一物,金滿意地點頭。

「好,賭局成立。」

內圈中人尤在倒地喊著頭痛,也因此沒有注意到,六大重煉強者,已為兩名新生的決戰,下起賭注來!

而且更為奇怪的是,鬼厲所提出的這一場賭局,竟然變相讓五名重煉強者,禁足在會議內圈了。

此時屏幕之上,天佑同學和蔣小凡同學,已經在開打了!

蔣小凡使出了跟鬼厲道人同樣的「人間煉獄籠牢」!不過是入門版吧。

可是,天佑同學掌心噴出了一團青白色的火焰,把勉強催動出來,威力跟鬼厲道人完全無法相比的人間煉獄籠牢,給嚇得潰散消失了。

鬼厲道人,被一秒打臉。

「怎麼樣?鬼厲同學,這樣算你輸了嗎?」叛蝶同學爽得背後的蝶翅在猛地拍動呢。

鬼厲道人心裏在大罵粗口。

「峰火這小胖子,竟然也在那小子身上插了把手?這樣我之前所做的估算,可能就會有不準了⋯⋯」

鬼厲道人乾咳一聲,面不改容地道:

「我們的賭局,是直到榮譽學季結束為止。在強返機制之下,我的徒兒,還沒算輸呢。」

「好厚的面皮啊⋯⋯真不愧是我等「滅世派」的領軍人物!為了達到目的,面子尊嚴等等,都可以不要了。」蓋茲對鬼厲是越來越尊崇了。

回到虛淵之瀑。

「我的人間煉獄籠牢!」蔣小凡見法寶失控飛走,本命紫府大損,「哇!」地噴出一口血來!

「不可能!這是我師傅鬼厲道人親傳給我的,這寶貝不能自己走了!」

蔣小凡猶在不可置信之間⋯⋯

天佑同學已經閃身來到他的面前!

「嚐嚐我這把新兵器的滋味!」

天佑同學手中的峰火掌心蓮,狠狠拍落在蔣小凡的胸腔之上!

「嗚哇!」

蔣小凡噴了好大一口鮮血!任他肉體如何強橫,還是被掌中蓮直接貫穿,拍入心臟!

蔣小凡看著自己胸前的可怕傷口,猶在不可置信。

「我的不朽之體,竟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