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第405章.天佑哥醒了

在草根一隊全滅了攔截者戰隊之後,第三層的戰鬥也就結束了。

休整時段開始。

「呃⋯⋯我在甚麼地方?」天佑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醒轉過來⋯⋯

「天佑哥醒了!」

「太好了!天佑哥,你擔心死我們啦!」

眾人都是非常高興。在戰隊連勝三場的氣勢之下,要是加上隊中兩大靈魂人物即將復出,那無疑是最好的錦上添花!

藍雪琪偏過頭來避開眾人目光,以手指背拭去眼眶的淚水,然後才轉回來道:

「你且別亂動,先躺著繼續休息。」

「我沒事了!我的九座道台都重新癒合了!不過感覺就是黏黏的,還沒有很牢固的樣子。難道是誰替我敷了類似膠水性質的道台修復藥物?」

梁凱寧伸了伸舌頭:「差不多是這個樣子吧!剛才是雪琪姐一直親自侍候著天佑哥你呢,天佑哥真是爽到了。」

「是麼?可恨我怎麼失去意識了!藍雪琪同學,你可以再示範一下麼?」

「可以,不過我要先用劍剖開你的肚子哦⋯⋯」藍雪琪長劍出鞘,嚇得天佑同學連說不敢,她才「噗哧」一笑道:「看你還敢不敢亂說話。」

藍雪琪也難得地會開玩笑,大概天佑同學真的沒事了。

刑天一直站在眾人最後面,沒有說話。倒是被眼尖的汪小龍逮到:「刑天哥!你不是為天佑哥擔心得哭了吧?」

「去死!」刑天一腳把汪小龍踹飛到不知哪裏去了。

休整期還是很珍貴的,眾人見天佑哥大致沒事,也就放下心來,各自專心練功了。

剩下刑天和藍雪琪繼續細問天佑目前的狀況。

天佑道:「雖然這凝膠是很有效沒錯,不過我好像感覺到,這段期間保住我性命和修為不損的,是另一股力量⋯⋯怎麼說呢,這股力量,就像是一把守護者之劍,保護著我的道台⋯⋯若是沒有這把守護者之劍,大概我是撐不到凝膠出現的時候了。」

而事實上,即使是現在,天佑同學的道台中,還隱約有著一把長劍的虛影,似隱似現。

刑天道:「我聽雪琪嫂子說過,這好像是一劍堂的「劍命守護」。」

藍雪琪點了點頭:「一劍堂的天驕弟子,每個人都有她的「劍命守護」。以最簡單的話來說,差不多等於是多一條命吧。」

天佑同學一把抓住藍雪琪的手腕,然後把一道煉能力探入她的體內⋯⋯

「這劍命守護,無法複製,只能傳人?你把這麼重要的保命底牌給我了?」

「你好歹是一劍堂的客卿,就算我不給你,他日你拜訪總堂之時,堂主總會給你賜下一道的。」

「你的劍命守護在我身上,那麼你自己呢?」

「我不要緊的。以後⋯⋯再修回來好了。」藍雪琪道,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天佑同學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這劍命守護,就算想要還給藍雪琪,也做不到。

刑天把兩人的對話看在眼裏。大概他也猜到藍雪琪應該是有甚麼不妥了。他也不說破,而是轉換話題道:「你們兩人都稍稍休息一下,接下來的幾個回合,都不要做隊中主力,隨便當個一般隊員好了,先把手感練回吧。」

天佑點了點頭:「戰隊的指揮就靠你了,刑天。在休養期間,我就當戰隊的軍師吧。」

藍雪琪悄悄翻了翻白眼,心想:由你來當戰隊的軍師,會比沒有軍師好嗎?

此時,汪小龍等幾人也靠過來,討論一下接下來的戰術部署。眾人也順便向天佑講解他在昏迷後所發生的事。由於這次任務的規則也不算複雜,天佑很快就整理出懶人包:「總之就是把對手滅團吧。」

汪小龍道:「讓我查看一下⋯⋯升級到第四層的五個戰隊,分別為草根一隊、皇牌十一人、綠灣D,摩耶斯,以及⋯⋯小仲馬戰隊。」

除了那個煩人的摩耶斯外,最讓眾人感興趣的,當然就是「小仲馬」這個既面熟又陌生的名字了。

「難道他就是大仲馬同學的弟弟嗎?」

眾人看向小仲馬戰隊那邊,確實發現隊上有一名挺拔英俊的男子,外貌跟大仲馬同學非常相似⋯⋯

「要是有人說,他跟大仲馬沒有血緣的話,我是打死都不相信的。」汪小虎道。

刑天摸著下巴:「不過小仲馬同學看起來狀況很不好,似乎是剛剛才復活過來的樣子。」

「不過他的戰隊似乎狀態都很健康啊,就只有他一個人在受傷?」

小仲馬戰隊目前的情況,怎麼看都有點奇怪。

小仲馬本人似乎已經察覺到被人注視。他抬起頭來,看到是草根一隊,便點了點頭,似乎早就有聽說過他們的樣子。

他勉強撐起身子,一拐一拐地走到天佑同學面前。由於目前是休整期,眾人的浮空平台還在併合一起,戰隊間有互動也不算罕見。

「你是香山的天佑同學吧?你就是我大哥出事之前,跟他最後對戰的對手吧?那一戰的影片,我已經看過了。」

小仲馬和天佑同學主動握了手。

天佑道:「你大哥是其中一個我遇過最可敬的對手。我們之前在團戰第二階段也有碰頭過,他比在霧影雪山時更加難纏了。大概他很快就會恢復,不,甚至超越本來的實力了。」

「大哥他⋯⋯」小仲馬一愣,然後表情卻突然轉換過來,「哼,天佑同學,你這樣說,是在瞧不起我們仲馬家族,瞧不起高盧分校麼?」

「此話怎說?」不只天佑,大家都撓頭了。

「高盧民族是比帝京歷史更加悠久的人類大族,而我仲馬家族則是高盧中的傳統貴族階層,代代出天驕,於帝京爭雄,乃是我仲馬家族的歷史責任,因此,我們並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或認同。」

小仲馬繼續道:「我哥,不,大仲馬不過是一個已經殞落的前天驕,一條再也沒有利用價值的雜魚。他廢了就是廢了,我想就連是入門級的煉能力者,都是一望即知的事!因此天佑同學說的那番話,不就是矯揉造作的偽善之言麼?」

天佑同學有口難言啊。他當然不認為自己矯揉造作,他是真的認為大仲馬有再次崛起的可能!可是,他送給大仲馬發酵滌罪石一事,不適合過份張揚,所以面對小仲馬的指責,天佑只好不反駁了。

「哼,那個人變成了廢物之後,竟然繼續留在榮譽學季苟延殘喘,這不過是丟人現眼罷了!他的失敗,是我分校和家族的恥辱,我為跟他有血緣關係而深深感到羞恥。」

天佑同學看了看刑天,刑天聳了聳肩後,又看看身後的其他同伴⋯⋯眾人心裏都大致在想:這小仲馬的個性,似乎跟他的哥哥有很大差別啊。

小仲馬招了招手。「追,過來吧。」

在小仲馬戰隊中,一名黑髮黑眼的香山男子,緩緩現身。

「果然是追!」

只見追似乎跟小仲馬很稔熟的樣子,走過來之後,兩人便是勾肩搭背的互相說笑。

對草根一隊來說,追不過是一個「有聽說過」的名字。遠的不說,只從霧影雪山說起,其實追就只有在天佑和藍雪琪還是二人戰隊時,現身過一次。當時追本來是想要「收割」天佑同學的,可是在小冥和藍雪琪的戒備之下,加上預算成功機率不高,才放棄作罷。

後來,追加入了大仲馬戰隊,當時就有碰到過(因為被周小柔強返而變成)單兵狀態的天佑同學。不過當時大仲馬戰隊採取了保守戰術,讓追帶走戰隊所有的榮譽點和煉玉符退出戰場避戰⋯⋯因此,追和天佑同學,是還沒有交過手的。

至於在霧影雪山腳下所發生的事,大仲馬被人偷襲以至修為全廢的兇手到底是誰?在重煉強者蓋茲的隻手遮天之下,這個兇手的身份,變成了一個不可破解之謎。

追這個人,從入學測試時開始就是神神秘秘的,基本上沒見過他跟任何人打交道⋯⋯如今卻是在跟小仲馬稱兄道弟,有說有笑的樣子?難道是因為一直以來,追都看不起香山分校嗎?

見追跟草根眾人也只是含含糊糊地打招呼,迴避著眼神接觸,就讓眾人更加確認這個想法。不過大家也沒有因此而特別憎恨追同學,畢竟他想要跟誰廝混,過著怎麼樣的生活,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天佑同學,你曾經擊敗過十足狀態時的哥⋯⋯大仲馬,優勝劣敗,我們並沒有任何怨恨你的理由。不過你擊敗過我們高盧的天驕,這讓我們身為傳統強校的面子也過不去!」

小仲馬再拍拍追的肩膊:

「我小仲馬戰隊已經吸收了大仲馬戰隊的最強陣容,就像這位追同學,便是實力不下於我的天驕強者!我要代表高盧和仲馬家族,在世人面前狠狠擊敗你們草根戰隊,好維護我們的尊嚴。」

這話說來也是蠻有英雄氣概的,這小仲馬果然有他哥哥的一貫作風。

追道:「我和大仲馬兄是結拜兄弟,天佑同學畢竟是曾經打破他不敗身的人,身為煉能力者,不扳回敗局,就洗刷不了失敗的恥辱!如今大仲馬兄已經無能為力,這一敗之仇,就由我追來報吧。」

刑天點了點頭:「想不到追同學也是友情系的個性啊,不錯不錯,我對你有點改觀了。」

若是當日偷襲大仲馬的兇手身份曝光,不知道刑天又會作何感想?

「哈哈哈哈⋯⋯大言不慚!明明就被老子連續三個回合強返了,拖著這副殘軀,還大口氣說要跟誰跟誰報仇!你管好你自己吧!」

插話的來人,是一個巨熊般的身型,面貌英挺俊美的男子。

他是目前正屬於摩耶斯戰隊的波波夫。

 

發表迴響